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四十七节 前景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四十七节 前景

  国栋的一番话让许明远是眼放奇光,他然对于房:展十分看好,但是却也没有敢于如此“深谋远虑”过,这简直不是在设想,而是有点“妄想”的味道了。

  进军北京、上海?这北京、上海有那么好进么?那是首都和经济中心城市,何况到现在房地产市场都还秋风瑟瑟的模样,无论是住宅还是商业地产都还见不到一丝曙光,就算是梅江明珠这样火爆,也并没有引发除了地产界之外其他行业的关注,现在都还是单位保障用房,要想撬动市场这块盘子,不是光靠嘴皮子说说就行的,那得要中央最高层拿出切实有效的政策来才行。

  而问题在于政策何时才会出台?出台之后多久才会真正推行开来?现在就大张旗鼓的拿地储备囤积,会不会就此被拖死?

  借金融部门之力加快张步伐,这话也好说,许明远也知道乔辉家庭出身源于金融部,在金融部门有着相当厚实的人脉,否则乔辉也不可能凭一己之力打拼出这千万身家。

  只是这地产业可是个吞金的主儿,那可不是百万千万级别款项就能打住,动辄数千万,上亿也不是不可能,而且囤地那就意味着资金流动相当缓慢,那银行部门敢把这样数额的款项放出来么?就算是有乔辉的人脉关系在,只怕也不是那么容易就可以得手的。

  不过赵国栋地一番话还是极大的刺激了许明远心中的雄心,在华茂集团多年打拼,虽然也拿出了不少亮点项目,但是经营理念和思维作风上与掌舵的老总们的格格不入,所以许明远一直也是郁郁不得志,真有一股子生不逢时的感觉,现在天孚集团给了自己这样一个机遇,不管成不成,总要去搏一把才不枉这一遭跳槽。

  乔辉却没有许明远想得样深远,他的感觉更直观。

  赵国栋的眼是常人可以比拟的,那种全民皆疯狂的情况下能够准确预测到海南楼市泡沫地破灭,把他和郑健从地狱边缘拯救回来,这个时候却又敢放言房地产行业的美好前景,那绝不是什么虚言妄词,若非如此,他又怎么会斥资收购天孚那些零散股东的股权,一跃成为天第四大股东,那也是看好了赵国栋的眼光。

  “国栋,既然你般说,我和明远都没少说的,加油站和加气站我也要搞,就算是个副业吧,至于说天孚这边,我也会关注尽心,资金问题我有些路子,天孚这架子已经摆起这么大,而且又是市里边如此看重的企业,现在新上来:宁省长又对私营经济如此青睐,一直呼吁要提私营经济发展松绑开绿灯,要为私营经济发展提供更宽松的环境,嘿嘿,这两点天孚都占齐了,金融机构不支持也说不过去吧?”

  赵国栋心中也是一动,看乔辉这个家伙平素似乎和这些毫不沾边,但是对于上层的风向走势却一点也没有放松啊,至少在捕捉上层政治动向上还是相当敏感的。

  宁法就任省长没多久就在全省金融工作会议上提出金融部门要大力支持国有企业改革地同时也要关注私营经济地发展。为能够创造就业创造社会效益具有公信力地私营企~提供必要支持。

  这番措辞也在里边引发了一阵争论。这是省里主要领导第一次公开表态政府部门应该对私营经济给予必要支持和扶持。虽然有选择性。但是这比起以往对私营经济地发展前景上讳莫如深地态度来已经是一个相当明显地变化了。

  省里也有人对于宁法地这个说法有一些看法。认为当前金融部门主要精力还是应当放在支持国有企业地改革上。而非对存有争议地私营经济发展大开绿灯。据说省委书记季成功没有就这个问题表明态度。不过省里边很快就淡化了这方面地争议。

  “话是那么说。不过具体经办上却没有那么简单。地产业日后将会发展成为民经济中地支柱产业。其规模程度可想而知。要想成为这个行业中地领军者。那需要付出持之以恒地努力。辉哥。你不是要我提出一个设想么?宏伟蓝图我已经给你勾勒出来了。就看你和明远怎么去操作了。”赵国栋乐呵呵地道:“要干就干好。要做就做大。让我们一起搞大搞强吧!”

