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四十五节 对话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四十五节 对话


  人将车停在路旁,沿着已经渐渐黑下来的路旁散步,可以看见远处工地上一片热闹景象,很显然工地上并没有休息,工人们都还在抓紧时间赶工,在得知梅江明珠获得如此热烈的追捧之后,杨天培也意识到了高端地产中酝酿的丰厚利润,立时加大了对天孚地产的投入和重视力度。**

  天孚地产公司负责人是从华茂集团跳槽而来的许明远,一个在安原地产界也小有名气的青年俊杰。

  不过他在华茂集团混得并不如意,虽然在策划云螺湖休闲别墅区时表现相当出色,但是却并没有得到华茂集团掌门人的好评,认为他过于好高)远,也就是说有些不切实际,并不符合目前国内地产行业实情,所以一直处于被边缘化的状态。

  得到赵国栋推荐之后,杨天培便抛出了橄榄枝,许明远没有作半点犹豫甚至连待遇情况都没有问便径直跳槽加入了天孚集团,并迅速拉起了天产的架子,并在与赵国栋商议之后推出了梅江明珠第一期,一炮打响,震动了整个安原地产界,让原来的老东家华茂集团也是又恨又妒。

  天孚公司在天孚地产正式成立之时便更名为天孚集团公司,下辖独立运天孚建筑公司、天孚地产公司以及天孚园林景观营造公司,杨天培作为集团公司总经理兼任建筑公司总经理,许明远则出任天孚地产公司的总经理并兼梅江明珠项目部经理。

  赵国栋和瞿韵刚靠近工地,一辆黑色的桑塔纳2000便窜了出来,但是见到的赵、瞿二人,汽车便嘎然停下。

  “国栋!”探出头来的正是一清秀的许明远,金丝秀朗眼镜挂在他脸上更衬托出他的丰神俊朗,青灰色皮尔卡丹西装和白色的衬衣相得益章。

  “噢,明远!”赵栋一怔之后,“你怎么会在这儿?”

  “吃完饭刚过来看了看工地进度,么,转悠转悠?”许明远这人知趣得紧,见到赵国栋身旁地丽人,却视若不见。

  “,我们也是吃完饭出来转转,顺便看你这梅江明怎么样。”赵国栋也笑了起来,“看来你也是不放心啊。”

  “那倒不至于。天自己地工程难道说还能出问题?那培哥不是自毁长城?”许明远跳下车来。“我是担心进度。现在二期工程项目已经确定下来。设计团队已经在紧锣密鼓地抓紧时间设计。咱们要想把这第二期卖好。那就得让第一期地业主们成为人人羡慕地角色。让那些潜在客户们来通过各种渠道了解咱们第一期地品质。就是首要任务。你连建都没有建好。怎么让别人相信你?实地观摩总比就拿一些效果图出来说服力要强得多吧?”

  “嗯。那倒是。”赵国栋随口道:“怎么。看完要走了?”

  “辉哥在竹林雅韵那边。我和他刚一起吃完饭。他先过去坐了。我就先过来看看。走吧。国栋。一块儿过去坐坐。你啥时候回来地。我和辉哥都还有不少话要和你说说呢。”

  许明远瞥了一眼赵国栋身旁地瞿韵白。他也有些拿不准赵国栋和这个女子地关系。看面目似乎这个女子要比赵国栋大一些。看二人关系似乎也挺亲密。虽说现在年龄不是界限。但是像赵国栋这样地人才。要找个女伴。那是任挑任选。别说安都。就是全国也是随手拈来。

  “唔。我都忘了替你介绍了。这是我朋友瞿韵白。嗯。韵白。他是许明远。我和你提及过地。现在是天孚地产地老总。这梅江明珠就是他搞地。”赵国栋笑笑。也不深介绍。朋友这个词语地含义太过宽泛。看你怎么理解。

  “呵呵。国栋。这梅江明珠我可不敢贪功。没有你地点拨和打气。天地产也不敢第一炮就打别墅区这张牌。”许明远连连摇手。“你才是梅江明珠地真正功臣。”

