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三十三节 杀招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三十三节 杀招

  都安排好了?”

  “嗯,浦渡那边又没有邻新花路和花蓬路,谁也料不到,这边只是他们漏了一点消息而已。”

  “确定那些人肯定要来?别还没靠近就被公安局的人给卡住了。”

  “哼,他们也不是傻瓜,不会在剪彩典礼上闹腾,那边他们也靠近不了,一切正常,本地老百姓根本就没有任何反应。

  从花林县城到河口也就三十来公里打个来回也就是一个小时的事情,再到出花林境顶多也就是一个半小时,陈雷心中终于可以松一口大气了。

  车队鱼贯而出向南飞驰,赵国栋和罗大海坐在罗大海那辆普桑上尾随在车队背后,在后面还跟着两辆市公安局地中巴车,几十名警察紧跟在后面,虽然并不认为会发生什么事情,但是按照规矩还是得跟着车队行进。

  “罗书记,看样子宁省长和秦省长还有市里边对咱们的公路建设相当满意啊。”赵国栋一边浏览着窗外的景色,一边随口道:“我看祁书记脸上很难得的一直保持着笑容呢,和麦市长也是一副融洽无间的模样,看来咱们市里班子配合相当默契啊。”

  “国栋,你小子又在说俏皮话?”罗大海也轻松了下来,“你以为他们俩能和咱们俩一样?嘿嘿,我是老了,没啥想法,可祁书记和麦市长都还前程远大着呢,这工作风格和方式都不一样,个性一个比一个强,还能尿一个壶里?”

  “呵呵,罗书记,我看祁书记脾气挺好啊。”赵国栋半真半假的道。

  “嘿嘿,国栋,脾气好不好不是看他表面脸上是不是笑容满面和蔼可亲,那得看他”罗大海没有再说下去,只是意味深长的笑了一笑。

  赵国栋也是若有所思的笑了一笑,正欲说啥,包里电话却响了起来:“赵县长,出事儿了!出大事儿了!”

  “啥事?别急,慢慢说,罗书记和我在一个车上,有话慢慢说!”一听是陈雷的电话,赵国栋心中一沉,见罗大海也是竖起耳朵再听着,赶紧安慰对方。

  “出大事儿了!刚才河口派出所巡逻警车在河口镇和青元乡交界地段发现二三十个老老少少蹲在路边上,就觉得不大对劲儿,可再一看又不像是河口那边的人,就下去问了一问,这些人都不搭话,只是蹲在路边上,后来民警

  天才算是套出话来,他们是浦渡那边过来地,是良山个乡的,是准备来拦路上访的!”

  赵国栋脑袋顿时嗡的一声,坏了,这可真的出大事儿了!

  往窗外一瞅,赵国栋对这边路面十分熟悉,已经进了河口区的地界,正是青元乡境内,儿这青元乡地界的公路也不过就是三四公里,眨眼就过,这个时候想要调头逆转,那里却还来得及?

  “咋了,国栋?”见赵国栋脸色突变,罗大海也感觉到大事不妙,定了定神问道。

  “罗书记,咱们这一回怕是被人算计了,浦渡那边有几十个老百姓现在就在前面拦路上访!”赵国栋恨得牙痒痒,庞钧这个政法委书记是干什么吃的?这样大一件事情居然毫无觉察,难道说是故意给自己来这样一招毒手?但是赵国栋马上又反应过来,庞钧还不至于这样愚蠢,这一手固然可以把自己送下地狱,但是他也绝不会好过!没有谁会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在眼皮子底下而政法部门一无所知,情报信息工作做到哪里去了?

  “浦渡?!这是怎么一回事?”罗大海脸色大变,几十个人拦路上访?!而且是这种情况下,无论是因何而上访,这事儿只怕自己都是脱不了干系,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庞钧和陈雷他们在干什么?马上通知前面开道警车调头!”

  “罗书记,来不及了!而且这个时候调头咱们怎么向省市领导解释?”赵国栋苦笑着道:“面对现实吧,罗书记,咱们俩恐怕这一遭都是在劫难逃了!小王,加速超过前面车,我们到最前面去!”

  没等赵国栋他们的桑塔纳超过前面几辆奥迪和皇冠,前面车队已经自动慢了下来,罗大海和赵国栋心中都往下沉,大难临头了!

  “我们要生活!我们要吃饭!”

  “为什么克扣我们地安家费?求领导作主,政府给个说法!”

  “青天大老爷们给我们一个说法!”

  警笛长鸣,但是二三十个老百姓早已经将路面彻底堵死,一帮子老老少少男男女女显然也知道前面的警车不会是领导,一下子向着后面的几辆奥迪和皇冠涌了过来。

  血往头顶冲的赵国栋早已经冲下车,“陈雷!你的人呢?马上把人给我带上来,把路疏通,注意方式方法!”

  罗大海也是睚眦欲裂,快步跑上前去,脸色铁青得骇人地祁予鸿和麦家辉早已经从皇冠上钻了出来,“罗大海,这是怎么一回事?你们这是怎么搞的,瞧你们干地好事!”

  “祁书记,我也不知道,”

  “不用解释了,他们是不是你们花林县的人?这会儿不用解释了,你马上给我把人弄开!”祁予鸿罕有地丢开了往昔沉稳有度的架势,一副择人而噬地凶狠模样。

  这可真是撞了大运,无论这件事情处理结果如何,自己这个过是背定了!想到这儿,祁予鸿就有些后悔怎么会让赵国栋这个家伙来当花林的县长,如果当时自己再独断强硬一些,换个其他人来这里,哪怕是把方持国留在这里,只怕也不会出这遭事情。

  五十名警察齐刷刷的跑步冲了过来,满头大汗的陈雷和一脸狰狞的庞钧都是气急败坏,见到在祁予鸿和麦家辉面前垂头无语的罗、赵二人,再看到祁予鸿和麦家辉脸上的痛恨之色,两人手脚都不由得有些发软,也许就这一刻,两人日后的仕途命运就已经注定。

  宁法和秦浩然满脸阴沉的钻出车,出来视察遇上这种事情是最让人烦心的了,看着一帮子老老少少跪在路上,哭哭啼啼的叫嚷着,宁法和秦浩然两人当然不可能再坐在车上,不管这些老百姓遇上了什么事情,自己这个当省长的都不可能熟视无睹,而后面伴随着整齐的脚步声是黑压压的警察跑了过来。

  “老祁,你们这是干什么?”宁法和秦浩然也不是没有见过这种阵仗,而眼前也不过是二三十老百姓,用得着这样么?“让这些警察退走!出不了什么大事!不就是一些反映问题老百姓么?你们是真怕他们反映出什么见不得人的问题还是怕他们伤害到我们?我看还是前者多一点吧。”

  宁法的语气阴寒刁毒,句句诛心,听得祁予鸿也是额际冒汗,“宁省长,这样不太好,”

  “没什么不好,我和秦省长就站在这路边花上半个小时听听他们反映什么问题,你这个市委书记和老麦也来和我们一起旁听,怎么样?”宁法脸色越发阴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