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二十八节 古怪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二十八节 古怪

  第二十八节古怪

  “晋政委,这么久来也没有来拜访您,瞧,这不是茶出来了,未经处理的河口原装山口青茶,绝对生态绿『色』,都是乡里妹子采摘下来的,嗯,还带着一丝姑娘家的体香呢赵国栋乐呵呵的捧着手中两竹篓子茶,放晋如峰沙发扶手旁。

  这种大叶片苦茶与黑茶不同,未经发酵制作,纯粹天然采摘晾干,清中略带一丝苦味,很多人都不喜欢这种味道,但是也有人十分喜欢,这就看个人口味了。

  “呵呵,小赵,你这青茶来得可是时候,正好我这里茶叶快完了,正眼巴巴的指望着谁还能惦记得起我呢晋如峰宽厚的额际和略旁的脸盘子一看就是北方人,浓郁的山东腔听起来也是很有味道。

  “晋政委您说哪儿去了,只不过咱们今年花林茶上市得早,所以专门替您带来,估『摸』着苍化那边还得晚两天赵国栋也不想贬什么人来抬高自己,那也没有啥意义,“晋政委,这儿还有两块咱们河口茶厂出的黑茶,碧雾山牌,国家十大黑茶品牌之一,和云南普洱和广西六堡的黑茶齐名呢

  任何时候赵国栋都不望替河口茶厂的黑茶打打广告,八大黑茶品牌那也是赵国栋自己杜撰,反正现国家也没有明确哪家哪店就是什么名牌品牌,这金奖、大奖或者排名第一也都是由着自己胡『乱』编排就是,那花林黑茶自然也可以自导自演一下。

  “噢,这安原黑茶我也听说过,不过这十大黑茶品牌我却没听说过,你们花林县的黑茶也上了榜了?”晋如峰笑了起来,“老蒋,上了国家八大黑茶品牌的好东西,咋就没听你说过呢?”

  “嘿嘿,你这个北方佬,出了喜欢喝这种苦滋滋的青茶,啥也不喜欢。这黑茶都是发酵之后的茶叶,味道很浓,解油腻,降脂降压降糖,延年益寿,益处多着呢,只是味道醇浓,一般淡口味的人初始有些不太习惯,但是一旦习惯了你就丢不掉了蒋蕴华仰靠大沙发上,十分随意的道:“花林县正酝酿打造我们安原省的黑茶基地,争创黑茶第一品牌,国栋也是有心,知道你现血压血脂有些高,所以专门从河口茶厂里精选了几块上等黑茶替你送来,让你尝尝

  “这黑茶我尝过,味道太重了,有些受不了晋如峰摇摇头,“广东、福建那边那些战友同年倒是对这种茶很青睐,难怪那些家伙一个个都是黑瘦精干,多半都是喝这种茶喝的

  “老晋,你现这副样子我看还是改改习惯的好,别整天饮食不忌,年龄没多大,身体却跨了,这黑茶效用不少,而且十分明显,我劝你还是改改习惯,多喝两天你就会喜欢上咱们这边的黑茶蒋蕴华摇摇头,“你整天烟酒不绝,这方面要注意

  “嗯,我尝一尝吧,等两天我得去军区那边走一趟,正好这两块黑茶黑军区首长送去尝尝鲜晋如峰笑了起来。

  “噢,老晋,那事儿有眉目了?”蒋蕴华眉『毛』一挑。

  “嘿嘿,哪有那么容易,人事,听天命吧晋如峰脸『色』显得波澜不惊,不过多年相交的蒋蕴华却知道这是对方心情不错的表现,看样子这个家伙有戏。

  “小赵能有这份心,我老晋心领了,今晚我请客,还是去水晶舫吧,我现也注意饮食了,红肉少吃,多吃白肉,鸡、鱼这一些可以多吃一点,猪牛肉量少吃晋如峰把话题带到一边。

  “呵呵,哪敢让晋政委您请客,花林虽穷,但是一顿饭还不话下赵国栋不动声『色』的道:“我和边政委都约好了,今晚就订水晶舫

  “唔,小边要过来?”晋如峰显得很随意,“也好,边锋这小子你可能还不太熟悉吧,原来是咱们丰亭县过来的,人不错,挺踏实一个人

  这小子?边锋也是快四十岁的人了,但是听得晋如峰这般称呼他心间却是异常的舒坦。晋政委能这样称呼人那就意味着他很看好你,边锋心中禁不住一阵狂喜,他得到可靠消息,晋政委很可能年内就会高升省军区政治部主任,这也意味着晋政委摇身一变成为晋主任的话,那就掌握着全省这么多正团职干部的命运了。

