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二十节 东能集团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二十节 东能集团

  国栋尽情的感受着透过车窗投射下来的春日阳光,不错。

  新花公路已经进入收尾阶段,虽然今年冬旱春旱对于农业带来了一些影响,但是对于道路施工企业来说却是难得的好时机,在五一之前竣工通车已经成了共识,县里边已经确定了要为新花公路暨花蓬公路花林县城至河口镇段正式竣工通车举行盛大的剪彩仪式。

  河口至蓬山密山镇这一段也将在十月一日之前竣工,届时还将在蓬山那边举行盛大的花蓬公路全县竣工通车仪式。

  大华和三叶两家公司在花林县的加工基地建设工程终于启动了,在省农发行副行长雷向东和市农发行行长辜元霸的共同主持下,关于支持宁陵市花林县建成安原东部山地畜牧养殖业基地的合作协议也正式在宁苑签署。

  双方就进一步深化合作达成了共识,农发行将提供一千二百万元贷款支持花林县畜牧养殖业基地建设和畜产品加工业产业化建设,而大华公司和三叶公司因此各获得了四百万元低息贷款支持。

  赵国栋这一次就是去省里边邀请省政府、省交通厅的领导来参加即将在四月三十日举行的新花公路、花蓬公路花河段竣工通车仪式。

  关于县公安局局长人选问题终于尘埃落定,陈雷任县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市公安局办公室副主任下派任县公安局党委副书记、政委,这样的妥协让双方勉强都能够接受,不过赵国栋感觉得到严立民对这个结果并不是很满意,这从和鲁达在一起吃饭时透露过来的信息赵国栋就能感受到。

  赵国栋并不在意,要干事儿岂能让人人满意?

  在这一点上赵国栋很清楚,自己永远不可能做到让每个领导满意,那还不如就按照自己的意图办,严立民不满意也好,满意也好,他暂时还决定不了自己地命运,他若真是想要让自己令他满意,那就等他走到那个位置再说不迟。

  有时候必要的强硬并不会影响对方对你的观感,反而会有一些意外地收获,至少在鲁达对于自己语气间的微妙变化就能感觉出来,毕竟能够和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叫板的县长还不多见。

  当然也有不尽人意地事情。广东那家企业最终没有能够看起县里花了一番心思整合起来地河口茶厂。这让先前还以为能够卖个好价钱地罗大海和赵国栋都大为失望。也让赵国栋更加坚定要将黑茶产业打造起来地决心。

  “国栋啊。你到了?那你就直接到假日花园酒店三楼吧。一会儿一起吃饭吧。”蔡正阳笑着接下电话:“没啥不方便地。东能集团几个老朋友从京里过来。大人物呢。也给你介绍介绍。让你这个乡巴佬也开开眼。认识一下对于你们花林县日后也有好处啊。保不准别人就要在你们宁陵那边投资呢?”

  坐在蔡正阳对面沙发里地几个人听得出蔡正阳语气很是随意。估计应该是蔡正阳相当熟悉地人。一个眼镜男子也笑着道:“怎么。蔡厅长你又在抬举我们了?”

  “呵呵。一个小朋友。原来在厅里。这会儿下去到宁陵那边一个县当县长。”蔡正阳笑着应道:“宁陵那边水力资源相当丰富。你们东能集团难道就没有考虑过在水力资源开发上作作文章?火力发电环境污染大。华阳电厂现在都快成了我地一块心病了。

  ”

  “呵呵。蔡厅长。当初咱们在你地地盘上修电厂时。你可是又拍胸脯又打包票地。现在才几年啊。怎么。站地地位置不一样了。看事情角度也同了?”眼镜男子也半开玩笑地打趣道:“人还真是善变啊。”

  “不变怎么能前进呢?”蔡正阳显然也和对方十分熟悉,东能集团作为电力工业部下边一个全资子公司拥有相当雄厚地实力,背靠电力工业部,投资和发电两大块隐隐有电力工业部么儿的味道,蔡正阳在担任华阳县长地时候就和对方打交道,一直到县委书记任上时华阳热电厂建成投产,在当时对于整个安都经济发展都起到了相当大的拉动作用。

  不过当初没有预测到地一些副作用现在也隐隐显露出来,主要就是电厂的环保脱硫设施有些跟不上,华阳方面现在反应十分强烈,一直要求华阳电厂新上环保设,解决脱硫问题,这也使得安原省委省政府以及东能集团面临相当大地压力,现在这帮人来安原就是要协商解决这个问题。

