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十五节 重压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十五节 重压

  国栋站在窗前,静静享受着这清晨上班前的片刻静谧片的杉树林沉浸在乳白色的雾)中,伴随着案桌上茶杯里缭绕的水雾,这一刻显得这样宁静,

  “赵县长,这是这一周的工作安排,主要是有一次县委常委会和一次县政府办公会,研究一些重要工作。

  ”桂全友走进来将手中文件夹放在赵国栋面前。

  “常委会的会议议程送过来没有?”

  “何主任还没有送过来。”桂全友摇摇头,“另外就是大华和三叶公司的环保设施建设问题,他们在这个问题态度上又有反复,说如果按照我们的要求,他们资金至少要多投入三百万以上,要求我们县里要作出一些让步,这是他们送过来的备忘录。”

  “哼,我知道了,放在这儿吧,何如非这个家伙现在也懂得和三叶这边也联起手来向我们施压了。”赵国栋叹了一口气,“可是这两个项目对于我们太重要了,若是卡在这上边,对于我们县里来说压力太大了,这些家伙很不简单呢,还知道在市里边去拉人来造势呢。”

  “赵县长,我觉得你是不是在这上边要求太高了一些,我也了解过一些其他肉联厂,虽然也有环保处理设施,但是却没有我们这边要求这么高,这也难怪大华和三联有些接受不了。”

  桂全友也有些不太理解赵国栋在这一点上为什么会固执己见,在这个问题上大华和三叶已经和县政府对话几次了,无论是常务副县长曹渊还是分管工业的副县长韦飚都觉得可以在这上边送松口子,但是赵国栋坚决不同意。

  “老桂,你是不清楚其中厉害。你见到的都是小型肉联厂,可是一旦我某这个十万亩的牧草基地建成,这将是一个相当庞大的产业集群,不仅仅是大华和三叶,我估计还会有更多地肉类加工企业在这边来落户,而且这中间还会有其他附属加工产业带动起来。”赵国栋也知道这个时代对于环保的概念还十分模糊,更谈不上重视,自然不太理解自己为什么在这上边如此坚决。

  “大华和三叶在业界内都有些名气,他们在我们县里投资建设的这两家企业都留有余地,也就是说随时可能上二期,而他们这规模产生的污水量相当大,咱们花林山青水秀,如果污水这一关闸门一开,那后患无穷!如果前期不把这个篱笆扎牢实了,那日后你想要让他们再上环保设施那就更困难了,尤其是在产生效益之后,所有人目光都盯着眼前的效益,那里还会在意那一点污染。”

  “可是”桂全友还欲再说。

  “老桂。你放心。咱们花林地优势占先。他们不得不屈服。当然咱们也不能把他们逼得太紧了。也得给他们一点想头。他们不是说他们资金紧张么?我打算在贷款上给予他们一些优惠支持。”赵国栋笑了笑。

  “贷款?可是县工行和农行已经给了他们一笔贷款了。再要贷款恐怕有些难度。”桂全友对于这两家企业情况也十分了解。这些企业仗着是投资。要求苛刻。对于地方政府也是百般刁难。如果不是花林牧草基地先期进行得十分顺利。只怕大华和三叶未必会敲定在花林建厂。

  “嗯。这我知道。我打算找省农行那边想想办法。”

  赵国栋也盘算了一下。这两家都是畜产品加工业地龙头企业。而且和花林县打造地山区畜牧养殖业基地正好配套。完全可以打一打农行这条线地主意。只是农行新成立没多久。一直没有进入真正地实质性业务。更多地是在搭架子和收集资料。赵国栋倒真是想借助雷向东这条线把花林建成省农行地试点县。不仅仅是大华和三叶两家公司。如果河口地区地果品加工业能够展起来。赵国栋也打算把农行业务引入到这个行业中。

  “农行?“桂全友怔了怔。他没有想到赵国栋路子这样广。居然把主意都打到了刚刚成立没多久地农行上去了。农行是国家政策性银行。不对一般地企业贷款。一般只对特定地政府项目融资。但是也会进行一些商业性融资。但一般都需要政府担保而且也是农业产业化项目才行。

  “对,春节回安都我就在琢磨运作这件事情,要不这两个项目老是拖着,市里边肯定会给咱们压力,不上不行,就这么上了又会对日后我们花林环境造成相当污染,遗患不小,所以我就琢磨着只有走这样一条变通的路子了,何况农行的贷款利率比一般商业贷款利率还要略低一些。”

  “如果是这样,那当然好,也算是让我心里便放下一块一直坠着的石头。”桂全友也是心中大安,他一直担心赵国栋在这上边的坚执会影响到县里招商引资,尤其是这在其他县区都在入饿狗抢食一般的争夺投资项目时,这样做就显得太不合时宜了。