  “得了,别给我在这儿矫情,你现在可是安原地产界地新贵了,怎么还开辆桑塔纳?培哥是不是太节俭了一些?”赵国栋知道许明远和乔辉一样都是爱车一族,对汽车都是情有独钟,这桑塔纳2000虽然崭新,但是档次上却是有些掉份儿。

  “国栋,你小子少在那里挑拨离间!培哥现在都还坐着九建司那辆老爷级的破公爵,能给我拿辆这车我都很知足了,天孚地产也才创业,就是想要让老板给我换车,我也让老板觉得我值得换车不是?”许明远眨眨眼睛,诡笑的瞧着赵国栋。

  许明远是乔辉介绍给赵国栋认识的,赵国栋对湖休闲度假山庄的创意和设计十分欣赏,而乔辉实云螺湖的老客户,许明远也是在云螺湖结识的乔辉,连带着两人都有共同爱好,关系自然就密切起来。

  乔辉从沿海回来手上拿着大把闲钱无处投资,除了听信赵国栋地建议开始搞起了加油站之外,赵国栋又推荐他收购天公司兼并了市九建司之后九建司那些职工手中的公司零散股权,乔辉在拿出数百万拿下包括九建司和原来江口一建司的一些老职工手中股权之后,这才渐渐了解到天公司的真正底细,不过这个时候乔辉已经是仅次于赵孚望、杨天培以及古志常之外的天孚公司第四大股东了。

  许明远在华茂集团干得不如意,乔辉在获知赵国栋有意让天孚公司进军房地产行业之后就将许明远推荐给了赵国栋认识,而许明远和赵国栋也是一见如故,尤其是在对房地产行业发展前景两人都有不少共同看法,所以杨天培也才会代表天孚公司向许明远发出邀请。

  许明远也隐约知晓赵国栋在天孚集团中应该拥有相当发言权,所以说起话来也就一语双关。

  “嗯,换车那还不是小菜一碟?这梅江明珠能打响,一辆车我想培哥还是不会吝惜地,就算满足你的虚荣心,也得给你弄辆好点地车招摇招摇不是?”赵国栋半开玩笑的道。

  “还是国栋知我心,我这人没啥爱好,就爱玩玩车。”许明远在有其他人尤其是女人面前还是表现得相当有礼貌,“走吧,一块儿过去坐一坐,竹林雅韵也算是辉哥地产业,在这滨江大道

  一景呢。”

  这滨江路上你能弄上一片地修一幢三楼建筑物,那没有点厚实的背景不行,绣林雅韵实际上是一个休闲会所,咖啡、品茗、棋牌、简餐、酒吧、沐足、保健为一体地综合性会所,赵国栋不太清楚乔辉怎么会是这个会所地老板,不过想想乔辉在安都这片土地上沉浮十多年,现在虽然已经收心走了正道,但是狡兔三窟,涉足这些合理合法的赚钱产业也很正常。

  瞿韵白不是很想去,但是却又想看看另一个层面上真实的赵国栋,所以在赵国栋的邀请之下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

  绣林雅韵实际上分为了两个独立的院落,面街一面是以沐足、保健为主地乐性项目,而面江一面则是一咖啡茶和酒吧为主的休闲性项目,两边虽然有通道相通,但是车辆却无法通行,只能从外部绕行。

  赵国栋和瞿韵白从车里钻出来时,许明远已经在门口啧啧赞叹不已了。

  “国栋,我一直还:有问过你这车从哪儿来的?宾州牌照的车,你不是在宁陵那边工作么?宁陵那些地方县份上只怕也不敢用这样的车吧?”

  “借的,怎么,眼红啊,想用就去用,我就用你这辆桑塔纳吧。”赵国栋信口道。

  “真地?”许明疑的着赵国栋。

  “嗯,反正这两个月我都在安都学,用车时间很少,有你这辆桑塔纳足够了。”赵国栋点点头,这沙漠王子也不能开到党校去,估摸着这车的问题看样子也得让调查组盯上,交给许明远去折腾更好。

  “呵,那可是太好了,让我新鲜几天再说。走吧,上去吧,辉哥大概会想到你回来了。”许明远也不推辞,一把把桑塔纳的钥匙放在赵国栋手上,另一手就把赵国栋手上车钥匙夺了过去。

  绣林雅韵的位地确很不错,从二楼的咖啡厅落地大玻璃窗正好可以俯瞰梅江江面,理查德莱德曼的钢琴曲从音响中倾泻出来,优雅而迷人。

  乔辉见赵国栋出现在面前,眼睛禁不住一亮,“国栋?你小子咋遇上明远的?”

