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四十三节 毒无解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四十三节 毒无解


  渊冷冷的注视着消失在会议室门口的身影,心中却有

  看来想要在县政府办公会议上统一思想的想法是不可能实现的,赵国栋虽然离开了,但是他的观点这些家伙已然在不折不扣的遵循着,韦飚、辛存焕和黄铁臣显然结成了战略同盟,自己这个常务副县长他们并没有真正放在眼里。

  “苗长,看来我们是很难在政府常务办公会上达成一致意见了,我打算尽快把这件事情提交到常委会上研究,你觉得怎么样?”曹渊一边整理手中文件,一边淡淡的道。

  苗月华脸上也是一抹微笑,“我也不太理解怎么老韦他们对这件事情还是纠缠不放,北线方案相当成熟,推进起来速度也要快得多,省了拆迁上的许多麻烦,对于我们加快河东新区的发展禆益极大,为什么他们就看不到呢?”

  曹渊打量了一下这个女人,四十岁左右能保持着这样风姿也算是难得了,都说邹治长和他不清不楚,也不知道是不是有这个原因,不过得承认这个女人还是有些心计和手腕的,赵国栋被挤出去培训脱不开她的影子,这一点曹渊可以肯定,不过曹渊倒是乐观其成。

  如果没有上边授意,曹渊更本就不想掺和到桂溪大桥方案这件破事儿中来,但是既然领导打了招呼,他就不得不硬皮把这事儿给推进下去了。

  好在这事儿无论走北线中线都能找到同盟军,也都能有无数冠冕堂皇的理由,倒也不虞脱不了干系,大不了就是花林县城的城市规划方向走向有些变化。

  至于说赵国频频提及的老城区借东风改造问题,曹渊嗤之以鼻,你以为你是救世主,一个人就能够把老百姓的一切要求都满足?老城区改造晚一点早一点又有什么关系,这些人在这个地方已经住了几十年,再说环境劣、卫生条件差、危险性大,他们还不是过来了?多等上几年又能咋样?

  又没有让你国栋一家人去那儿住着呆着,却在这儿猪鼻子插葱——装象,一副亲民爱民县长地模样,曹渊根本就不相信赵国栋会是为了什么百姓福,在他看来对方就是一种收买人心的低劣手段。

  “花林等不起了,时间就金钱。这立项问题和市财政投入问题我打算再去市里跑一跑,如果说北线方案能够顺利在常委会上通过,那我觉得我们还可以在市里边争取一下,咱们两条腿走路,总得把这大桥方案给确定下来,设计图纸既然都是现成的,咱们就可以尽早选定施工单位,尽早开工建设。”

  曹渊点点头。他知苗月华他们也等不起了。好容易等到今年县里财政状况有所好转。这正是启动桂溪大桥方案地最佳时机。

  曹渊中暗叹一口气。他得承认赵国栋在招商引资发展经济上是有些本事。大华和三叶两家投资巨大地畜产品加工企业若是落到其他县上。还不得当财神一样供着。可赵国栋这家伙就不是一般话地牛。就能迫使两家企业都乖乖地按照他地意见改咋上环保设施就咋上。改咋环保投入就咋环保投入。没有一点底气那还真不行。

  现在河口那边也陆续有不少从事果品加工地企业来入户。看样子也是赵国栋从外边找来地门路。看样子今年市里边给各县分配下来地招商引资任务对于花林县又是小菜一碟。这财政收入地增长速度根本就不是云岭县那边可比。哪像晏修和那家伙除了一味借债修什么广场、大道。欠下一屁股债拍屁股走人!

  可这赵国栋咋就是这犟性子呢。有这样好地基础。可就非要和上边和本土利益过不去。这不自己给自己找不自在么?这样也好。要不咋有自己地机会?

  “曹县长。这前年县委常委会就已经通过了北线方案。还需要再过常委会么?”苗月华怔了一怔。不解地问道。

  “我看罗书记似乎对这个方案有异议。只怕这个方案还得在常委会上讨论一下。”曹渊瞥了苗月华一眼。“这样也好。在常委会上统一了意见。推进这项工作也就顺理成章了。”

  苗月华沉吟了一下:“曹县长,你觉得这方案在常委会上过有没有问题?”

