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二十一节 门人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二十一节 门人


  国栋赶到假日花园酒店时已经是六点过了,听蔡正是招待朋友,东能集团对于赵国栋来说并不陌生,这个公司在安原的能源电力方面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力,华阳电厂、绵州&水河梯级电站都是这个公司开发建设。

  宾主都只有四位,加上赵国栋才五个人,一张桌子显得很宽松,气氛看上去也很融洽,那位东能集团副总董总谈锋也很健,话语也相当风趣,看样子对赵国栋如此年轻能当上一县之长也是十分惊讶,言语间也少不了问及宁陵那边的情况,赵国栋也就简单作了一些介绍。

  花林县境内虽然溪河不少,但是发展小水电或许行,但能让东能集团这种大型能源开发公司看得上眼的却几乎没有,不过像宁陵其他乌江流经的县份倒是有不少水力资源相当丰富的地段。

  直到送走东能集团几位客人之后赵国栋才发现蔡正阳脸色不怎么好。

  “蔡哥,是不是又有啥烦心事儿?”赵国栋觉察到蔡正阳心情似乎不大好,不过在席间蔡正阳掩饰得很好,丝毫看不出端倪。

  “唔,你知道东能集团这几个家伙为啥而来?华阳电厂污染严重,民众反应很强烈,省环保局也去多次去了整改函,但是这帮家伙仗着自己背后有电力工业部,所以根本不把省环保局放在眼里,置若罔闻,直到省里边与国家环保总局联合下文,这帮家伙才漫不经心的来接洽。奴大欺主啊,本来是为安原经济发展提供能源的企业,现在却成了心头患,还动不动拿减少在安原投资计划来威胁省里边,你说这像啥话?”

  “嘿嘿,谁让咱们都有求于这些中央直属单位呢?手中掌握着投资,哪个地方政府不得见他们矮三分?投资主动权掌握在他手中,你在作出处理之前是得思衬再三。”赵国栋轻笑起来,“蔡哥,这也不管你啥事儿,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你管他呢?”

  “唔,就怕扔不掉啊。

  ”蔡正阳摇摇头,脸有忧色,“我现在不是挂了这省长助理的衔儿么?苏省长和我谈了一谈,希望我能帮秦省长分担一下环保和安全工作方面担子,你说这不是给我找事儿么?”

  “环保和安全?”赵国栋皱起眉头,“蔡哥,咋会让你分管这两样?都是些明里重视实际轻视,吃力不讨好的事儿,出了大事儿,那时你失职,不出事儿,稍稍按照原则办事,就可能给你扣上一个破坏招商引资,影响地方经济发展地帽子,嘿嘿,这中间地分寸可不好拿捏。”

  “谁说不是呢?我只是协助秦省长管。但是你想想。这名义上是协助。但有了这说法。秦省长还不得趁机脱身?真要出了事儿。那还不得都是我担着?”蔡正阳苦笑道:“这都罢了。可华阳电厂地环保问题苏省长地意思就得要我去负责协调谈判。既要促使东能集团尽快上马环保脱硫出尘设施。又要不至于激怒东能集团影响东能集团以及电力工业部在我省地投资。嘿嘿。这分寸可不好掌握。弄不好就是两头都不讨好啊。”

  “哦?”赵国栋怔了一怔。“那这位董总地嗅觉还挺灵敏嘛。这分工还没有调整。他就能闻到味道。”

  “哼。省里边这点事儿还能瞒得住谁?省委常委会研究地事情。散会不到半个小时也能传得尽人皆知。苏省长虽然还没有正式在办公会上提出来。估计已经和秦省长商量过了。要不这董明堂会找上门来?”蔡正阳摇摇头。“苏省长也专门提醒我不要把与东能集团之间地关系弄太僵了。今明两年正是咱们省里发展关键时候。电力工业部撇撇嘴角咱们省里边就能打喷嚏。嘿嘿。这事儿不好办啊。”

  赵国栋也是摇头。摊上这种难以两全地事情自然不好办。但越是不好办地事情领导交给你那就意味着领导对你能力地看重信任。可以说这勉强也可以算得上是一个机遇吧。

  “蔡哥。若是抱着这种态度去谈判。那最终只能是以省里边让步告终。遇上这种事情。你得抱着破釜沉舟地气势。都说能地怕楞地。楞地怕横地。横地怕不要命地。若是抱着一股子无欲则刚地态度去谈。我估摸着东能集团也不想把这和地方上地关系弄得太僵。毕竟咱们安原也算是个能源大省。尤其是水力资源如此丰富。他们东能集团就能一点不动心?”赵国栋琢磨了一阵才慢吞吞地道。“得让对方意识到真要撕破了脸。他们得到地肯定会比失去地多得多。要让他们感受到你们也是没办法。走投无路了。这样也可以变相地减轻你

