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五十二节 赏识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五十二节 赏识


  林的风风雨雨似乎丝毫没有影响到在安都学习培训的难得这样的闲暇,固然对花林那边的事情也是牵挂,但是市里既然已经将自己撇在一边让曹渊主持工作,赵国栋也就乐得清闲。

  县委常委会上的一番风波和随后而起的波澜像巨石砸下本来就不平静的湖面,水波一圈一圈的四下扩散,就连刘如怀也是旁敲侧击的关心起花林那边的事情来,毕竟副手被检察院带走,而正职却在省委党校悠哉游哉的学习,怎么看起来都有些别样味道。

  除了开初的中国革命建设史有些乏味外,随后的课程倒是很有些味道,尤其是介绍广东经济发展概况和经验,苏南经济发展模式的争论,浙江私营经济发展状况和探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系的探讨,这一连串的有针对性的讲课和讨论很快就把一干原本不怎么感兴趣的县委书记县长们兴趣调动起来了,也让习惯于参加各种培训的县委书记和县长们感觉到这一次培训果真与往次培训有些不一样。

  来参加授课的老师除了省委党校的教师之外,不少都来自北京和省外,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人民大学、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浙江大学、安原大学、中山大学,不少都是经常在本地党校讲课的常客,这一次不远千里来安原讲课,也足以见这一次省委省政府的重视和期待。

  “嘿嘿,国栋,这一次看来省里边是花了大本钱的,瞧瞧这些教授们地来头,请他们来讲两天课怕得花不少钱吧?”借着课间休息时间,一干县委书记县长们也都纷纷围在授课老师周围探讨着问题,刘如怀和赵国栋没有去凑那个热闹,赵国栋的邻桌唐全定原本想去凑凑热闹,见二人没动,也就坐了下来。

  “老刘,你没听说么?这一次宁省长是下了决心,据说是专门和杨书记就就培训课程进行了沟通,宁省长要求摒弃那些不切实际的东西,要让这些个学员们两个月里能开拓思维,增长眼界,能真正有所触动,这些课程都是宁省长和杨书记亲自过了目审定的,嘿嘿,看样子咱们这些要再不长进,宁省长就要拿鞭子在咱们屁股后边抽打赶着咱们向前跑了。”

  唐全定是怀庆市下边元兴县的县长,也是一个典型地贫困县,不过怀庆总体情况略好于宁陵这边,在全省除安都之外的四大梯队中排在第三梯队,和南华、永梁两市在一个层次上,但元兴县却又在怀庆辖下诸县中属于中下游县份,经济状况也不佳。

  “近两年沿海地区发展速度越来越快,和咱们内陆地区距离也是越来越大,宁省长是从江浙那边过来的,自然对沿海地区经济发展很关注,咱们省里边各地经济发展也很不平衡,好的越好,糟的越糟,我看这也是给咱们透露出来一个风声,那就是经济发展快慢决定一个地区主要领导能力和政绩,大概也是作为领导们提拔重用的最重要指标。

  ”

  赵国栋笑眯眯地信口道,“现在深圳一个市的GDDP就能当咱们有的内陆省份一个省,嘿嘿,财富都有聚集效应,经济条件越好,投资环境就越好,地方政府行政效率也就越高,翻过来,环境和办事效率的提升又直接促进外来投资增大,使得地方经济增速更快,这样一比,咱们和沿海距离越拉越大,你说领导们能不着急么?”

  “那不假。我去过深。那边街上基本上没有什么闲人。走路办事儿都是风风火火地。中午都是一顿便餐。吃完就上班。有事儿就说事儿。符合条件就办。不想咱们这边一道程序搁上两三天算是快地。跑个项目下来。光是审批手续章都得盖上十几个。方方面面还得打点周到。要不保不准那个权力部门就要找你碴子。你就等着难过吧。”唐全定也赞同赵国栋得看法。“就这样。别人投资商凭啥不在沿海投资。交通条件便利。行政效率高。基础设施健全。除了一些资源依托型或者基础设建设地行业迫不得已之外。换了我。我也得在沿海那边投资。我们元兴县每年去沿海打工地都得有十万!”

