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三十七节 沉浮一线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三十七节 沉浮一线


  莲香踏着轻快的步伐返回办公室。刚到办公室就接。

  “熊书记。嗯。刚开完紧急常委会。结果出来了。暂时让他回避目前工作。等省纪委调查结果出来。对。祁书记对这件事情还是很看重。主要是担心宁省长的看法。恐怕宁省长那边还的有人去化解。解铃还需系铃人嘛。蔡厅长。噢。不。应该是蔡主任了。他然去了京里。我想这件事情最终还的他出面帮国栋调才行。否则就算是省纪委调查结果出来没啥。只怕市委这边也不轻易松口。好你也算是出了这样大一件事情。”

  “不是停职。只是让他这段时间暂时回避工作。祁书记在这一点上措辞很慎重。还不太清楚二个暂时回避采取什么方式。罗大海还在继续主持县委工作。这一点祁书记还是相当灵活。我看麦家辉那边很不高兴。国栋和我汇报过。说可能桂溪大桥选址问题上能涉及多方利益纠葛。只是他小子太大意了一些。没有想到对一下子给他来了这样一记狠招。一下子就把他给打懵了。”

  “呵呵。熊书记。给他一个教训也好啊。长长记性。免的他日后目中无人。还真以为在花林天高皇帝远没有人能治的住他了。对。让他受受夹磨也好。估计也就一两个月的事情。反映的问不少。但是估计大多都是一些捕风捉影道听途说的不实之词。要看你们省纪委这边调查组的作风和进度了。”

  “嗯。熊书记你可以督促一下省纪委调查组的进度。我对你们省纪委的调查组效率可不怎么看好。呵呵。当初我们在安都市纪委时不也是这么看委的么?怎么摇身一变成省纪委的人熊书记口风就变了。难道省纪委就因为熊书你一去就作大变了?”

  电话里好一阵笑之后。尤莲香才收了线。

  尤莲香能在委常委会上发招当有原因。除了正林打招呼外。另外一个原因就是尤莲香十分清楚赵国栋和蔡正阳以及熊正林他们几个之间的密切关系。正林虽然和宁法不属于一系。但是蔡正阳确属于典型的宁系人马。别人都传言蔡正阳是宁法的第一干将。就为蔡正阳调任省交通厅。宁法和苏觉华都还有些闹的不愉快而蔡正阳似乎也是宁系和苏系在安原的一个契合点。

  赵国栋啥角色。蔡正阳之间的那种密切关系别人不清楚。但是尤莲香却从熊正林那十分了解。柳熊刘四个战友每年的聚会。可以说外人根本-加不了。但赵国栋这个家伙确能钻进去。而赵国栋从江口县一个乡党委副书记一|子调到省交通厅高速办。那不是蔡正阳一手操办?这样密切的系就算是蔡阳调到联合国。只要赵国栋有事儿。蔡正阳也一样要出面帮忙协调。

  尤莲香于熊林在话中交谈时。国栋也正和远在北京的蔡正阳谈话。

  赵国栋把事情原委第一时间就向熊正林作了汇报。他知道目前省里边能够在这件事情发挥主要作用的就是熊正林。然后又把事情情况也分别向蒋蕴华和尤莲香作了报告这两个人将在常委会上帮助己缓解一些压力。只可惜晋政委去了州。,蔡正|思考了一下又把事情大致经过向章天放也作了一个简要报告。

  罗大海也在分别向一些领导报告国栋没有过问。但是估计祁予鸿穆刚应该是跑不掉。

  市委召紧急常委时赵国栋知道肯定是处理这件事情拿出初步意见。

  虽然赵国栋不认为自己在这件事情上犯下了多大错误。但是他也知道事不在于拦路上访本身反映的问。而是在于造成了这么大影响。准确的说是严重影响了领导的心情和兴致。破坏了宁陵市的形象。不给省上一个交待绝对不过去。而麒麟观——囫囵山旅游景区工程最早也是自己介绍引进现在自己又是主管全面的县长所以这屎盆子扣在自己头上大概是甩都甩不掉的事儿了。

