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二十二节 灿烂滋润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二十二节 灿烂滋润


  正阳心中也有些感慨,眼前这个家伙虽然年龄和自差二十岁,但是却能很融洽的和自己一帮人打成一片。

  刘兆国就不说了,毕竟是他带出道来的,可是熊正林和柳道源都不是易与相交之人,但是熊正林却能和他打得火热,而柳道源也能不遗余力的帮他运作,仅仅是这分本事就要些人来比,自己一样从这个家伙身上也收益良多,尤其是自己在上副市长那关键一刻还真有这个家伙的功劳。

  而这个家伙的反应和嗅觉以及学习适应能力也非一般人可比,眼界眼光,为人处事,这一切那都得举一反三,啥活儿都能有一两套招数,像花林这样的穷县,你要想在副县长县长这样的位置上站稳,拿不出一点真本事来不行。

  “国栋,别给我油嘴,咱们都还是得按照自己的路子一步一步踩稳是正经。”蔡正阳喟然道:“苏省长和宁书记都非常人,他们能上进那也是情理之中。”

  “蔡哥你也甭妄自菲薄,我倒是觉得你和宁书记的路子有些相似,眼下国家对外改革开放路子越迈越大,而国企改革攻坚战也要开始拉开序幕,所谓的‘钢经验’不过是美国‘泰罗制’也就是标准成本制度,解决不了大型国企所有问题,大型国企亏损面有增无减,企业负债率持续增高,国家统计局的调查数据触目警心,无数陷入困境地中小企业已经成为勒得政府喘不过气来的另一条绞索了,而我们安都效仿于诸城但是却规模更大、制度更健全、效果更好的企业改制试点经验无疑就是一大亮点了。”

  赵国栋微笑中带着诡谲的神色让蔡正阳再度正视这个家伙,难道说这个家伙又听到什么风声不成?

  “你小子给我老老实实地说,是不是又听到什么风声?!”蔡正阳沉声道。

  “嘿嘿,蔡哥,你不也听到了风声么?副总理已经到了诸城考察,国家经贸委、国家体改委一大帮子人随行,昨天《经济日报》的风向已经变了,前几天还在刊载股份制改革的有国有资产流失之嫌,而现在却说是转换机制提高效率的灵丹妙药,蔡哥你没有听到什么风声么?”赵国栋一脸诡秘神色。

  蔡正阳盯视赵国栋半天,才缓缓道:“我也是刚刚接到苏省长和宁书记的通知,副总理一行人将会在后天飞抵安都,对安都市中小企业改革成果进行考察。”

  “哦?你是交通厅长,安都市中小企业改革成果不关你事啊。”赵国栋装模作样的道。

  “国栋。你少给我装疯卖傻。安都市中小企业改制还不是你小子给我出地主意?当然没有苏省长和宁书记地支持。这场改革也搞不下去。至少搞不了这样彻底。”

  蔡正阳此时眼睛中闪过一丝精芒。竭力压抑住内心地兴奋和喜悦。要说能得副总理地接见并且要要和省委书记、省长以及市委书记一道陪同副总理调研改制企业状况。这种殊荣几人能得?虽然自己是安都市中小企业改革试点地始作俑者。但是自己已经不在安都市分管工业地副市长位置上了。能有如此殊荣就更加显得难能可贵。可以说副总理这一次地考察也许就能改变自己后半生地命运也不为过。

  “得。蔡哥。你搞改革和我可没啥关系。我只是给你提了个醒。诸城人家有现成地实际操作示范。咱们可以学一学。另外诸城那边不足地经验我们可以加以完善。比如如何评估国有资产。仅此而已。那是你地功劳。别往我头上推。嗯。不对。也不是你地功劳。那是季书记、苏省长和宁书记地功劳。你就是以实际操作者。不是么?”赵国栋眨巴眨巴眼睛。笑起来更像是一支扮猪吃虎地老狐狸。

  蔡正阳无语地拍了拍赵国栋地肩膀。青出于蓝胜于蓝看来用在这个家伙身上再合适不过了。假以时日这个家伙成就肯定会超过自己这帮人。也许唯一令人遗憾地就是这个家伙似乎没有把精力完全放在正道上。这或许是他唯一地缺憾。

