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六十二节 盯上了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六十二节 盯上了


  乔珊,算你狠!”赵国栋似笑非笑的点点头,“看来目的誓不休啊,行,走走走,便遂了你愿,我看你对蓝黛似乎陈见很深啊,我还以为你们之间关系一直很好呢。”

  “谁和她关系好了?她是外语学院的,和咱们从来也没有多少往来,除了有时候出来演出时候在一起,我们根本就没有其他往来。”见乔珊噘起嘴巴不想接话,连忙补充道。

  “就算是你们没啥交情,也不至于这样的态度吧?”赵国栋摇摇头,“从这边下去还是从你们爬上来那边下去?”

  “还是从我们那边下去吧,你这边太陡峭了,下去太危险。”童郁瞅了瞅道。

  三人也就绕过一道山脊,从北麓下坡。北麓下坡要和缓许多,但是距离也要远不少,还得绕过一段湖嘴延伸出来的浅滩,才能抵达那一侧。

  沿着灌木丛生的缓坡一路向下,赵国栋也是有一句每一句的和二女搭讪着,问一些学校里的事情,乔珊和童郁倒也不为己甚,气氛似乎也缓和下来。

  下了缓坡,就看见两辆越野车齐整整的停在缓坡下的低地上,赵国栋也是一怔,他没有想到乔珊他们是从这边过来的,这个地段应该都是梅县和江口县的交界地段,也很难说这里究竟属于梅县还是江口,一辆丰田沙漠王子,一辆国内不太多见的陆虎越野车,看那架势还不是一般角色。

  “你们怎么把车放在这儿?还得绕这么远到那边去。”乔珊随口问道。

  “这不是我们开来的车,也不知道是谁的。”赵国栋摇摇头,乔珊已经将头探在了那辆陆虎的驾驶座前看了看,“不是你们的车,那会是谁地车?这车看起来挺犷啊,我好想在杂志上看过,叫陆虎吧?”

  “咦,小丫头有些眼力呢,这车在国内还不多见呢,现在一般有钱人都是去开奔驰玩宝马了,没啥人玩这个格。”赵国栋笑了笑。

  “那你们开地是啥车?”乔珊一听不是赵国栋他们开地车。有些失望。

  “我们还能开啥车。就开了几辆廉价地日本货。”赵国栋还欲再说。却听得那边叫嚷起来。

  “那是谁啊。在那儿瞅啥呢?”

  “是偷车地么?这样漂亮地女孩子咋会干这一行?”

  “嘿嘿。这年头可不好说。穿得人模狗样。都是干些下作勾当地可不少。”

  赵国栋没有想到一下子从那边沟底下钻出来**个青年。嘴里骂骂咧咧地走上来。看样子是刚从湖边上转悠过来。

  “邱三,你小子说这儿风景如何如何好,结果呢,除了水就是树,要不就是几只鸟,妈的,又没带枪,要不也过过枪瘾也行。”居中一个青年一边骂着旁边男子,一边大大咧咧的走上前来,眼睛珠子却在乔珊和童郁身上上下游动。

  “嘿嘿,冷哥,没过枪瘾那还不简单,这不现成两个鲜货,一会儿您去过过那把枪瘾不就更舒坦?”旁边一个獐头鼠目地青年男子一脸**笑容,“运气好还能玩一出碧血映银枪呢。”

  “能有那好事儿?没看旁边还有一个愣头青在一旁当护花使者呢。”

  “切,识相各人早点滚蛋,要不把他丢湖里喝个饱。”

  乔珊和童郁虽然不太明白对方言语中意思,但是却见几个家伙目光流里流气在自己身上上下乱瞟,如毒蛇信子一般滑腻腻的落在自己身上,一股子说不出的难受味道。

  “喂,你们三个人站住,鬼鬼樂樂的,一看就不是好东西,说,是不是想偷我们车?”一个家伙见赵国栋三人想要离开,叫嚷起来。

  “想走,哪有那么容易,今天你们不好好交待你们偷车地经过,别想离开!”

