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二十三节 顺其自然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二十三节 顺其自然


  ·国栋与蔡正阳一讨论争论到快十二点才返回自己'区住宅休息。他已经在安都市区宁江江畔的浅湾花园买了一套别墅。六十万的价格在九五年安都市区的价格上已经称的上令人瞠目结舌了。加上装修以及购买屋内的家具电。以供花去了赵国栋将近八十万。

  不过赵国栋觉的物有所值。二百二十平米外加一个两个车库以及一个三十多平米的小花园。的确很不错。赵国栋从来就是一个于在享受上花钱的人。在他看来。既要能会挣钱。也要会享受。虽然这里他回来呆的时间并不多。是偶尔回来享受一下私密的空间。还是很令人愉悦的。

  “怎么这么晚?”着睡袍的瞿韵白在玄关处接到赵国栋。感觉到赵国栋眉宇间还残留着索的神色。关心的问道。

  “和蔡哥讨论了一问题。”赵国栋放下皮包。这里除了他也就只有瞿韵白知道。连赵长川和赵德山也不知道这里。在赵国栋心目中这就算上自己和韵白二人独享的私密空间了。

  从高出地面两米的地窗望出去。正好可以看到优美的宁江在这里形成一道弧形水湾。水流在这里变的懒洋洋。造型别致的路灯。悠扬飘落的垂柳。葱葱郁郁的灌木带。打磨精细的大理石地砖。外加颇有点复古味道的回廊和石几石凳。的确让人满目优雅。

  赵国栋顺手掩上走温暖地的光映的宽敞的客厅一片明亮。落地投影电视在这个时候显的格外时尚。但是要不了几年就会被丢进垃圾堆。超重低音炮外加环绕立体音响。实木地板这个时代最流行的装修都体现在这幢别墅里了但是赵国栋清楚。几年之后这一切都会显的那样落伍。

  赵国栋拥住瞿韵白柔软的腰肢。一托起她地下颌。很自然地吻着她的唇。撬开贝齿两条香舌纠缠在一起。

  鼻息咻咻。温软缠瞿韵白脸颊浮起一抹嫣红。双手自然而然的搂住了爱郎的虎项。恨不能让自己身体都能彻底挤入对方胸怀中。

  连瞿韵白自己都的自己似乎越来越沉迷于现在这种生活了十天半月的一次这样地别后小聚。真有一股子胜新婚的味道。让瞿韵白真有点迷恋。

  赵国栋双手滑入瞿韵白睡袍里边的睡裙下摆。温柔而有力的在瞿韵白坚实的臀瓣上揉弄。阵阵潮意迅速从瞿韵白私密之处向身体各处蔓延瞿韵白有些不安地扭动一下身体。是这更像是在向爱郎撒娇鼓励爱郎进一步行动。

  双手终于攀上了毫无羁绊的饱满双峰。赵国栋从心底里叹息一声挺拔结实的**在他手中不断变幻着形状。对于成熟女性来说这样有力的爱抚比任何行动更证明什么。

  瞿韵白的睡裙下只有一条蕾丝内裤。赵国栋手指滑向那方寸之地。小心翼翼地探索着鸿沟骊珠。温柔体贴的抚弄着。一阵阵颤栗酥麻感把瞿韵白地仅有的一点矜|迅速击的粉碎。

  栋怀中了将自己臻首在赵国栋肩喘息着附耳道。

  “就在这儿不好么?”赵国栋微笑着。手指试探性向下在蚌肉中一点。瞿韵白全身一阵颤栗。双腿一软。

  “不。”娇媚如地眼眸里情意绵。对上欲焰高炽的赵国栋。瞿韵白下边地话就说不|去了。

  轻轻一拉瞿韵白的腿。瞿韵白便知趣的将一支腿盘起。而赵国栋索性就将对方臀瓣捧起。直将对方放在了宽大柔软的沙发靠背上。在瞿韵白的娇羞惊呼声中。身体轻而易举的贯入对方早已半掩待客的体内。

