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四十九节 风暴将临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四十九节 风暴将临


  国栋有些疑惑,港资入安原一般都选择在安都,极少的地方,毕竟安都无论是在交通运输还是配套设施方面都远远超出其他地市,就连绵州和建阳以及蓝山这些条件交好的地市也没有吸引到像完全制造这种对于人力资源和交通运输条件要求较高的企业,怎么港资企业就会选择到宁陵这种地方投资?

  只是这种事情即便是有些疑惑赵国栋也不好说出来,多问几句弄不好还得说你嫉妒别人招商引资成果,想想反正市里边也得派团去考察对方情况,估摸着也能看出个大概来,赵国栋也就没有多问。

  下午两堂课一结束,学员们便三三两两的散了,几乎没有看到有会宿舍的,这些个县委书记县长的,只要会驾驶,都自己把车开来了,实在不会的那也就没办法了,总不能把个司机也带到省城里来呆上两个月,那也实在太夸张了一点。

  第二天上午的课是招商引资经验谈,这一课倒是勾起了学员们不少兴趣,来自安都商学院的一名教授引经据典结合实际的讲了讲如何有针对性的结合本地实际情况,做到有的放矢招商引资,提高招商引资效率。

  这名教授的口才相当不错,加之准备得十分充分,案例也相当详实,让学员们颇有些收益,就连赵国栋都听得有些入神。

  日子也就这么一天一天的过着,花林那边每天都有不少电话过来,打得电话发烫,赵国栋估摸着个月的漫游费都得好几千。

  省市联合调查组的调查进行得如火如荼,浦渡区那边违规抵扣拆迁款的情况很快就查清楚了,反映情况基本属实,而在马首区这边同样情况也存在,只是一来数量不及浦渡那边巨大,二来马首这边乡镇政府工作做在前面,农户的情绪基本上都被控制着,也就没有闹出个啥来。

  浦渡区工书记已经被停职反省,而良山、宕溪两项的乡党委书记也一样结果,乡长则要作出深刻检查,等候处理。马首这边因为情况不严重,所以也只有分管干部写出检查,并限时妥善处理好这些问题。

  公安那边的调查也有了一些结果,那些个拦路上访的老百姓都不认识透露消息给他们地那个家伙,只知道对方自称是县委信访办的干部,来了解乡里拆迁款发放情况,问大家有没有什么意见,在得知了大家情况之后,那个人也就表示县里对这个问题也有争议,建议他们向更高的领导反映,并且也含糊表示省领导近期将会到花林来视察,如果大家真的有什么必须要反映的事情,那可以抓住机会向领导反映,顺便也就把领导们行踪给透露了出来。

  找到这个故意泄漏情况的内贼,公安局也是压力很大,现在案件还在调查之中。不过想一想也是真的当面泄露消息的肯定不会是政府干部,多半都是一些有心人专门挑选出来的陌生面孔,真正的主使人是永远不可能出现在前台地。

  至于针对赵国栋地其他调查也在展。新花公路和花蓬公路项目问题。好在项目确定之后具体经办都由黄铁臣负责。赵国栋并没有参予。所以调查组也只是简单作了了解。

  至于作风问题。县电视台个所谓女性播音员主持人沦为赵国栋情妇一说更属空穴来风。涉及人之一程若琳甚至连赵国栋都不认识。另一个记者则在年后就已经调到了省电视台。更属无稽之谈。纪委调查组甚至还专门到安都专程找对方合适情况。对方也是怒不可遏。痛斥那些别有用心之徒地卑劣伎俩。

  倒是桂溪大桥方案调整问题引起了无数争论。由于这个方案地涉及多方利益。尤其是中线方案不可避免地要穿越县城老城区地沿河地带。除了对老城区居民危旧房屋改造会带来许多好处之外。也不可避免地会对这个地区地商业开发带来莫大好处。

  不少诸如私人商业门面和供销社、铁器社等集体个人地资产都会因此而被拆迁。但是随之而来地补偿可能就是一个焦点问题。人地心思千奇百怪。有人得利满意。自然也就有人反对不满意。其间矛盾丛生。对于赵国栋地指责和怀疑自然也就免不了。

