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五十四节 圈点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五十四节 圈点

  游明富似乎显得有些沉默,赵国栋为笑着问道:“老观——囫囵山风景区开发进行得怎么样?县里日后的财政支柱就要看这一块了,你们马首镇日后也一样可以靠着这颗摇钱树啊。”

  “进展速度还算顺利,就是拦路事件引起了一些反弹,不过工作还是作下去了,该抵扣得还是得去抵扣,换了是我在良山宕溪那边也一样的这么干,几年历欠不缴,好不容易遇上一个这样的机会,哪能轻易放过?上边虽然说不准抵扣,那乡镇和村上咋过?都要学着这样,这工作就没法干了。”游明富气哼哼的道:“换了其他地方也都一样这样干,只不过咱们花林运气甭,遇上有人使坏罢了。”

  “老游,看来下边的日子让你感少啊。”王二凯也笑了起来:“你小子以前坐在政府办里悠哉游哉,指手划脚,~让你尝尝这个中滋味,你就明白咱们基层干部的难处了,上边千根线,下边一颗针,都得落在基层乡镇头上,事事你都得挂心,稍不留意就得出纰漏,还得防着有人给你绊子。

  ”

  “老陈,那事情查得有没有结果?”赵国栋把目光投向陈雷。

  “实在不好意思,赵县长,我们虽然怀疑是汪明熹搞的鬼,但是他一直不承认,所以也没有进展。”陈雷也有些惭愧,交给自己第一个任务就没有办下来,真有点脸热。

  “汪明熹都是案上的鱼肉——任人宰割了,这方面还要顽抗一下,有啥意思?”一边拈菜,游明富一边插言道:“不过赵县长,我倒是觉得这事儿关键不在于上访反映了啥问题,实际上上边谁不知道下边工作难作,不采取这样那样的方式来收取农业税和双提款,怎么办?老百姓的思想觉悟就那么高,工作么好作?关键在于市里边领导担心破坏了省里领导心情,省领导迁怒市里,自然也就得拿出一点动作来向省领导交待不是?”

  “老游,你倒是把市领导心摸得挺清楚啊。”王二凯笑了起来,但是目光却是往赵国栋这边瞟过来,一干人的目光也都无声无息的落在了赵国栋身上。

  赵国栋当然清楚这中间关节,一个月时间马上就要到了,市里边得就这个问题向宁法作出汇报,自己地命运取决于宁法对这件事情的看法,祁予鸿虽然不是纯粹的唯上者,但是面对刚刚上任而又相当强势的宁法,相信他也不会吝惜牺牲区区一个县长来换取宁法的认可。

  赵国栋也是有些感慨,来自己的命运似乎也不仅仅是自己一个人的事情了,同样关系着许多人地命运,一朝天子一朝臣,谁都欢用自己了解、自己欣赏、意气相投的干部,这并不是区区一句任人唯亲这样简单一句话既可以概括的。

  任唯亲和任人唯贤之间地区别听起来似乎很简单。但是真正轮到自己你才会理解其中真正奥义。

  你可能用你不地么?你可能用你不放心地干部么?你可能用你不符合你施政方针经常和你对着干地干部么?假你认同你自己地工作方向、方法和态度。那么你就只会用你认为正确合适地干部。能够做到倾听不同意见就很不容易了。

  今天能来地基本上就代表了自花林方面能够信得过地人马。咋一感觉似乎有些拉人马立山头地封建残余味道。但是几番折腾下来赵国栋却不得不承认这是目前最直接最有效推进自己工作思路地手段之一。而其他要么就只能诱之以利。要么就只有靠行政命令强行推进。而后者往往效果很差。

  一个最简单地例子。马首区一把手调整之后工作进度显然就没有那么合拍了。风景区建设上进度也有些放慢。这显然与当地一把手观念有很大关系。

  赵国栋在视察风景区周围村社时。鼓励当地农户与风景区开发公司签订合约。以生产当地特色地藤编工艺品、竹编制品为风景区提供旅游纪念品。同时也鼓励当地农户在风景区统一规划下兴建独具山区特色地各种小吃店、小旅店以弥补风景区自建中高档旅游场所留下地空缺。但是现任马首区工委书记对赵国栋地提议却不是很热心。担心老百姓受了鼓励投入。一旦旅游景区开发不顺。造成损失又会引发新地矛盾。

