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五十三节 赵系人马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五十三节 赵系人马

  嗯,小赵,看来一年不见又有不少新的看法啊。”头,“你们都是来自不发达县份的父母官,肩负着一地发展的重任,省委省政府这一次举办加快发展专题培训班主要就是考虑到我们安原省经济发展极不平衡,第一梯队和第三四梯队之间差距太过悬殊,事实上除了基础设施之外,我们第三四梯队的地市在许多条件上甚至优于第一梯队市,尤其是在自然、劳动力资源上更是如此,但是为什么发展不起来,而且距离越拉越大,这也就是省委省政府考虑办这个班的主要原因。”

  裴怀远言语虽然十分委婉,但是在场三个县长都听得出来隐藏的含义,省委省政府的看法看来不是客观条件,而是一地官员的主观思想和发达地方存在距离,这才是之所以第三第四梯队始终发展不起来的原因。

  裴怀远离开之后,唐全定和刘如怀都盯着裴怀远的背影嘟囓着:“国栋,这位裴教授看样子挺牛啊,咱们就算是学生,也没见其他教授这么个语气,总感觉咱们就像是他的下属一般。”

  “嘿嘿,唐哥、刘哥,这位裴教授可是国内知名经济学者,可与吴厉比肩的角色,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专家,就连省领导也对他的看法十分尊重。”赵国栋笑笑:“在他眼里,咱们这些县里来的县长书记们就是一群小学生。”

  “国栋,你原来就认识他?”刘如怀听得省领导都十分尊重就有些敏感。

  “我在安原大学函授,和裴教有过一面之缘。”赵国栋轻描淡写地道。

  “国栋你还在深造?”唐全定了起来,“真是活到老学到老的典范啊。”

  “唐哥,这年头咋也得有个大学文凭不是?要不哪一天被淘汰了都不知道。”赵国栋笑了起来,“那怕是滥竽充数你也得去宠一充啊。”

  桂全友一行是星期五下午来到都的,一起来的还有王二凯、陈雷、游明富和米丰恒。

  原本赵国栋早就安排好但是县里来人看望自己,他也只有把原来计划废止,好歹也是一帮对自己颇为期的人马来拜会,

  倒米丰恒地到来让赵国栋有些惊讶。米丰恒年龄已经不小。要说已经没有多少奔头。这也和桂全友他们凑在一起实在有些意外。

  过老米也算是一个实在人。虽然年龄大了一点。但是河口区也是花林最大地一个区。辖下五个乡镇十万人。自然资源也相当丰富。也是赵国栋相当看好地地方。米丰恒既然主动来示好。赵国栋当然也不会拒绝。

  席中酒酣间。自然免不了谈及县里那些事儿。虽然赵国栋几乎每隔一两天就能从马本贵或者桂全友这里得到最新消息。但是那毕竟是隔着一层电话。询问起来也没有那么方便。当然不及这面对面说来方便。

  “都说汪明熹现在死死咬住邹书记和苗县长。现在县里也是闹得沸沸扬扬。各种版本地传言也是层出不穷。罗书记在干部大会上已经两度发怒。要求县里干部不要去听信那些无根无据~言。”王还是股子火辣脾气。原本就对邹治长很是有怨气。这个时候免不了把这事儿当作笑谈来说。

  “老王。这事儿日后不要再去说了。罗书记说得对。干部就应该首先带头不听信这些谣言。更不能去传这些谣言。邹书记已经走了。过去地事情就过去了。莫不是你就没有半点过错。县委就欠你差你多少似地?”

  赵国栋脸一沉。王二凯便乖乖地闭上嘴巴不再言语。知晓其中过节地陈雷和米丰恒二人都是心中暗自称奇。王二凯和邹治长之间不对路全县都众所周知。而王二凯地牛脾气也是远近闻名。就是邹治长当政时也不轻易去招惹对方。两人据说唯一地一次交锋就是在党代会小组讨论上。只是当事人都是语焉不详。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也由此可见王二凯地牛脾气。不过在赵国栋面前王二凯却是显得十分乖觉。这自然让陈雷和米丰恒尤其是米丰恒对赵国栋更添了几分敬重。

  “赵县长,常委会已经确定了仍然中线方案为最终定案,看来桂溪大桥建设很快就要拉开,只是市里立项不给钱,这中间可是有难度。”桂全友连忙岔开话题。

  “嗯,我也和市计经委马主任、肖主任都在电话上交换过意见,他们都说现在市财政困难,无法负担,麦市长和金市长都是这个意思,看来市里是打定主意不想出钱。”赵国栋不动声色:“回去之后,我打算和罗书记一

