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十九节 妥协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十九节 妥协

  国栋和罗大海关系自人代会之后关系一直处得不错,于赵国栋的态度也很满意,赵国栋在人事上的退让和政府大事上主动汇报求得支持,这也很大程度满足了罗大海的自尊心。

  虽然知道自己也就是那么一年多两年的县委书记,但是毕竟自己是县里一把手,在很多事情上必须要由自己来拍板来决定,在这一点上,罗大海并不比其他县委书记就显得放权多少。

  “国栋,你说引进外来企业并购我们县里的那些茶厂,这一点上我没有异议,只是为什么现在又要让他们先行整合,而且现在还要不遗余力的造势,这有什么意图在其中?”罗大海也素知自己这位县长心思灵动,在策划招商引资这一摊上素以花样百出闻名,但是他还是没有想通既然要打包卖给别人,为啥还得先投入一笔钱来打造?

  “罗书记,我们欢迎外来大型茶企来并购我们县里这些小茶厂,推进我们县里茶产业的发展壮大,但是并不代表我们就对我们自己的茶产业没有我们自己的产业发展方略,三家茶企能够先行整合并促成碧雾山牌黑茶品牌得到提升,凸显我们花林作为安原省黑茶三大基地之一并不比其他两个县差多少,我们一样有我们自己的优势品牌,一样有规模化的产业链,日后外来茶企来谈和我们谈合作合资或者说并购事宜时,我们也可以借这一点提高价码,说直白一点,我们可以把咱们这些小茶厂包装打包之后以更高的价格卖出,就这么简单。”

  罗大海笑了笑,摇摇头。

  这个赵国栋随时都在算计着,在引进外来企业的时候从来就不像其他地方的政府官员们那副奴颜婢膝的模样,不过对方是什么企业,什么性质,总是想方设法算计对方,而且总是想尽一切办法也要占据上风,迫使对方作出更大的让步,这一点让罗大海很是欣赏。

  罗大海不是一个单纯的保守主义者,但是他对外来企业和外资进入都保持着一种警惕性,尤其是担心背负起国有资产流失的责任,所以在与外来企业合资或者说并购事宜上他力主谨慎态度。

  但是作为一个县委书记,他当然也清楚引进外来企业甚至外资进入也是大势所趋,尤其是像花林穷困县,要想摆脱贫困帽子,利用外来资金、技术乃至管理运营经验来改造和提升县里地产业发展,那更是必经之路,缺乏必要的产业基础使得花林县必须要走着一条路。

  所以他希望自己能够把握好一个度,既要引进外资和外来企业来帮助花林发展,但是又不能贱卖花林的国有资产,像地碧雾山这个品牌在南边还是小有名气。若是广东那边真有意要来合资合作。那咱们也得好好谈一谈。另外也得考察一下对方规模和在业界地信誉。以及他们是否具有将咱们花林县黑茶产业做大做强地实力。再来作出决定。”

  “那是。那是。”赵国栋一边应承着。一边也有些不是味道。自己是不是有弄巧成拙地嫌疑。自己当初是担心县里边招商引资热情过度高涨。在与广东方面谈判上吃亏。所以才会整合三家茶厂然后打造碧雾山品牌。以期在谈判中凸显花林茶产业地优势。提高价位。但是没想到罗大海这份儿一下子就拔得有些过高了。如果自认为这三家并一家就能无限度增值。那可就真有些走到另一边上去了。

  罗大海可千万别真地牛劲儿来了。一心要想把豆腐熬成肉价钱。那到时候谈崩了。鸡飞蛋打才是一场空。这安原省虽然名义上是蓬

  河和花林三大黑茶基地。但是整体规模和湖南那边多。而花林却又比蓬山和安河总体水平低不少。这要熬过了头。别人扭头到湖南那边去了。那可就绣篮打水一场空了。

  “不过罗书记,我觉得如果真地和广东企业进入实质性的谈判,应该把握一个原则,那就是是否能够具备将我们花林黑茶产业以及碧雾山品牌打造出来,打造成为一个知名品牌,是否能够带动我们河口地区整个茶产业的壮大,尤其是改造我们的茶山茶园,提高产量和品质,带动整个河口地区的黑茶生产。”赵国栋沉吟了一下才又道:“如果他们能够做到这一点,我觉得哪怕是我们在初期作出一些让步,那也是值得的。”

  罗大海怔了一怔,随即反应过来,笑了起来:“国栋,你是担心我把价格熬得太高吓退了广东人吧?”

