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五十六节 拼经济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五十六节 拼经济

  州陈氏集团果然有些动摇,当赵国栋和对方联系时,还在就企业总部选址进行斟酌考虑,赵国栋立时就听出了对方言语中的犹疑,赵国栋立即通过私下关系了解到情况的变化。

  在宁陵市里边领导出面邀请和市开发区开出的动人条件下,陈氏集团也开始考虑在市开发区落足一事,毕竟市开发区地理位置更优越一些,而且表现出来的态度也更加热情,甚至在地价上也表现出了相当的“善意”。

  但是果汁加工也是一个对企业原料供应要求较高的行业,花林县河口和马首地区几个乡镇山区拥有大量的野生猕猴桃林和刺梨林,河口地区距离宁陵开发区一百多公里,仅这一个原因运输成本无要增加许多,而且最为麻烦的是像猕猴桃这种东西既不耐储藏,而且又极易在装卸运中破损,多一道装卸运输程序就会增加许多损失,而且像花林这边的野生猕猴桃和刺梨林宁陵市辖下其他县也有出产,但是都相当分散零星,一时间都难以形成规模化,这让陈氏集团也很头疼。

  花林县所产这种纯天然未尽污染的野生猕猴桃林和刺梨林,如果单从果实来说,无论是品相和味道都远不如现在全国各地开始陆续引种的良种猕猴桃,但是其富含的维生素量和绝对无污染的品质却又是人工种植培育的猕猴桃无法比拟的,陈氏集团的主要消费对象都是日本和欧美以及东南亚地区客户,在这方面上国外客户对绿色无污染的要求意识远远走在了国内客户的前面,对这方面更是有特殊的嗜好。

  “陈总,那今天晚上就定好了,我在喜来登等你光临大驾。”赵国栋笑吟吟的挂下电话,脸色顿时阴下来,“马连平这个犊子养的,居然来撬咱们地墙角!梅英华是他小舅子还是他这个经委主任在开发区领工资,妈的,这么卖命的替开发区吆喝?周市长也是不地道啊,咱们花林先拉来的项目,他却去替开发区摇旗呐喊,这也太不厚道了吧?手心手背都是肉,莫不是咱们花林县就是二娘养地?”

  黄铁臣一声不吭的听着赵国栋大放厥词,看来这一次风波不但没有把他给吹倒下,反倒是让他作风变得更悍野了,黄铁臣甚至可以想象得到赵国栋学习结束之后只怕有些人就要难受了。

  “老黄,一会儿你去喜来登预定一间,标准你看着办。”赵国栋随电话:“美哥,在忙啊,嗯,我也忙啊,宁省长不是要我们充电么?本来可以轻松一下的,但是不行啊,家里事儿丢不下啊,要不家底子都得被别人给撬了啊,嗯,是有事得麻烦你一下,甘省长今晚有没有安排?”

  赵国栋屏住声息等待对方地回音。

  王甫美已经正式出任省政府副秘书长,正好负责对口甘省长分管这一块工作。

  原本他想到下边那个地市去锻炼一番的想法落了空,不过拿他自己的话来说,这可能只是一个暂时性的锻炼,估计顶多年底就要下去,现在宁省长一来对机关干部领导要有基层工作经验的要求很严格,没有基层工作锻炼经验的干部很难入他的眼,所以不少原本不愿意下基层锻炼的干部现在也都在瞅机会寻找好地口岸早一点下去蹲一蹲,要不上进无望一拖两拖就没戏了。

  “没有安排。那太好了。天助我也!”赵国栋喜出望外:“美哥。你帮帮忙。今晚我想邀请省农业厅、省科委和安大农学院几个领导。主要是感谢这么久来地支持。以及商谈进一步扩大咱们花林那个农业科技示范园区对我们花林县现代农业地带动作用。我想请甘省长也大驾光临。替咱们花林也增增光彩。

  ”

  “我有啥企图?能有啥企图?嘿嘿。真没坏事。美哥。还是你了解我。我也不瞒你。咱们县里从广东引来一家果品加工企业。主要是从事外贸出口地果汁加工。规模不小。但是现在遇到一些麻烦。宁陵市开发区来挖墙角。而市里边领导也有些偏心。想要让这家企业老板改变主意留在宁陵开发区。你想我辛辛苦苦拉来地企业。却被别人顺手牵走。就像打麻将一样。我要糊牌了。却半道被人截糊。这不是抽我脸么?我姓赵地若是这场子都塌了。还咋在宁陵这边混啊?”

