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四十八节 党校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四十八节 党校


  学典礼结束已经是十一点了,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表潘部长最后作了勉励大家认真学习的讲话,不过赵国栋却觉得似乎大家都有些心不在焉的味道,好像更像是来安都享受一场难得的休闲之旅。

  虽然一帮人都是一副整襟危坐的模样,但是眼神却都有些飘忽不定,手上拿着的钢笔签字笔看起来似乎在认真作着记录,但是赵国栋瞟了一眼身旁的同学们,几乎没有一个人在笔记本上记下了什么,更多的是一些随意的涂涂画画,就像是西方的涂鸦文化一般。

  倒是裘部长最后讲话结束迎来了热列的掌声,也不知道学员们究竟是在欢迎裘部长的“精彩”讲话,还是在欢迎裘部长最后一句“我的讲话完了,谢谢大家!”。

  赵国栋正在琢磨着中午是就在学校食堂里凑和一顿呢,还是去把韩冬邀请出来吃顿简餐,很久没有见面,都只是电话联系,每次接到这个丫头的电话赵国栋心中总是要浮起一抹歉疚的心情,中午若是没事儿,把她给拉出来去肯德鸡吃一顿,也算是聊作道歉。

  刚打完电话,电话里韩冬是喜出望外,尤其是听到赵国栋要在安都呆两个月,那更是心花怒放,应承下来,让赵国栋去接她,那股子快活劲儿让赵国栋头皮都有些发麻,也不知道这个电话打得究竟合适不合适。(全格式电子书下载.***)

  正寻思间,却听得那边已经吆喝起来:“赵县长,赵县长!”

  赵国栋扭头一看,却见是奎阳县县长刘如怀站在那边林荫处向自己挥手,背后隐约还有两人,赵国栋估摸着应该是丰亭和土城两县的县委书记,他上来时间也长,对于丰亭和土城两县的县委书记都不熟悉,都只知道其人,或者见过面,但是却对不上号,还是今天点名时才算是初识,倒是刘如怀因为在市里边一起开过两次会,还算认识。

  “刘县长,有何安排?”面对比自己大上十七八岁的老前辈,赵国栋虽然尊敬但还是保持着不卑不亢的模样,拿罗大海的话来说,宁陵这边的县太老爷们都是属狗的,欺软怕硬,你若是一味殷勤相待,他反而不把你打上眼,如果你态度骄横霸道,说不准他还觉得你这人有脾气有胆魄,值得一交,赵国栋虽然不想表现得太过嚣张,但也不想被人小瞧。

  “嘿嘿,皮书记和顾书记的意思是咱们宁陵过来的在一起也难得,要不中午简单对付一顿,晚饭大伙儿再出去撮一顿。”刘如怀也是个四十二三地瘦高个,而丰亭县委书记皮加泰和土城县委书记顾长庚都是接近五十岁的人了,虽然头发梳得一丝不芶,脸上也是红光满面,但是眼角皱纹却掩饰不住岁月沧桑在他们身体上留下的痕迹。(更多新章节请到、搜搜九九九)

  “这.”赵国栋脸上顿时浮起为难之色,晚饭吃一顿倒是无关紧要,这刚和韩冬说好,又要毁约,上一次在阳光八百那也是把对方给丢下,不过那一次是赵国栋真想脱身,但这一次是自己主动邀约,再要毁约,那就有些说不过去了,“皮书记、顾书记、刘县长,我今天中午真有点事儿,晚上没问题,我私人请客,请三位领导赏光!”

  听得赵国栋婉拒中午,皮加泰脸色便有些冷了下来,而顾长庚也是微微一怔,这小子挺牛啊,自己和老皮两人发起的号召,你一个现在悬在半空中不知道下家的县长居然就敢拒绝邀请?

