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二十五节 我要和你睡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二十五节 我要和你睡


  寒料峭的夜里飘起了雨丝,雪亮的灯光刺破黑夜,赵安原大学大门几百米处时,却意外的看到了几个有些熟悉的身影。

  “怎么回事?”赵国栋皱起眉头刹住车,跳下车来,很显然几个女孩子都有些酒意,这让赵国栋很是反感。他不反对在适当的情况下饮酒,但是像这种有些饮酒之后放荡形骸就有些过分了,尤其是对几个女大学生来说。

  几个明显是有些不怀好意的社会青年在她们身边游荡着,不时用粗俗刺激的语言挑逗着三个女孩子。

  “咦,国栋哥?你怎么会在这儿?”

  突如其来的惊喜让古小鸥迷离的眼光变得清晰了一些,一把挽住赵国栋手臂,古小鸥殷红的嘴唇湿润而又肉感,舔了舔嘴唇的动作让赵国栋都禁不住怦然心动,鼓胀的胸脯挤压在赵国栋臂肌上,加上那双勾魂夺魄的眸子,简直就天生魅惑人的妖精。

  “我怎么就不能在这儿?”赵国栋没好气的道,每一次遇上古小鸥似乎都是在醉态可掬的情形下,尤其是都还有一些不怀好意的男子环顾之下,这让赵国栋心里有一种说出的不爽,或许是眼不见心不烦,但是为啥一见这种事儿心中大大的不舒服呢?

  其实赵国栋已经估摸着三个女孩子多半又是去走了台,这年头似乎很流行这种商业性的的走台演出,穿上几身稍稍暴露一些或者风格独特一些的奇装异服,在酒店或者迪吧里走上两圈,也就算是完成一场所谓的商演了。

  只是这种商演挣钱虽然费不了什么神,但是所要面对的环境却没那么令人放心,演出商总会让你去面对这个喝两杯,去那个台子陪一陪,这是最令三个女孩子心烦意乱地,但是干这一行就得遵循行规,本来就是几个业余野模,想挣这份钱就得冒些风险代价。

  好在三个女孩子也是有些经验的,古小鸥暴烈,乔珊聪慧,童郁机敏,三个人抱成一团,倒也趟过不少难关,能不去的尽量不去,能不喝的尽量不喝,实在推不了的那也总有一个女孩子保持着清醒。

  只是今日情况特殊,连续串场三台,而且客人一个比一个难缠,免不了就多喝了两杯,好在总算脱身,本想在学校门外吃点东西,没想到这雨夜阴冷人少,家家都关了门,就打算走回学校,却碰上了这几个整日在学校周围游荡的二混子。

  赵国栋地沙漠王子还是那几个二混子震了一震。但是在看到是外地牌照之后。几个家伙交换了一下眼色之后又重新圈了过来。把赵国栋和三个女孩子围在了中间。

  “兄弟。咋。你要虎口夺食还是咋地?一个人。也不怕把你给撑死累死。你受得了么?”一个二混子说话还算客气。“趁早走路。把几个妞给大爷留下来。滚吧!”

  赵国栋眯缝起眼睛打量了围在自己身畔这几个家伙。看上去都是赤手空拳。一个个鬼头鬼脑。长发。要不就是露出手臂上地纹身。叼支香烟。总之一句话。标准地二混子。

  “留下来?你也不看看就你们几个这副德行。也配?趁早给我滚。别惹我生气!”赵国栋轻蔑地瞥了对方几人一眼。他已经很久没有这样面对这种场合了。酒意加着一丝英雄救美地快感。让赵国栋反而有些兴奋。

  狂言一出。几个二混子都是眼冒怒火。但是站在最后双手抱臂一人稍稍警觉了一点。能出狂言。自然就有能放大话地本事。傻瓜才会在这种处于绝对劣势地情况下放这种话。就算是他打电话报警。五分钟之内警察不可能赶到。而这个家伙早就应该被放倒在地上了。

  哗喇一声一个二混子已经将腰间地~铁九节鞭掣了出来。另外一个家伙也从腰间摸出一把三棱刮刀。“妈地。你以为你是谁?!谁不小心裤腰带没系好把你这家伙给漏了出来?”

