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三十四节 大祸临头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三十四节 大祸临头

  予鸿和麦家辉二人恶狠狠的目光在自己身后的罗大;身上掠过,但是面对宁法和秦浩然满脸不善的神色,两人又只有恢复成一脸苦笑的点点头,“也好,宁省长和秦省长既然觉得这里现场办公比较合适,那就在这儿吧。”

  事情走到这个地步,赵国栋反而坦然下来,一边给陈雷下达命令要求警察立即撤后,绕到前面和后面阻断交通,阻止其他无关人员进入现场,防止引发更大的混乱,另一方面也给浦渡区工委打电话,要求区工委领导和良山、宕溪两个乡的党委书记和乡长以最快速度赶到现场。

  宁法和秦浩然其实并没有在现场上呆到半个小时,短短十多分钟时间里情况也就了解得差不多了。

  这二三十号人其实也就是七八家人,都是来自于浦渡区那边良山和溪两乡,在麒麟观—囫囵山开发工程中,这几家人都被迁出了规划的旅游景区,但是拆迁款却被克扣了相当大一部分,原因很简单,因为这几家人都在前些年里历欠乡村两级农业税和水利费以及乡村两级提留款,这一次拆迁款自然就被扣了下来。

  其实这种现象并不少见,在麒麟乡和马首镇也遇到了这种现象,但是麒麟和马首这边因为前些年的工作相对来说都做得较为扎实,涉及拆迁的这些户里欠款数量都不多,所以在乡村两级扣下历欠之后虽然也有些情绪,但是经过乡村两级干部地工作,倒也没有出啥大乱子。

  但是浦渡这边情况稍稍有些不一样,这涉及拆迁的十来户人中这七八户都是历欠大户,前前后后多年,几乎每年都是旧账未了,新帐又到,这一次落得这样的机会,乡村两级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虽然县里边专门出台了文件要求落实拆迁户的拆迁费,不得因为其他原因而抵扣,但是乡里都没有在意,在他们看来这样一个机会都无法收回历欠,那这些历欠基本上就是没戏了,所以也就扣了下来。

  而这自然也激起了这几家历欠较多的大户们的强烈愤慨,尤其是在得知县里有明文规定不得以这种方式来抵扣拆迁费用之后,这些人的态度就更加激进了。

  既然有人能给他们透露领导来视察线路和时间,还能给他们出主意在哪里才能最合适的捕捉到领导行踪,这些人自然也就乐得有这样一个机会来撞撞运气。

  其间也免不了连带有一些反映基层政府和组织财务不清、村务不公开、任人唯亲、贪污腐化的行为,说到激愤处,这些个老老少少都是涕泗横流,磕头作揖。

  看见一干县市领导都簇拥着宁法和秦浩然二人,傻瓜也知道这两人肯定是省里边下来的大官,反正检举揭发也不需要什么证据,翻着嘴皮说就行了,道听途说地各种传言消息自然叽哩哇啦说了一大堆,其间还有一个经常在县城里打工的家伙,那更是说得绘声绘色,一口气反应了十多条,让宁法的秘书也是记得手发软。

  宁法和秦浩然在了解到这些情况之后也是火冒三丈。各级政府尤其是越往高层就是越在意这涉及农民利益问题。农业税和水利费以及双提款问题一直是基层政府最为头疼地问题。在特别是乡镇和村两级组织经费日益匮乏地情况下。双提几乎就是维系两级政府运转地必要经费来源。

  在转移支付和基层经费保障机制尚未健全到位之前。如果说不及时抓住一切机会收取。那每一年乡镇和村级组织都不得不面临十分据甚至只能依靠贷款过日子地困窘局面。

  省市两级虽然也了解一些实情。但是在他们看来这些都不是理由。既然县里边下达了不得抵扣地文件。乡镇和村一级组织仍然采取这种手段来扣除费用。那就就是政令不通。而市县两级政府对此事闭目塞听。反应迟钝。而反映出来地这么多具体问题。市县两级政府也是不问不闻。中间会不会有什么猫腻。会不会有什么特别地问题。更是让宁法感到窝心。

  祁予鸿和麦家辉二人站在一旁也是如坐针毡。就听得选出来地几名代表翻着嘴皮子“检举揭发”县里和乡里地“恶行”。除了那些道听途说地问题需要纪检部门核实之外。真正落到实处能有确凿证据地也就是乡村两级违反县里政策从拆迁款中抵扣了他们地历欠款项。这也是引发他们拦路上访地主要原因。