  调查组重点也就落在了这个问题上。只是桂溪大桥中线方案涉及地人数和商业企业太多。反映地诉求和问题也相当多。尤其是在有心人地**下。几乎都想要借助这个机会来向上级反映问题。你若是不和赵国栋牵上边。调查组便不管。所以到后来只要是反映问题地。几乎个个都说与赵县长有着利害关联。你不接待反映还不行。弄得调查组一天到晚应接不暇。疲惫不堪。

  桂全友电话也告诉赵国栋。恐怕曹渊在县政府办公会上难得取得一致意见。而准备直接将桂溪大桥建设方案落实敲定问题直接提交到常委会上研究。提醒赵国栋恐怕要早做准备。

  赵国栋也知道曹渊必定会这样做,县政府办公会上韦、辛、黄三人都已经被自己说服,他肯定无法取得一致意见,而三人却都不是常委,而曹、苗二人都是常委,自然认为在常委会上会占有先天优势,且看他们如何表演吧。

  事实上曹渊和苗月华在常委会议室见到鲜有一见的隐形常委——县武装部政委边锋坐在一隅时就隐隐觉察有些不对,这个家伙平素根本见不到人,更是极少来县委县府露面,十次常委会顶多会有一两次出现,研究一般**务时更是罕有参加,但是今天居然早早就来到了会议室,这自然让曹渊和苗月华有些意外,尤其是苗月华更是心里嘀咕,但今天常委会并非只是桂溪大桥一个议题,还有一些其他事务,苗月华也无法确定对方就是有什么企图而来。

  不过就算是他会有啥古怪也无关紧要,曹渊和苗月华交换了一下眼色,常委会上他们还是有铁定把握过关的。

  议:&&|快进入双方争论的焦点问题——桂溪大桥方案选址,中线还是北线,争论无果便迅速进入了举手表决,当罗大海、

  、庞钧、简虹、边锋面无表情地举手表示支持中线方渊和苗月华脸色难看得犹如死人一般。

  “怎么一回事?!”气冲冲闯进向远山办公室的汪明熹脸色灰败,一双眼睛闪动着恶毒愤怒地光芒,“姓苗的,你不是说绝对没有问题么?常委会为什定继续以中线方案推进?”

  “老汪,你慌什么?”苗月华没好气的瞪了对方一眼,她脸色虽然也是难看之极,但是却没有像汪明熹那样乱了阵脚。“你问我,我有问谁去?你该去问庞钧,为什么会反水?去问边锋,为什么会出现?!”

  “庞钧反水了?!”汪明熹吃了一惊,骇然道:“这个王八蛋不是和赵国栋誓不两立么?为什么会突然变卦?边锋,你是说那个武装部的政委,你不是说他从来不参加常委会么?”

  “我说了,你不该问我,该去问他们本人!”苗月华也有些心烦意乱,虽然事情还不至于一下子就恶化到无法挽回地地步,但是一个危险地信号,即便是赵国栋不在,曹渊一样无法控制局势,剩余的五票中鲁达投了弃权票,虽然万朝阳和何良才投了支持北线方案地票,但已经于事无补,何况就算是鲁达赞同,也无法过半,这事情也只有搁置,而一旦赵国栋回来,一切又将按照赵国栋设定的方案进行。

  汪明熹也意识自己有些失态,有些讪讪地冷静了一下子情绪,定了定神之后才道:“庞钧看来是被赵国栋收买过去了,也不知道那个边锋怎么也会被赵国栋拉拢过去,现在怎么办?常委会决议一出去,们投进去的钱就全完了!谁会在哪里去修房子买房子?!”