  这种谨小慎微地做派倒是符合纪委出来地做派。但是国栋却很是不屑。幸好还有游明富和崔天琴在其间推动。才算有些动静。

  这就是差别,

  二凯或者桂全友甚至崔天琴在当这个区工委书记,见肯定会毫无保留地得到贯彻,就算是有啥不同意见也可以很快得到沟通,但是和你关系没有到这个层次,他只会去向他信赖的人交流,这事情就只有搁下来,换了是你,你愿意用你信任地人还是用不熟悉的人?你想让自己意图很顺利地贯彻下去得到实施还是这样拖拖沓沓敷衍了事?答案再简单不过了。

  而信赖你的一帮子干部心态也一样,能够在一个欣赏自己、作风近似、理念相同地领导下干干工作,心情舒坦不说,交流方便,有啥问题随时可以提出来交换意见,真有矛盾也可以求同存异而不至于引起什么误会隔阂,而且领导有好事儿也总能考虑到你,这样的环境是每一个想干一番事业的人所渴望的,干工作又能获得认同,而且兼有一个前途无量的上司,这份期望怕是没有一个人能够拒绝。

  “呵呵,大伙儿也别那么担心,啥事儿也得讲求一个事实求是不拦路上访造成了恶劣影响是不假,哪一级哪个部门负什么责任也没啥说的。但是啥事情也得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宁省长也是在基层干过的,虽然没有在咱都这边干过,但是在江浙那边我估摸着农村基层也差不了太多,咱们下边的一些戏法他也一样清楚,别说抵扣,就是在农民家中强行牵猪牵牛的缺德事儿谁又不清楚?就像老游说的,纪委调查结果都无关紧要,谁都知道那不可能有啥结果,关键在宁省长怎么看,宁省长一笑置之,那么市里边自然就雨过风清,宁省长穷追不舍,那市里边就只有挥泪斩马禝了。”

  席间几人都是悄然无声,虽然知道赵国栋既然能了解得这般剔透,似乎就应该有应对之策,只是宁省长对于在座众人来说太过于遥远,究竟有无化解之策,谁心中也没底。

  “放心吧,若是我连这一关都过不了,我还能和大伙儿坐在这里笑谈渴饮?”赵国栋也不~拿什么关子,直截了当的稳定军心。

  蔡正阳早就替国栋缓颊了,事实上宁法在接待第一时间就很清楚究竟有啥猫腻,翻来覆去能说得上个子丑寅卯的也就只有那抵扣一件事情,其他都是些牛头不对马嘴的空穴来风,宁法一直奉行不干事儿就没有人骂这个道理,能有人来反映问题,只要不是涉嫌个人贪腐,那都说明你在干事儿,至于干好干坏那是能力水平问题,但干肯定比那种啥事儿不干庸庸碌碌的混好。

  蔡正阳几句话就让宁法晓了内情,能得蔡正阳入眼的,也不会是啥废材,反倒让宁法还有些好奇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县长,就算是他走到处级干部位置上也是快三十了,已经创造了记录,而现在这个家伙居然二十五六岁就能走到这一步,虽然只是一个穷县的县长。

  #筹交错间,国栋也有些酒酣耳热的感觉,下花林一年多也算没有白混,除了干了点事情之外,也算起了一帮人,志同道合算不上,但是至少能牢牢把力量纠集在一起往一处使的人。

  并不是每个人都当得赵国栋心目中的心腹,桂全友算一个,游明富算半个,年龄是游明富的一个限制,而且缺乏基层锻炼经验也让他很吃亏,就看他这一两年的造化了。

  王凯文化次低了一点,虽然作风很是符合赵国栋胃口,但是王二凯估计也就只能在县处级干部这一级打打滚了,再要向上希望不大。

  陈雷很不错,可工作范围太狭窄了,并不是谁都有自己这样的机遇可以成功改行入他道的。

  至于米丰恒,只能算是一个外围员吧,他想干点事情,但是可惜年龄和能力都限制了他,能把河口这一亩三分地按照自己的想法打造好已经难能可了,或许县里哪个局行当个一把手过渡到退休就是他最好的归宿。

  唯一能够让赵国栋真正入眼的只有桂全友,做事踏实精细,而且领悟体会意图的能力绝对不低,能在乡下和王二凯这种强势角色配合默契且不失己的风格,仅这一点就足以看出此人的智慧和能力都绝对值得期待,赵国栋甚至在琢磨汪明熹落马之后桂全友是不是可以填补,但很快他就否决了这个有些太过天真的想法,市里边绝不会同意。

  浪费可耻,投票有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