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三十五节 舌剑唇枪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三十五节 舌剑唇枪

  花林事件的确性质很恶劣。予鸿书记说的很对。这简单的农民拦路上访事件。发生在这个关键时刻。不管其反映什么问题。问题是否属实。谁又没有责任。有多责任。那都是治事件!”

  蒋蕴华先帮助祁予鸿把事情调子定了。如果不能赢的祁予鸿的首肯。这件事情就会向失的方向发展。尤其是在穆刚态度也变的有些模糊的时候。

  “农民拦路上访。反应基层政府违法违纪情况。事情咋一听很是令人震撼震惊。我看过反映出来的问题。涉及面相当宽泛。什么旅游景区非法占的。政府违规,低拆迁费用。法抵扣农民汗钱。基层政权贪腐。县乡两级官员沆一气。狼狈为奸。言辞很激烈。但是真正拿出来证据的东西却多。嗯。准确的说就是一条。乡镇和村一级违反规定抵扣了他们的历欠。

  ”

  “乡镇和村一级政权违反县里规定抵扣农户历欠。造成这样大一个影响恶劣的事件发生。县里消息闭。反应迟钝。成这样严重后果。可以说花林县党政班子都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但是。我个人看法。既然反映出这么多题。真还有点洪洞县里无好人的味道。如果要向宁省长有一个真实客观的交代。那么就必须要把这些反应的问题彻底查清楚。然后出结论。再来对花林县党政班子作出严肃处理。”

  常委会议室里一片寂静。所有人都在琢磨着蒋蕴华这番话的含义。罗大海和蒋蕴华关系不错。赵国栋这边却还有点看不出眉目来。但是能跳票越位。谁都知道这中间没点底气本事不行。蒋蕴华是打算干什么?是认定其中猫腻太多。丢车保帅还是觉的底气十足。要还个清白?

  “方才穆刚同志也到省纪委也会派出一个调查组。来调查反映的情况。我觉的这是一件好事情。让省里来调查我们市里配合。他们省里边的哪里有问题。就调查哪里。把反应出来的问题调查清楚属实。那该处理哪一级就处理哪一级不属实。那也需要有一个明确的结论通过省纪委的调组直接反|给'省长。这样也可以避嫌。宁省长也可以获的一个客观公正的印象。”

  见祁予鸿微微起,头。似乎不太赞同自己的观点。蒋蕴华又进一步道:“我们不能因为这样一件事情就一概否定花林县委县政府的工作成绩。事实上我们也看到了今年花林经济发展的起。何况想麒麟观——囫囵山旅游景区开发也到了里分管领导的肯定不能因为出了一点问题那就全盘否定。那叫因噎废食!”

  “另外我在这里也有个疑问。虽然我不是负责安保卫的专业人士。但是像宁省长他们一行的路线并没有对外宣布。去花蓬公路的视察也只有我们内部人员才知道。而拦路上访的这几十个人都是来自浦渡区的良山和宕溪两个乡。没有一个本的人。”

  “予鸿书记可能不太清楚。我是从花林出来的。我知道良山和宕溪两个都在花林县东部与新花公路和花蓬公路相距甚远。根本不沾边。他们怎么会知晓宁省长一行要从花蓬公路路过。且时间卡如此准确。连先前巡逻的车都没有发现。而在宁省长他们一行人路过时就钻出来了?而且他们也没有选择在剪彩仪式现场发难却选择了河口那边最不为人注意的的方突然拦路上访?这些问题的不值的我们好好琢磨琢磨么?”

  “老蒋你是什么意思?”祁予鸿脸色顿时严肃起来。

  “我怀疑这些人是被一些出于一己私利的人所利用。故意制造事端来达到某种不可告人的|的。”蒋蕴华平静的道:“然这没有证据只是我个人推断。一切最好以调查调查结论为准”

  祁予鸿眉头深锁。蒋蕴华提出的几个问题的确相当可疑。事实上当时他也很奇怪这些拦路访的人怎么会对于省领导视察路线和时间了解如此准确。但愤怒之下也没有多想。这个时候被蒋蕴华这么一说。顿时有些会过味来。尤其蒋蕴华提及路上访者不是公路沿线农民。而是专门从其他的方聚来的。这就更可疑了。