  小别胜新婚这句话在太精准了。

  赵国栋温柔缠绵的动着一**攻势。瞿韵白奋力抵抗。但是很快就陷了。

  P的空调将整个客厅室温一直牢牢的控制在二十六度左右。所以赵国栋并不瞿韵白会感冒。睡袍也知道什么时候脱下。睡裙则被高高卷起在腰间瞿韵白肥嫩的臀瓣就沙发靠背上疯的耸动。荡意入骨的呻吟呼唤声直透人骨髓。足以让任何一个男人疯狂。

  瞿韵白双腿牢牢勾赵国栋腰间。双手揽在赵国栋颈项上。臻首豪放的摇晃摆动。带起满秀发舞动。一阵阵粗重的喘息声标志着她的抵抗力已经到了极限。

  赵国栋忍不住吞了一口唾沫。索性一把将瞿韵白宽松的丝绸睡裙一下掀了起来。瞿韵白也配合的伸手。听凭爱郎将自己全省上下剥个精光。白嫩细腻的体就这样在赵国栋面前裸无遗。

  低沉的虎吼连连。赵国栋挽弓搭|记记长打深入。让瞿韵白几欲晕厥。

  伴随着她全身一阵抽搐性的痉挛。瞿韵白禁不住尖叫一声。死死勒住赵国栋身体。如树蛙一般仅仅附在赵国栋身体上。

  赵国栋也禁不住叹息一声。体内狂潮如骤雨一般向瞿韵白体内涌去。

  汹涌而来的热流再次击打在瞿韵体腔内。一下再度把瞿韵白推向了云端。此时的她里还能控制自己。一阵爆发性的颤栗和抽搐的她全身上下都浮起一层细密的汗珠。

  略加调息之后赵国便这样搂抱住爱人缓步走进卧室。交颈而眠。只是**之后他的思绪却越发冷静清晰。便是想要抛开一切入眠也不能。

  和蔡正阳几个小时的讨论都令人兴致盎然。蔡正阳面临这样一个机会。连赵国栋都忍不住替他使劲儿。只是到最后提及赵国栋自己地事情时蔡正阳提醒赵国是不是应该考个人问题让赵国栋有些烦心。

  虽然说二十五岁这个年龄不算大蔡正阳也没有指望赵国栋能够就此收心但是作为仕上走的人。你若是没有一个稳定的家庭。或者说你不能给领导和下属有一个稳定伴侣的印象总是不那么令人放心这已经成了中国传统观念的一种定势了。

  结婚这个词语对于赵国栋来说并不是陌生

  事情。后世记忆中自己和税务局那位叫苏雅地孩走到了一起。但是现在似命运车轮已经严重偏离了轨道。至少自己的命运是如此。

  赵国栋从未去过原的江口税务现在应该已经一分为二改成了国税局和地税局两家了只是在一个无意间机会问及过是不是有一个叫苏雅的女孩子。对方回答是有。但是已经调走了。而松了一口大气的赵国栋甚至连对方调到哪去了都没有-问。

  自己是不是真地已经走到了需要婚姻和家庭的时候呢?如果仅仅是因为自己在仕途上的需而必须要有一个婚姻和家庭。赵国栋不愿意委曲求全他宁肯受一影响也不愿意在这一点上耽搁自己。

  自己生命中女人的子似乎都在己脑海中翩翩起舞。身畔这个女人无疑是自己目前最合适的对象。知性而自立。优雅而含蓄。可谓集诸多优点于一身虽然比自己大五岁。是年龄对于赵国栋来说根本就不是问题三十年之后。岁年龄又算是什么呢?赵国栋也萌生过和这个女人结婚地想法但却被对方毫不豫的粉碎了。

  赵国栋能够感受到瞿韵白的真实意思。她是真的喜欢目前这种无拘无束的生活拿她自地话来说。感情上的相知相伴未必需要两具躯体地如影随形。距离产生美。唯有这样才能永两人这种新鲜滋润的感觉。

  而且瞿韵白也半开玩笑地打趣过国栋。说赵国从来就不是一个在感情上专一之人。劝说赵国栋在婚姻问题上一定要慎重。不要弄天怒人怨。最终伤人伤己。最好等能够确定自己已然定下性来之后再来考虑这件事情。

  赵国栋难以确定瞿韵白这种观点是否正确。但是毫无疑问瞿韵白会按她自己的观点行事。而自己呢?