  “嘿嘿,罗书记,你对咱们花林的企业很有感情,骤然要改变现状,肯定也有一些不舍,”赵国栋傻呵呵的挠挠头,笑着道。

  “得了,你就说我思想古板行了,放心,我来唱红脸,你来唱白脸,咱们一唱一和来演这出戏吧。”罗大海伸手点了点赵国栋,“你小子我信得过,换了别人我还真要担心,底线你提出来,咱们两人知晓就行了,别让太多人知晓,有些人嘴里关不住,到时候也免得我们自己被动。”

  “行!”听得罗大海这么一说,赵国栋心中大定。

  “对了,国栋,公安局局长人选你怎么考虑的?”罗大海本不想提及这个问题,但是这却是一个回避不了的问题,庞钧整日里有意无意在他面前提及这个问题,而严立民也给他打过一次电话,希望他尽早确定人选,并提及已经和赵国栋交换过意见,这让罗大海也很是纳闷,赵国栋似乎并没有和自己说起过这件事情。

  “罗书记,是不是严书记给你打电话了?”赵国栋一听就明白了,“他和我见过面,提出如果庞钧不兼任公安局长,就由市局治安处处长连章下来当我们花林县公安局局长,陈雷调任市局治安处处长。”

  “不行,绝对不行!”罗大海断然道:“我们县公安局局长人选只能在我们县里产生,不能由市里指派!”

  “我也是这个意见,我向他推荐陈雷担任局长,他没有同意。”赵国栋淡淡地道:“罗书记,我的意见是拖一拖,就让陈雷继续主持工作,总得让严书记有个台阶下才行,每次到市里开会都是陈雷去,慢慢的大家也就要接受这个现实。”

  罗大海见赵国栋半句不提庞钧,也知道赵国栋怕是下定决心将庞钧排除在外了,所以也就再多说,“这样也是一个办法,但是就怕陈雷在局里不好开展工作。”

  “嘿嘿,罗书记,要不就先由组织部发文,由陈雷先任县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么,暂时悬一悬,让陈雷自己也多去向严书记汇报汇报工作,沟通沟通。”赵国栋想了一想。

  罗大海微微皱起眉头,党委书记当了,局长位置还能跑?从没听说过那个局长不兼党委书记的,这不是掩耳盗铃么?

  “国栋,这样不妥,只会让严书记更不高兴,与其这样,还不如开诚布公的和严书记交换一下意见。”罗大海摇摇头,“咱们也作一些让步。”

  “怎么个让步法?”赵国栋心念几转。

  “陈雷任局长,请市公安局指派政委人选。”罗大海慢吞吞的道。

  赵国栋蹙起眉头:“罗书记,这开了一个头日后怕就没有那么容易收得了口子了。”

  “国栋,现在宁陵不是地区了,是地级市了,市公安局是市政府组成机构,而严书记是身兼三职,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还有市公安局长,而且上边也对政法口尤其是公安这支队伍的也是控制力度越来越大,我看这是一个大趋势。”罗大海喝了一口茶,“国栋,你也没有必要过分争这一点。”

  联想到邱元丰从江口调清江,赵国栋也意识到这应该是一个大趋势,加之罗大海的这番话,他不作声了。

  这应该是一个双方都能够接受的结果,准确的说自己也达到了目地,陈雷上位,将庞钧的影响力排除在外,最多也就是市局把手伸进了县公安局,但是赵国栋相信陈雷的能力,应该可以将县公安局和本地治安局势牢牢驾驭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