  “如果这样都

  ,我宁肯他们不在我们这儿投资建厂。”赵国栋淡“他们在苍化或丰亭建厂,一样需要从我们这边购进肉牛肉羊,但是在运输成本上就要上升不少,他们不会那样做,当然,我也不想逼他们走到那一步。”

  桂全友下去之后,赵国栋才叹了一口气,他知道桂全友也是在为自己考虑,在招商引资上曹渊和韦飚的态度显然比自己想象地还要积极,正是因为这种太积极的态度让赵国栋有些担心在选择投资项目上地盲目和不加选择。

  事实上赵国栋对于肉联厂这种企业也没有太大兴趣,但是花林不是江口,你随便开出一些条件总会有企业来上钩,花林不行,无论是招商引资氛围还是基础设施建设都远远落在了后边,你要指望毫无污染的环保型产业来这里落户至少在目前显得希望渺茫。

  对投资地渴望使得这些县份在招商引资上始终处于劣势,东部地区被淘汰的污染性企业也会逐渐向中西部转移,而地方政府为了短期利益和政绩往往都是不加考虑的一律接受,这要能带来利税和就业。

  在赵国栋眼中,花林真正最适合展地还是旅游产业,从河口到马这二三十公里里间几个乡镇的风景都是叹为观止,尤其是进入山区那更是令人心醉神迷留连忘返,但是时间不允许他一步一步走下去,上边也不会给你这样的机会。

  “国栋,不说你们局长人选这事儿了,只是你和老庞之间有啥解不开的结,非要弄得个大家心存芥蒂呢?要不我来替你们当这个和事佬,说和说和?”

  严立民目光幽邃,眼前这个赵国栋已经不是一年前刚来宁陵那个人生地不熟的赵国栋了,一年下来就能在花林折腾出这样大一个动静来,可是祁予鸿居然还就捏着鼻子认了,这还不足以说明什么吗?严立民也知道自己这样泛泛两句话自然不可能打消赵国栋和庞钧之间的心结,只是处在这种情势下不说和说和也有些说不过去。

  “严书记,老庞那人你还不了解?”赵国栋也不说明,只是笑笑,替严立民斟上酒,他是专门到宁陵来找严立民沟通这件事情,“严书记,不是不说这事儿了么?”

  “嘿嘿,你小子,今天专门来难道就是为了请我和你嫂子吃顿饭这么简单?得了,你也别在我面前犹抱琵琶半遮面了,陈雷也来找过我了,汇报了一下花林县近期地治安状况,应该说老马在时花林的社会治安相当稳定,只可惜老马走得太突然了一些。”

  严立民脸上也浮起一丝黯然惋惜。

  “严书记,老马出这种事情也是天有不测风云,谁也料不到,所以县里罗书记亲自担任治丧委员会主任,县里也给予了他家里以尽可能满足他们条件,相信老马在泉下有知也能瞑目了。”

  “嗯,国栋,你们花林县这方面做得很好,我代表全市公安干警对你们花林县委县政府表示感谢,来,干了这杯!”

  严立民一仰而尽,赵国栋也只能奉陪。

  “陈雷同志工作经验丰富,也在基层干过多年,担任政委一职也有些年辰了,我相信他能够在市局领导之下带领全县公安民警为我们花林社会经济展保好驾护好航。严书记,嫂子,来,我敬您们二位战斗在公安战线上地领导一杯,我这个昔日公安战线上的小兵虽然已经不在公安战线上战斗,但是还是对公安相当有感情。”

  “国栋,陈雷相当不错,但是我担心他在花林难以像老马那样能撑住场面,我不想让花林县好不容易打造出来的平安环境受到影响,所以有一个想法,调陈雷同志任市局治安处处长,让市局治安处处长连章同志来担任花林县公安局局长,不知道你觉得如何?”

  严立民语气听起来很随意,就像是突然想起的一个提议,但是赵国栋却是心中一寒,眼瞳也是微微一缩,看来严立民对于这花林县公安局长位置势在必得了,连章是何许人他不清楚,但是有一点他可以肯定,此人一来,只怕比庞钧兼任县公安局长好不了多少,县委县府要想如臂指使般的运用公安这支力量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都说严立民手腕高心机深,这个时候赵国栋才算是体会到,明里他是让了一步,放弃了庞钧,但是却又推出了一个连章来,只怕更是他地绝对心腹,哼哼,弄不好这庞钧就是一个幌子,就是这个家伙故意提出来刺激自己,然后顺势推出这个连章来,赵国栋脸色如恒,但是内心却变得更加冷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