  几个家伙已经得到了为首那个目光乱窜的家伙示意围了过来。

  从这帮家伙一现身,赵国栋就知道可能又会招惹一身麻烦,看来红颜祸水这句话一点不假,这漂亮女孩子走到哪儿都是祸害。

  说实话,赵国栋现在是一点也不想惹上这些事儿,但是这种情况下一走了之未必能走掉,二来这样灰溜溜的夹着尾巴跑路实在也不是他的风格,年轻人都还是有些血气,又爱惜脸面,在两个女孩子面前这样无声无息溜走,赵国栋怎么也做不出来。

  “兄弟,咱们只是路过这儿,没别的意思。”

  是祸躲不过,乔珊和童郁脸色都有些发白,这荒天野地里,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这一大帮子流里流气的家伙,一看就知道是那种社会上游荡地混子,而且还能开这么好的车,多半都是一些有钱有势人家地子弟,遇上这种事情最是麻烦,这个时候似乎只有赵国栋挺身而出了。

  “嘿嘿,称呼我兄弟?小子你口气挺大啊,看你还算顺眼,留下两个妞,各人滚蛋!妈的,也不看看你自己这副德行,也来吃天鹅肉,真他妈晦气,这头汤咋就被这小子给了呢。”

  居中那个家伙有些兴奋地舔着发干的嘴唇,眼前两个女孩子让他肾上腺激素迅速分泌,走到近前他才真正看清楚两个女孩子地外貌,再看看他身旁一身简单打扮的赵国栋,一股子无名孽火顿时直窜上天灵盖,这样两个堪称绝色的漂亮妞咋就能被这家伙给尝了?

  赵国栋一样是无名孽火暴起,这个杂碎嘴里从一开始就没有冒出一句人话来,每一句从他那粪坑一样的嘴里溅出来都是一股子屎臭!

  “那家裤带没系紧把你这腌货给露了出来?满嘴喷粪的王八蛋,你还真以为你是啥人物?”

  对付这类货色,你如果文质彬彬的与他讲理比对牛弹琴还不如,唯有比他嗓门更大话语更粗野,赵国栋本不想在女人面前展示自己粗俗的一面,但是遇上这种窝心事儿,不这样用言语发泄一下,那就真的只有用拳脚来教训对方,但现在显然还不太适合,毕竟自己还是政府官员不是?

  被赵国栋更加粗野恶毒的语言一下子噎得喘不过气来,一怔之后,一身碎花短衬衣地青年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牙齿咬得格格响:“小王八羔子,你知不知道你要为这两句话付出什么样得代价?你马上就会尝到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味道!给我把这个家伙嘴里

  棵一棵给我敲下来!另外把这两个妞给我拖过来!”

  几乎要被气昏了头地碎花衬衣青年显然还是顾忌赵国栋雄壮的身躯,一挥手,身后几个早已经摩拳擦掌的马仔立时就要扑上来。

  赵国栋一挥手,“乔珊,你和童郁先走,往那边跑!”

  赵国栋不想下狠手,和蔡正阳他们出来惹点事情影响不好,三辆车都摆在那边,若是这帮家伙真有背景,要通过车牌查到来源不是难事,这也给刘兆国添麻烦,但是对方显然是红了眼,认定自己软弱可欺,更是要得寸进尺。

  好在乔珊和童郁两女今天也是出来登山,一身打扮倒也适合逃跑,转身就像斜坡侧跑,翻过前面斜坡就可以到那边。

  赵国栋不慌不忙的让过对方一人的虎扑,然后用小臂轻轻一靠,那个家伙立时变成滚地葫芦,而另一人也在赵国栋一脚轻点之下,手中铁棍也飞出几米远。

  见赵国栋轻而易举就对付了自己两个马仔,碎花衬衣青年惊讶之下却是怒火更甚,后面几人也是一窝蜂地猛扑上来,手中铁棍、钢链、匕首也是全数出笼。

  “小子,你今天若是能跑出我手掌心,我姓冷的日后就不在这安都市里混了!”