  好在蔡正阳现在已经不在华阳乃至安都市的任上,而且也脱离了工业这一块,所以说起话来也就显得十分轻松随便,对方来也是来看看老朋友,并没有指望

  能出面帮助协调解决这些问题。

  “是啊,当时的蔡县长变成蔡书记,最后变成蔡市长、蔡厅长,嗯,蔡助理喊起来不大好听,还是等你变成蔡省长或者蔡市长时我们再来找你反映问题吧。”

  对方显然消息也很灵通,现在外边有传言称蔡正阳年底可能还会上一步,有说要当副省长的,有说可能会在年底提前接替黄元盛担任安都市市长的,也有说他可能要调交通部任副部长的,众说纷纭,不一而终。

  “呵呵,老董,你找不了我,何况就算是我在分管这一摊,你该给解决的问题也得解决,东能集团这样大一个家当,难道说那点钱出来解决一下环保问题不应该么?华阳电厂效益如此之好,但是给华阳老百姓究竟带来多少好处?讲求经济效益同时也应该兼顾社会效益嘛,东能集团也是国营企业,宗旨归根结底也是为人民服务,解决污染问题也算是为人民服务嘛。”

  董明堂心中也是微微一凛,外界传言这个家伙可能会当安原分管工业的副省长,这番话是不是就代表了省里边的意思?

  说实话,董明堂还真不希望这个家伙分管工业环保这一块,这个家伙虽然是个很好的朋友,但是谈判起来却是一个最难缠的对手,态度强硬坚韧,领导发话也经常被对方抛在脑后,当初建设华阳电厂时董明堂就深深体会了这个家伙的彪悍,当时的华阳县委书记根本就驾驭不了他这个县长,最终还是得按照蔡正阳的意见来办。

  如果这一次这个家伙真如传言般的要当副省长,那这一场谈判就会变得相当麻烦,甚至上边给的底线只怕都难以满足这个家伙的要求。

  “呵呵,蔡厅长,你说这话可有些远了,东能集团是企业,企业根本核心就是投资获利,赚取利润,至于说其他,不是我们考虑的,你要说电力部门的宗旨当然是为人民服务,不过那和咱们东能集团没有太大联系。”董明堂微微一笑。

  “话也不能那么说,东能集团隶属于电力工业部,电力工业部就是为人民服务的嘛,华阳电厂的确给安都经济带来了相当支持,但是我们不能否认在保障电力供应背后也有着华阳人民付出了环境上的代价,这一点,老董,你们东能集团不应该视而不见才对。”蔡正阳语气显得十分平和。

  “老蔡,看来你真的要当副省长了,这话一说我咋都觉得咱们是在谈判了呢。”董明堂眼珠子一转,狡猾的道。

  “不用套我的话,现在只是一个挂衔的省长助理,只管交通这一块,至于说华阳电厂污染一事我只是作为曾经的华阳县委书记提醒你们东能集团罢了。”蔡正阳笑了起来,摆摆手,“不说这个话题了,到时候省里边和安都市里边都会和你们东能集团交涉。”

  “呵呵,老蔡,咱们也不是没有诚意,我们也愿意就华阳电厂的污染治理问题和安原方面磋商,但是问题在于大家都知道火力发电肯定会对周围环境有一定影响,要想一步到位彻底解决这个问题不太现实。”董明堂却不想岔开话题,他知道蔡正阳肯定知晓一些什么。

  “不是不太现实,而是你们东能集团有没有决心的问题。”蔡正阳摇摇头,“呵呵,老董,你就别在我这里探风了,第一我不知道情况,第二,也轮不到我来和你们谈,省环保局自然有专家来和你们谈。”蔡正阳轻笑起来。

  “老蔡,安原这样的态度可能会影响我们东能集团在安原省的投资积极性呢。”董明堂轻声道。

  “甭给我说这些,就像你说的,东能集团是企业,凡是符合你们胃口,有可观收益的项目,拿棒子撵,东能集团也不会走;没有好处的项目,拿绳子套着你们,你们也不会下水。

  ”蔡正阳瞪了董明堂一眼,“安原一省的水力资源丰富,尤其是可开发水力资源更是名列全国前茅,你们东能集团老是嫌投资规模太大回报太慢,但是现在国家对发展水利出台了很多优惠政策,而且在火电项目上的环保要求也是越来越高,两相拉平,难道说你们东能集团就不能考虑在这方面有所动作?”

  “嘿嘿,那得看你们安原省方面的态度了,我这一次除了来商谈华阳电厂环保项目一事,另外一个任务就是考察安原省几个原来已经考察过的地区水电项目上马可行性,老蔡,这难道还不足以显示我们的诚意么?”董明堂淡淡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