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三十九节 橄榄枝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三十九节 橄榄枝

  市委副书记蒋蕴华代表市委出席花林县委县府席会本该由穆刚来参加花林县干部会议。但是在蒋蕴华和祁予鸿进行了磋商之后。最终祁予鸿同意了蒋蕴华的意见。只是由-华出席花林县委县府联席会议。

  蒋蕴华在会议上宣了赵国栋参加省委党校为期两个月的加快老少边穷地区发展专题培训班学习。赵国在党校学习期间。花林县政府工作由常务副县长曹渊主持。

  会议结束之后。蒋蕴华分别与罗大海赵国栋和曹渊三人作了简短谈话。谈话内容不而。不过从三谈话结束之后的表情来看。罗大海面色不豫。赵国栋静如恒。曹却是满脸慎重。让县委县政府里一帮喜欢观望风色的人们也看不出一个所以然。

  省委党校举办的加快老少边穷地区专题培训班据说是新任代省长宁法在省委常委会上的一个提议。要求结合国家加快贫困地区脱贫致富的思路。省委党校应该有针对性的对本省贫困地区的党政主要领导进行轮训。提高他们的政治素质。拓宽他们的眼界。增强发展信心。坚定发展信念。进一步加快贫困地区的发展。以促使整个安原省经济的平衡发展。

  这个提议的到了省委书记季成功的支持。所以省委副书记省委党校校长杨天明也迅速作指示要求省委党校立即计划。并在最短时间内要除安都州和建阳三市之外的其他十个地市上报培训名单培训人员为贫困市区地县市区书记或县市区。

  第一期培训班三十。'陵市分到了四个名额原本是东河区区长天地名额。但是宁市委临时调换为花林县县长赵国栋。

  不过是消息灵通一点的人都知道这临时调换原因是什么。省纪委和市纪委联合调查组即将进驻花林对430林拦路上访事件所反应的题进行全面彻查。调开赵国栋就是为了更好的查清楚问题。

  往往到党校去学都意味着三种义。一种就是重用的先兆。领导看的起你才会安排这种培养提高的机会给你;另一种就是故意调开你。腾出位置给别人;还有一种不妙的就是上边要查你地问题故意把你支开。以便开展工作。

  赵国栋种情况下无论怎么看都不可能是第一种。第二种的可能性也不大。更像是第三种。

  一时间各种传言纷纷扬扬。甚嚣尘上。说新花公路和花蓬公路赵国栋贪吃回扣多达三万的。有说麒麟观——囫囵山风景区开发赵国栋和投资商分赃不均的。有说赵国栋玩弄女性花林县电视台播音员和记者都为他情妇的。有说赵国栋收建筑商包袱意图更改桂溪大桥线路方案的。更有甚者还说赵国栋在引来省科委建农业科技示范园项目中中饱私囊的流言飞语如狂风暴雨一袭来。

  赵国栋人却显的很闲适。自若的就像什么事情没发生一样。

  在蒋蕴华宣布了市地决定之后。赵国栋和曹渊进行单而又明了的交接。在赵国栋面前曹渊还是十分低调。但是赵国栋还是能够感受到对方信心百倍的膨胀和喜悦。

  对于曹渊来说。两月说长不长说短不短。那倒关紧要如说赵国栋因此跌倒不起。|自己这个时主持县府工'地常务副县长也许就能真正一直主持下去了。

  “赵县长。这加快发展专题培训班看来来的真是时候啊。正好把你给支开。嘿嘿。市里边可是煞费苦心啊。”

  桂全友脸色也很平静。在见到赵国栋一副泰然自若的模样之后。桂全友原本有些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来了。这一遭事情若是遇到别人头上。只怕早已经六神无主抓了瞎但是赵国栋却还能有条不紊的安排事儿。即便是在市里来宣之前。赵国栋仍然是一副游刃有余的模样处理着事情。丝毫没有要被束置高阁的模样。

  “老桂。别牢骚满的样子。加快发展专题培训班是为了提高我们贫困地区领导干部素质专门开地培训班。省里边主要领导都很重视。这对我们这些地区的领导干部素质提高应该有相当好处。听说省委党校还要在中国人民大学北师大等一些大学请一些著名学者来为咱们开拓一下视野和眼界。为咱们这些贫困地区部开开窍。我倒是真的有些期待呢。把人家东河区区长的名额给挤了。我才有些不好意思呢。”

  赵国栋看上去并不太在意。桂全友不相信这位赵县长心中会毫无芥蒂。说是当头闷棒也不为过

  这位主儿却一点不在意。外边狂风骤雨风吹浪打。他却点胜似1步的味道。

  见桂全友欲言又止。赵国栋笑了一笑:“老桂。别那么忧心忡忡的模样。该来的始终要来。有这么一遭。咱也算长了一回见识不是?莫不是你的我过不了这一关。还是对我没信心。觉的我有啥见不的人的猫腻不成?”

