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三十六节 混沌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三十六节 混沌


  书记,我觉得这件事情的处置上还是应该慎重。

  此言一出,立时让所有人都把目光望向了坐在最尾部的发话人,嘿嘿,还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居然是市委秘书长尤莲香。

  面对包括祁予鸿在内的所有人略显惊异的目光,尤莲香显得恬淡自如,和另外一名女性常委宣传部长毛萍相比,无论是形象还是气度上,尤莲香都要高出一筹,当然这并不影响她们二人在常委里的排名。

  “哦,尤秘书长,很好,你说说你的意见。”祁予鸿点点头,这位尤秘书长自从来了宁陵,一切都相当中规中矩,虽然还不能说是自己的绝对心腹,但是祁予鸿觉得至少这位秘书长在重大问题和原则上都是牢牢的站在了自己这一方,处理起事情的风格来也颇和祁予鸿胃口,所以祁予鸿也自觉不自觉把对方视作了自己一系人马。

  不过今天尤莲香的率先发言还是让祁予鸿微微有些意外,似乎这位尤秘书长不应该是一个轻率的角色才对,但是为什么却要在这种明显不该她发言的时候表态呢。

  世界上从来就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和爱,有果便有因,尤莲香既然这个时候发言表态,自然有她的道理。

  麦家辉锋利的眼神落到了尤莲香脸上,但是尤莲香澄澈的目光显得十分自然,丝毫没有因为麦家辉的霸道凌厉而退缩。

  “这件事情我觉得并不像我们最初估计的那样严重,我也做过一些简单了解,宁省长秘书小刘留给我们的材料中反映的绝大部分问题都是一些道听途说甚至可以说是前后矛盾地东西,就像刚才蒋书记所说的那样,除了一个乡村两级违反文件规定抵扣双提款问题的可以落实之外,其他我看了看,没有什么太多有实际价值地东西,至少单从字面上或者说目前我们能够看出来的,没有多少有意义的东西。”

  尤莲香有些轻描淡写地话语立时引起常委们的一阵窃窃私语,这位尤秘书长是从安都市纪委某室主任过来的,据说在安都市纪委也有铁娘子之称,对于这些控告申诉一类地东西自然是见惯不惊,也能大概琢磨出个味儿来。

  “当然,花林事件毕竟造成了这么恶劣的政治影响,对于我们宁陵市在省里领导的印象破坏不小,嗯,我觉得这一点似乎才是主要的。要单单说这件事情本身,却没有太大地问题,说到底,它也就是一个老百姓反映问题的渠道不畅问题,而抵扣历欠你要说这问题性质有多么严重,也说不上。”

  “我想我们大可不必将领导们地心胸想得那么狭窄。也不必把事情想得那样复杂。有问题我们协助省纪委调查即可。如果地确觉得市里边不作出一些动作无法像省里边交待。也可以采取一些临时性地措施。但是完全没有必要小题大做。如果纪检部门真地查出花林县党政主要领导存在所反映地问题。我们再来采取正式措施也完全来得及。并不会影响到什么。这是我个人地看法和意见。”

  尤莲香旗帜鲜明地支持蒋蕴华在这个问题上地观点让所有人都为之侧目。连蒋蕴华本人也觉得大为惊讶。这位尤秘书长平常可是一直保持着神秘地低调。来了宁陵这么久。常委会上鲜有**特行地言论和观点表现。绝大部分时候都是追随祁予鸿地意见。今天居然在祁予鸿没有明确表态。甚至在有一些倾向于严惩地风向时。发出了和祁予鸿有些不一致地声音。这倒是有些令人惊奇。

  祁予鸿也觉得有些费解。这一次临时性紧急常委会。也没有来得及和自己这一系地常委们作多少沟通。但是自己先前地言语也应该隐隐把自己地意图透露出去了。甚至连麦家辉都变得十分高调。这本来让想要力主严惩地自己都有些腻味。正琢磨着其中味道。蒋蕴华又表示反对。而这位尤秘书长又站出来公开反对麦家辉地意见。一下子就让局势变得混沌起来了。

  严惩。还是采取临时措施看一看。等纪委地正式调查结果出来再说?如果说采取临时措施。怎样处置更合适?