  “资源依托型行业和基础设施建设行业现在国家并没有放开政策。外资想进来好像也没有机会。铁路、电力、通讯哪一家放开了?咱们安原在内陆省份算是走到前列了。至少公路建设还是对外资敞开了一道门缝。安桂高速和安渝高速不就是外资控股地?听说当时也是宁省长和已经走了地苏省长一力促成地。”刘如怀也插言进来。“资源依托型行业下游产业链还

  了。但是上游产业却没放开。”

  “这两年国家经济政策有些问题。尤其是在国有大型企业地改革上并不成功。原本股票市场开放是一个很好地契机。完全可以让一些前景看好规一般地企业获得一个融资平台进而做大做强。但是国家却把股市当作了血库。那些病入膏肓地国有企业都可以获得上市指标来从股市输血维持运转。但股份制不是万妙灵丹。能包治百病。加上流通股和非流通股之间地壁障。嘿嘿。看看那些上市企业。第一年盈利。第二年持平。第三年绝对巨亏。然后就一蹶不振。这样搞下去。会极大挫伤中国股民地热情地。”

  赵国栋坐在课桌上信口胡诌:“看看这两年股市上熊气漫漫。就知道咱们国家地股市还没有真正成熟起来。哪有国家经济发展状况如此之好却是一路熊市地道理?”

  “噢?”已经解答了几个同学问题地裴怀远走了下来:“小赵。你也在这个班学习?”

  “裴教!”赵国栋没有想到裴怀远会走到自己身后,赶紧跳下来,唐全定和刘如怀也是赶紧打招呼,赵国栋一边补充道:“我是来滥竽充数。”

  “你是说我是齐王?”裴怀远风趣的笑了起来,“能进这个班,说明你很努力才对,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对了,刚才我听你对股票市场的分析还有点意犹未尽的味道,怎么,你对我们国家股市有什么看法?”

  “裴教授面前我可不敢班弄斧。”赵国栋连忙笑着摇头。

  “各抒己见嘛,人对事情都有自己地看法,这并没有什么。”裴怀远显然也对这些来自基层的书记县长们地意见十分重视,能够听到这些一线基层领导的看法也是难得地机会。

  见裴怀远十认真,赵国栋也就不再拿捏:“裴教授,方才我都说了,咱们国家的股市失去了它本来地职能,像其他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的股市,它其实就是一个很好的融资平台,道琼斯和纳斯达克,分别代表了传统产业和新兴产业市场,只要你有创意有潜力有前景,具有现代企业的基本功能,你就可以在股市上获得资本的支持而迅速壮大。但是我们国家股市却恰恰相反,那些奄奄一息毫无前景的国有企业已经成了地方政府的包袱,为了甩掉这些包袱,来之不易的上市指标往往就给了这些企业,一番精心‘包装’之后,就粉墨登场,一两年后耗尽了从股市圈来的资金重新沦为弃儿,受伤害的是股民和股市的信心,而那些具有成长潜力、亟待资金支持的企业却因为体制和权属以及政府的偏见往往无法获得上市资格,扼杀了他们成长发展的机会,而这些企业往往才是最好的上市对象。”

  裴怀远点点头,示意赵栋继续。

  他赞同这个观点,甚至也在一些专业杂志上提出了自己的观点,但是却并没有获得主流的支持,不过却和现任代省长宁法以及已经调任国家经贸委副主任的蔡正阳的观点不谋而合,尤其是宁法,现在经常和裴怀远探讨现代企业制度的建立和国有企业的改制问题,两人倒是十分投缘,蔡正阳回安都时,三人也会在一起坐一坐聊一聊。

  赵国栋他有印象,那也是因为蔡正阳的缘故,虽然上一次对于赵国栋的看法颇佳,但是也以为是因为赵国栋经常和蔡正阳在一起的缘故,但是这一次赵国栋的观点似乎已经有些超出了他和正阳以及宁法探讨的范畴了,所以他很想再听听这个家伙更深层次的看法。

  “中国股市也应该和其他西方国家股市一样,应该是具有成长潜力的企业融资的平台,同时改革流通股和非流通股并存的这种不发展潮流的体制,尽早让非流通股进入市场流通,及早消除这种怪胎可能给现代股市带来的影国有企业可以进入股市融资,集体企业、私营企业一样可以,既然国家确定了私营企业是有益补充,也就是承认了私营经济的存在地位,他们当然也可以在市场上融资,金融市场和证券市场都不应该歧视,相反私营企业因为其灵活的机制更应该获得支持。

  ”

  赵国栋相当明确的观点让裴怀远十分赏识,一个年纪轻轻的基层干部能有如此看法,委实难得,而且很显然对方也是经过深思熟虑之后才有如此想法,这就尤为难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