  祁予鸿和麦家辉离林时脸色其难看。赵国栋甚至能够感觉到麦家辉瞟过来那一抹说不出味道来的眼色嗯。应该是的偿所愿吧。正好把自己这个绊脚石搬开。这样北线方案就可以顺顺当当的重新推行。哼。的是打的好主意啊。

  赵国栋肯定这事儿脱不开北线方案招惹

  事儿。至于说究是那个既的利益受损者给自己来手还很难说。不过是谁都不要了。重要是对方的手了。

  罗大海和赵国栋脸色阴也影响到了整个县委常委紧急会议。庞钧也是面色苍白。发生这种事情。如说县委书记县长都脱不了责。他这个政法委书记自然是第一个应该受到处理的。这样的责任也不是他这个政法委书记能够承担的起的。

  赵国栋脸色已经渐恢复到了正常。事情出都已经出了。还能咋样?勇敢面对呗。真的雄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何况还不至于那么夸张。顶多也就是把自己免职或者停职。何况赵国栋觉的还不至于到|个份上。就是真的要对自己下狠手。也非毫无回旋余的。总还那么多人帮自己。

  再退一万步说。真的自己被一到底。那又怎样?自己才二十五六岁。有的是时间和机会。这一次也算是给自己深深的上了一课。千万不要小看这些家伙的手段。利益。狗急跳墙之下。只怕比这一次手法更毒辣的事情恐怕都做的出来。吃一堑长一智。这也算是给自己买个教训。

  “好了。这一次我们花林出了这大一件事情。市里边恐怕很恼火。咱们花林县委县府恐怕有认为负责。现在市里边大概也正在召开常委会研究这件事情处理。我个人倒不觉的这有什么。既然老百姓反映了问题。我们县委县政府就应该及时给予解决。下边乡里村上违反规定。那就要给予纠正。当事人给予处理。至于给宁陵市抹了黑。那市里边该咋处理咱们就怎么处理。犯了错误就的接受组织处理不是?”

  相较于罗大海沉重。赵国栋反而显的十分沉静。“良山宕溪两乡上访群众反映的问题。请纪委万书记那边和监察局以及农业局迅速组成调查组。如果市里边或者省里边没有其他动作。那么我们明天开始就展开调查。一是查是否有降低拆迁赔付标准的现象。二是查反映出来的抵扣行为是否属实。三查有没有乱派现象导致农户拖欠双提款现象。四是也需要举一反三。看看像征的占用和拆迁补偿这方面其他乡镇有没有类似情况。有的话要尽快纠正至于反映出我本人的其他问题。我估计省里边或者里边应该下来调查组调查。县里边调查也有许多顾虑。不如就由市里或者省里边来调查核实更妥当一些。

  ”

  “罗书记。我的见就是这些。外。老庞陈局长。这个良山和宕溪上访群众怎么会如此精确的知晓省里领导通过路线和时间?我觉的这里边有鬼。你们俩尤其是陈局长。你马上组织精干力量调查这件事情。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这件事情必须要弄个水落石出。如果真是他们无意间听到消息。那自然无话可。如果是有别有用心的人故意泄漏消息甚至是刻意挑拨引发这件事情。那他们就必受到惩处。”

  “|记。看”

  “话我也不多了。出了这样的事情我感到很痛心。无论怎么说我们的工作肯定做不够实。否则不出这样的事情。我们的政法部门公安机关事前对这些消息一无所知。是不是有些失职的嫌疑?”罗大海叹了一口气:“老百姓反映问题是他们的权力。虽然他们采取这样的方,不是很恰当。对于我们宁陵影很坏。但是关键还是我们自身工作不力。这一点我希望座的诸位都深刻反思各自分管的工作。回去仔细对照检查一下工'中还有无类的情况。还有没有存在这样或那样的问题。”

  “至于说赵县长最后提的疑点。我要求政法部门和公安机关必须要拿出一个令人信服的说法来。我相信那么多上访者。难道说就从他们那不到一点线索?还是赵县长那句话。不管你们采取什么方式。都给我拿出一个交待来”

  县委常委会在相,抑的气氛下束。赵国栋和罗大海相对而坐。现在市委常委会那边还没有结束。处理结果也还没有来。现在也只有这样坐等消息。只有等到市里边正式意见出来。才能开展下一步的工作。

  默默无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