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三十八节 交心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三十八节 交心


  国栋显得很安详,事实上在意识到自己这一次在劫难赵国栋心底反而踏实起来,栽个筋斗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尤其是自己这个年龄,似乎谁都有些看不惯自己就能爬上一县之长的位置,受个挫折只怕更能让很人心里平衡,包括眼前这位县委书记在内。

  年龄是块宝,文凭不可少,这句话很有道理,但是第一句话有些时候却又会走到另外一个极端上去,太过年轻在领导甚至一般人眼中都不太适合担任主要领导,无论其能力如何,至少在资历和威望上就显得有些单薄。

  自己这一路走来似乎太顺了一些,尤其是在这花林县之后,挂职副县长到常务副县长,只用了几个月时间,从常务副县长到县长,又只有几个月,也就是说从副县长到县长这个角色转换,自己只用了一年时间就完成了,而别的人也许一辈子都无法完成从副职到正职的飞跃。

  很多人只怕都对自己的飞黄腾达之路充满了羡慕甚至是嫉妒吧,要不自己这一跤跌得不明不白,若是没有这中间人再作怪,打死他都不相信。

  罗大海电话终于响了起来,罗大海有些沉重的接过电话,“喂,穆书记啊,我是罗大海,嗯,我和赵县长都还等着您的通知呢。什么?暂时回避?呃,这个是什么意思,停职么?不是?那这个暂时回避什么意思,现在县里正处于发展的关键阶段,不能离了他啊,我是县委书记,我应该负担起主要责任才对啊。”

  海满脸焦色,努力地再向对方哀求。

  “穆书记,我知道这暂时回不是什么处分,但是我们赵县长究竟有什么问题需要回避?就是因为那几个人去拦路上访了,还是因为其他原因?两者兼有?市纪委还接到一些举报,需要来和省纪委一起下来调查核实?”罗大海满脸不甘,“这是不是有些太轻率太夸张了?有没有考虑过我们花林县今年的发展?”

  “穆书记我知,但是花林县的确离不开赵县长,要不可以让我先来暂时回避,赵县长继续主持县里工作?”罗大海言出至诚,“反正我也只有一年多了,没啥关系。”

  电话那一头穆刚显然没有接受罗大海的说辞,反而循循善诱,要求罗大海切实负起责来,主持好县里工组,至于赵国栋地问题,纪检部门会本着实事求是的态度,认真查清,有问题固然要处理,没有问题,也要还赵国栋一个清白。

  一番交谈之后,罗大海然也意识到自己的这番努力都是徒劳的,市委常委会作出决定也不是穆刚一人能够推翻的,何况听这份口气,穆刚本人也倾向于这个意见。

  “穆记。那我再多嘴问一句。赵国栋这暂时回避。市里打算怎么个安排法。不可能让他回家休息吧?”罗大海对这个问题很敏感。

  “嗯。老罗。你就心。市委肯定要作出一个妥善安排。既要对上边有个交待。也要对赵国栋同志负责。”穆刚也还不清楚祁予鸿打算怎么安排赵国栋这事儿。这还需要进一步商権。

  “穆书记。我希望市委应该理性考虑发生这件事情地前因後果。同时实事求是地综合分析我县地工作情况。避免因为一件可大可小地事情挫我们干部地工作积极性。”罗大海这番话已经有了一些情绪。

  穆刚在电话里也笑了起来:“老罗。**人任何时候都应当以工作为重。我怎么听你这话想要撂挑子似地?市委既然要求你切实负起责来。那就是对你地信任。让赵国栋同志暂时回避。也是对赵国栋同志地爱护。调查一结束。一切不就是可以水落石出了?清者自清。浊者自浊。黑地难道还能说成白地?难道你就对我们纪检部门这么不放心?”

  “穆书记。不是不放心。我是担心一些别有用心地人趁机混水摸鱼。”罗大海气哼哼地道。

  “所以这就需要你切实负起责任来。县里事情你要多操心。尤其是一些事关全县民众福地大事。更要小心把关。多方求证。力求让广大百姓都能理解和支持。”穆刚话语很含糊。语气却十分严肃。所指义也让罗大海隐隐感觉到看来上边也并非对花林这一摊破事儿一无所知。

  见罗大海放下电话,脸上神色不豫,赵国栋也大概知晓了自己的结局,暂时回避,以便于纪检调查组介入调,查查自己是否真的存在什么问题,这倒也在意料之中,只是罗大海这般耿直的为自己求情倒是有些令他感到意外。

  “罗书记,啥消息?”赵国栋笑着问道。

  “唔,国栋,市里的意见是要你暂时回避目前的工作,嗯,是回避,不是停职,大概是为了方便纪检部门工作。”