  和自己有过接触地女孩子似乎也有那么几个。唐谨孔月。都渐行渐远。童曼韩冬古小。似乎碰撞过一抹火花。但是后续却始终进入不了实质性状态。至蓝黛乔珊之流。似乎更是谈不到那一步。

  徐春雁。无论是她本人还是自己大概都从来没有考虑过婚姻这样严肃的问题。一种混杂着怜惜和肉欲的复杂情感更能释两人之间的特殊关系。

  板起指头算了一算。赵国栋发现自己的感情世界竟然如此苍白。出了瞿韵白之外。几乎找不到一个可以相知相交的红颜知己。这让赵国栋也有些沮丧。要想俘获这些女人的躯体甚至身心似乎都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能否激起自己的心灵共鸣呢?

  赵国栋禁不住叹了一口气。歪头看了看已然依偎在自己身畔的这个女人。欢愉之后静的容似乎还浮秀丽的脸庞上。裸露在外的肩头浑圆饱满。丰实的乳肌半隐半现锦恰恰将那嫣红**遮掩。让人浮想联。

  自己真是一个不专一的男人么?或者说所有的男人都和自己一样?

  赵国栋抚弄着瞿韵白蓬松的乌发。和瞿韵白极尽欢愉之后却又能马上与徐春雁火热欢爱。这样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却显的那样正常自然一般。自己内心似却没有半点愧疚。他甚至觉的如果瞿韵白问及这个问题。自己也一样以坦然相告。

  不。原来的自己似乎不是这样的。|究竟是什么原因改变了自己呢?赵国栋想有些头疼。索性就不-想这个问题。|其自然吧。老天爷既然让自己落这一个变化自然也就应该给自己一条路。自己有何须如此徒劳的去寻找?

  清晨赵国栋送瞿韵白返回江口。顺便问及瞿韵白想不想要一辆车。瞿韵白虽然拒绝了。但赵国栋还是看出似乎有些心动。

  瞿韵白的确是一个人中的女人。她并不像那些所谓独立自立的女性标榜自己绝不靠男人。在她看来男女相爱并不应该以物质条件来作为束缚。些许身外之物不是用来提高生活品质的媒介而已。毋须太过于计较她也不会像一些浅薄女人那样矫情。似乎用了心爱男人的东西就会掉份儿。似乎就会丧失自尊。

  赵国栋也没有深问。在他看来瞿白是一个很洒的女人。有自己的思维和想法。外界素对她的影响不大。她如果觉的合适。自然会考虑自己的提议。

  送瞿韵白到了江口之后赵国栋又返回安都市区。蔡正阳已经应允会在四月三十日参加新花路和花蓬公路河口段的竣工剪彩仪式。但是也要求赵国栋最好邀请到秦浩然副省长参加。毕竟秦浩然才是真正的省领导。他那个省长助理现在还做不数

  秦浩然的秘书他有电话。但是已经相当长时间没有联络了也不知道那位江秘书还记的不记的自己。但这个时候赵国栋也只能硬着头皮试一试了。

  未曾想到对方的语相当热情。而且两句话就应承下来。而且对自己现在的身份也是十'清楚言语相当客气亲热。他可以先到他办公室坐一坐。等秦省长忙空了再亲自陪他去面见秦省长。

  赵国栋很是惊讶。他万万没有想这个秦浩然的书江宁竟然这样本事。居然两句话就能听出自己声音。如果说没有对自己有些关注。赵国栋绝不相信对方有这样大的本事。

  赵国栋猜的没错。江宁对于赵国栋的确相当关注。那一晚聚餐之后虽然再没有多少接触。是当赵国栋下花林的消息传到江宁耳朵里时他就觉赵国栋这一步的相当突兀奇险。

  宁陵那样的穷地方。根本没有人愿意去。就算是下派挂职。也没有人会选择那里。但是江宁的到的消息却是赵国栋主动选择了下去。尤其是后来从蔡正阳秘书小那里的知赵国栋居然能跃上县长职位时。江宁就更动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