  “赵县长,皮书记和顾书记难得有心,中午咱们简单对付一顿,有啥大不了的事情,咱们现在都已经甩掉县里的事情了,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就算是你们罗书记有啥急事儿也安排不到你头上,一块儿去吧。

  ”

  刘如怀一见有些冷场,赶紧打圆场,这皮加泰是全市有名地老资格县委书记,从苍化县委书记上干了一任这会儿又到了丰亭县当县委书记,脾气大得很,就是顾长庚原来是地委副秘书长下来的县委书记,也干了两三年,两个都是眼睛望天的角色,本来被市委安排来参加这劳什子加快发展专训班就一肚子不痛快,你这婉拒虽然语气客气,但是对于这两人来说,那就是有点不给面子了。(更多新章节请到)

  “皮书记,顾书记,刘县长,我是真有点事情,”赵国栋见刘如怀似乎有些着急,估摸着可能也有些不大对劲,赶紧解释。

  “好了,老刘,人家年轻人事情多,你要理解人家嘛,没事儿,小赵,你去忙你的吧。”顾长庚脸色不变,语气也十分平淡:“老刘,还是我们几个老伙计一块去凑合一下吧,年轻人可是和咱们老东西不怎么合得来地。”

  赵国栋品出这话语中似乎有些异味儿,但是皮加泰和顾长庚已经转身离开,那刘如怀也是皱着眉头想要说什么,但是见那两人已经离开,也只好叹了一口气和赵国栋打了个招呼之后跟着二人去了。

  赵国栋瞅着三人离开的背影笑了笑,看来这两位县委书记和罗大海都有些不大一样,脾气挺大地,估计也是当县委书记习惯了下边人的迎合奉承,在这两人身旁当县长可有得当,看那刘如怀倒是挺客气,也不知道县长是不是都是这样当,等到了县委书记那个位置上会不会有啥变化呢?

  他也懒得去理睬对方,见对方走了,自己也就转身离开。(全部小说超速更新:..)

  顾长庚远远瞅了一眼并没有什么表示就离开的赵国栋,嘴角冷笑更甚:“老皮,看样子这姓赵的还真有些脾气呢。”

  负手前行的皮加泰轻蔑的哼了一声:“哼,嘴上无毛,办事不牢,这些人从上边下来便眼高于顶,以为自己真是不可一世了,引来两家企业就以为自己是救世主,我看也是罗大海给惯坏了的,要不然梅英华还能被这小子玩了一手阴的?换了是我,我才要叫他明白啥叫党管干部,啥叫党委领导下的决策机制!”

  “呵呵,老皮,你别说这小子虽然牛气,但是还是有点本

  叶和大华不是原本也有意在你们丰亭落户么?咋就?给拉到他们花林去了?”顾长庚故意刺激对方。

  “嘿嘿,老顾,你不用在我面前撩拨,花林那边牧草基地搞得早,占了先机,咱们丰亭虽然先和大华公司接触,但是说实话,一是基地建设搞晚了,而是发展山地养殖业地自然条件也不如花林,换了我也要选择花林,这我倒不怪他,谁不为了自己县里呐喊吆喝?只是这小子太不地道,市委定了人选还来这一手,不是破坏市委威信么?你瞧他那副德行,我怎么看也看不出他有点当一县之长的样子,也不知道市委咋就能容忍这种事情,而且就算是梅英华不行,也不至于就让这家伙上吧?”

  皮加泰一边摇头一边叹气。(手机浏览***..***)

  “唔,总是上边有人吧。”顾长庚不动声色的道。

  “有人?有人会来宁陵,还被踢到花林?他是有先见之明,算准自己就能在县里玩这一手成功跳票?”皮加泰似笑非笑的瞥了顾长庚一眼,“骑驴看唱本—走着瞧吧,这不?才上来多久,就被别人摆了一道,还不知道死活呢,又不长记性了,一副牛皮哄哄的样子,也不知道他怎们混到这份上的,还得吃几回亏才能知道天高地厚。”

  见刘如怀赶了上来,顾长庚本欲再说,也就收了声。

  赵国栋自然不知道自己这为了和韩冬吃顿饭竟然在几个同僚眼里落下个这样地印象,在他看来就算是这些领导们心中有些不悦,那也不过是一会儿的事情,都是些大人大面的角色,难道说还会为这些芝麻蒜皮的事儿挂怀?