  罗

  于赵国栋这方面倒是十分信任,赵国栋前程似锦,而知道经济状况优越,不可能在经济上犯什么错误,至于作风上,那更是无稽之谈,他连婚都还没有结,和那个女人在一起都是他的自由,这年头可不是六七十年代,谈恋爱结婚还得讲求阶级成分,只要你不是和有夫之妇搅在一起,就没有人管你,就是你和夫之妇搅在一起,只要没人闹腾,没有证据,一样无关大局。

  “哦,这样也好,让我避避嫌,看看我究竟有没有啥问题。”赵国栋十分坦然,“咱也休息一段时间,顺便也考虑考虑一下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县政府这边工作由谁负责?”

  “暂时由曹渊主持。”罗大海沉吟道:“国栋,现在也不知道纪检部门在县里要调查多久,我倒是有些担心县里工作被拖了后腿。”

  “罗书记,你也别~么悲观,曹县长能力不错,何况还有韦县长、辛县长他们协助,现在县里工作也走上了正规,按我的预测,今年大华和三叶两家公司年中就要投产,河口那边家果品和果汁加工企业也基本敲定,我们今年财政收入至少可以在去年基础上增加三成以上,而农民增收至少也可以达到三百元以上,只要不出大地问题,这个底线肯定可以达到。”赵国栋叹了一口气,“我唯一担心的就是桂溪大桥的问题。

  ”

  罗大海也是重重叹了一口气,似乎是在斟酌言词:“国栋,你知道我为什么一直不愿意在这件事情上表明态度么?这件事情牵扯的人太多了,更改方案会带来多大的冲击,会伤害到多少人利益,我想你应该隐约知道才是啊。”

  “罗书记,说实话,也估计得到这一次拦路上访事件也脱不开这些人耍地鬼计,无外乎就是想要把我给掀翻在地,然后让他们的计划得逞,嗯,他们这一手看起来也似乎得逞了,我被暂时搁置在一边了,曹县长看来也是主张北线方案地,如果他们要想推进北线方案大概这期间就是他们唯一的机会了,要么他们就得把我彻底撂翻才行。”赵国栋自信满满。

  “国栋,你这是何苦?退一步=阔天空,桂溪大桥北线中线方案终归就是连接新城老城地通道,北线虽然偏了一点,但是也正好可以推进北部地区的开发啊,你何苦和他们弄得冤冤不解?”罗大海叹了一口气。

  “罗书记,我难不知道装一次好人么?那位据说是曼瑞公司地代表给我提来了五万元现金,仍在我房间里就走,我不想太扫兴,让他拿走,否则我就直接丢给纪委了。”赵国栋轻轻哼了一声,“也有领导或明或暗的给我提醒,促进城郊地区的发展需要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啥意思?不就是让我考虑北线,不要急于求成么?”

  “可是罗书记,果我姓赵的只是在这儿镀镀金就走了,那我也就睁只眼闭只眼算了,但是我在花林已经呆了一年多,花林和我已经有了感情,我不想眼睁睁的看着这样一个机会失去,选择中线方案固然拆迁量大,补偿费用高,但是开发出来的老城区土地价值增值巨大,用这一点就可以把我们老城区遗留的问题解决大部分,而河东那边交通方便,地理环境优越,对于我们花林县城日后的城建规划十分有利,而选择北线方案,那就意味着老城区拆迁重建就会遥遥无期,日政府要想重新来推进这一工程,那付出的时间、精力和资金都将多无数倍,对于花林县来说,那将是一个无法弥补的损失,所以我不能在这一点上让步!即便是现在他们把我掀翻在地,我也一样不后悔!”

  “所以我有一个请求,请书记在这期间务必要坚持原则,人大政协的代表们也已经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的严峻性,我们不能为了某些人的私利而耽误了花林县城市建设的发展,这对整个花林县都是一种犯罪!”

  赵栋声情并茂的语言让罗大海大为震撼,他也没有想到赵国栋能有如此胆魄和胸襟,竟然可以摒弃个人利益而作出如此艰难的抉择,相比之下,自己这个以说日薄西山的角色反而前怕狼后怕虎,让他委实有些惭愧。

  “国栋,别的我说了,我信得过你,在你不在这段期间,县委会监督政府~工作,坚持重大事件必须要经过常委会通过,一切以花林县整体利益为重!”

  罗大海郑重其事的承诺让赵国栋颇为感动,这位老书记虽然经常有这样那样的顾虑而前瞻后顾,但是真正到了关键时候,了解到了真实情况之后,还是能够作出果断的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