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二十九节 试探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二十九节 试探

  赵县长,北线方案是县里早已经确定下来的方案,前期县里边也对北线方案作了相当充分的考察,县委县府也已经通过了这个方案,只是由于原来资金不足而迟迟无法启动,而中线方案事实上只是停留于图纸设计上,并没有真正纳入县里讨论范畴,现在你贸然提出来要推进中线方案,赵县长,就连北线方案我们都没有获得一致支持,更不用说中线方案了。”

  韦飚说话慢条斯理,但是一听就知道是经过深思熟虑之言,但是赵国栋还是听出了对方言语背后的未尽之意,问题似乎不在于两线方案的优劣,而在于似乎是北线方案已经获得了大家的一致认同,而中线方案似乎有些唐突贸然的意思。

  不过这有什么冲突么?原来北线方案是考虑到拆迁费用太过昂贵,却没有考虑到花林县城日后的长远规划,旧城改造势在必行,只是时间问题,为什么不一举两得,却非要分成两件事情,而且北线方案明显有不少弊端,中线方案却可以把这些弊端完全化解,这些人却不愿意接受呢?

  “他们为什么不愿意支持中线方案?”赵国栋紧追着问道。

  “或许他们觉得北线方案更成熟更易行吧。”韦飚言语还是有些言不由衷。

  “更成熟更易行?就这个理由?老韦,这个理由根本就不成其为理由!什么叫更成熟?就因为县里讨论过两次,就叫更成熟?就因为城北两岸都没有什么人,没有拆迁量,这就叫更易行?”赵国栋有些火了,“相较于中线可以给我们县城带来的发展,给两岸民众居住环境带来的变化,一点拆迁工作算什么?难道说就这一点拆迁工作就足以让我们放弃这些明显的优势好处?”

  韦飚再度沉默不语。

  赵国栋句句话都问及了核心问题,谁都看得出来现在县城河边这些贫民窟民众的热情和积极性有多高,而正如赵国栋所说,拆迁补偿这一部分资金只要运作得好,完全可以通过土地增值来弥补。

  韦飚也相信只要耐心细致的作好工作,这些拆迁不是问题,而从这里建桥横越而过,河东正好是一片平原,宜于规划,可以说正适合全面推开新区的建设,但是似乎所有人都看不到这一点。

  “老韦,有什么难处你说出来,如果我们能够克服解决,我们就想办法解决,如果我们真的无法逾越,那也得让我明白底细不是?”赵国栋也算是掏心窝子说话了。

  “赵县长。通不过地。你也看到了曹渊、苗月华还有汪明熹他们都反对。你就知道难度有多大了。唉。常委会更不可能过得了。就算是罗书记他们也不会同意。”韦飚叹了一口气摇摇头。“你稍微打听打听就知道原委了。要改这线。比打通市里边立项那可难得多。”

  话说到这个份上。赵国栋也基本上能够猜测得到中间究竟有什么猫腻了。连罗大海他们都不会同意。这样一个明显利大于弊甚至可以说利弊权衡根本没有可比性地方案调整。居然会得不到同意。出了利益之外。赵国栋想象不出还能有什么会牵动这样多人地心。

  从国土局调来地资料显示北线两岸分别都由几家建筑公司和房地产公司拿下了。而且拿下地时间都是在两年前。也就是北线方案出炉之前。

  虽然当时县里还没有能力拿出这样大一笔资金来修桥。但是方案也是在县委常委会和县府办公会上正式获得了通过地。这也就意味着只要没有大地意外。花林县城连接桂溪河两岸地大桥就基本上敲定从城北横跨而过了。

  北线方案两端地块都纷纷被人拿下。而且看国土局送来地资料显示尤以一家叫宏林公司与曼瑞房地产开发公司拿下土地最多。

  国土局长向远山是一个快五十岁地干瘦男子。总是一副有气无力地烟瘪瘪模样。就像是从来睡觉没有睡醒地样子。牙齿稀黄。右手拇指、食指和中指都呈现出一种烟熏黄。一看就知道是一个老烟锅。

  合上资料,赵国栋丢给向远山一支中华,向远山接过,熟练的点燃,吸了一口,即便是在县长面前,向远山也显得很沉静,和其他县局行的一把手们比起来,向远山要悠然自得许多。

  “老向,现在咱们县里土地出让主要采取什么方式?价格如何?”赵国栋也知道这个家伙是个老狐狸,虽然是从邹治长时代爬起来地,但是在罗大海担任县委书记之后一样没有动他,足以证明这个家伙的“深厚功力”。

