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五十九节 体系与角色 1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五十九节 体系与角色 1


  国栋在培训学习结束之后并没有立即返回宁陵,他~秘书长尤莲香的通知,要他星期一早上九点钟到示市委办报到,祁书记将与他们四位参加学习的县领导进行集体谈话。

  这样也好,可以落得两天安心休息,蔡正阳明天就要飞回来,赵国栋也正想和蔡正阳好好聊一聊,蔡正阳这一走就是两三个月,其间只回来过两次都是匆匆来匆匆去,赵国栋和他在一起吃过一次饭,但是都像是打仗一般,吃完饭立即就赶往机场,基本上就没有多少时间能单独聊一聊,而柳道源这一次也要回来,算得上几个人从春节以后的第一次正式聚会了。

  这一次是赵国栋请客,地点选在了江口县岭东乡的青瓦湖畔,为此赵国栋特意让赵德山他的那辆车也送回来,而许明远也把那辆越野车换了回来,这样汽车可以一直开到距离湖畔只有两三公里处,再背上野营炊具菜肴,总得让大家有一种不一样的感觉才行。

  三辆车艰难的爬上了雀儿山南麓,堪堪过一辆拖拉机的机耕道对于越野车来说也显得十分狭窄,好在四驱越野强劲的动力弥补了道路上崎岖的缺憾,勉为其难的爬过了雀儿山进入了青瓦湖畔。

  “瞧,前面就是青瓦湖,嗯,我都能感受到那扑面而来的清新水气了。”赵国栋有些快活的叫道,已经很久没有这样放了,虽然身旁这个女孩子不是自己所希望出现的,但是这并没有影响到他的好心情。

  “嗯,这里植被真的很不错啊,真没有想到江口县还能有这样一处所在,我在安都时可从来没有想到会有这样一处水面。”蔡正阳似乎很是享受回到安原之后地滋味,一山一水,一树一木都能引发他的无限感慨。

  “蔡哥,这里可是一块尚未开发的风水宝地,几十平方公里的水面和湿地,湖畔林木密集,冬候鸟、夏侯鸟次第来往,嘿嘿,天然地观鸟胜地,大自然赐予安都地休闲宝地,只可惜交通问题卡住了这里的咽喉。”

  赵国栋小心翼翼的避开一处灌木,拉动方向盘归位,排气管发出沉闷的怒吼声,猛地一纵向前,越过一道土坎。

  背后那样越野车是熊正林在驾驶,他的驾驶技术显然有些生疏了,连续几遍都退了下去,最后还是一次凶猛地硬闯才算踉踉跄跄的爬过那道土坎,紧随在刘兆国背后地车辆是刘兆国驾驶的安都市公安局的一辆越野车,他的技术明显好于对方,装甲旅旅长出来的角色,那技术没说的,装甲车都能开,越野车就更不在话下了。

  “就只有在这里了,距离湖边还有一两公里,咱们就只有背包徒步过去了。”赵国栋早在学习期间就和瞿韵白重温旧梦过,对于这一片地方并不陌生,不过这一次是一大帮人要过来野炊,比不得两人带点干粮来徒步旅游,自然要选一个合适地方。

  “好啊。这样好地环境我早就想下去走一走了。在北京可没有这样地机会。”蔡正阳兴致勃勃地道。“国栋。就停那儿吧。”

  三辆越野车蹒跚地停在了一出倾斜地山坳边上。一干人等也是兴致勃勃地下车。赵国栋理所当然地成了负重地绝对主力。从锅、酒精炉再到各种凉菜卤菜以及干粮。都义无反顾地落在了赵国栋肩上。一个大型帆布双肩背包几乎把所有东西一网打尽。再加上手上提着地网兜。简直就成了标准地武装越野士兵了。

  “走吧。前面两三里地就到湖畔了。要想钓鱼可以从那边上去到那条河坎上去。距离水面不足两米。正好可以垂吊。我和乡里都打过招呼了。没事儿。可以尽情享受。没有人来煞风景。”赵国栋一边负重前行。前面带路。一边兴致盎然地介绍道:“瞅瞅。那边那片林子。再过去就是一大片湿地。现在正是夏侯鸟栖息繁衍地时候。牛背鹭、苍鹭、白鹭以及应有尽有。像国家一二级保护鸟类鹃鸦、光头麦鸡也时不时可以看到。”

  “国栋。咱们是不是有些奴役你地味道?谁让你生得这么壮实。瞧瞧你这敦实地骨架子和肌肉。与咱们几个老头子比起来。实在令人羡慕啊。”蔡正阳一边笑着。一边瞅了一眼紧随在赵国栋身后地蓝黛。“小蓝。你这身材也挺不错啊。练舞蹈地?”

