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五十八节 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五十八节 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


  个月的学习时间相当快,当省委副书记杨天明的最后埃落定之后,赵国栋才意识到自己这两个月的安都之旅就这样悄然无声的结束了。

  收获了什么?赵国栋很困惑,相较于其他学员们在思维和眼界上的一次触动和开阔,赵国栋觉得收获更大的大概就是熟悉了一些日后都会在安原这块土地上打拼的同僚们,尤其是刘如怀和唐全定两人,两个月下来,谈不上惺惺相惜,但是也算是有些的投缘的味道。

  “怀哥,有啥安排,不忙着回奎阳吧?把定哥喊到一起,今晚我作东,好好醉一醉。”赵国栋一边收拾着东西,一边笑着问。

  “行啊,国栋,不过咱们今晚可别像前两次那样胡吃海喝了,在这学习两个月,肚子见涨,回去还得好生调整一下生活习惯,免得继续下去,恐怕要不了两天家里衣物就全穿不下了。

  ”刘如怀笑眯眯的道,“你小子是个土财主,今儿个准备带我们去哪儿开开洋荤?”

  “开洋荤?”赵国栋一脸诡笑,“怀哥,你要真有那胆儿,我倒是愿意带你去试试,翡翠堡,听说那里来了一批俄罗斯姑娘,吃晚饭唱唱歌,,体会一下俄罗斯鲜活味道。”

  “老毛子姑娘?”刘如怀怔了怔,“这年头老毛子都入侵我们国家腹地了么?”

  “嘿嘿,这种入侵我们欢迎啊,我看翡翠堡也得大一条横幅,热烈欢迎俄罗斯姑娘们到安原安家落户,怎么,怀哥,有没有那份胆魄,我帮你和定哥预定两位?”赵国栋懒洋洋的道:“那些女孩子都青春粉嫩的,皮肤粗糙了一点,但是一白遮百丑,别有一股西洋风情。”

  “国栋,你年纪轻轻咋就喜欢这一口呢?作为老同志我得提醒你,你这样做很危险,明白么?”刘如怀虽然年龄不小,但是心境却相当年轻,话语也相当风趣幽默,所以赵国栋也和他相当投得来,加上一个语言也十分丰富的唐全定,三个县长这两个月里也就成了相对固定的小群体。

  “得了,怀哥,也不知道是谁提起这些东西在暗自流口水,我是让你去唱唱歌跳跳舞,感受一下俄罗斯野性风情,可没让你犯错误,你思想咋就这么复杂呢?就怀哥你这副身板儿,那还不得三五两下就给这些老毛子姑娘榨成*人干?那我回去咋想嫂子交待?”

  赵国栋反戈一击,噎得刘如怀直翻白眼,“你小子,专门勾你怀哥入彀啊。”

  二人正说笑间,唐全定已经从那边人堆里走了过来,“老刘,国栋,你们俩还愣在这儿干啥?去和老师们合合影,留个纪念啊。”

  “嘿嘿,定哥,免了,党校这些老师教得不咋样,真地教授得的,又都早走了,咱们就省省心不去凑这个热闹了。”赵国栋见唐全定眉目间有些喜悦,“定哥,是不是那事儿落实下来了?”

  “嗯,华电集团前期一直在与我们和并岗县谈投资事宜,高层近期就要到我们元兴作重点考察论证,这是我们元兴的一次千载难逢的良机,刚才我和省计委那边联系了一下,说日程基本上已经敲定下来,很快就要成行。”唐全定在刘如怀和赵国栋面前也不遮掩,“如果这个项目能够真正敲定,咱们元兴今年招商引资与固定资产投入增长速度绝对名列全永梁第一了,我这个当县长的也可以喘口气了。”

  赵国栋不为人觉察地皱皱眉头。

  华电集团与东能集团都属于国家电力总公司下边的直属子公司,随着电力投资不断升温,两家企业也都纷纷将目光投注到了经济实力位居中西部第一、经济发展增速也是中西部第一的安原省。

  安原省的水电资源优势相当丰富,但是却集中在边远地区,像永梁地区这种省内腹地并无什么大江大河,华电集团显然是想要利用永梁地区相对丰富地煤炭资源上火电项目。

  这本来是好事,但是赵国栋想一想华阳电厂现在的僵持局面一直到蔡正阳离开之前才算是勉强敲定下来,赵国栋也弄不清楚是不是由于蔡正阳调任国家经贸委任副主任这一缘故才让东能集团高层有些忌惮,最终与安原省政府签署了关于解决华阳电厂环保污染问题地谅解备忘录。