  “有什么问题?咱们县里这些常委也没咋换,大部分都还是那些人,我听说当时这个方案不是全票通过么?就算是现在罗书记有些异议,怕也影响不了结果吧?”曹渊知道罗大海肯定也受到了上边的一些压力,所以显得有些犹豫不决,这样最好,常委会上一过,就算是他心里也有些抵触情绪,常委会一过,他也无话可说,罗大海可不像晏修和那样强势。

  苗月华心中却有些怔忡不宁,常委还是这些常委,但是心却未必是当

  心思了。

  罗大海、万朝阳、翟化勇、庞钧、何良才、简虹、边锋,田玉和换成了曹渊,廖永忠换成了自己,鲁达顶替了方持国,十一个常委中,赵国栋被隔离在外,加上那个基本上不参加常委会的武装部政委边锋,只需要赢得五票就可以顺利把这件事情完成。

  这来似乎并不是什么难事,自己加曹渊和何良才以及经有三票,庞钧不用说,他和赵国栋之间的心结怕是不那么容易化解开,鲁达和万朝阳再加上简虹,三个人中只需要有一票就足够了,万朝阳那边,他的侄儿已经明确表示会搞定,鲁达么?有人和他打招呼,应该也会识时务才对。

  简虹这个婊子倒是一副淡定自若的模样,不愿意轻易表态,哼哼,看样子是要看罗大海的态度,不过似乎她这一票已经不重要了。

  看上去这一切并没有什么悬念,但是赵国栋就会这样洒脱地离开,这样毫无芥蒂的接受这样的失败?

  苗月华觉得以国栋表现出来的心计他不可能这样随手放开,但是却又想出会在哪里出问题。

  赵国栋走得这样直接潇,甚至连多余交待叮嘱都没有,很难让人相信他会看得这样开。

  在曹渊离开后,苗月华觉得心里边还是有些不踏实,来到汪明熹办公室,“老汪,曹渊要把这事那上常委会讨论,你觉得这中间有没有玄机?”

  “有啥玄机?拿常委会也好,这一过那就正好顺理成章的过了,就算是赵国栋这一遭掀不翻,他一个人也改变不了常委会的决定。”汪明熹不以为然的道。

  “没那么简单,就算是过常委会,时间这么短,就那么一两个月时间,只要没有真正推开建设,赵国栋这小子脑子里野路子多,他肯定会采取种种办法来阻挠,只要他能成功复职,我可以肯定这北线方案就没戏!”苗月华断然道。

  “如果你真不放心,咱们就得想办法让他不能翻身!”汪明熹眼中闪过一丝阴戾之色。

  “现在啥路子能不让他翻身,这小子别看大不咧咧,但是骨子里却精很,你想要抓住他的痛脚把柄,哪有那么容易?这么久,你琢磨出他有啥痛处被你捏着了?”苗月华皱起眉头摇摇头,“我还以为这年轻人既然不好钱,那肯定就喜欢女色,那田玉和偌大本事,还不是栽在了色字上,可这家伙把马本贵给收买了,招待所里给管得密不透风,愣是找不到下手的地方。”

  “咦,我记得上一次你不是提过那个专门伺候他的女孩子么?有没有啥进展?”汪明熹突然想起了什么似地,“我记得好像个女孩子说过姓赵的对他还是有些动心,还趁醉摸过他的**脱过她裤子不是?难道后面就再没有了反应?”

  “哼,姓赵的警觉得紧,那是他酒后失态,后来姓赵的就有些觉察,马本贵那犊子养地把那女孩子给调到外边,不让那个女孩子进去了,换了另一个女孩子专门为赵国栋服务,根本就没有机会了。”苗月很罕有的冒出了粗口,“马本贵也不知道被赵国栋灌了啥**汤,愣是死心塌地地替赵国栋卖命,他那边是一点消息也捞不到。”

  “哼,没有机会?那咱们就不能给他栽个帽子不就行了,反正调查组马上就要下来,他们也不清楚这里边底细,让那个女孩子就说姓赵的**了他,赖在姓赵地身上,就算是没有其他证据,入不了姓赵的罪,那还不能把姓赵地声誉搞臭?只要把姓赵的撵走,让他回不了花林,那就一切完事大吉了。”汪明熹脸上戾气更重,恶狠狠的道。

  “可是那个女孩子好像还没有男朋友,身子都没破,这一检查不就漏了馅?”苗月华心中一惊,这汪明熹可真是胆大妄为,这种法子也能想得出来。

  “那还不简单,随便找个男人破了她身子不就行了?到时候大不了多给她拿点钱,调查组一调查只要问了材料,形成一手证据,咱们就立即让人把这个女孩子送到外边去,给她拿一笔钱,让姓赵的无法和那个女孩子对质,哪怕就这样搁着,定不了性,但也否定不了,调查组只要把调查到的这情况反映给省委市委,不管真假,市里边难道就不考虑一下影响?”汪明熹摸着鼻子,阴恻恻的道:“就算是日后这件事情水落石出,那已经时过境迁了,还他姓赵的一个清白又如何?”

  苗月华阴冷的目光和汪明熹狠戾的目光一碰,两人目光随即转开,这事儿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