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六十节 体系与角色 2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六十节 体系与角色 2


  人生如梦,梦如人生。”柳道源轻轻叹了一口气,&的笑道“昔日咱们一个连队多少战友,安原本省的又有多少?也有二三十吧?现在能经常聚在一起的也就只有咱几个了。”

  刘兆国也是叹息不已,“是啊,环境的改变造就了人的思想和意识也一样潜移默化,谁能说当初从部队回来时候的思想和现在一样?我才回来多久,心境也和刚回来时大相庭了,不是我们在蜕变,而是社会在改变我们。”

  蔡正阳轻轻摇摇头,“咱们能恰好踩在这个变革时代的洪流中也算是幸运,至少咱们可以作一些自己想作而又有机会去拼搏一番的事业,不是么?”

  柳道源和熊正林听得蔡正阳这般一说,一怔之后都是笑了起来,“还是正阳看得开,说得也是,这样一个风起云涌的时代,总得舒展心中所想方才不负一生。

  ”

  赵国栋并没有插言,这种情况下也没有他的资格插言,人与人境遇不同,性格不同,也就造就了每个人不可能走一样的道路作一样的事情,四个昔日的战友各自走到目前这种位置上还能保持着这样宽松和谐的心情已经很难得了,尤其是四人在某种程度上都还若隐若现的有着某些忌讳。

  事实上从刘兆国谋求安都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时赵国栋就隐隐看出了其中的端倪,只不过他站不到那个高度,无法窥觑全貌而已。

  蔡正阳或许内心真的想帮刘兆国一把,但是如果他贸然出面只会适得其反,当时的蔡正阳还并没有真正成为宁法核心***中的角色,而很显然刘兆国与杨天明之间的关系瞒不过宁法,蔡正阳贸然出力只会让事情更糟糕,唯一的办法就是等待合适地时机。

  私人交情和群体情谊在一般情况下似乎很难完全分开,但是上升到某个层次高度上时那却绝对不可能混淆。

  宁法是个相当强势的角色,他进入安原担任省委副书记兼安都市委书记就标志着中央高层中改革激进派的进一步得势,已经逐渐将影响力推进到内陆地区,而这一次苏觉华调任省省委书记,实际上也就是改革派中温和系势力与激进系势力联手与稳健派势力的一次交锋,中纳入温和系手中,作为交换,激进派则逐渐控制安原,这也意味着在安原乃至整个内陆腹地,改革开放的步伐将会迈得更大更快。

  季成功和杨天明的联手成功地遏制了苏觉华在安原的影响力,但是宁法出人意料的在十五大之前就上位,显然有些令人意外,或许是高层觉得中西部内陆地区地改革开放速度还不够快,或许是觉得中西部地区需要一个率先垂范的改革先锋,安原就当之无愧的成了首选。

  而宁法虽然强势,但是却并不莽撞,在政治手腕上也是相当高明,让刘兆国上位这一招显得十分高明,既缓和了与杨天明之间的关系,同时也抢在苏觉华走后作为温和派在安原代表人物张广澜彻底控制安都之前替稳健派打入了一枚楔子,可谓一石二鸟。

  赵国栋从来就不相信宁法会因为你刘兆国搞上一两个行动,或者破一两起案件就将市委常委这种位置送到你屁股下,顶多也就是在一些私人观感上有所改善罢了,而真正让刘兆国坐上这把交椅,除了省里边错综复杂的关系调整所至外,不可能有其他原因。

  这其间运遮雾掩的纠葛赵国栋一直也是云里雾里,直到蔡正阳离开安都前往首都国家经贸委任职时,才算是朦朦胧胧知晓个大概。

  国家高层在改革开放地大方针上没有变化,但是改革开放对于国家来说也毕竟是新生事物第一遭,很多东西都只能凭着感觉摸着石头过河,在许多政治经济政策层面上自然也有着不同的看法和意见,而体现在下边显得更加错综复杂,而一些若有若无的沟壑也就这么形成。

  好在扑面而来的水天一色化解了一干人间有些微妙的气氛,早已经准备好的伸缩钓竿和饵料一拿出来让柳道源和蔡正阳也喜笑颜开,熊正林和刘兆国不太喜欢钓鱼,倒是喜欢四处溜达,感受一些湖畔林间的生机与活力。

  “正阳,在北京感受怎么样?”柳道源喜欢安静,钓鱼是他最喜欢的一种休闲方式。

  “还行,就是太忙,每天的工作排得太满,从一起床开始脑袋里几乎就是塞得满满地,上班下班几乎没有什么时间观念了,还是回来好。”蔡正阳舒展了一下身体,叹了一口气,“不知道这样的生活究竟是一种幸福还是一种痛苦?”