  赵国栋听对方说得恶毒腌,也不搭话,一个箭步上前,左拳一晃,右脚迅起,一记弹腿,那家伙连声都没有来得及吭一声便滚出几米开外。

  另一个家伙九节鞭刚来的及抡起,赵国栋早已经抢在对方抡圆之前,一式擒拿,在对方腕间一握一捏,“哎哟”声中,九节鞭已然落地。

  没等赵国栋在发作,走在最后的那个家伙早已经从腰间抽出一支火药枪对准赵国栋:“小子,给我站住!”

  “哟嗬,真家伙啊,瞧瞧,瞧瞧能不能把我一击毙命?!”

  赵国栋也没有料到这一帮二混子里居然还有一个脑瓜子如此好用者,反应这般快,他倒是不惧这火药枪,但这火药枪一旦击发,铁砂子喷射出来成不规则状,打不着自己,但却很难说会不会击中身畔几个女孩子,这铁砂子一旦击中女孩子脸盘子,那花容月貌可就毁了。

  见赵国栋一连满不在乎地模样,对方也有些拿捏不稳,这火药枪威力这一击,打了就没了,万一没击中对方,或者没把对方给打趴下,看对方那拳脚,只怕就只有自己趴下的份儿了。

  “小

  是哪儿冒出来的?专门来挑刺儿的?”对方也有些栋这身行头打扮,看样子不像是社会上晃荡的,但对方拳脚厉害,而且还开着一辆好车,真还拿不准这家伙是什么来头。

  “趁早滚!我懒得和你废话,我不是混你们道的,你别招惹我,招惹了我,我告诉你,你两道上都跑不出我手心。”

  赵国栋瞅见几个女孩子一脸兴奋莫名跃跃欲试的模样,心中也是苦笑,这些丫头还真以为这是在戏台子上演戏啊,这火药枪一击发,谁也保不准你这脸盘子会不会变成大麻饼。

  “上车!”见对方犹疑间,赵国栋回头小声轻斥:“小鸥,你们快上车!”

  古小鸥还有些不愿意,童郁和乔珊却已经反应过来,顺着车门便溜了上去,古小鸥见二女溜上了车,也有些恋恋不舍的爬上副驾,见几个女孩子上了车,赵国栋心中放下大半,“行了,你们几位走吧,这玩意儿对付我没用,真的,一枪打不着我你们可就惨喽,打着了我,那你们就更惨!”

  最后一句话赵国栋地语气已经变得有些阴森森。

  持枪者脸色变幻不定,小步向后撤两步,最终还是觉得这一场架打下来,自己这边这几个人恐怕吃亏也不小,实在不划算,只恨自己没有多带两支枪出来,要不定要让这个家伙尝尝滋味,“走!”

  见一帮子人心有不甘地散去,却在不远处打电话,赵国栋也不敢耽搁,真要多来几个持枪者,那自己可真有得受,跳上车,启动便迅速离开。

  “小鸥,你们是怎么一回事?怎么会被这帮家伙缀上?”

  “我们刚走完台,回来想要吃点东西就回学校,谁知道太晚了,别人都关门了,我们就说回去,这帮家伙就从巷子里窜出来了。”古小鸥也是心直口快,“这帮人中间我好像都见过几个,成天在咱们学校边上转悠,和咱们学校里一些下流胚子也裹得很紧。

  ”

  “哦?”赵国栋一凛,“小鸥,你是说他们长期在这一片儿混?”

  “是啊,我也见过其中一个,上一次还和学校门卫发生打架。”童郁也小声道。

  赵国栋琢磨着是不是有谁看准了这三个漂亮女孩子经常一起出去,一起回来,起了坏心眼儿,若真是这样,那这一次恐怕还不算完。

  “小鸥,你们在学校里有没有得罪啥人?”赵国栋沉吟了一下才问道。

  “得罪人?得罪啥人?”古小鸥一脸懵然无知的样子,倒是乔珊和童郁二女脸色微微一变。

  赵国栋看这副样子估计三女一时间也没有头绪,也就不再多问,到时候只有通过乔辉来问问这边事儿了,“好了,不说了,我送你们回学校?”

