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四十二节 滑铁卢还是遵义会议?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四十二节 滑铁卢还是遵义会议?

  兄弟又讨论了东北基地和华东基地的建设情况,东正式竣工投产,赵长川和屈平、贺子斓三人就刚从吉林返回。

  东北基地建设规模相当大,由于安图县境内的长白山水源区出水量相当大,而且水质种类丰富,沧浪公司比原来的投资增加了一倍,一期投资就超过了五千万元,建成了两条超大型生产线,一条是以偏硅酸矿泉水为主,一条则仍然是以富含的矿泉水为主,产量最高可以达到日产一百六十万瓶,将供应整个东北和华北地区市场。

  赵长川也是雄心勃勃要在96年将沧浪之水产品横扫整个东北和华北市场,所以在产量上首先就要绝对保证。

  华东基地规模略小和沧浪县这边老基地规模相当,进展速度也要略慢一些,估计将五月中旬竣工投产,最高产量可达日产一百万瓶,主要供应、江苏、安徽、江西市场。

  在东北、华北以及华东各省市的广告攻势也开始展开,为沧浪之水的突进这些地区市场作铺垫,这几个地区的地方矿泉水厂家已经是一片惊呼狼来了,而赵德山也带着一帮人这一段时间也连轴转在东北、华北以及华东这些省份里飞来飞去,主要就是为了协调市场监管部门和政府有关单位,确保这一仗要成功拿下。

  赵德山已经成转型,逐渐从市场营销角色转换为公司的公关角色,每到一处的主要工作就是与地方渠道商一道协调联络地方政府部门和市场监管部门,手下一帮青年男女,一个个酒量如海不说,男的潇洒,女的,能说会道,连赵德山自己都觉得自己更像是一个成功的公关人士。

  除了瓶装水市场之外,赵川也开始启动了桶装水市场的攻略,首先从安原、重庆、四川市场开打,虽然规模还不是很大,毕竟已经走出了这一步,这让赵国栋不由得慨叹赵长川真地已经完全的走出了自己最初创业时留给他的痕迹,开始**的考虑整个企业的开拓发展。

  赵国栋心中是心潮起伏,后世记忆中那个庸庸碌碌无所作为的赵长川终于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全新地企业家姿态。

  “长川,除了在水产业上继续做大:强之外,你有没有考虑过向其他产业发展?”赵国栋悠闲的仰躺在沙发上随意问道。

  “考虑过,但是我觉得在还不是时候,矿泉水市场还有相当潜力可挖,尤其是桶装水市场还处于待开发状态,一些企业已经开始注意到了这一点,我们沧浪之水当然也不能落后,所以现在我们暂时还没有精力来考虑其他产业。”赵长川点点头,“现在正是一个环境相当宽松的时期,各地地方都对招商引资拿出了相当优厚地条件,这正是我们发展的好时机,今年我要争取让沧浪之水产值突破六个亿,利税达到二点三个亿,利润要达到一点八个亿!”

  “有把握么?”赵国栋饶有兴致地问道。

  “问题不大。东北基地已经开始生产。量已经达到了一百万瓶每天。估计进入六月就能达到一百六十万瓶地最高产量。华东基地如果如期竣工地话。也能马上产生效益。加上今年桶装水我们也开始在大规模推开。完全可以达到目标。这还不算刘成地蜂产品公司地产值和利润。”赵长川傲然道。

  “一点八个亿地纯利润。唉。个花林县财政收入一年才三四千万。你说这差距为什么会这么大?”赵国栋颇为感触地道:“堂堂一个六十多万人口地县份。一年财政收入居然只有一个企业利润地四分之一。这就是现实差别?”

  “大哥。我们这些老老实实作饮用水地。比起那些作保健品地可差得太远了。三株口服液去年地产值已经达到了二十亿。其利润可想而知。作饮料地如健力宝。产值也过了二十个亿吧?还有什么飞龙。也差不多少吧?像作白酒地秦池。嘿嘿。央视广告上就敢一砸六千万。利润是多少。我不知道。那他今年产值至少要过十亿。利润得过三亿吧?”赵长摇头:“真是想不通这央视黄金时段地广告威力咋就这么厉害。能让这么多人为之疯魔癫狂?”