  “呵呵。赵县长。一点我倒是对你一百个放心。你若是真要想要弄钱。估计你也就呆在交通艇高速办不会下来了。在那里想要弄钱。恐怕比咱们这又穷又偏的花林县可容易多了。你何苦寻苦吃来这里?”桂全友摇摇头。“我只是担心有些人会借这个机会掀起波澜。误了你的大事儿。”

  “唔。还是老桂深知我心啊。”国栋脸上终于浮起一抹忧色。“两三个月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这桂溪大桥项目已。虽然不是我们想要地那种结果。但只要拿住这一,。两个月内推开来也不是不可能。罗书记那里我已经门瞩托了他。若是真能下定决心要阻挡这件事情。曹渊就是他有天本事也难以的逞。就怕他度犹豫不决。尤其是有领导给他施加了压力。他就些拿捏不稳了。”

  “我倒是有点。

  这样大一件事情肯定经过常委会。但赵县长你这一走。常委会只怕就会呈一边倒的形势。就算是罗书记真的想要挡住件事情。可是曹渊苗月华牵头。何良才时间好像也和向远山走的挺近乎。那天我正碰见了苗月华在和简部长在一起。很亲密的样子。万书记和鲁书记的态度现在也是捉摸不定。除了翟部长之外。能和罗书记坚决站在一起了就没有。”

  桂全想的很远。|光也有些迷。“我敢肯定。你一走曹县长和苗县长就会马上用各种|由来推动桂溪大桥建设项目。一旦开了工。就算是你回来只怕也难以改变了。”

  赵国栋也一直在琢,这件事情。罗海毕竟是县委书记。鲁达虽然和自己有些疏远。但是他却和曹渊他们没有啥交往。罗大海打招呼相信他应该要听。至于简虹与何良才这两个老资格常委。反倒有些不稳。尤其是何良才和国土局向远山关系很密切。如果被拖下水。就很难说了。至于简虹。赵国栋倒是不怎么担心。那也是一个成精的女人。只要不涉及切身利益。她是不会轻易被苗月华拉拢的。

  “你觉的|能过常委会这一关?”赵国栋轻哼一声。

  “我总觉的万书记这一次态度很奇怪。果说罗书记因为站的角度不同不轻易表态还勉|能说的过去。可是以万书记的脾性。这种事情他应该会旗帜鲜明的表明态度才对。可是为什么他一直迟迟不肯表明态度呢?”桂全友双眉锁。“如果说书记这边也出问题。那就算是罗书记表明态度。那就很难说了。”

  “万朝阳?”国栋沉吟了一下。“他难道也和这桂溪大桥有啥牵扯不成?或者是哪位领导专门给他打了招呼?”

  “一切皆有可能。县长。我倒的妨和庞书记接触一下。”桂全友试探性的建议道。

  “你说是庞钧?”国栋一怔之下随即有些明白过来。“他怎么了?”

  “他现在压力也很大。对方这一手也把他给圈了进去。如果你真要因为拦路上访本身这个|为而背个处分啥的。那他就真的只有下课的份儿了。政法部门对这样的事情居然一无所知。这无论如何说不过去。”桂全友眉目间残留着思索之色。“他和桂溪大桥这件事情没啥关联。当时定方案时他刚从新坪区工委书记过来不久。县里边也还轮不到指手划脚。他就是想掺和也没有人考虑到他。”

  赵国栋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这一次这帮家伙把他也给算计了进去。如此严重的后果无疑是要把他也给一下子套进去。庞钧这会儿大概也是焦头烂额吧。这事儿若没有一个交待。那他这个县政法委书记也就该当到头了。

  “嘿嘿。有点意思。也许庞钧也等着我给他抛出橄榄枝呢。老桂。你说是不是?”赵国栋目光瞥了全友一眼。

  “呵呵。赵县长您是一点就透啊。下午老游给我打了电话。说庞书记想替你设宴|,行。”桂全友笑笑。“替你应承下来了。多个朋友多条路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