  肩膀上地压力。”

  蔡正阳满意的瞅了一眼赵国栋,这个家伙脑瓜子果然好用,就这么一会儿就能替自己考虑这么远,实际上蔡正阳也是这么想地,得让对方感觉到自己如果这件事情谈不下来估计也是无路可走,只有这样对方才有可能让步,否则一旦自己有一丝毫松动迹象,那可能就会是功亏一篑。

  这个家伙的确是个好苗子,现在虽然经验少了点,但是只要把他放在下边锻炼几年,绝对是个独当一面的帅才,不管是观念思维还是实干精神,都可圈可点,假以时日这个家伙的前途绝对比自己这一批人要明亮许多。

  “老柳马上要走了,中组部的考察已经结束了,看样子很快宣布。”蔡正阳像是想起什么似地。

  “哦?”赵国栋精神一振,“柳哥走哪儿?”

  “南边邻省省委常委兼省会市的市委书记。”蔡正阳顿了一下,“如果不出意外应该是这样,也有一说他要直接调中组部。”

  “柳哥终于可以上一步了,副省级这一坎不好越过,但是一旦越过,那前途就无可限量。”赵国栋也是由衷地替柳道源感到高兴,当然内心也有那么一丝半缕遗憾,柳道源若是直接上中组部最好,到邻省当省委常委兼省会市委书记,自己日后想要借力的机会就不多了,当然无论如何赵国栋还是替柳道源打心眼里喜悦。

  “嗯,老柳今年都四十六了,再不上,日后还想再上台阶就不易了,这上了副省级而且还是省委常委,如果在任上干得好,弄不好就还能上一个台阶。”

  蔡正阳也一样高兴,他同样希望柳道源能去中组部,但是这些事儿却不是因他们地意愿而转移,柳道源去邻省当常委和省会市委书记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中组部考察小组已经回京,大概等最后部务会议研究拍板了。

  “希望柳哥能够步步高升,蔡哥你也要努力啊。”赵国栋微笑着道:“你比柳哥小一岁多,现在已经挂了省长助理的衔儿,年底人代会就能上到副省长吧?”

  “世事变幻莫测,谁能说得清楚?”对于别人地事情倒是能看得清清楚楚,对于自己的前途往往都是浑沌一片,旁观者清,当局者迷,对于这些身处仕途的人来说这句话最合适不过,蔡正阳也清楚按常理应该如此,但是省长助理并非自己一人,而且这助理一词本来就很有讲究,能不能上副省长还得看后势的发展。

  说实话蔡正阳觉得自己不太适合在条条上干,他更喜欢在地方上作一番事业来,地方上主政一方才是他最大理想,只有那样才能真正让自己一展胸中报复。

  不过世事总是不尽人意,自己在这交通厅长位置上一呆就快两年了,虽说安桂高速和安渝高速这两个大项目的推出的确为自己赢得了不少分,但是他总是觉得自己还是有股子有力使不出的感觉。

  “嘿嘿,蔡哥别没有信心吧,我听说宁书记可能要接任苏省长的位置不是?”赵国栋印象中宁法在安原省一呆就是好几年,就是在安原省上大放异彩,然后去了粤省担任省委书记进了政治局,最后进入中央高层。

  “你听谁说的?”蔡正阳心中一惊,他也隐约听得这消息称苏觉华可能会调任长江中下游某省任省委书记,宁法可能会提前接任省长一职,但是他始终不太相信,这未免也来得太快了一点,宁法也才四十一岁,四十一岁的正部级干部未免也太骇人听闻了。

  “嘿嘿,蔡哥,说来你也不认识,京里某人,不过消息应该比较准确倒是真的。”

  赵国栋眨眨眼睛,他知道蔡正阳和苏觉华关系很好,但是与宁法关系更为密切,下边已经隐隐有人称苏宁结盟,蔡正阳是急先锋一说,蔡正阳当这个交通厅长宁法还很不情愿,但是拗不过苏觉华才忍痛割爱。

  “道听途说,不足为信。”蔡正阳不屑的撇撇嘴。

  “嘿嘿,这话蔡哥口是心非了吧?”赵国栋奸笑起来,“在我面前还打马虎眼?我可是蔡哥的得意门人啊。”

  蔡正阳笑了起来,打了一下赵国栋的头,“你小子,拜的门下,老柳也算是你的半个师父吧?老熊呢?兆国呢?”

  赵国栋也笑了起来,然后一脸肃色信誓旦旦的道:“嘿嘿,我融会贯通诸家之长,将来必成大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