  市委汇报一下这件事情,总得有个说法才行,不可?桥修路立项就给钱,轮到咱们花林就文没有了,厚此薄彼说不过去嘛。”

  “赵县长,他们报告的都是坏消息,我这里可是好消息。”米丰恒笑眯眯的道:“广东潮州地陈氏集团有意在咱们河口投资建厂,主要是利用咱们河口几个乡镇都出产的野生猕猴桃和刺梨加工猕猴桃浓缩汁和刺梨浓缩汁,他们考察了我们河口的地理环境,觉得咱们河口几个乡镇都相当适宜种植猕猴桃和刺梨,并打算和几个乡镇合作改良猕猴桃品种,扩大猕猴桃种植面积,以求长期合作。”

  “噢?敲定了?”赵国栋也知道这事儿,广东和福建多家企业过来考察都是他引来的,但是不是规模太小就是嫌交通不便,运输成本过高,几家谈下来都不那么令人满意,直到赵国栋来党校学习前,这事儿也一直还在接触中,没想到自己离开之后反而还有了进展。

  “嗯,基本上敲定了,那位陈老板还一直希望再见见你,说你是他来咱们安原见到最诚心最敬业的县长,是真心实意想要替乡里发展经济的官员,有你这样地官员,他在咱们花林办企业才算是放心。”

  米丰后这话倒是实话,对方虽然是在赵国栋走之后才最后落板敲定,但是前期考察工作几乎都是赵国栋亲自安排亲自陪同亲自过问,从土地、~力、道路再到和各乡镇协调,赵国栋都是亲历亲为,这也让对方很是感动,但是由于规模问题一直没有决定下来,一直到赵国栋离开之后,对方主事者才从广东飞过来,最终敲定。

  “我听说市经委主任也对这位陈老板十分热心,咱们这边项目都已经敲定之后,还领着陈老板四处走动,希望陈老板能够加大投资规模。”桂全友插话道。

  “噢?”赵国栋立时警觉起来:“连平他想干什么?是想撬咱们的墙角还是干啥?”

  “不太清楚,但我知道马主任把陈老板带到了宁陵开发区去转悠了一遍,而且晚上还是宁苑设宴款待陈老板。”桂全友也是觉得这中间有些问题,才会说出来,这年头,亲兄弟还得明算帐,虽然都是在宁陵市里,但是开发区属于市里边直管,若是这个企业落户在开发,市里边那些个部门也是脸上有光。

  “这事儿不能掉以轻心,老桂,你回之后马上和老黄说说,立即与陈老板联系,务必要把他留在咱们花林,必要时候我要回来和陈老板面谈!这个项目要说大也算不上很大,但是却能解决咱们河口乃至马首这一片地几个乡镇的果品资源出路,这些野生猕猴桃没有经过改良,味道和卖相都不及陕西那边地良种猕猴桃,但是用来制作浓缩果汁却是再好不过,咱们可以一边发展一边改良,河口那边也可以解决不少劳动力进厂,而且像刺梨这种长在深闺无人知的东西也只有通过加工成浓缩果汁地方式才能真正走出去。”

  “是啊,赵县长,咱们这边听说那野生毛桃和刺梨都能卖出一个好价钱,老百姓都是喜笑颜开,都指望着到了收获季节能采摘这些玩意儿卖钱,那毛桃一点也不耐放,稍有碰撞,一两天就坏了,若是能交到厂里,那可直接就是一笔收入啊。

  ”米恒也是有些发急,“市里边咋能这样呢?这也太不地道了吧?”

  “米你也别太担心,这果品加工也得选地方,他宁陵开发区啥都没有,人家老板也得掂量掂量,何况咱们县里这般热诚,他要啥咱们给他解决啥,劳动力也可以就近解决,只怕工资也要比发区那少,又不需要他厂里解决住宿,这些优势条件不是他们开发区所能比拟的。”桂全友劝慰道。

  “嗯,花蓬公路已经进入最后阶段了,一旦河口到蓬山那边道路竣工,蓬山和咱们这边接壤地区的野生猕猴桃和刺梨资源都可以利用起来,那边紧邻的几个乡镇这些东西也少。”王二凯补充道。

  赵国栋实在有些放心不下,这些事情说变就变,保不准市领导出面一张罗,这些私人老板觉得能傍上市里边这些大树,就要改变主意,何况开发区若能给更优厚的条件,运输问题也不是不可以克服,公司总部设在市里,在你河口设一个加工车间就了结了,可这税收就流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