  话题很快又回到了赵国栋在花林地工作上。赵国栋倒是表现得很平静。似乎丝毫不以眼前面临地窘境为意。一副成竹在胸地模样。乔辉和许明远也不大在意。一个穷乡僻壤地破县

  们眼中也上个啥。真要扔掉那还可以一门心思

  从竹林雅韵返回浅湾宿处时,赵国栋就发现瞿韵白似乎一直很安静,这让他很奇怪,乔辉和许明远都没有深问瞿韵白和他之间的关系,这年头走到这一步也没有多少人愿意去探听这些无聊**,不过看得出来乔辉和许明远对于瞿韵白观感不错。

  “国栋,我一直在想如果你真的扔开现在的一切投身到商场上去,也许你会取得更大地成就。”瞿韵白幽幽的道。

  “哦?更大地成就要看怎么来看待认定,教师教书育人一辈子,哪怕没有出所谓杰出人才,但是他一样为社会作出了贡献,体育运动员创造了世界纪录,未必就真的创造了多少经济价值,我在商场上去打拼,就赚上几十上百亿,比起我能让一地一市上施展我自己地抱负和想法,能够让一地一市发展繁荣与我的努力息息相关,我觉得并不就要高出一筹,相比之下,我更期待后者。”赵国栋平和地道:“这就是人各有志。

  ”

  “人各有,人各有志,”瞿韵白默默的念叨着,“国栋,你可真是够舍得啊。”

  “舍得舍得,有舍有得,何况我们并不是与世隔绝,这个世界现在联系如此密切,交流联络只会越来越简便,越来越容易,我并不擅长具体操作,别看我说头头是道唾沫横飞,但真要实际运作,还是得培哥和许明远这种专业人士才行,我等坐享其成,何乐而不为呢?”

  “坐享其成?你是在坐享其么?”瞿韵白妩媚的一笑,“知识就是力量,眼界决定境界,思路决定出路,脑袋决定口袋!”

  瞿韵白一连绕口令般的排比让赵国栋刮目相看:“韵白,真还看不出,几天不见,你嘴才见长啊。”

  “嘻嘻,我快要到市里了,康市长今年分管旅游,叶局长也有意充实市旅游局,所以我想去市旅游局试试。”瞿韵白白了赵国栋一眼,“到市里能够接触到更多的东西,眼界也应该更宽阔一些。”

  “市旅游局?”赵国栋沉吟下,他知道瞿韵白在江口县虽然十分轻松,但是却很气闷,瞿韵白甚至都有些羡慕瞿韵蓝那种忙碌而充实的生活,县委县府的主要领导除了对旅游工作不够重视之外,更主要原因是对瞿韵白的偏见,而其中王德和和郭占春两人起了不小的“作用”。

  “嗯,你不是说旅游产业是夕阳产业么?那我就安安心心在游这个行道上去学习一番吧,”瞿韵白浅笑吟吟。

  “韵白,如果你真觉得干得不愉快,想要换个环境,我当然支持你,但是市旅游局那种机关生活是不是你想要的生活呢?你才三十岁,青春韶华,想要干点事情也不是不可以,你觉得呢?”赵国栋小心的注意着自己的措辞,瞿韵白是个很**的女性,他不想因为一些言语而伤及两人之间的感情。

  拂弄了一下自己因为晚风吹得散落下来的发梢,瞿韵白娇俏的笑了起来:“国栋,你是不是想说如果我自己想要**创业,你打算在资金上给予我大力支持?这样遮遮掩掩是不是怕我误会生气?你觉得我是这样小鸡肚肠的女人么?”

  “嘿嘿,韵白,何必非要说出来呢?”赵国栋有些尴尬的道:“咱们俩水啊?”

  瞿韵白一听噗哧一声笑出声来:“国栋,你可真是傻得可爱,这话也能说得出口?谁跟谁,赵国栋和瞿韵白呗,咱们是啥关系,嗯,顶多也就是比较亲密的朋友关系吧,别上升到其他层次上去。我不适合你,准确的说我不适合姻,我不喜欢那种长久厮守,我更喜欢小别胜新婚的感觉,那样感情才会历久弥新。”

  赵国栋是被这个女人彻底打败了,这样与众不同的独特思想也只有瞿韵白才会独有,不过越是这样似乎才越是绽放出优雅成熟自立自信的魅力,让自己情不自禁被她吸引。

  “韵白,我说是实话,你真想要换一种生活方式,我支持你。”

  “嗯,我考虑过,但是还没有考虑成熟,所以我还是先打算到市旅游局那边去试一试,如果在市旅游局这边干得不顺心,那再说吧。”瞿韵白想了想,最后还是没有明确应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