  “老蒋。事情已经出了。造成了这样大的影响。我们现在要讨论的是对花林县委县政府相责任人的处理。而不是来讨论那些人是怎么的到消息去拦路的!无论

  因。你花林县没有及时作好稳控工作。没有掌握有关而且反映的问题也的确存在。那就是你花县委县政府的责任!至于其他。都无干紧要!”麦家辉装出一副不耐烦的样子。

  “麦市长。这怎么说无干紧要'!就算是要处理人。也的给别人一个心服口服的处理依据不是?”蒋蕴华这个时候没有给对方任何情面。麦家辉已经隐隐被祁予鸿压制住了。而常委会上。祁予鸿已经明显占据了优势的位。这种情形下。祁予鸿只会乐观其成。“样毫无依据的就拿出处理意见是不是太盲目和唐突了一点?”

  “老蒋。如果罗大海和赵国栋都在位。只怕就是省纪委和市纪委的调查组去也难以开展工'。更不可能达到所谓的彻底查清楚效果。”麦家辉脸色冷峻。言语如刀。“你我都是在下边呆过的。这县委书记和县长拿古代的话来说就是父母官。灭门令尹!这个词语虽然有些夸张。但是他们俩在。调查组难以获真实情况反应那是必然的。”

  “麦市长。你这话就有些听不|了。难道说罗大海和赵国栋就不是我党的干部。就因为两个乡里违反县里规定抵扣了历欠双提款。就要把他们彻底拿下?!不是负责任。而是草率!”蒋蕴华脸色更加冷肃。眼睛也微微眯缝起。嘴角更是挂起一丝冷笑。熟悉蒋蕴华的人都知道这是蒋蕴华发怒的先兆:“除了这一件事情之外。其他反应的问题有什么依据?又有什么证据证明罗赵二人参予了这些所谓的贪渎**之事?现在就连法院断案也要讲求依据。何况这样一个似是而非莫须有的控诉!罗大海和赵国两人是堂堂正正的党和国家的领导干部。难道说我们连这一点最起码的信任都没有?”

  “老蒋。不要意气事嘛。大家都知道你是从花林县出来的。对于花林的干部爱护也可以|解。但是事情出了。我们作为党的领导干部。必须抛开一切私人情宜。站在讲政治的角度上来看待这件事情。宁省长在等着我们的调查结果。如果说我们一时心软网开一面。到时候那就不是在爱护干部。而是害了他们!”麦家辉脸上也是一无奈神色。悲天悯人的表情倒是真些舍不的道。

  “麦市长。请尊重我蒋某人的政治觉悟。蒋蕴华不会因为个人情宜而置党纪国法而不顾。我只是要提醒在座诸位。培养一个干部不容易。花林一县目前来之易的大好局面也不容易。这样冒然的采取组织措施。对于花林一县干部群众来说同样是不负责任的!”蒋蕴华冷冷的反驳道。

  祁予鸿也在紧张的考着蒋蕴华语中的含义。毫无疑问蒋蕴华是不同意对罗赵二人采取动作。他说的也有些道理。除了一件抵扣历欠问题之外。其他反映的问题都是一些没有任何证据佐证的问题。这样将一县党政一把手拿下搁置都显的太过草率。但是麦家辉说的同样有道理。党政一把手都还在位。调查组下能获当的干的配合么?还有出了这样大一件事情。不可能不给省里边一个交待。这没有对县里领导采取任何动作。也在省里边也说不过去。

  “但是如果我们这样不问不闻。日后真要让调查查出什么问题来。或者说调查组在花林调查遇到什么阻挠和困难。一旦反映到省里边。市委就难辞其了。”麦家辉努力让己语气变缓和一些。他不想和蒋蕴华彻底撕破脸。否则就算是这一次的了分。日后祁予鸿和蒋蕴华真要合流联手。那自己就真的难过了。

  蒋蕴华还欲再说。但是看到祁予鸿皱起眉头。看样子是想要说话。也就轻哼了一声。忍了下来。

  “其他各位同志也谈谈你们的看法嘛。”

  祁予鸿环顾了一下四周。见一干常委们都自顾自的闷头抽烟。要不就是小口抿茶。一副沉思模样。却无人想要插话。这种场合下。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少沾染进去为妙。蒋华和麦家辉二人态度迥异。而祁予鸿初始似乎有些倾向于麦家辉。但是现在听着口风似乎又有些拿不准。所以最好还是闭好己嘴巴。不万不的已最好不要惹火烧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