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二十四节 人生几醉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二十四节 人生几醉


  直到见完秦省长出来赵国栋都还是没怎么琢磨出这位么会如此看重自己,事实上像自己这样一个穷县的县长在这些省领导的秘书们眼中应该根本不值一顾才对,难道是因为资金曾经和蔡正阳一起参加过那顿秦省长的夜宴,显然也不可能,不过对方的殷勤还是让赵国栋很有些受宠若惊。

  在江宁办公室聊了半晌,赵国栋才慢慢琢磨出其中味道,对方似乎对自己在基层这一年多的经验十分感兴趣,尤其是自己怎么会从一个挂职副县长上位到一个实职县长的位置这更是对方关注的重点。

  虽然明知道问这些问题似乎显得有些不合适,但是这位江秘书却像是有点迫不及待的感觉,这让赵国栋很是惊讶。

  不过这也的确没有啥值得遮遮掩掩的,赵国栋也就大大方方的介绍了自己在花林县任上干的事儿,招商引资、铺路修桥,还有就是配合领导作些杂事儿,总而言之,在下边就是干些琐碎事儿,那江宁倒是听得津津有味,时不时还插言问两句,那样子还真有些要写日记小说的味道。

  从江宁办公室出来,那家伙还真和赵国栋颇为热络,也把赵国栋办公室电话要了去,看样子好少不了和赵国栋絮叨,让赵国栋还真有些纳闷儿,为啥就对自己在下边的事儿这么感兴趣。

  直到赵国栋和蔡正阳秘书小韩通了电话赵国栋才算是明白过来,原来这位江秘书也是可能要下去了挂职了,不过多半是在绵州或者建阳的县份上,和自己所在的宁陵这边可没法比。这位江秘书因为从来没有在基层干过,所以对于下基层大概心里还有些不踏实,这突然遇上一个已经在下边基层赶了一年多的同类角色,自然不会放过一个讨教交流地机会。

  接到蔡正阳电话的时候,赵国栋刚开完县政府办公会回到自己办公室里琢磨着如何把这整合后的河口茶厂给推出去,通过甘萍副省长的介绍,赵国栋已经和北京方面一家裕泰公司搭上线。

  这家裕泰公司是北京老牌集生产经营销售一体化地茶企业,规模不小,而且在东南亚和港澳地区一样也有着路子,这也是赵国栋最为看重地一点,但是对方态度不是很积极,虽然联系上了,但是一直没有真正进入实质性的接触,甚至连派人来安原都没有多大兴趣,只是表示会在合适的时候派员来安原考察,这让赵国栋很是郁闷。

  对方显然没有把安原这边的黑茶产业放在眼里,尤其是在安原省的黑茶产业与桂地普洱、六堡茶名声相差甚远甚至连四川的边茶和湖北老青口以及湖南黑茶都不及地情况下,要想拉到一家在全国都有些名声的茶企来宁陵考察,的确有些好高骛远的味道。

  不过赵国栋并不沮丧,这罗马也不是一天建成的,只要牵上了这条线,赵国栋相信总有机会能把对方拉来。先前还有些自傲的赵国栋现在也算是清醒了许多,这年头不是你有点东西就能行,酒好也怕巷子深,何况这花林黑茶名声还远不及临近的宾州黑茶。

  不热情没关系。那是因为没有见到货。见了货不感兴趣也没关系。无外乎就是价格高低而已。只要能够把花林地黑茶产业带动起来。赵国栋宁可背上贱卖国有资产地名声也要干这一票。他不能因为怕背负责任就放弃机会。

  蔡正阳在电话里显得很兴奋。赵国栋感受得到对方语气中地激扬和自得。

  “咋。蔡哥。你好像有些吃了兴奋剂地感觉?”赵国栋意识到恐怕副总理一行地到来似乎给蔡正阳迎来了一次难得地展示机会。而蔡正阳似乎也地确抓住了。

  “国栋。回来吧。我今晚得有话和你好好谈一谈。”蔡正阳鲜有这样地语气和表现。赵国栋清楚蔡正阳地酒量。更清楚蔡正阳地自制力。可以说相交这么久。赵国栋还从来没有见到过蔡正阳有如此语气。

  “蔡哥。这会儿都几点了?三点半了吧?我赶回来那不得晚上去了。”赵国栋沉吟了一下。刚从省里回来没两天。这又要去省城。太频繁了也不太好。

  “你必须回来。蔡哥有话给你说!”蔡正阳语气中不容置疑:“我等你。”