  “协议转让为主,价格么,不好说,情况迥异,各个地块都不一样,但总体来说咱

  不能和宁陵那边比,缺乏商业气息,有没有像样的工人口少,所以地价比较低。”向远山寻摸着这位新县长突然间要自己把近两年来的大宗土地出让情况整理出来究竟是啥意思,不过县长吩咐,他也只能照办,何况这也不是啥秘密,也就罗列了一个明细表。

  “协议出让?现在县里土地出让还没有搞招拍挂么?”赵国栋随口问道。

  “招拍挂?这倒是有这个说法出来了,但是一来招拍挂只是上边提倡,但是并没有正式文件硬性要求,比起招拍挂来协议出让可供县里边操作地余地要大得多,比如县里要引进一家企业工业用地,如果采取招拍挂方式,可能会被其他单位拿下,但是这些单位拿下可能就不能带来令人满意的就业和税收,而能带来的就业和税收的企业又会觉得土地价格过高,所以现在普遍都没有采取招拍挂的方式。”向远山皱起眉头。

  “现在河东土地价格在多少一亩?我是指商业和居住用地。”赵国栋也显得很恬淡。

  “唔,两万到五万之间不等,要看地段。”向远山想了一想,“这是指没有拆迁的地块,如果有拆迁,那拆迁费用就得打入地价中。”

  “唔,我知道了。”赵国栋点点头,“老向,咱们县地价实在太便宜了一些。”

  “赵县长,咱们花林县城充其量也只能算是一个镇甸,你没有成规模地企业,也不时什么交通枢纽,也不是地区中心城市,商业不发达,也是一个农村物资集散地,你能指望地价有多高?这么些年来,除了行政占地和一些机关修了些家属楼外,花林县转让土地并不多,尤其是工业用地数量更小,大华公司和三叶公司这两家企业占地数量就超过了前几年工业用地的总合。”向远山有些感慨,“咱们每年用地指标都从来没有用够过,除了去年。”

  “那咱们花林县房地产行业发展怎么样?”赵国栋想了一想问道。

  “房地产?”向远山噗哧一声笑出声来,“花林县还有啥房地产行业?嗯,勉强算得上房地产开发公司地也就那么两三家吧,都是以建筑为主,兼顾着也修那么两栋商品房,看看哪些在外地做生意挣了点钱,或者在外地工作替老家父母进城买套房子住用,咱们花林县城里本地人买房的可没几个。”

  “唔,多少钱一平方?”赵国栋想了一想问道。

  “赵县长,莫不是你也想买套房子?或者是县府打算修干部宿舍?”

  向远山一下子来了兴趣,眼睛中热切神色也露了出来,这可是个新鲜消息,花林县里干部们可早就盼望着能修新宿舍了,原来县里许多机关地住宿楼破旧狭窄不说,而且分布零散,数量又少,这几年新进参加工作的年轻人更是只有住机关里旧房子改造出来地单身宿舍,想要分套旧房都不能,干部们也是怨气满腹。

  “老向,我看过我们县委县府机关干部们的住宿条件,很差,而且我也听得一些年轻干部们都在抱怨说结婚没房子,和老人挤在一块儿,很不方便,工作时间长一点的干部们家中小孩也大了,家中住房都很小,大多都是八十年代的老房子,所以我就在琢磨,既然要开发河东新区,那我们为什么不把办公区和家属楼都考虑过去呢?”赵国栋装出一副临时突发奇想的模样,“这样也可以带动河东地区的发展嘛。”

  向远山吞了一口唾沫,眼巴巴的道:“赵县长,我听您的意思是咱们县各大机关都要包揽进来?”

  “为什么不可以,既然都是财政出钱,那完全可以规划在一片嘛,这样也可以集约用地,节约资源嘛。”赵国栋似乎真的来了兴致,“老向,你看,如果大桥能够从这里横跨过去,那么这一片区域就完全可以规划出来,这样对于咱们县里发展也大有好处啊。”

  向远山脸上闪过一丝不为人觉察的慌乱,赵国栋指的正是中线方案所指的区域,桂溪河以东那一片相当宽泛的区域。

  “赵县长,不是说要从城北修桥么?”向远山只觉得自己口舌发干,如果这个有些来头的赵县长真要固执己见,那可真有些麻烦了。

  “谁说的?哪个方案更合适更符合目前的需要,就采用哪个。”赵国栋语气很坚定,“一切都需要根据实际情况来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