  “蔡哥。我小时候原来练过几年芭蕾。后来个子越长越高了。就被淘汰了。

  ”蓝黛有些羞涩地道。

  赵国栋回头瞅了一眼蓝黛,这丫头现在和刘兆国老婆关系处得蜜里调油,几乎每月都要去陪刘兆国老婆转转,刘兆国两个孩子,老大是个姑娘,**毕业留在了上海,老二是个小子刚考上东北财经学院,

  在外边,这蓝黛似乎也就成了刘兆国老婆的另一个寄国栋也拿不住这个丫头每次都掺和着自己几个人的活动里边有啥意思,他可从没有想过什么英雄救美就会有什么无以为报以身相许的故事情节发生在现实生活中。

  “噢,练芭蕾舞个子高了也不行?”蔡正阳老婆也很惊讶的问道。

  “嗯,正规芭蕾训练要求很严格,臂长要求最好超过身高2至米,颈项要细长,头和脸不能太大,下身得比上身长12米以上,如果小腿能比大腿长最好,当然这一点很不容易,”

  蓝黛细声细气的介绍着她这个次专业芭蕾舞训练者,让几个中年妇女都是张大嘴巴一副不可思议的模样,而几个男人的则早已把话题转移到了眼前渐渐靠近的青瓦湖面前来了。

  “噢,这淡淡的水气真是令人着心旷神怡,国栋,你是怎么知晓这儿的?对了,你好像在这个旮旯里当了一两个月的党委副书记吧?”熊正林突然醒悟过来,“这样的人间仙境,你都舍得调到交通厅那破地方去?神仙生活你都不知道享受,人啊,总是追求那些虚无飘渺的东西,却不知道往往身畔的才是最令人回味的。”

  “熊哥,你来吧,你如果是想要在这里当神仙,不妨把你们省纪委的疗养中心修在这里来,岭东乡可是几年都难得拉来一个项目,你若是能来,他们保证能提供最优厚的条件。”赵国栋笑吟吟的道:“你可以每天阵着鸥鹭的叫声入眠,然后在云淡风轻中高卧不起,呼吸山林绿肺给你带来的清新空气,当一个真正的神仙。”

  “得了,让老熊在这里呆上三个月,保管他宁肯呆在安都城里那个墙角下过夜也不愿意在这儿呆下去了。”柳道源也笑着插言:“远香近臭,古今一也,我第一次游览沧浪湖,也是觉得天波浩淼,水天一色,只觉得能在这里生活那简直就是胜似仙境,可在宾州呆了几年,经常陪着喜欢探幽揽胜的领导去逛逛,也就觉得就那么一回事儿,越到后边越不想去了。”

  “嗯,男人喜新厌旧是不是也源自这个理由?就是仙女,整天呆在你身边,你也会觉得她神情呆滞,面目可憎了。”赵国栋瞅了一眼背后几个渐渐被拉在后面的女人们,压低声音道。

  “你小子!”几个大男人脸上都露出一副似笑非笑的诡异神情,一边摇头,一边狠狠瞪了赵国栋一眼。

  “年轻就是好啊,老柳,老熊,兆国,相当初咱们在一起当兵时何曾有过这样张狂无羁消遥自在?那时候除了强化政治思想觉悟,就是军事训练,似乎除了这两者就再也没有其他了,哪像他们这个时代,瞧瞧他这份滋润劲儿,只有唏嘘羡慕的份儿啊。”蔡正阳瞅了一眼身形矫健前行的赵国栋,喟然叹道。

  柳道源、熊正林以及刘兆国眼神都是一阵恍然如梦的飘忽,回想当初,一干战友们在北方高原上盯着粗的风沙,冒着寒冷干渴,夜行军,武装越野,战术训练,一幕幕就像是电影一般一掠而过,而弹指一挥间,二十多年就过去了,昔日龙精虎猛的棒小伙儿却已经是脚步安稳但是却少了几分血气的中年大叔了。

  “妈的,国栋这小子就会勾起咱们的浮想,看见他现在的样儿,总能从他身上找到咱们那时候的一丝风采,不是么?”

  熊正林叹息一声,他这一句话直入一行四人心中。

  当初刘兆国将赵国栋带入圈子,最初也只是当作刘兆国欣赏的年轻后辈同乡,却没有想到这之后这个家伙却一步一步走入这个圈子,虽然还只是一个小角色,但是却让这个圈子一下子变得热闹鲜活起来,就像是一瓶润滑油一般倾入了这个圈子中。圈子已经不是简单的圈子,个各人能走到现在这个份上都已经有了自己体系圈子,但是正是赵国栋的加入似乎就让本来已经有些僵硬氛围变得温润柔和起来,而这正是所有人所希望的。

  而仅仅是润滑油似乎还不足以形容赵国栋这个家伙,他总是能给这个圈子里各人带来一些新鲜而富有启迪性的东西,无论是蔡正阳还是柳道源,亦或是熊正林和刘兆国,总是或多或少能有一些感悟从与这个家伙的对话交流碰撞中产生,当然对方也会是如此,但是这样的感悟对于这些已经饱经沧桑历练豁达的仕途老马们来说已经是相当难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