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五十七节 争夺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五十七节 争夺


  象山和陈善水抵达喜来登时,赵国栋和黄铁臣早已经着了,见赵国栋和黄铁臣两人亲自相候,陈象山和陈善水都有些感动,不管咋的,两人也是一方父母官,能有这般态度也的确很难得了。

  省农业厅的连副厅长、省科委的张副主任、省农发行副行长雷向东以及安原大学农学院两位院长书记也都已经到了,陈象山和陈善水两人也没有想到这样一次宴请会有省里有关部门领导参加,不过似乎和陈氏在宁陵这边投资建厂没啥干系,这倒是有些诧异,

  不过一番介绍之后,陈象山和陈善水倒是立即明白花林这边这顿饭的意图了,这所谓扩大农业科技示范园的示范效应一事显然是有针对性的,花林县中南部地区山多地少,宜林荒地多,宜农田土少,适宜发展林果业的荒山荒坡面积相当大,但是苦于交通和信息问题,这些地方老百姓相当贫困,但是却又找不到合适的增收路子,而发展林果业无是一个相当好的出路。

  只是发展林果业也需要因地制宜,而且各地发展林果业也有不少教训,一哄而上导致果价暴跌和果品质量逐渐退化等问题也让很多地方在发展林果业时心有余悸,要解决这些问题,不但需要在销路和市场上下功夫,也需要在技术改良上得到足够的技术力量支持,而有了安大农学院这个现成的农业科技示范园区在这里,无疑可以大大增强这个地区的发展后劲和底气。

  当赵国栋将二陈介绍给省农业厅、省科委领导以及雷向东认识时,却是以广东陈氏集团有意在内地发展果品加工业,正在宁陵市范围内选点为由,并没有明确陈氏集团已经确定在开发区或者花林县建厂,这让二陈心中也是笃定不少,这姓赵的还算是会作人,不至于一下子就把人逼到墙边上。

  二陈见上位还空有两个位置,估摸着应该还有两个重要角色未到,心中也是有些好奇,这样一顿饭莫不是还有什么重要角色来参加?

  一切都在副省长甘萍和省政府副秘书长王甫美地到来得到解释。

  陈象山也没有想到花林方面居然请到了省里边领导来出席这样一个显然是为花林造势打气的晚宴,陈氏集团在广东规模也算不小,但是能很轻松的请到一位省级领导也不是一件容易地事情,但是花林方面却请到了。

  尤为难得的是晚饭上甘副省长居然对花林这个农业科技示范园区兴趣浓厚,并对通过农业科技示范园区带动当地林果业发展寄予厚望,而在听到了陈氏集团有意在宁陵投资设立果品加工企业时,更是直接称赞陈象山好眼力,选择了花林,认为花林能够成为陈氏集团在安原省一处相当成功的投资热土,要求花林方面一定要全力支持陈氏集团在花林地发展,力求将陈氏集团在花林的果品厂打造成为一个生态农业产业化标准示范化的明星企业。

  赵国栋宴席间也不明说,只是含笑应允,表示一定会大力支持陈氏集团在花林地发展,请甘省长一定放心,并表示日后一定要请甘省长来参观在农业科技示范园区带动下,花林生态农业产业化发展和当地农民因此增收的情况。

  一席饭宾主似乎都吃得相当尽兴。除了有些心事地陈象山之外。其他人都是开怀畅饮。连陈善水都表现得十分豪爽。

  “二位陈总。废话我不多说了。二位都是十分精明能干地企业家。选择什么地方投资不需要我们来指手划脚。我们花林县委县政府一直热诚欢迎外来龙头企业来我县落户。像从事肉制品加工地大华和三叶公司均已在我县落户。由此可见我县地吸引力。”赵国栋将二陈送到门口。态度相当诚挚而又不失热情。

  “我们花林中南部有相当丰富地果品资源。尤其是在农业科技示范园区地带动下。除了猕猴桃和刺梨之外。中部地马展柠檬和橙种植。以推进我县地果品种植业。如果说陈氏选择了花林。我坚信陈氏将不仅仅收获是利润。还会有我们花林人民地热情和友情。”

  “当然陈氏如果没有选择我们花林。我们只会觉得我们花林可能还有一些地方做得不够好。或者说还有一些不尽完善地地方。也欢迎二位能够及时给我们提出来。以便我们日后改正。为其他来我县投资兴业地朋友创造更好地条件。俗话说生意不成仁义在。就算是这一次我们没有机会合作。但是日后合作机会一样很多。我们也一样好客热情地欢迎二位继续来我们花林做客。”

