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六十一节 体系与角色 3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六十一节 体系与角色 3

  现在国有企业的改制似乎遇到了瓶颈,三四月间副:山东和安原国有中小企业的改制工作进行了考察,诸城经验和安都经验已经在刊载,其中对安都经验中建立了一套相对健全的资产评估体系制度十分赞同,既要加快企业改制步伐,又要确保国有资产不流失,应该说中小企业改制试点对于日后全国三十万家中小企业改制具有指导性作用,也可以为大型国企改革提供一条可供探索的路子。”

  柳道源一边挥杆扔出钓钩,一边沉吟着道:“近几年各地都采取用给予上市指标,从股市上募集资金来达到改善大型国企股权结构和经营状况的目的,但是现在看来效果不好,各地都已经把这个当成救命法宝,越是经营不善、越是亏损巨大的企业就想方设法将它包装粉饰一番招摇上市,但是上市一两年后就变成了死货,极大的打击了投资人的积极性,而企业经营状况却并没有改善。”

  “中央高层似乎也对国有企业改革观点上充满了不确定性,或许和咱们一样都还是在摸索中前进吧,现在抓大放小的呼声渐渐高涨,问题是抓大放小具体内容是什么,抓哪些大,放哪些小?是不分行业门类一律抓大放小,还是分门别类区别对待?国家扶持打造世界五百强企业的声音传出来之后,现在各地也是纷纷效仿,中国五百强的提法已经出来了,各省市又将各省一些种子选手列为进入中国五百强的后备对象加以扶持,资金、政策都向其倾斜,那么地市这一级也就自然而然出台打造全省百强的规划,要做大做强,单靠单一行业并不容易,那么多元化似乎也是一个选择了。”

  “刚才国栋也在说,日韩财团基本上都是采取混业经营模式,多元化发展,而且政府也赋予了这些财团从事金融行业的特权,有了金融资本的支持,发展壮大速度自然不在话下,但是我在想我们这些大型国企如果也仿日韩财团模式多元并举,并且赋予金融经营特许权,做大或许没有问题,但是作强呢?其中有没有风险,是不是就一定可以获得成功?我觉得这一点上也还值得商榷。”

  柳道源话语慢条斯理,但是组织部门出来的角色,对于事物分析地条理性掌握得相当好,很显然柳道源已经完成了一个地厅级领导向省部级领导的角色转换,能够站在一国一省的大局角度来考虑问题了。

  蔡正阳也是满脸沉思之色,走到国家经贸委副主任这个位置,接触的更多的是宏观层面的东西,即便是具体到企业,那也都是一些国有大型特大型企业集团,不要说一个决定,就是一个简单的意见看法都会引发相当大地影响。

  多元化现在也是一个争论的焦点,中央内部也有分歧,多元化的好处显而易见,而一些企业也已经走到了前列,比如赵新先地三九集团,的确也让人看到了令人兴奋鼓舞的亮点,首钢似乎也已经在向世人昭示它地宏伟蓝图,但是光芒背后有没有隐忧却让人很难看清楚。

  在这一点上无论是在其他观点上态度迥异的几方人马都显得有些拿捏不准,究竟好不好也许只有实践才能真正检验出,但是经受检验也许就是要付出代价的。

  “国栋,你觉得呢?”蔡正阳没有回应柳道源的质,转而问赵国栋。

  “我倒是觉得究竟是专业化还是多元化更适合中国这一点没有必要争执,问题在于你想要多元化发展地时候,你是不是在你所处的专业行业中已经做到最大最强,或者最起码是行业前三强了,如果说本行业本来发展前景就很大,你完全可以集中精力做得更好,更精更专业,那你多元化那就是错误的,而如果一个日薄西山的行业,或者说你在这个行业已经做得很好了,你可以在其他行业取得更好的发展,那多元化也不失为一个出路,只是在评估是否进入其他行业时,领导决策机构需要进行理智冷静的审视,而不能被一时地热情所冲昏头脑。”