  尤莲香觉察到了祁予鸿态度地微妙变化。如果说麦家辉态度地诡异让祁予鸿隐隐感觉到问题不那么简单。那么蒋蕴华就把问题挑明了。而自己地加入搅局就让祁予鸿意识到了问题地复杂性。这个时候需要更明确一些。

  “我们市委应该有我们自己**地态度。宁省长这个人我也有些了解。并不是那种小鸡肚肠地人。他更看重事

  身而非形式,如果说花林县委县府真的有严重问题,市委就要以雷霆风格铁血手段给予处置,如果没有大的问题,只是拦路上访事件本身影响,那么也要给予宁省长一个清晰而又准确的答复交待,我想这才是最重要的。”

  尤莲香更进一步的意见让祁予鸿心中微动,宁法他以前没有怎么接触,除了知道这个人背景深厚,作风强势霸道之外,其他并不了解,但是尤莲香不一样,她在安都多年,虽然她当时只是在纪委部门工作,但是毕竟也算是在眼皮子底下,对于宁法的作风也应该有所了解,她这么提出来肯定的也就意味着宁法并不喜欢那种拿着鸡毛当令箭的做派,也喜欢那种人云亦云小题大做的行事,这倒是需要好生琢磨一下,别拍马屁拍在马蹄子上,那倒才是弄巧成拙了。

  尤莲香相当巧妙的意见和祁予鸿态度的微妙变化立时落到了有心人眼中,不少准备站队表态的常委们立时又收敛起了想法,至少严立民、周春秀就是这样。

  “老穆,你的意见?”见其他常委们都是一副欲言又止或者王顾左右的模样,祁予鸿也就不再征求意见,径直问穆刚。

  “呃,我觉得蒋书记和尤秘书长的意见很中肯,但是麦市长的意见也有道理。”见祁予鸿脸色不豫,穆刚又道:“但是市委恐怕不能不拿出一点初步的意见,至少在形式上也要有一点动作,花林县委县政府主要领导这边临时性的动一动,我觉得这是必然,这样无论对省里还是出于纪委开展工作的有利角度来看都比较合适。”

  “唔,我明白了。”这个时候祁予鸿开始展现出他作为一个市委书记的强势,“花林县出现这样严重的政治事件,必须要有人对此负责,但是在事情没有调查清楚之前,群众反映的问题也还不能做定论,近期市委这边也接到一些反映,反映花林有些领导同志的问题,为了表明我们市委对这件事情和反映问题的重视,也为了确保花林县和纪委调查工作的顺利开展不受影响,我建议暂时让赵国栋同志回避一下,花林县政府工作暂时由曹渊同志主持,县委这一块暂时不动,家辉,蕴华,各位,你们的意见?”

  祁予鸿目光掠过表情平淡的各位常委。

  一场龙争虎斗就以这样的形式收场,蒋蕴华也知道这样一个结局已经是能够取得的最好结果了,就像尤莲香所说的那样,事情本身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得给省里一个交待,那么总的有所动作表示才行,如果不是尤莲香态度鲜明的发言,只怕赵国栋就是暂时停职而非回避这样中性词语了。

  蒋蕴华也知道祁予鸿所说的接到一些反映是指什么,赵国栋这小子年少张狂,为人行事在一些小节方面又不怎么注意,比如那辆沙漠王子汽车的问题,你花林县一个财政穷县,县委书记都是乘坐桑塔纳,你一个副县长时就坐六七十万的豪华越野车,不说你车的来路,单说影响,像话么?

  还有在生活作风上的问题,赵国栋身畔总是缠绕着问题女性,招待所的女服务员,还有县电视台的什么播音员和记者,还有平常吃穿的奢侈等等,这些本来不起眼的小问题,一旦你出了问题,一下子就会被无限度的放大。

  还是那句老话,问题本身不是问题,抵扣历欠算个屁,哪里没有这种事情,无论是宁法还是秦浩然难道就不知道基层的这些工作方式方法?就算是违反规定又算个啥性质,关键在于你扫了领导们的兴头,破坏了领导们的兴致,你就是罪无可恕!

  市委若是不拿个态度出来,那万一被这位新上来的宁省长觉得你是对他的意见和态度不够尊重,那问题麻烦了,所以市委采取动作那是必须的,这样高高举起轻轻放下已经是很不错了,至少蒋蕴华是这样认为的,暂时回避,也就意味着回旋余地很大,也给了你足够的空间和机会来做工作。

  蒋蕴华倒是对尤莲香的援手大感惊讶,这位秘书长他并不十分熟悉,但是寻常也没见出什么,但今天这种关键时候突然发力,嘿嘿,看来赵国栋这小子还真有些女人缘,蒋蕴华隐隐感觉尤莲香的动作应该与赵国栋有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