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四十一节 长川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四十一节 长川


  国栋给几个人的第一印象和赵长川有一点极为相似,稳有度淡然自若的风度,谈吐简约不俗,虽然第一印象,但是还是让几个人略有些失望,似乎并不像想像中的那样惊世骇俗。

  不过接下来的小聚闲谈却让四个人都感受到了赵国栋的不凡之处,望向国栋的目光也从先前的略带尊敬的平视变成了赞叹和敬佩。

  从传统家族企业的优劣势到现代企业制度的建立,从广告效应的发挥推广到眼下保健品市场的血流成河,从现代企业财务制度规范化到如何与国际财务透明体系的接轨,一干人立时就对赵国栋刮目相看。

  他们一直以为赵国栋不过是有一些好的创意和点子,或许还在战略宏观上有些眼光,但是却没有想到赵国栋在企业经营和社会时事的看法上一样有如如此深刻的见解,虽然都只是浅尝辄止,但是也足以让四个一直有些不太服气的家伙收敛起了轻视的心思。

  尤其是在谈及企业的目标是要在香港股票交易所上市时,包括米玲在内的几个人更是兴奋莫名,难怪企业在财务报表上要求如此严格,甚至超过了在国内许多知名同行,原来企业很早目标就锁定了在香港而不失上海或者深圳上市,如此坚定的决心和执着的信念无疑都是这个年轻得过分的在后面一手缔造。

  赵国栋也知道长川能够将这四个人带到自己面前与自己见面,那就意味着这几个人都已经是公司核心成员,几大总监加一个办公室主任,基本上就是企业的骨架支柱了。

  四个人一直不知道该如称呼赵国栋才好,像赵长川他们一般称呼川总,而赵德山一般成为山总,但是赵国栋虽然是公司缔造者,但是却不是企业中人,要尊称哥吧,对方年龄却又显得不合适,称赵先生又显得有些生分,叫国栋却又有些托大和不礼貌,最后还是头脑灵活的屈平选择了一个变通叫法,国栋先生,简称栋生。

  “栋生是哪所学毕业的?”赵长川平素也没有多说自己这位兄长详情,以至于这几位下属也都对赵国栋情况并不十分清楚,不过见赵国栋对时政和经管方面的见地都如此深刻到位,几个人都很感兴趣赵国栋毕业于那所院校,赵长川却从不讳言他最大遗憾就是没有能够考上大学,虽然他现在正在认真的上着安原大学的经济管理专业函授班。

  “,安警官专科学校。”赵国栋知道这句话一出口只怕又要引起面前这几个人的惊讶。

  果,几个人都同时一阵惊呼之后面面相觑,警专?这是不是有些太夸张了?一个学习警察专业甚至连法律专业都不是地角色居然能对经济和企业发展有如此见地?

  赵国栋也不想多解释。何况解释也很自圆其说。还不如保持一种神秘更好。

  “呃。栋生现在还是在从事政法行业?”贺子斓禁不住问道。他是安原理工学院毕业地。年龄比赵国栋也要大几岁。简直无法想象赵国栋这样地专业也能创造出这样大一个企业来。

  “没有了。改行。在政府机关里厮混。”赵国栋笑着摇摇头:“不要用这种眼光看人嘛。从事哪个行业并不能证明什么。”

  “呵呵。不过栋生。能从警察这个行道打拼出一片天下地可不多。”屈平摇摇头。

  “沧浪之水最初创意是我。但是具体操作运作我并没有参予。都是长川和德山他们一拼出来地。我并没有起多大作用。”赵国栋微微笑道。

  “可是我听川总和山总说上央视黄金时段当时也算注一掷。那可是栋生你一手决定地。”

  屈平是销售总监自然清楚沧浪之水在央视上播放的广告是何等惊艳绝才,据说被广告业界评为当年十大经典广告之首,而广告设计制作商安原锋锐广告设计公司也因此一炮窜红,声誉鹊起,晋身与国内广告业界新贵,但是赵长川却明确告诉他,广告创意来源于赵国栋,只不过锋锐广告也花了相当大地心思来加工制作罢了。

  “噢,比起酒类广告来,咱们沧浪之水似乎算不上什么吧?”赵国栋目注对方,这个销售总监据说也是才华惊人,既有不凡的战略眼也有细腻的管理手段,在销售上这一块堪称奇才,无论是打开市场还是铺货回款上都做得极为优秀。