  对赵国栋这番话蔡正阳和柳道源都不置可否。专业化和多元化孰优孰劣将会是恒久争执地话题。在不同时断不同领域不同国度不同行业甚至不同企业。专业化和多元化似乎都罗列出一大堆成功者。你很难用一句话来评判。

  “国栋。拿地什么书。这么认真?”柳道源也不想再在这个问题上讨论下去。实践中遇到地问题也只是实事求是具体分析。高层只能拿出一些框架性指导性地意见。真正要实际操作还是要地方上来斟酌。

  “。一部几个年轻人写地政治评论著作。有些意思。我认为是一些觉醒者地呐喊。”赵国栋晃了晃手中书本。这本五个作者写成地东西很有些振聋发聩地观点。

  “哦?我听说过这本书。好像很受欢迎。”蔡正阳目光也落在赵国栋手上。

  “嗯。其中一些观点和语言很是让人热血***。嘿嘿。美国谁也领导不了。它只能领导它自己;日本谁也领导不了。它有时连自己都无法领导;中国谁也不想领导。中国只想领导自己。嘿嘿。咋样。暮鼓晨钟。发人深省吧。”赵国栋笑嘻嘻地晃着书道:“已经脱销了。足以见证我们理智地民族主义正在逐渐觉醒。”

  “噢。借给我看看。”柳道源抢先下手。让蔡正阳有些郁闷。“正阳。别那副苦瓜样。让你秘书马上到新华书店买一本行了。难道说堂堂一个首都。连买一本书都买不到?”

  赵国栋并不喜欢钓鱼,见二人终于将谈话心思放下放在了钓鱼上,他也乐得清闲,几个中年妇女也都围着蓝黛一边将包里东西拿出来准备,一边都在叽叽呱呱说个不停,赵国栋侧耳听了一下,几个女人都是与在蕾、形体以及美容、着装方面有着相当专业知识的蓝黛探讨如何打扮方面的内容。

  熊正林和刘兆国已经沿着湖畔去散步了,赵国栋舒展了一下身体,觉得好久没有这样放松的锻炼一下,

  到湖畔一出山岩边上,选择了一处目标,快速攀登。

  “咦?你怎么会在这儿?”清脆的声音在赵国栋刚刚攀上一处崖壁时传来,赵国栋转首一看,两个清凉靓丽的女孩子正撅着屁股从一面山崖上攀爬上来,红扑扑的面颊和鼻翼上细密地汗珠以及急剧起伏地胸脯,再加上四条粉嫩颀长的大腿,让人是天外飞仙。

  “是你们俩?”赵国栋怔了一怔,目光向后望去。

  “小鸥今天没来,她回江口去了。”喘着粗气,一身乳黄色短袖体恤加上石磨蓝的牛崽短裤将乔珊衬托得格外青春娇俏,乌黑秀发束成一束马尾巴,她一边插着腰望了望赵国栋身后,一边道:“赵哥,你就一个人来这里攀岩?你也太另类了吧?”

  “哪有的事儿,我和几个老朋友几家人一起来的,他们在下边钓鱼散步,我一个人闲来无事,就过来锻炼锻炼。”赵国栋吸了一口气,将目光从两个女孩子的身上移开,“你们还没有放假?”

  “下一周就要放假了。

  ”乔珊笑了一笑,“这里环境真不错,还是小鸥推荐给我们的,三月份五月我们都来过两次了,这都是第三次了,童郁和我都很喜欢这里地风景,人也少,一天打个来回,照照相,还可以游游泳,挺合适的。”

  “哦,还要游泳?”赵国栋眨巴眨巴眼睛,“这里可没有换衣物的地方,小心一点噢。”

  两女脸都微微发红,想一想那一夜古小鸥在对方面前地坦裎相见,自己二人却躲在门缝里偷看他的表现,两女就有些脸热。

  “这里没啥人,何况有你在这儿,我们就更放心大胆了。”童郁脸薄,乔珊要胆大一些,说话也要自然一些。

  “那可不一定,万一我兽性大发”赵国栋一想起那一夜古小鸥和这两个女人对自己的考验就心中无名孽火起,险些中招丢丑,那才是形象全毁了。

  两女都是噗哧一笑,“我们可没有小鸥那么好地身材,不敢入法眼。”乔珊话语一出才觉得有些语病,脸也有些发烫。

  “行了,别和我贫嘴了,你们还要上去么?”赵国栋看了上峰,还有一两百米,不算很陡峭,正好适合攀爬。

  “嗯,你要上去,我们就跟着你吧。”乔珊和童郁异口同声。

  “唔,你们走前面吧,万一滚落下来,我也好来一个英雄救美啊。”赵国栋信口道:“早知道把蓝黛叫上,她也在下边。”