  “蔡哥。既然有这样一个机会。你可得好好把握。这位副总理可是一个精明无比地角色。既有大无畏地魄力又有洞察世事地目力。你得好好准备一下。尤其是得准备一下诸城方面做得不够好不够圆满地方面。你更应该琢磨周全。另外你也得防着万一副总理问及其他。比如国有大型企业目前状况和改革地问题。你也得有一套圆满地说辞不是?”赵国栋若有所思

  道。

  “国有大型企业?”蔡正阳一凛,方才只顾琢磨着怎样介绍安都中小企业改革的思路和做法,却没有想到可能会问及其他,但是转念一想以那位副总理的精明强干这事儿还真很难说。

  现在安都的大型国企改革都还按兵未动,其真实情形也和赵国栋所说的差不多,都是举步维艰,能够实现盈利的寥寥无几,而这种大型国企可以说是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的支柱,如果说中小国企的改革还能勉强被上边所接受,那么大型国企呢?能不能接触到大型国企产权这根红线?

  “是啊,现在改革已经进入了攻坚阶段,这大型国企怎么办?”赵国栋摊摊手,“‘钢经验’解决不了根本问题,不触及产权制度,无法解决市场销路,单纯从提高生产效率来考虑没有太大意义。”

  “这的确是一个难题,社会主义国家的核心是公有制经济的主导地位,如果连大型国企的权属都发生了变化,私有化了,那怎么保证我们国家的社会主义制度?”蔡正阳反问。

  “我不这样看。”赵国栋摇摇头,“公有制经济的主导地位用什么来保证?并不是几个大型企业来保证。”

  “在我看来,决定一个国家经济性质的应该是对国家经济起着决定左右的命脉性行业控制在谁手中,而不是几个纺织厂或者几家食品厂权属放声变化就能改变的。比如能源、金融通讯、交通、铁路、电力、矿产、公用事业、航空航天、重化、军工以及重要的制造行业,这些行业控制权只要在国家手中,国家性质就不会改变;对于这些行业国家就必须要掌握甚至垄断,当然我所说的垄断并非指一家独大,垄断会降低效率,产生**,而是指在国家控制下的竞争。”

  “我明白你的意思,事关国计民生的行业由国家控制,其他轻工业则交出来自由竞争?这也不新鲜,但是你所说的那些行业完全由国家控制,一样可能使这些行业陷入亏损泥潭,而且这些行业很多事关百姓切身利益,这种垄断必定会以伤害民众利益为前提。”蔡正阳也并非没有一点研究,立即指出其中问题。

  “第一,我的意思是国家占据主导地位,并非完全由国家直接控制,其他人就不能涉足;第二,国家占据主导地位下也需要必要的竞争,一分为二,一分为三,人为的促成竞争一样有必要。”赵国栋解释道:“比如通讯行业一样可以由几家国家控股企业来竞争,金融、铁路、航空、交通适当向外资和私有资本开放都可以有效的促进竞争,你只需要让国有资本保持主导地位即可,比如金融行业已经开了一道缝隙,民生银行不是已经成立了么?连金融业都可以适当放开,其他行业为什么不可以适度放开呢?”

  民生银行的成立让赵国栋一度很是垂涎,虽然沧浪之水扩张的速度很快,但是他还原不能与四川刘氏这样的民营豪门相提并论,赵长川也才刚刚进入宾州政协,比起已经是全国政协常委的刘氏兄弟无论是在资本实力还是影响力都还不是一个级别,想要在金融行业中分一勺羹,还得等待时机。

  “民生银行那只是一个试水,并非代表国家主导政策发生了改变。”蔡正阳摇摇头。

  “是啊,既然试水,其他行业也一样可以试水,老人家说过,改革开放就是摸着石头过河,你不尝试,怎么知道水深水浅,怎么知道优劣?”赵国栋反诘:“错了,改回来就行了,只要主导权掌握在国家手中,一切都可以尝试,唯有实践才能辩识检验出真理嘛。”

  蔡正阳陷入了沉思,赵国栋说的话也的确有些道理,现在经济界对于这些争论也相当激烈,而国家高层现在也有点举棋不定,看样子也是在作艰难的尝试和选择。

  “蔡哥,我觉得现在本来就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时候,不管咋样,如果领导问起来,你至少可以说说你自己的想法,总胜过那些庸庸碌碌只会唯唯喏喏的应声虫,这位副总理可不是喜欢那一类人的角色。”赵国栋笑了起来,“蔡哥,你好生琢磨一下吧,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啊,给你点阳光你就得抓住机会灿烂,给你点雨露你就得抓紧时间滋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