  罗大海和赵国

  都只有垂头丧气洗耳拱听地份儿。这种时候领导是解释地。领导需要在民众面前展示一个亲民爱民地形象。一个清正廉明秉公办事而不是官官相护地形象。那么你这两个县里地主要领导自然就是罪魁祸首。

  想想也是,平时你县委书记县长人五人六不可一世,这会儿遇上更大的领导,又遇上些让领导火冒三丈的破事儿,受些夹磨似乎也就理所当然了。

  老百姓终于被劝开了,在宁法明确表示宁陵市和花林县里肯定会查清楚和解决好他们所反应的问题之后,再看到背后几十名虎视眈眈的警察,这些个老百姓自然也知道进退,纷纷感谢不尽的离开了,而一干领导们自然也是再无视察兴致,立时调头返回。

  “大伙儿谈谈意见吧。宁省长在临离开之前明确告诉我,一个月内他要听这件事情地汇报,花林县良山、宕溪两乡群众所反映的问题是否属实,旅游景区的开发建设是好事,但是是否存在以牺牲和伤害本地百姓切身利益为代价?花林县政府是否存在将国有资产贱卖,中间是否有人从中谋利?当地政府是不是存在不按拆迁政策办事,克扣群众应得拆迁款项,伤害群众利益的行为?以及反应出来的其他一些问题,我想都必须要彻查到底,无论涉及什么人,涉及什么到什么事情,都必须要弄个水落石出!”

  祁予鸿面沉似水,语气沉重。

  “这不是一件单纯地农民反映问题事件,说是一件政治事件也不为过,造成了极坏的影响,今天一天我就已经接到了几个兄弟市领导打来地电话,说我们宁陵市是再给新上来的宁省长一个下马威,嘿嘿,这一下子我们宁陵市可是在全省声名远扬了。”

  祁予鸿越想越气恼,宁省长和秦省长在西河这边留下地美好印象彻底被破坏了,临行前更是对自己声色俱厉,都说宁省长风格和原来苏省长风格大一样,苏省长轻易不发火,而宁省长在安都却是一言九鼎,不换思想就换人的风格在安都市也体现得淋漓尽致,这一上来就被宁陵市来了一个当头闷棒,这第一印象毁了,日后再要想扳回来简直就难比登天了。

  “祁书记,事情已经出了,省纪委也通知我说宁省长已经通知了省纪委要派出一支调查组来调查花林县老百姓反映地问题,要求我们市纪委给予积极配合,不知道你有什么指示?”穆刚见麦家辉不动如山,脸色虽然阴沉,但是确无意发言,而蒋蕴华也是只顾抽烟,也是一言不发,也只好硬着头皮询问。

  “这件事情花林县委县政府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事情起因是花林旅游景区开发,涉及拆迁补偿费用问题和资源贱卖问题,省纪委既然派出了调查组,市纪委要积极配合,有什么问题查处什么问题,查出问题绝不姑息迁就!”祁予鸿努力让自己心绪冷静下来:“花林县委县政府主要领导要考虑,以便让纪委更好的开展工作。”

  “我同意祁书记的意见,这一次事件对于给我们宁陵市的形象造成了难以挽回的损失,可以说我们做再多工作也难以弥补,花林县在这件事情上麻木不仁麻痹大意,导致这种群众拦路上访事件发生,其后果极其严重,宁省长刚刚上任,对于我们宁陵情况并不了解,但是这件事情足以给他留下一个‘深刻印象’了,甚至还会影响到省里边其他领导对我们宁陵市的看法,我觉得市委市政府应该果断采取有力措施,以壮士断臂之勇气,尽最大努力来挽回不良影响,争取在一个月后宁省长听取我们宁陵市汇报时能够交出一副满意的答卷。”

  有力措施,壮士断臂?!

  蒋蕴华琢磨着其中味道,麦家辉这是在风点火!在祁予鸿已经明确表示要对花林县党政班子进行调整的意思时,麦家辉这一手无疑就是划清界线,间接的表明态度了,如果自己再不发话,只怕罗大海和赵国栋就真的只有被宣布政治死刑了。

  “祁书记,我想谈谈我的看法。

  ”蒋蕴华捧起茶杯抿了一口,淡淡的道。

  “嗯,老蒋,你在分管党群干部,你说说你的意见。”祁予鸿对于蒋蕴华还是给予了足够的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