  “蓝黛?!哪个蓝黛?”乔珊和童郁同时惊呼出声,惊愤怒的目光同时落在了赵国栋脸上,“你和她一起来的?”

  “还能有哪个蓝黛?你们不是挺熟悉么?”赵国栋惊奇的扬起目光,“怎么了?为什么用这种目光看着我?”

  “你怎么能够和蓝黛搅在一起?”乔珊是愤怒中带着一丝惊异,而童郁则是不择不扣地愤怒混杂鄙屑了。

  “我和蓝黛搅在一起?”赵国栋似乎有些明白过来这两位女孩子的心情了,“唔,你们似乎有些误会了,我谈不上和什么人搅在一起,蓝黛和我朋友老婆比较熟悉,这一次我又是一个人和他们出来,于是就捎带着把蓝黛带来了,就这么简单。”

  “这么简单?”二女显然都不相信赵国栋这番说辞,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和朋友几家人一块儿出来,却还带上一个蓝黛?

  “真的就这么简单,我似乎犯不上为了这个问题撒什么谎,我看你们那副要咬我一口的样子,是不是你们觉得我是应该把小鸥带上才符合情理?我看你们都有些误会了,嗯,怎么说呢,小鸥和我关系很亲密,但是我个人感觉更像是兄妹那种味道,别说我虚伪,这啥都会变,我是说目前我和小鸥之间是这种感觉,至于说蓝黛,我和她之间的关系就像是我和你们一样,就这么简单,只不过她恰巧和我朋友老婆比较熟悉而已。”

  赵国栋耐心的解释道,连他自己也不知道有没有这个必要像这两个女孩子解释这些。

  “你敢让我们去见一见你地那些朋友么?”乔珊乌亮的眼珠子一转,瞪着赵国栋道。

  “见我朋友?干什么?你们不认识地,似乎没有这个必要吧?”赵国栋一怔之后有些警惕,蓝黛就是这么莫名其妙搅进来的,这又多两个女孩子,那自己地形象真要在蔡正阳和柳道源他们心目中更加不堪了。

  “你心虚了?”乔珊直视对方。

  “我心虚了?笑话,乔珊,我似乎没有必要像什么人解释或者表现什么吧?就算是小鸥在这儿我也一样可以这样说,你这副咄咄逼人的态势让我感觉倒是你有点像我地什么人似的,这种滋味真的很独特而又非比寻常啊。”被对方一挤兑,赵国栋也有些冒火,本想发作,但是转念一想,反而脸上露出一些诡异的笑容,“怎么,我是不是说到你心中事儿了?”

  “呸!我只是替小鸥打抱不平!”乔珊涨红脸,怒道:“蓝黛哪一点比小鸥强?你看上她什么了?”

  “蓝黛比不比小鸥强和我没关系,我早就说过了,你不要胡搅蛮缠好不好?这会有损你的清纯形象的,你看看别人童郁多么知书达理!”赵国栋见对方暴怒,心情反而轻松下来。

  “你!”被赵国栋有些无赖的语气刺得找不到合适的言语反击,但是瞧见对方似乎胸有成竹的模样,她也有些拿不准,和毫无主见的童郁交换了一下目光,乔珊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赵哥,刚才斜坡上那几辆越野车是你们开来的吧,我们反正要从那边下去,你是不是觉得我和蓝黛他们来一次偶然相遇更合适?”

  赵国栋一怔,这丫头厉害着啊,居然给自己来这一手,都看着自己从这边上来的,她们俩又从这边下去,自己要真装着没有碰见,那不是让人更觉得自己心中有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