  “哼,着急地不是我们一家,林公司也一样会狗急跳墙,赵国栋也清楚没有市里边的支持,桂溪大桥无论哪个方案都永远只能是画饼充饥。”苗月华摇摇头,“曹渊不可信,他根本就控制不了局势,赵国栋不在,一样控制着咱们县里的局面,我看上边会另寻他策。”

  “我们不能命运掌握在别人手中,宏林公司折得起,我们折不起!赵国栋这小子心黑但是脑袋奸狡着,他说不定可以采取其他方式来弥补宏林公司地损失,比如让宏林公司参予中线方案的开发,出卖了我们但是又讨好了上边,咱们怎么办?”汪明熹脸上阴鸷的神色愈发浓郁,“不成功,则成仁!他赵国栋既然要赶尽杀绝,那也怪不得我们下狠手!”

  “真的能走那一条路?”事到临头,苗月华还是有些踌躇,汪明熹是走投无路了,苗月华知道这个家伙在亲戚朋友处借了不少钱投在曼瑞公司拿的这块地里,就是望着这一宝能押对,桂溪大桥一旦选择北线方案,那地价必定翻一两番,但若是大桥走中线,那相隔几公里,鬼才会去那里投资修房子,要想等到开发到那里去,还不知道猴年马月去了。

  “哼,走了他,咱们才有出路!罗大海那是一个老好人,就算是现在常委会通过了中线方案,只要换了一个人来掌舵,咱们都可以通过其他方法来打通节,可赵国栋这小子软硬不吃,不赶走他,咱们就没有希望了!”汪明熹恶狠狠的道:“我也不想走这一条路,但是他先不给我们活路,可怪不得我们!”

  “老汪,这事儿我看还得再看看,你那计漏洞太多,不可靠。”苗月华思衬良久,还是觉得不太保险,那女孩子心性说不清楚,又没有经过专门训练,万一被纪委的查出什么问题来,吐露了真实情形,那还不得把这一帮人全给拖进去,自己没有必要去趟这浑水。

  “苗月华,你怕了?”汪明熹满狰狞,“我告诉你,咱们是拴在一条绳子上的蚂蚱,跑不了你也跑不了我,你投u曼瑞公司那十几万哪儿来的?还不是你利用邹治长地招牌捞来的?你了无所谓,老子折不起!这事儿必须要按照我的路子去走!”

  被汪明熹有些疯狂的语言噎得有些喘不过气来,苗月华心中大骇,这个汪明熹现在似乎已经有些癫狂了,当时几十万砸下去就觉得他有些孤注一掷的味道,现在看这副架势更是别无出路的模样,苗月华心中恐惧懊悔更甚。

  自己这十几万也是以亲戚名义投进去的,折了虽然心痛,但也不至于走投无路,就算查出来,那也说不上个啥,但是像汪明熹这样要铤而走险下毒手,不是她不敢,而是的确风险太大,她甚至有一种预感,汪明熹怕是要自取灭亡,这更让她是又惊又怕。

  “老汪,你别太性急!公司那边还没有反应,咱们在等一等看看也来得及。”

  “哼,苗月华,你清醒一点吧,这事儿想要通过正道解决怕是没啥希望了,要想成功,只有按照我的路子来!”汪明熹吐了一口气,“也罢,咱们再等等,看看宏林公司的反应!”

  回到家中地苗月华也是越想越怕,汪明熹是从城关镇党委书记上来的,在城关镇当党委书记时就有人私下称他为斯文流氓,言外之意就是他外表儒雅内心阴狠,和社会上一些人也是搅在一起,后来当了政府办主任之后才稍有收敛,现在被曼瑞公司问题所困,极有可能要狗急跳墙。

  先前苗月华还是有些意动,毕竟赵国栋被赶走,曹渊极有可能扶正,而自己也很有可能顺理成章升为常务副县长,但是现在看看赵国栋地手段,曹渊根本就不是对手,而且汪明熹这种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以为靠一帮社会闲杂人员就能成事儿,也不想想这样大的事情,难道说公安局是吃素的?

  想到这儿,心惊胆颤的苗月华只有硬着头皮给邹治长打了电话,电话中邹治长听了苗月华的简单介绍,先将苗月华骂了个狗血淋头,让她立时赶到市里来商量对策。

  月票置危险,望兄弟们有月票地多给几张支持一下啊,最后三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