  “对。这家广东企业有些马来西亚那边地背景。算是个合资企业吧。他们准备在内地投资。所以我通过熟人牵线引到我们花林。他们觉得我们花林地野生猕猴桃和刺梨资源相当丰富。所以很有兴趣。嗨。

  道这些广东这边来地客人都有些唯上。觉得上边有领生意就要好做得多。咱们这县一级层次低了一点。市里边领导一打招呼。他就觉得不踏实了。所以”

  “放心。美哥。我是那样地人么?甘省长来。只管夹两筷子菜。说两句鼓励地话就走人。别地不用管。至于其他我来发挥就行了。这些客商只要觉得咱上边有人。而且还是省领导也很关注花林地发展。那就得琢磨琢磨。加上我们花林条件很明显更适合建厂。两相综合一下。也就能平衡掉那边市里边给他许地愿和压力了。”

  “嗯,好,我等你电话,美哥,一定得帮兄弟这个忙,花林困难,拉来这样一个企业也不容易啊。”赵国栋笑着挂了电话。

  几分钟后,王甫美回了电话,表示甘省长同意赴宴,但是晚上还另有活动,所以赴宴时间不会很长,赵国栋也是心满意足,能有省领导出面已经足够显示意义了。

  “铁臣,你去订座,我这里有电话。”

  赵国栋的挥洒自如让黄铁臣是叹为观止,十分钟内赵国栋就搞定了省农业厅和省科委领导不说,而且还能请到一位副省长赴宴,这份本事就怕是一个副市长只怕也不容易办到,从上边下来地干部的确在这一方面有着天生地优势,这不是下边起来的干部能够轻易达到地。

  陈象山和陈善水抵达喜来登时已经是下午六点过了,虽然对这位设宴的赵县长有些歉意,但是陈象山还是倾向于将厂址设在宁陵开发区,他这个侄子却是一门心思想要把厂建在花林,为此两人还闹得有些不愉快。

  “善水,这事儿听我的,花林条件是好,但是宁陵是市,花林只是一个县,市里边领导发了话,他县里又能咋办?还不是只有服从,中国内地对于这个看得很重,否则你就是再有本事再有能力,但是你不服从领导,那你就只有趴下的份儿,明白么?”

  “二叔,咱们是建厂,我们收购了果子加工榨汁灌装封包卖出,照章纳税,他们官大官小关我们屁事儿?”陈善水不以为然,“咱们把厂建在宁陵,光是运费和运输损耗就是一大块,太不划算!”

  “划不划算不是这样看,你要是驳了市里边面子,什么质检、工商、税务、环保都得来找你麻烦,你县里顶得住么?咱们设在市里边,领导高兴,日后什么都好办,贷款、用水用电、环保这些都不是问题,你怎么就不考虑这些因素呢?”陈象山摇摇头,“我吃的盐比你吃的饭还多,听我的没错。”

  “那位赵县长给我拍了胸脯打了包票,说在花林建厂,一切都会按照最优惠条件给予保证,如果我们到市里边,日后收购果品可能都会遇到麻烦。”陈善水不甘的道。

  “哼,花林那边如此穷,当地老百姓早就渴望着把这些果子卖出去,只要有人收购,谁还能挡得住他们赚钱的心?”陈象山不屑一顾的道。

  “二叔,我总觉得还是把厂设在花林好,那开发区里我看人气也没啥,冷清清的,那帮人都是些只会在口头上翻弄嘴皮子,落不到实处。

  ”陈善水仍然不想放弃自己的打算,这日后经营都是要自己在这边负责,放在开发区,从运输到装卸,物流方面的麻烦要多许多,成本也要上升许多,家族里可不管你这些,只看你的业绩,在这一点上他要坚持自己的观点。

  “善水,这事儿不用争论了,你若是对那位赵县长有些歉意,一会儿吃饭的时候多喝了两杯酒表示一下吧。”陈象山皱起眉头,他也不知道自己这个侄儿咋就这么固执。

  “二叔,你也先别忙下定论,等一会儿你见了赵县长再说行不?”陈善水鼓着嘴巴气哼哼的道:“我总觉得花林这边比开发区那帮人地道,你看开发区那帮人除了会请吃请喝表示所谓的热情,还干了啥?咱们是来办厂赚钱的,可不是来混吃混喝的!人家花林这边,从土地、用电、用水到果子产地,再到日后的规划设想都能实实在在的拿出东西来,而且咱们一提出来问题,别人马上就组织乡村干部开会帮忙解决,这样的态度难道还不够显示诚意?和这样的地方干部打交道,我心里踏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