  “国栋哥,这会儿学校大门早已经关了,我们回不去了,要不就得留下大名,国栋哥你不想我们几个女孩子名声都毁在门卫那几个大嘴巴手里吧?”古小鸥笑嘻嘻的道,“我不管,今晚你得管我们三个人的住宿,你不会在安都市里没有住处吧,我记得你在交通厅里就有住处啊。”

  赵国栋暗自叫苦,我能把你们三带回交通厅宿舍,只怕明天蔡正阳就得提着我耳朵让我说个一二三,作风不检点,道德败坏,这些大帽子弄不好都得扣在自己头上。

  “呃,小鸥,太晚了,回厅里也方便,我看我们还是找一家宾馆住下吧?”赵国栋讪讪地道。

  “宾馆?哪像啥话?这深更半夜的去住宾馆开房,被人看见还不得说咱们是干啥地呢?”古小鸥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你们大男人当然无所谓,我们女孩子可还要名声。”

  被古小鸥话给堵得说不出话来,赵国栋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咋办才好。

  浅湾花园那里倒是方便,二十四小时保安守候,而且也是一家一户**大别墅,都是要图个安全隐秘,各户之间都是用低矮地栅栏和灌木带隔开,红外线报警器四处连通,你想要干个啥,马上保安就能赶到。只是那是自己和瞿韵白地私密空间,赵国栋并不想外人知晓,但是见古小鸥一脸狐疑像,显然是不相信自己在安都市区就只有省交通厅这一处落脚地。

  “国栋哥,你可千万别说你这身份就只有交通厅里那一套福利房,我不会相信!”古小鸥噘着娇媚肉感的嘴唇道:“这都快一点钟了,你还是赶紧带我们去休息吧。”

  无奈之下,赵国栋也只有把三个眼巴巴地女孩子带回了浅湾别墅,他知道这是一个错误选择,但是总不能把三个女孩子和自己一起在这车上呆一宿,何况这空腹喝了那么多酒,赵国栋还真有些醉意倦意混杂,想要早点休息了。

  并不出赵国栋所料,三个女孩子一到了别墅里便被惊呆了。

  幽雅静谧的环境,宽敞的房间,华丽精致的装修,还有超前时尚地各式电器,呜呜作响的空调很快就驱散也夜间的寒意,酒柜中的各式红酒更是让古小鸥啧啧赞叹不已。

  “国栋哥,你这幢别墅没有个

  万拿不下来吧?”古小鸥目光流转,“别骗我,这浅我知道,得两三千一平,这得有多大?还有花园,装修,电器,我地天,你真是浪费啊,你一个月就回来一两次,还不一定住这儿吧?拿来干啥用的,金屋藏娇,还是干别的事儿?”

  见乔珊和童郁望向赵国栋地目光都有些异样,古小鸥瘪瘪嘴:“你们俩别这样瞧他,他不是啥贪官污吏,他也犯不着在当官上捞钱,看看他开的车,那都是他私人的,他这是私人贴钱为公办事儿呢。”

  见二女一脸疑惑,古小鸥满脸骄傲的道:“国栋哥不干这破官,只怕还能正更多钱呢。”

  赵国栋笑笑,“小鸥,别在哪儿瞎说,我能挣啥钱?”

  “哼,国栋哥,你骗不了我,德山和长川他们俩我还不知道,他们在宾州那边肯定在作啥大生意,我问过,你开这车得五六十万,赵德山也有一辆这种车,长川还买了一辆奥迪,光这几辆车就得两百万!国栋哥,你告诉我德山哥和长川他们究竟在干啥?”古小鸥兴趣来了。

  “干啥?作点小买卖吧。”赵国栋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多说。

  “小买卖?”古小鸥撇撇嘴角,“国栋哥,怕咱们沾染你不成?”