  “痛并快乐着。”赵国栋冷幽默似的插了一句话,脸上神色却是十分诡异。

  蔡正阳和柳道源都是一怔,然后就是摇头,“国栋,你好歹也是一县之长了,不要再说这些庸俗的话语,好不好?”

  “二位兄长,这话相当精辟啊,往往痛都能带来快乐,没有痛楚的感觉,何来快乐的感受?这本来就是一个相对论嘛。”赵国栋诡辩道。

  “哼,我看你好像还没有汲取教训啊,怎么这一趟党校学习没让你清醒一点?”蔡正阳没好气的斥道:“做事可以高调,做人要低调,我看你却恰恰反过来了。”

  “蔡哥,我知错了还不行么?”赵国栋正色道:“这一次也算是给了我一次深刻的教训,任何时候都不可以小觑你的对手。

  ”

  “哼,你明白就好,这条路上潜伏着无数陷阱和暗箭,稍不留意就要付出代价,还好这一次你自己身上穿得盔甲够厚,否则这一跤就要你伤筋动骨。”蔡正阳哼了一声道。

  “正阳,今年我看国家又在酝酿着一些大动作啊,怎么,有什么新动向,给咱们传达传达?”柳道源一边挂饵,一边随口问道。

  “总书记五月在沪、苏、浙、鲁四省市企业改革和发展座谈会上提出要进一步深化国企改革,建立现代企业制度,鼓励探索,允许试验,坚持三个有利于,但是在具体政策上中央高层还有些摇摆。中央内部从去年开始就有一些看法就是要打造一批能够进入世界五百强的明星企业,中央和地方政府以及金融部门都要积极给予支持,促成这些企业迅速壮大,肩负起中兴国企地重任。”

  “五百强企业?”赵国栋微微蹙眉,蔡正阳话语中的语气已经明显流露出了一些不太赞同地态度,宁法和蔡正阳这一系的态度素来主张进一步放开市场经济,鼓励国有企业进入市场经济中与外资企业和私营企业一起搏击,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建立起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并不赞同政府给予国企太多地扶持和支持,在他们看来原来国企之所以生存能力低,难以在市场经济中生存下来,就是因为政府束缚太多,包办太多,如果继续回到原来的老路上去,那就是再走回头路。

  “上边没有明确在那些产业么?还是在各个产业都要打造国企龙头?”柳道源也皱起眉头。

  “现在上边思路就是由些混乱矛盾,一方面主张要从竞争性领域逐步退出,但是另一方面又表示要给予其中一些已经有了一定国际竞争力地龙头企业以大力支持,促使他们成为本行业的巨舰,扛起中兴国企的重任,比如像现在的海尔、长虹、华北制药、江南造船厂,国家看样子都有意要给予政策扶持。”蔡正阳脸色沉郁,目光凝重。

  “蔡哥,是不是受到了日韩财团模式的影响,所以希望这些企业也能做大做强,率先突出重围闯进世界五百强?”赵国栋连连摇头,“蔡哥,别以为眼前日韩这些大财团风光一时就令人眼花缭乱了,顺风顺水是见不出深浅的,疾风知劲草,板荡识忠臣,大浪淘沙,他们这种由政府扶持起来的财团模式一样存在很大的系统性风险,尤其是这些财团式的机构多元化走得太远,而且还获得了金融融资权力,这相当危险。”

  “噢?”蔡正阳和柳道源都是一震,“你为什么这么看?”

  “其实日韩财团模式和咱们国家国企有些类似,只不过他们采用现代企业制度机在时间上要早一些罢了,但是骨子里依然受到政府相当大的影响,这种方式可以在很大程度上集中资源快速发展壮大,但是因为缺乏深刻厚重的积淀,企业文化制度并没有深入到那个层次,拿我们中国的古话来说那就是尾大不掉,一旦遇到风暴来袭,那就因为供血不足,一下子冻僵。”赵国栋沉吟着道:“日韩财团模式并不适合我们国家,财团模式更适合资源匮乏、产业较为集中但是发展程度较高的过国度,尤其是像我们这样具有全方位综合实力的泱泱大国则不适合。”

  蔡正阳若有所思的颌首,而柳道源却是陷入了沉思,很显然两人虽然都不太赞同财团模式打造五百强,但是在如何发展上仍然有一些分歧。

  柳道源虽然是从组织系统走出来,但是在对于改革开放观点上却和季、杨等人有些不一样,这两年里更是和苏觉华走得很近,而能入邻省担任省委常委兼省会市市委书记,也标志着他已经正式进入了温和派范围***,否则也不可能轻而易举跨出这样大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