  却未曾想到自己本来就在这些家伙心目中印象不佳,今日这一表现更让这些人视为张狂,也为他日后在党校学习这两个月平添不少麻烦。(手机浏览***..***)

  下午一堂社会主义革命建设史听得一帮人昏昏欲睡,虽然自我介绍是省委党校讲师团地骨干教师,但是说实话这种填鸭式教学水平的确让人有些腻味,看看课程表这家伙地课程居然排了四个下午八节课之多,这让赵国栋也是大摇其头,这不是逼着大伙儿打盹开小差么?

  虽然没有亲身经历革命战争年代地纷飞战火,但是能当到县委书记县长这个份上,对于中国革命史自然不会陌生,各种培训哪一次不首先在这方面受教?你这毫无特色地照本宣科能吸引人那才是怪,也难怪一帮子人轮流以抽烟的名义溜到教室外地走廊里闲聊。

  好容易混到这堂课结束,一帮子人如被放风囚犯一般纷纷冲出课堂,结成各自***闲聊起来。

  “赵县长,来一支?”刘如怀来到赵国栋近前,拿出一支中华扬扬示意。

  “呵呵,刘县长,别,我抽烟都是浪费。”赵国栋摇摇手:“晚上去哪儿?”

  “嘿嘿,赵县长,你可把两位老前辈得罪了,他们今晚另行安排了,不去了。”

  “哦?不至于吧,我是真有事儿啊。

  ”赵国栋一怔,随即皮笑肉不笑地道:“那我不是还得给他们赔罪去?”

  “嗨,那倒也不至于,他们只是有点不舒服要拿捏一下罢了,等几天熟悉了就好了。”刘如怀看样子也是对两位老前辈的做派不怎么感冒,“咱们俩可都是临时调换来地,大概本来就让他们有些意外吧。”

  “噢?刘县长你也是临时调换来的?”赵国栋满脸惊讶之色,意似不信,自己是出了这早事儿,可没听说这位刘县长也招惹了啥事儿。

  “嘿嘿,我这个名额本来是梅主任去的,可后来不知道咋的,梅主任又不愿意去了,临时找市委组织部,章部长就和我打招呼,让我换了他,我想反正都要来这么一遭,来就来呗,于是就来了。”

  刘县长脸色虽然没啥变化,但是赵国栋还是敏锐的觉察到了对方语气中隐藏的某些怪异。

  “梅主任?哪个梅主任?”赵国栋信口道,随即一下子反应过来:“开发区梅主任?”

  “嗯,这本来就是加快发展的专题培训班,开发区是咱们市里经济发展的先锋,梅英华现在可是春风得意马蹄轻,这不,才开年就有一家大企业要来开发区落户,市里边也是看重得很啊。”刘如怀笑道,“祁书记和麦市长都亲自出面接待,看样子也是真的大户。老梅就以马上还要有投资商来投资为由,要求换到下一班来培训了。”

  “噢,看来投资不小啊,干啥地?”赵国栋好奇的问道。梅英华这是故意再给自己使脸子呢,虽然没有明说,但是谁都知道这不愿意和自己一批是啥意思。

  “据说是香港那边过来的,要搞一家香港独资企业,据说是搞高档玩具制造,要投资五千万,一下子就在开发区了圈了好几百亩地,用工量也要达到三千人以上呢。”刘如怀脸上也浮起一丝艳羡之色。

  “玩具制造?”赵国栋怔了一怔,玩具制造历来是港资企业在内地投资主要方向,但是现在广东那边玩具制造企业方兴未艾,投资几千万的玩具企业,就是放在广东那边也不算小,这市委书记市长接待也不算啥,只是这香港老板不远千里跑到你这宁陵来砸下几千万建厂,倒是让赵国栋觉得有些蹊跷,宁陵不通铁路,也不通高速公路,水路现在也还没有完全顺畅,光是依靠所谓政策和环境,顶多也就是加上一点劳动力便宜这些条件,咋就能引来这样大一只凤凰来?

  “是啊,这可是咱们宁陵有史以来引来最大的一笔外资,市委市府都是相当重视,省里边也很关注,市里领导也是专门要求各部门审批程序一律开绿灯,估计很快市里边就要组织考察团前往香港那边企业总部去考察去了。”刘如怀显然对这事儿也挺上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