  陈善水发现自己二叔在回去地路上就显得心事重重。很显然这一顿饭带给他地冲击很大。哪怕花林农业科技示范园区只是一个噱头。但是能够请到一位副省长来摇旗呐喊。那已经足以说明许多

  。

  何况这科技示范园区并非一个噱头,省里边几个部门都很看重,看样子是想要在花林好生运作一番作为一个典范来推广,一旦柠檬和橙种植推广开来,相当于又为企业提供了丰富产品线的有利条件,让企业的产品变得更加丰富。

  “二叔,”陈善水刚一开口就被陈象山打断:“善水,你不用说了,我知道你的意思,这个花林县的县长的确不简单,开列出的条件也的确很让人心动,光是这个示范园区可能带动的花林水果产业的发展就很难得,更难得的是省里边也很重视,这很出乎我的意料。”

  “那二叔你的意思是”陈善水大喜。

  “不要轻易下结论,就算是我们真要选择花林,那也得为我们争取更多的优惠条件。省农发行那位副行长看来和姓赵的关系不一般,看样子姓赵的本事不小,省里边各种关系他都能拉到。”陈象山摇摇头,“花林表现出了足够的诚意,但是既然我们处在有利条件,那我们就得把条件用够,在作出决定之前,一定要把一切不利因素和有利因素都要考虑到。绝对不要轻易感情用事,我们是商人,目的就是一个,最大限度的赚钱。”

  赵国栋把陈氏二人送走时,就彻底放下了心。

  陈象山是个聪明人,而陈善水要实在许多,只不过决定权掌握在陈象山手中。

  不过经此一遭赵国栋相信陈象山应该清楚这一顿饭的意义,农业科技示范园区不是决定因素,但是能够请到省领导参加,而且省领导也明确表示看好这种林果种植和加工一体化的发展趋势,如果说陈象山还不识相就太愚笨了。

  省农发行领导的出现也让陈象山应该明白其中的含义,林果种植业和加工产业的连动发展无可以使得这种产业链得到充分延伸,两大产业可以相互促进,而这正是农业产业化发展的一个趋势。这不仅仅是对于地方经济发展可以起到推动作用,同样也能带动当地农户的增收,在这方面农发行将会给予有力的支持。

  而这一点现在省里边也一直在寻求一个突破的亮点,如何发展经济同时也能带动农民增收致富,各地都在摸索,赵国栋希望花林能够在这方面有所突破,陈氏集团只是一个开始,要想形成良性循环,还需要引进更多的企业,同时也要将林果业规模进一步做得更大更丰富,让林果业的抗风险能力更强。

  “东哥,美哥,这一次谢了,事情成功我再请客。”赵国栋送走了农业厅、科委以及安大的领导们,就只剩下了三人,黄铁臣已经知趣的离开了,他知道后续事情不需要他了。

  “国栋,没那么简单,我了解过陈氏集团,他们在广东果品加工业小有名气,产品主要外销,销路一直很好,近期也开始向内地投资扩大规模,花林若是能抓住这个机会的确很好,只是那个陈象山相当精明,就算是要在花林落足,只怕条件也是很多,你得有思想准备。”雷向东这一次又是被赵国栋拉了夫,不过这一次他很赞同赵国栋的意图,所以也就吝支持赵国栋一把。

  “嗯,向东说得不错,越是挑剔的企业,就说明他们本身底气很足,相反,如果很随便就来投资,这种投资者反而令人担心,如此草率的投资,你怎么能相信他在商场上就能成功?”王甫美也赞同雷向东的看法。

  “唉,东哥,美哥,我也知道啊,可我能使出来的招都已经使出来了,别人要真不愿意,那我也没法了,总不能让人上门去拿枪顶住别人头要别人在我这儿投资吧?那还真不成了抢人了?”赵国栋无奈的摊摊手,“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咱也尽力了,问心无愧了。”

  “嘿嘿,国栋,你不是说这是小辉朋友介绍来的么?为什么不让小辉在那边的朋友帮你使使劲儿?我想这也许要简便得多。”雷向东瞥了赵国栋一眼。

  “我想过,这种生意上事情我不想参予太多的私人感情在其中,如果别人真的不愿,强扭瓜不甜,那就没啥意思了。”赵国栋耸耸肩,“顺其自然吧。”

  赵国栋没有明说,乔辉在沿海那边的朋友保不准都是有些其他背景的,牵线搭桥可以,投资建厂那是建立在互利基础之上,真要掺杂其他利益在其中,那日后说不定就会带来其他后患,反为不美。

  雷向东似乎也明白了赵国栋的意思,道不同也就最好不要搅和在一起,他微微颌首赞同他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