  这等情况下,赵国栋别无选择,好在这县长位置的确和其他位置不一样,随便编排一个借口也能往省力跑一趟。

  蔡正阳的确把握住了机会,在陪同副总理一行参观安汽大宇、天孚集团、华陵机电、耀阳食品等多家企业时,蔡正阳都获准全程陪同,副总理一行对安都市中小企业改制情况进行了详

  的考察,特别是对安都市成立的由多家互不隶属的组成的国有资产评估审定小组十分感兴趣。

  这个评估小组实质上就是当初赵国栋和蔡正阳在诸城经验上发展出来的产物,它的职能就是负责对整个安都市列入改制名单的中小企业资产进行严格的评估。

  评估小组组成单位既有社会的评估机构,也有政府像财政和审计这样的职能部门,更有企业自评机构,而且三家部门评估出来的细目清单都需要向企业职工及社会公布,另外还设定了为期一个月的异议期,欢迎内外人士向监督部门提出质疑和异议。

  在一个月异议期结束之后,然后采取职工持股资产和国有资产单位分割,国有资产进入竞价拍卖程序。

  这样虽然还说不上十分健全完善,但是毕竟实施了公开公正公平原则的这种评估审定方式已经最大限度的避免了国有资产被低估和恶意打压的可能,而拍卖也使得国有资产和职工持股的价值也得到了最大体现。

  副总理一行对于安都中小企业改革在诸城经验上的进一步发展和完善表现出了相当浓厚兴趣,甚至亲自参加了华陵机电的职工代表座谈会,听取职工们对于改制后的感想和意见。

  蔡正阳作为这个评估审定小组的始作俑者自然受到了副总理的关注,而他也成了仅次于省长之外被副总理提问最多的官员,甚至超过了省委书记和市委书记。

  得体实在的回答和详实细致的介绍让副总理一行多位领导对于蔡正阳的印象颇深,尤其是在副总理随口问及安都国有大型企业的扭亏增盈情况时,蔡正阳适时的提出了抓大放小以及国家控制经济命脉的意见,这更让副总理对这位昔日的安都市副市长高看了几眼。

  “国栋,我有感觉,我可能很快就会有变化。”蔡正阳小口的呷着酒,威士忌很烈,尤其是在不加冰的情况下,赵国栋暗自叫苦,空腹喝这玩意儿可有些够劲儿,不过这会儿他可不能扫蔡正阳的兴。

  “副省长?还是安都市市长?”赵国栋歪着头问道。

  “我不清楚,但是我感觉好像我的下半生命运轨迹可能会发生变化。”蔡正阳也清楚自己本不该在外人面前说这些话,但是他急欲寻找一个人来倾诉,而思来想去,出了赵国栋之外,他竟然找不到一个合适的人来。

  “你是说你可能要离开安原?”赵国栋眼睛一亮,沉吟道。

  “不好说。”蔡正阳摇摇头,目光深远幽邃,这一刻似乎一切醉意的都消失无踪,“我感觉得到那一刻季成功目光中的复杂和苏觉华的激赏,当然还有宁法的赞许,副总理的一句夸奖话也许就能改变一个人一辈子的命运,那怕是我这样的正厅级干部,你相信么?”

  “蔡哥,他可不仅仅是一个副总理,他还是政治局常委!”赵国栋微微一笑:“一国一党之菁华翘楚人物。”

  “嘿,那是。”蔡正阳深深吸了一口气之后,重新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给我再斟一杯。”

  “蔡哥,喝了不少了,这酒”赵国栋迟疑了一下。

  “人生能得几回醉,喝醉也是一种难得的记忆,何况这种似醉非醉最能让人思绪飞扬,精骛八极,神游万里,这份滋味,难得一有啊。”蔡正阳斜睨了赵国栋一眼,笑了起来。

  “说的好,蔡哥,那咱今天就舍命陪君子。”赵国栋坦然一笑:“再来一瓶?”

  “有何不可?”蔡正阳意兴飞扬,豪气冲天,“今天咱们就尽兴一饮!”

  赵国栋送蔡正阳回家时已经是半夜十二点过了,初春的寒意在夜里显得格外凌厉,掠过的凉风让赵国栋头脑为之一清。

  蔡正阳似乎意识到了他可能会在这一次的视察中得分,而得分之告甚至可能超过了他的最初预想,丰富的实践经验和开放灵活的眼光思维使得蔡正**有了一个相当明显的优势,而这个优势能不能化为胜势,就要看副总理对蔡正阳的欣赏程度究竟有多高了。

  蔡正阳这一次的得分如果不能转化为胜势,只怕就还真有些麻烦,喧宾夺主不是什么人都能够容忍的,或许苏觉华可以,或许宁法可以,但是其他人呢?机遇或许也就是危机,这就在一线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