  想到这儿,边锋不由得有些后悔怎么会有些轻慢这位年轻得太过分了的县长。

  虽说武装部是受双重领导,但是谁都知道军事部门历来是游离于地方之外,就算是县委书记兼任武装部第一政委,但那不过是名义上的东西,真正决定自己这几个人命运的那都是上头,军分区乃至省军区。这位赵县长怎么会和晋政委拉上线,而且看样子似乎还十分投缘,这位蒋书记也是个厉害角『色』,多半就是他帮助牵线。

  席间汤浓水滚间,一条条剖好的鱼被切成一块块送上来,放入锅中似乎都还要挣扎翻滚一下,溅起阵阵油汤。

  晋如峰已经不怎么喝酒,但是还是破例端起了酒杯,虽然只是三杯,但是足以凸显他的心意,寻常情况下边锋可知道晋政委早就给他自己定了一个规矩,每顿只喝一杯,这端三杯的景况已经鲜有一见了。

  一直到把蒋蕴华和晋如峰送走,赵国栋和边锋才会意的交换了一下眼『色』,“边政委,看样子晋政委是不是要动了?”

  “嘿嘿,赵县长你消息也挺灵啊边锋眼睛一亮,一边接过赵国栋递过来的烟,一边替赵国栋点燃烟。

  “晋政委前途远大啊,听说军区那边对他很看好啊赵国栋点燃烟,吸了一口,淡蓝『色』的烟雾和暗红『色』的烟头黑夜中显得格外诡秘。

  边锋也是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晋政委兢兢业业,咱们宁陵几个县武装部条件改善不小,他出了大力,他能上,那也是我们宁陵这边的光荣不是?至少也证明咱们宁陵这边的工作做得好啊

  “那倒也是赵国栋笑笑,“要想干事儿你才能干得了事儿,要不你咋能让上边知道你能干事儿呢?”

  边锋的眼睛黑暗中眨了眨,“赵县长说得对,是要做事儿才行

  赵国栋仔细的察看着河岸边的拆迁工作。

  这一片河岸显得斑驳陆离,破烂的平房倚河而建,堪称花林县城的贫民窟,溪流濒临这一片的水域也明显显得污浊许多,很显然历史形成的老城区这一片根本就没有设计解决生活污水问题,所以汇入下水道之后径直排往桂溪中。

  初的设想并不是从这一片穿过,因为考虑到拆迁量太大,所以很多人倾向于另一个方案,那就是从县城北端跨河而过,那样拆迁量小,工作难度也要小得多,但是缺点就是稍稍偏离了县城中心,而且河对岸的地形状况也不是很好,但是相比于拆迁所需要的花费来说这些缺憾似乎又不算啥了。

  但是赵国栋视察了县城主城区被誉为花林县贫民窟的这一片之后断然决定放弃立项中的那个方案,选择原来那个已经被预定放弃的方案,这县里边立即又引发了一场巨大的争论。

  这一次就连县『政府』办公会上赵国栋也遭到了包括曹渊、苗月华以及汪明熹的坚决反对,除了黄铁臣给予了赵国栋坚决支持外,韦飚和辛存焕都罕有的保持了沉默。

  赵国栋没有想到自己的这个意见竟然遭到了如此强烈的反对,这让他大『惑』不解。

  不错,穿越老城区的确会增加工作难度,而且也会增加拆迁费用,但是赵国栋也给大家算过一笔帐,老城区的改造是迟早的事情,与其等到几年后再来重规划重建设,还不如现就一次『性』解决,而且穿越老城区的这道大桥,将花林县城中心与东岸地带联系起来,必将极大的改善花林县城形象,而通过两岸土地增值情况,完全可以抵消拆迁费用的增加,但是为什么这些人都如此坚决的反对这一点呢?

  “老韦,我不相信你们会看不到这一点!你看,这一片老城区的情况,老百姓生活的状况和环境,相信你也听到了刚才老百姓的诉苦,内涝,排水不畅,卫生条件极差,危房处处,一旦刮风下雨,随时可能出现倒塌事故,那是要出人命大事的!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我们的老百姓凭什么就应该生活这样简陋破败的环境下?”赵国栋语重心长,“拆迁费用不是问题,我能感觉得到,至于说拆迁难度大,那不是问题,你我都看到了老百姓的积极『性』,他们急切的盼望着能够将这一片拆掉,改善他们的居住环境!”

  这个时代还不是十年后,现的老百姓还没有十年后那些膨胀蔓延开来的利益思『潮』,而要放到十年后,只怕你就是真心实意想要替他们改善居住环境,只怕也要被人视为有所图谋利益驱动了。

  韦飚沉默不语。

  “老韦,你说说啊,为什么办公会上不表态?!”赵国栋知道这中间肯定有什么问题,但是一时间又想不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