  “还能在哪儿?不就江~;珠么?”赵国栋笑了起来。

  “这位是?”见到和赵国栋一起的瞿韵白,乔辉有些疑惑,赵国栋一直对他私人事情讳莫如深,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瞿韵白,而且看两人关系还很不一般的模样。

  “瞿韵白,我朋友。”赵国栋介绍,瞿韵白颌首微笑,乔辉也就知趣不再多问。

  “说说你那边的事情,听说你在宁陵那边出了点事情?”乔辉也很关心赵国栋。

  “说不上,这不,咱就被送到省委党校来深造来了。”赵国栋轻描淡写地道。

  “嗯,我知道啥事儿也难不倒你,不过,国栋,我倒是觉得你从政这条路似乎没太大意思。这年头是经济社会,啥都要讲经济效益,当官为啥?还不是为了一个钱字,宁陵那边山远水的,有啥意义,大好青春都浪费在那些山里了,不如回来,咱们好好合计合计,真要想为这个社会做点事情,那咱们走这条路也能创造出更多财富来不是?”

  乔辉等赵国栋和瞿韵白入座,一边挥手示意送上啡。

  “噢,你就这么看待我的工作?”

  “嘿嘿,工作为了什么?往俗的说,叫维持生计,当然生计好坏差别很大,往高尚一点说,那叫实现自我,满足自我成功**,国栋,你说你现在作的哪一条能比你留在安都咱们一起干要差?”乔辉反问。

  “生计咱们就不说了,实现自我这提法还能入耳,但是实现自我对于每一个人来说理解程度都不一样,有地人认为赚钱多更能实现自我,有的人认为造福社会就算实现自我了,而有地人则认为作自己想作的事情才算是实现自我,如何看待不能一概而论。”赵国栋摇摇头。

  “我知道你心怀远大,可是造福社会也好,赚钱更多也好,实现自我也好,我觉得能够做到统一,你赚更多地钱,然后你就可以作你想作的事情,而要造福社会,那也算有了经济基础不是?你要作善事,要捐献,要帮助啥地方发展经济,这都需要钱来支持,而且有了钱可以让自己生活质量变得更高,我是这样看待地。”

  乔辉并没有被赵国栋所说服,自顾自的说自己的想法。

  “我觉得你如果和我们在一起,我们作更大的事情,你的眼界眼光,你的方向感和预测能力,都可以让我们以最高的效率奔向我们想要达到的目标。

  ”

  赵国栋沉默了,一时间他觉得自己似乎无法寻找到合适的语言来阐述自己的想法和主张。商路和仕途,似乎很难成功的融合在一起,鱼与熊掌,两者不可得兼?难道说自己原来坚持和追求的就是错误的?

  乔辉说得也没有错,现在本来就是一个经济社会,实现自我这一个标准很大程度上都需要用经济发展来体现,就算是自己在花林,还不是一门心思的琢磨着想要把花林经济搞起来,难道唯有这样似乎才能真正证明自我实现?

  不,当然不是这样,一个事物从不同角度观察总是能够看到不同的图案,但那都是表相,你只有充分的深入进去,你才能真正了解它,真正改变它,单纯的从外部施加力量,那只是短暂而又难以彻底的。

  瞿韵白坐在一帮静静的倾听着两人的对话。

  看得出来这乔辉也不是一个等闲人物,言语如锋,犀利深刻,意志坚定,丝毫不被赵国栋的说辞所打动,而且提出的观点也的确是有的放矢,只是这个家伙身上总是流露出一种若有若无的匪气,就像是隐藏在黑暗中的刺猬一般,稍不留意就会被突然闪现的猬刺所伤。

  这种味道和旁边那个许明远身上隐隐透露出来的那一股子阴柔味道一样,总是让人不那么愉悦而又心生忌惮,尤其是不熟悉的人,就更觉得紧张和压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