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二十六节 蹊跷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二十六节 蹊跷

  的刺激让赵国栋的生理反应一下子发挥到了极致栋理智却没有因此而丧失,他拍了拍古小鸥肥嫩的丰臀,有些歉意的道:“小鸥,别这样,作爱不是这样,唯有爱,才能作,如果没有爱,那就不叫**,而叫**或者发泄,亦或是交媾,你只是想要**么?”

  古小鸥一骨碌的从床上爬了起来,就这样**裸的站在赵国栋面前,饱满结实的**~壮高挺,平淡如玉的小腹脐涡如旋,小腹下的茸毛油黑中略带一丝浅金色,鸿沟隐现。

  “你是说你对我没有一点爱?”古小鸥双眸包含泪珠。“或者你真的

  “唔,小鸥,爱这个词含义很丰富,你知道我所说的意思,如果你一定要一个明确的回答,我得说,你和我之间还没有走到让我可以把和你在一起当作作爱的层次,如果真的走到那一步我不会畏缩不前,你想跑也跑不掉!”赵国栋字斟句酌,如果既不伤及对方自尊,又不能让对方真以为自己是无能。

  古小鸥默默点头,珠泪收敛,穿起睡袍,却突然展颜一笑:“怎么样?我国栋哥是不是真君子真汉子?”

  赵国栋莫名其妙,还以为古小鸥刺激过甚,却突然听得门外传来一阵嘻嘻哈哈的笑声,“嗯,小鸥,我看是你魅力不够吧!”

  “好哇,竟敢说我魅力不够?要不你来试试?”古小鸥满脸羞红的的笑意,跳下床,冲出门去,“乔珊,你来试试!”

  “别,别,小鸥,你国栋哥果真是君子,行了吧!”几个女孩子又是一阵打闹嘻笑声传来,赵国栋茫然无助的一手抚额,这帮女大学生怎么这样?竟然用这种方式来试探自己,有什么意义,有什么价值,有什么目的?万一自己拿捏不住,一下子把古小鸥给就地阵法了呢?

  这的确是一个圈套,当古小鸥提及当年赵国栋悬崖勒马让她的姑娘身子一直保持到现在的故事时,乔珊和童郁两个女孩子都根本不相信,

  她们不相信哪个男人在那种状态下还能控制得住自己,认定古小鸥是在替赵国栋脸上贴金,古小鸥一怒之下就说可以作实验,于是就有了这么一出,当然把瞿韵白的内衣找出来不过是顺手牵羊之举,但是这份演戏功夫地确还是让赵国栋差一点入彀。

  不过赵国栋那几句经典台词还是让两个躲在门外偷窥偷听地女孩子怦然心动。有爱。才能作。这样也才叫作爱。其他则只能叫**。

  被这事儿一折腾赵国栋哪里还能睡得着。而就在赵国栋在床上辗转反侧时。三个女孩子也是在床上嘻哈打闹。

  “小鸥。你这个国栋哥果然有些意思。在古代可能要算柳下惠吧?”乔珊躺在床上笑着道。“不过我看了。他目光灼灼还是在你地胸前和下腹下逡巡。那目光还是色迷迷地。”

  “不好色还叫男人?好色不要紧。也很正常。问题在于要有自控能力。唯有能够控制自己地意志和力量。这才叫男人。这就是男人和雄性动物地区别。”童郁这番话更来得陡峭。

  “嘻嘻。怎么。承认我国栋哥非同凡响吧?”古小鸥骄傲地听起胸膛。

  “小鸥。承认你国栋哥不一般地时候事实上也就变相地否定了你地魅力啊。你不是说你地魅力无人能敌么?这不是自相矛盾?”乔珊眨眨眼睛。

  “嗯,那就国栋哥例外吧,不过他也说了,如果真的走到那一步,他也会毫不犹豫的把我”古小鸥洋洋得意,“只是现在还没有发展到那一步罢了。”

  “唔,小鸥,你不是一直说爱情就是碰撞火花么?你和你这个国栋哥也撞了几年了吧,还没出火花?”童郁刁钻的问道,“那是不是意味着你和你国栋哥没戏啊?”