  现在华电集团又要在永梁这边上大型火电厂,永梁这边面积不算大,但却属于人口稠密地区,元兴县东临安都市,在这里建火电厂显然是为了缓解安都地区日益增长的电力需要缺口,

  兴县地势低平,人口更是达到了一百一十万,这火电来,污染问题只怕又要成为一个挥之不去的阴霾。

  “老唐,大喜事啊,值得庆贺,今晚国栋邀请咱们去翡翠堡开洋荤,就算是替你庆贺吧。”刘如怀也有些羡慕,这样大的项目只怕是全省各县都盯着再看,但是永梁那边地理区位好,紧邻安都,可不比宁陵这边偏远。

  “嗯,的确值得庆贺。”赵国栋笑了笑,“定哥,今晚要不醉不归,咱们同学一场,日后走到你元兴地面上来,也得把咱照顾好不是?”

  翡翠堡的幽雅风情的确让三人也是有些放荡形骸,俄罗斯姑娘们的热情火爆更是让三人在酒精刺激下有些难以自抑,KTV包房里,赵国栋、刘如怀加上唐全定都是纵酒欢歌,大有人生难得几场醉的味道。

  不过一切都在唐全定出去接了一个电话之后搁了浅。

  “怎么了,定哥,脸色咋变得这样难看?”赵国栋立即敏锐地觉察到了唐全定脸色的变化。

  唐全定默然无语,只顾默默的灌下一大口蓝方。

  “是不是那个火电项目出了问题?”赵国栋相当敏感,第一时间就想到了火电厂。

  “不是,兄弟,项目没问题,是你定哥我出了问题。”唐全定仿佛一下子苍老几岁,“市委常委会刚刚结束,因为工作需要我调到市农办当主任。”

  唐全定不过四十五六,按理说正当壮年,农办这种清水衙门分明就是闲置,赵国栋心中暗叹,不知道又是什么争斗下一个寥落的失败者。

  “定哥,人生不如意十之**,也别太在意。”一时间赵国栋也找不到合适的话语来安慰对方,唐全定也算是个性情中人,口才不错,人也爽直,只是嘴巴稍稍大了一点,有时候说话也不太注意,但是这应该不是被搁置闲放的原因才是。

  “唔,嘿嘿,兄弟,我可不像你想得那么开,我都四十六了,这一跤跌下去,还不知能不能爬得起来了。”唐全定自斟自饮,大大的抿了一口。

  “县委书记和我一直不大对路,他是市里边下来的,和你一样人年轻,前途远大,急于出政绩,我理解他的心情,可是下边基层有很多事情却不是想象的那么简单,像市里推进地农村水利设建设,要求农村沟渠三面光建设必须要上台阶,但是县里经费不足,只能从农民手中想办法,这需要花些时间来引导,但是他却要求乡镇限时筹集足够资金启动,我建议他根据条件分阶段进行,但是却被他视为破坏推进工作信心,弄得有些不愉快。唉,像这种事情有几次,都是一些工作上的小分歧,我也没太在意,却没有想到会落得个这样地田地。”

  唐全定似乎并不像是刚刚收到被闲置打击的模样,至少表面上表现出来地平静还算是有些风度,这一点倒是让赵国栋很有些佩服,不知道自己这个时候突然接到市委通知让自己到市农办当主任,自己会作何感想,会不会像他一样做得到安之若素?赵国栋自衬做不到。

  唐全定也不是等闲之辈,赵国栋也不相信事情会像他所说的那样简单,如果真是那样无论是他们元兴县地县委书记还是市里边的决策者都显得太没有水准了,很多事情某些问题只是一个导火索而已,

  自己只是一个局外人,和唐全定也只是在党校里建立起来的一份交情,也可能去了解太深,唯有给予些许安慰也就算是尽到了朋友的本份了。

  “定哥,辨证法不是告诉我们,事物发展都是螺旋式前进么?暂时的退却是为了更好的前进,下一次你从市里边下去可能就是县委书记的角色了。”赵国栋微笑道:“我看那个发电厂也是个烫手火炭,这火电厂征地拆迁尤其是环保污染可能带来的问题恐怕会让县里长久不得安生,你看吧,弄不好从开建那一天起到正式投产只怕都会一直让你们县里夜不能寐,华阳电厂就是一个鲜明例证,这都几年了,省里边才算是勉强和东能集团达成协议。我看你们永梁怕是没有这魄力让华电集团在这方面作出让步的。”

  听得赵国栋这样一说,唐全定倒是若有所思的轻轻颌首,而赵国栋心思却已经飘到了宁陵,市里边将会给自己一个咋安排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