  “小鸥,别在这儿和我油嘴,你爸钱还少了你不成?”赵国栋淡淡一笑,“钱多钱少不重要,只要活得痛快顺心就成。”

  乔珊和童郁都在掂量着眼前这个一脸无奈样的家伙,如果真像古小鸥这样的说法,那这个比自己几人大不了几岁地家伙岂不是千万富翁?

  “哼,这样大一幢别墅,我就不信你就会一个人在这儿呆着。”古小鸥眼珠子一转,直奔卧室,赵国栋心中一急,一把拉住小鸥:“喂,那是我地卧室,客房在这边。”

  瞿韵白虽然来的时间不算多,但是女人家都是喜欢打扮的,衣橱里自然免不了有一些内衣睡裙这一类的小物件,赵国栋可不想这些东西暴露在古小鸥她们面前。

  “哟,你还害羞啊,一个大男人地卧室有啥不能让人看的?”古小鸥琢磨出其中味道来,“哼,好了,我们要休息了,国栋哥,浴室在哪儿,我们都要洗洗澡。”

  等三个女孩子都嘻嘻哈哈地去了洗漱,赵国栋这才松了一口气,真是失策,怎么会把这几个女孩子给弄到这儿来,尤其是古小鸥这精灵古怪的家伙,保不准就会被对方觉察出一点啥来。

  赵国栋地确有些疲倦了,等古小鸥先洗了出来,赵国栋就和对方打了个招呼,告知她们几间客房随便住,然后自己径直回卧室休息。

  迷迷糊糊中赵国栋感觉到有谁在自己房中,下意识的扭开床头台灯,却见一个身影正蹲在衣橱面前小心地翻动着什么。

  “小鸥,你在干什么?!”赵国栋惊讶的叫起来,这丫头是怎么一回事,大半夜的跑到自己房间来翻箱倒,做贼也不是这样作地吧?

  “哼,国栋哥,这是什么?”古小鸥一脸得意的拿起手中的物件,抖了两抖,“这是谁的?金屋藏娇,这个娇是谁?”

  赵国栋啼笑皆非,古小鸥手中拿的正是瞿韵白地两件文胸和一条蕾丝小裤,看那样彷佛是起获了一起重大案件的重要证据一般,“小鸥,你是怎么回事儿?你这深更半夜跑到我这房里来就是为了找这东西?怎么,你没有么?想要试一试?”

  被赵国栋有些挑衅气息地问话给激怒了,古小鸥双手叉腰叫道:“国栋哥,我问你,这是谁的?!”

  “谁地?难道还是我的,肯定是女孩子地呗。”赵国栋一连无所谓。

  “你有女朋友了?”古小鸥胸脯急剧起伏,上边只穿了一件中性睡袍的身体曲线被半遮半掩住,看不出那骄人的身材。

  “嗯,我这个年龄有女朋友也很正常吧,小鸥?”赵国栋叹了一口气,坐起来。

  “不行,我才是你的真正女朋友,你说过的,你给我机会!”古小鸥眼睛中已经有了一丝泪影,高挑的身材似乎也在颤抖,,“她不过是你一个女人,不是你女朋友,对不对?”

  “小鸥,不要这样,”没等赵国栋说完,古小鸥已经扑了上来,死死把赵国栋搂住,“我不听,国栋哥,你答应过我,我不管!”

  没等赵国栋反应过来,古小鸥已经一下子就把自己的睡袍给脱了下来,猛然钻进赵国栋的被窝里,**的身体竟然丝缕未挂,死死的将她自己的身体贴在赵国栋半裸的身体上。

  “小鸥,你冷静一点。”赵国栋立时感觉到从古小鸥有些凉意的身体传来的刺激,自己身体也立时有了反应,古小鸥也觉察到了这一点,手也有意无意的按在了赵国栋那勃然隆起的那一块上,“国栋哥,我很冷静,你不用说啥,我今晚就要和你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