  “长川。你要记住。企业发展壮大到一定程度。就要学会自省自问。随时反思企业地发展有没有好高骛远。有没有不切实际。有没有冲动狂热。企业根基要牢固才能真正在大风大浪中站稳脚跟。经得起风吹浪打。这一点往往是很多一鸣惊人地企业所

  。在这一点上长川。我们沧浪之水更应该要随时战战冰。唯有抱着这样地心态。你才能真正成为一个不~成长地企业家。”

  赵国栋相当低调而又恳切的一番话让略略有些自满的赵长川竦然一惊,在企业三大基地建成之际,沧浪之水的品牌形象也在不断提升,东北基地长白山水源地的优质矿泉水享誉全国,而其产量完全足以支撑起整个东北和华北市场,加上安徽的建成华东基地,和本部的中南基地,俨然已经成了矿泉水行业中旗舰企业。

  对于一个只有二十四岁的青年人来说,这样的成就,如果说没有一点飘然的感觉,那反而不正常,但是这往往是一个成功企业家的最大忌讳,所以赵国栋特意要用十分严肃的语气来敲打赵长川。

  赵国栋从宾州直接返回了安都,沿线也断断续续到安桂高速公路的建设工作正在进火如荼。

  安桂高速公路建设进度相当快,这让赵国栋想起了天孚公司,杨天培已经去了贵州,安黔高速公路也开始纳入了省里的规划,但是目前还没有立项,不过贵州境内还有几条高速公路也正在运作着要立项开工,杨天培不知道通过什么关系已经联系到了贵州方面的一些路子,准备要在贵州高速公路的建设上好生大干一番。

  在赵国栋印象贵州高速公路建设似乎是出国不少事情,但是那都是后世记忆中相当模糊的一些零碎回忆,他也根本回忆不起具体情况了,所以除了提醒杨天培在承包工程上加倍小心之外,也提醒杨天培要在财务和清廉上尤其注意擦干净屁股,避免太过张扬,以免万一自己的记忆准确,贵州方面日后真的如记忆中那样出了状况牵连到企业经营。

  天孚公司在兼并了安都九建司之后实力迅速膨胀,杨天培也不满足于在安都市和安原省内打打闹闹了,他的想法是要让天孚公司成为真正的建筑界巨子,那么除了尽可能的都市吃下项目外,将手足伸向公路建设也就成了必然。

  而目前安原的高速公路建设因为安桂和安渝高速已经开工,而天公司又无缘参予,所以杨天培也就自然而然的将目光投向了邻省,贵州的高速公路建设也刚刚拉开大幕,所以杨天培也就毫不犹豫的一头扎入了贵州的高速公路建设中去了。

  赵国栋不知道杨天培是怎样搭贵州方面的线的,但是杨天培在电话告诉自己贵州那边市场很广阔,而且对于外部公司的进入并没有太多限制,当然这个没有太大限制是有其他条件作为基础的,赵国栋能听出弦外之音,所以特地提醒杨天培在这方面要小心,要想完全杜绝灰色边缘不太可能,但是避免河边湿鞋的现象太过于严重也算是公司洁身自好的一个标尺吧。

  相较于沧浪之水和孚公司发展得如此迅猛,赵国栋才觉得自己原来一直引以自豪的仕途挣扎显得这样落魄。

  一县之长,听起来是这样风光无限,是想一想一年县财政的收入还当不到沧浪之水一年纯利润的四分之一,这在很大程度上打击了赵国栋的成就感。

  而天孚公司的规模也是一样在窜大,按杨天培的预测,天孚公司九五年的产值就已经过了亿元,利润也接近两千万,而九六年,天孚公司定下的目标是产值三亿,利润要过四千万,九七年产值要过七亿,利润要达到八千万元。

  赵国栋以为这并不是什么有些夸张的计划,只要天公司按照自己的设想大踏步进入房地产行业,建筑和房地产业两条腿走路,从以建筑为主逐渐过渡到以房地产业为主业,两三年内产值过十亿也不是什么难事。

  商业上的发展也不能说是信手拈来,妙手偶得,但是自己的主要精力放在仕途上的跋涉的确显得举步维艰,尤其是在目前这种情形下,而商场上的略加指点确能收到风光灿烂的好风景,实在令人有些气闷,赵国栋也不知道着究竟算不算是有心插花花不发,无心插柳柳成荫?

  想到这儿赵国栋业禁不住摇头,党校加快发展专题培训班,也不知道这个培训班是否能够加快自己上的发展,还是真要把自己羁绊在这个说清道不明的培训班,或许这是自己一个滑铁卢还是一个遵义会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