  “哼,走着瞧,总有一天我会让国栋哥心甘情愿的”古小鸥一时间想不出什么合适话语来描述这个词语。

  “心甘情愿干什么?和你**?”乔珊接上话。

  “死丫头,你说话就不能留一点口德!”古小鸥再是大方对于女伴说出这样地话语来还是有些不好意思,一下子把乔珊按倒,去撕乔珊的嘴,两女又是一阵嬉笑打闹,童郁更是一旁推波助澜,连赵国栋走到门边都没有觉察。

  赵国栋算是真地体会到了一次什么叫乳波臀浪的风采。

  三个女孩子都只穿了一件宽大的睡袍,因为洗完澡就出来,古小鸥寸偻不挂,而另外两女也只是穿了一条内裤,这一番在床上折腾起来,更是春色无边,赵国栋站在门边从门缝里就直接看到乔珊高耸的臀部向着

  一条小得可怜的红色亵裤只堪堪吧那一抹最重要处郁则是被古小鸥把睡袍腰带拉开,袒胸露乳,一对挺拔茁壮的鸽乳翘然生波,两点淡粉色在灯光下更是散发出无尽魅惑。

  这一夜大概是赵国栋一生中最难熬地一夜,翻来覆去脑海里都是古小鸥那修长**的**以及乔珊那圆润丰腴地翘臀和童郁那挺翘的鸽乳,一直到凌晨都未能入睡。

  这份憋屈一直到赵国栋第二天返回花林时都难以释怀,好在繁杂地事务让赵国栋很快就丢开了这一段小插曲,一门心思的投入到政府这一块地事务中去了。

  桂溪大桥已经正式被市计经委立项列为96年宁陵市重大工程,资金来源花林县自筹。

  赵国栋掂量着这份沉甸甸立项意见书,这玩意儿不简单啊,费尽心机获得市计经委立项,但是最后结果却和市计经委没有立项差不多,你不出钱,立个屁的项?用得着你立项?县计经委自己立项不就得了?还用得着劳神费力花费一抹多心思来请这个市长那个主任这个局长,请客吃饭唱歌沐足花了一大堆钱,发票都签得赵国栋手发软,最后居然是这样一个结果,如何不让赵国栋感到愤怒气恼。

  韦飚的脸色也是阴沉得吓人,很显然这样一个结果是县里无法接受的,先前满以为至少也能让市里边承担百分之三十到五十,至少也能保着百分之三十的基数,这样下来虽然缺口也还不小,但是也就不是望梅止渴那种事儿了,但是现在市财政一毛不拔,这也就意味着整个桂溪大桥建设经费都得由花林县自己来承担,这可不是公路,你还能打打注意搞收费还贷这一出,这桥建起就能带动河东新区的发展,如果说你建起收费,谁还愿意来往于新区和老城区,还不就呆在老城区得了。

  “老韦,问题究竟出在哪儿?”

  赵国栋破例叼起一支烟点燃,他能够感觉得到这不是单纯的市财政没钱或者不愿出钱那么简单,没错,宁陵市是新建市,本身财力也不充裕,但是这不是一毛不拔的理由,云岭的翠溪大桥去年就获得当时宁陵地区计经委立项,地区财政出资六百八十万元,出资比例超过百分之四十,而今年按理说宁陵市财政应该比去年更宽裕,为什么却一文钱也不愿意出呢?

  “赵县长,我工作没有作好,这

  韦飚脸上阴霾密布,但是这事儿本来就是他专门再跑,这一个月来几乎主要精力都花在了跑立项上,原本以为市计经委终于同意立项,也算是一份功劳,哪怕投资比例只占百分之三十,那也能有六百多万,未曾想到居然落得个这样的结局,纯粹就是被人当猴耍了,难怪当时听得市计经委焦主任打电话来告诉自己这个消息时颇有点欲言又止的味道,只可恨当时自己却兴奋过头,一点也没有意识到这中间的猫腻。

  “老韦,这事儿不是你的责任,但是我要想搞清楚,问题究竟出在哪一环节?市计经委,还是市财政局,亦或是市领导?哪个环节出了问题,我们就要去把哪个环节打通!两千多万的投资,我们花林县财政无论如何也拿不出这笔钱,就算是贷款只怕也没有哪家银行敢贷给我们,市里不出钱,这桥就没法修。”

  赵国栋显得很平静,但是韦飚还是能够感受到对方言语中流露出来的愤怒。

  “赵县长,事实上开始市计经委还是相当热情的,之前并没有任何征兆迹象,嗯,一直到项目立项之后我都没有感觉到任何预兆。”韦飚回忆了一下申报立项的过程,实在想不出中间哪里出了问题,“周市长也很热心,说这是惠及整个花林县的民心工程,也是花林经济腾飞的一条动脉关节,他个人十分支持,但是”

  “其间难道就没有一点古怪意外?”赵国栋不相信没有一点诡异,哪有这样蹊跷的事情?“有没有其他人问及过这桥的事情?”

  “没有谁问起过啊,连项都没有立,问的人都是一些无关的闲杂人等,顶多也就是问问会不会修,什么时候修而已。”韦飚也一直琢磨这个问题,他也很是想不通,“泰华公司的张立标那天还在说呢,说这座桥怕是耗资不小,我说肯定,这样一座标准桥,质量要求很高,必须得一级工民建以上的资质才能拿得下来,县里意见也不允许转包,”

  韦飚猛然抬起头来,和赵国栋若有所思的目光碰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