  “可是酒类和我们矿泉水不一样,”屈平还欲再说,赵国栋却笑了起来:“屈总监,那都是过去的事情,我不过就是作了一个

  已,企业真正发展也绝不可能仅仅依靠一个广告就?企图用媒体引导作用代替一切的想法都是幼稚的,市场会用血的教训来教会他们怎样才能正赢得消费者的心,打造企业和产品地品牌价值才是恒久不变的真谛,不过那时候就要看他们有没有机会改正错误了。”

  赵国栋一番话让屈平也是一震,对方话语中无疑蕴藏当深刻含义,只是一时间难以完全消化理解。

  两个小时时间的交流谈话如白驹过,瞬间即逝,赵国栋也和赵长川的这几位得力助手谈得相当投缘,米玲是西南财经学院高材生毕业,而屈平则是杭州商学院毕业的佼佼者,吕燕则是安原大学的毕业生,总而言之是一些不甘于在行政机关一杯茶一张报纸过一辈子的角色,所以才会汇聚到沧浪之水来。

  “怎么样,大哥?”等几个人一离开,赵长川就迫不及待的问道,他很想知道兄长对这几个人地观感。

  “嗯,屈平有些才华,虽然张扬了一点,但是搞销售的没这份气质不行,他是天生搞销售外交的材料,那位米总监选得很好,专业角色,性格慎密细致却又不乏灵活,年龄和家庭条件也很合适,军官丈夫,足以确保财务上不会偏离大方向;贺子斓也不错,口才弱了一点,但是管生产很合适,小吕倒是听聪慧灵巧,长川你别是和她有一步发展的意思吧?”

  “哪有此事?”听得国栋赞赏,赵长川喜出望外,但是听得赵国栋最后一句话又让赵长川啼笑皆非:“吕燕比你都要大,别人早就有对象了,是南航的一名飞行员,很快就要结婚了。”

  “呵呵,看来你这几个下属是精兵强将啊,长川你地眼光不错,筛选出来的角色都还是有些本事。”赵国栋笑了起来,“如果在对企业地忠诚度上没有问题,那就更好了。”

  “嗯,我就是要大哥商量一下,我打算取你原来提及过的股权激励法则,目前采用公司无偿赠予股权作为主要方式,屈平、米玲我打算考虑赠予占公司百分之零点五地股权,贺子斓和人力资源总监邢子寿赠予百分之零点三的股权,吕燕我打算赠予百分之零点二地股权,沧浪县基地、东北基地以及华东基地我都打算赠予百分之零点一的股权。今年年底在根据公司经营状况进行一次股权调整,与公司发展状况挂钩,增加他们的股权。”

  “,你有这方面的考虑最好,在公司上市之前,采取赠予、购买或者奖励等多种手法,尽可能让公司高管尤其是核心管理人员持有一定股份,这样可以有效增强公司高层凝聚力,但是需要考虑签订协议,要求他们在一定年限内不得转让和抛售股权,如果必须要转让或者抛售,必须要提前一定时间知会,确保公司运营稳定。”

  赵栋想了一想道,“我建议你多借鉴一下国外尤其是美国现代公司的管理经营制度,有很多值得借鉴的地方,如何合理的将管理人员积极性创造性调动起来,同时又要确保公司的稳定发展,这中间有很多只得学习的经验。”

  “嗯,哥,我知道,我也尽力在向这方面努,学到用时方很少,哥,我这个时候才深刻体会到知识重要性,不学不行啊,每天我都是战战兢兢,抓紧一切时间充电。

  ”见兄长走到:己办公桌背后的书橱边上,翻阅起书来,赵长川解释道。

  赵国栋注意到不少书籍并不像不少企业家背后摆着的排排书都是用来作摆设的,而是实实在在翻阅过的,不少还有折印和勾注,有两本书还有书签,都是经管类的教科书,看来赵长川是真花了一些心思在学习上,这边干边学的味道可有些长。

  “长川,弦也别绷太紧了,学习和工作都很重要,但是也要注意张弛有度,不要把自己逼得太紧,要劳逸结合。”赵国栋心叹,赵长川已经不是昔日的赵长川,走到这个位置上,压力逼得他也不得不自求上进。

  “哥,我也没多少爱好,没事儿看看书也算是休整调剂。”赵长川感激的点点头。

  “嗯,赚钱不是生活的全部,工作同样也不是生活的全部,走出去多看看,你的眼界会更宽广,你还缺个行总监,小吕一时间恐怕还难以胜任,否则你可以轻松不少。”赵国栋笑笑:“慢慢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