  赵国栋一边往后退,一边也在琢磨着这安都市里有谁会这样猖狂。

  社会上混的显然不会这样不知天高地厚,唯有那些个官宦子弟们才有可能这样嚣张,只是算来算去,似乎整个安都市也只有市委副书记冷铁锋姓冷,只是上一次在蓝湾半岛碰上地事儿就是冷家的人,难道这事儿就这么邪,又让自己碰上冷家人不成?

  赵国栋猜得没错,碎花衬衣青年正是冷铁锋的老二冷子建,凭借着父亲的余荫,冷子建和兄长冷子明,四年前就张罗起一家皮包公司,从钢材、铝材、水泥、煤炭、砂石再到承揽各种建筑装修工程,几乎能赚钱就干啥,只是冷子建虽然本身并没有啥本事,但是冷子明却还有些能力,至少靠着父亲地名头也算是在安都市拉起了一个不小的摊子。

  冷锋这个分管党群的副书记在安都市权力架构中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全市十六个区县能不买账的还真不多,而他本人平素也相对比较低调,即便是宁法在位时也没有太多的触及他地利益,当然这也与他的识时务很有关系,他极少就宁法作出地决定提出异议,即便是不同看法也保持沉默,而不像黄元盛那样或明或暗的和宁法抗衡,以至于宁法在很多人事任命上几乎剥夺了黄元盛地发言权。

  看着赵国栋和两个女孩子沿着那边山坡跑了过来,刘兆国禁不住皱起眉头,这个赵国栋是怎么一回事,就这么出去溜达一趟也能招惹这么多麻烦出来。

  似乎是觉察到了刘兆国的心思,熊正林倒是笑了起来,“兆国,国栋不是不懂事儿地人,若非迫不得已,我看他也不会主动招惹事情,你还是安都市公安局长呢,若真是出了啥大事儿,你这市公安局长一样脱不了干系。”

  乔珊和童郁的出现让蓝黛很是惊奇,她也没有想到会在这种场合下遇上两个熟人,幸好没有古小鸥,要不这事儿还真有些棘手,不过所有人的注意力立即就被随后涌来的一大帮子追兵吸引去了。

  “国栋,这是怎么一回事?”

  等到赵国栋简单几句话介绍了原委时,后面一大帮人已经气喘吁吁的赶到了。

  刘兆国沉着脸看着这一帮子在自己一干人面前耀武扬威的家伙,脸上也是有些火辣辣,也知道冷铁锋怎么会有这样不知天高地厚的儿子,赵国栋这个家伙显然是要故意让自己弄明白事情原委,这让刘兆国心中更恼火。

  冷子建一帮人在见到这样一大帮子人之后也有所收敛,但是狂态依然溢于言表,尤其是见到姿色并不输于乔珊童郁两女的蓝黛,心中那股子火烧火燎的劲儿就更是难受,这样三个鲜活滋润的货色眼见得都已经落到嘴边却又要放掉,实在有些难以释手,只是眼前这几个站在前面的男子怎么看也不像是一般人,尤其是站在前面那个答话的中年男子举手投足间更是有一股子说不出来的硬朗气息,总之不像寻常人,这让冷子建也敢轻易造次。

  只是这样无盐无味的夹着尾巴离开也绝不是冷子建的风格,就算是要走,也得撂下一点像样的话来。

  赵国栋显得很平静,既然刘兆国出了面,他也乐得当个旁观者,刘兆国虽然没有表露身份,但是表现出来的气度立时就震住了对方一干人。

  几句话交谈之下冷子建就意识到眼前这个有些面熟的男人绝不是自己惹得起的,虽然对方没有多余话语,但是言语间流露出来的自恃和不屑还是让冷子建很敏锐的觉察到不对劲儿,只是冷子建始终想不起对面这个男子究竟是谁了。

  识时务是冷家人最大优点,冷子建啥也没有在自己父亲那里学到,唯独这一点却继承到了,虽然想不起刘兆国究竟是谁,但是刘兆国的气度让他心中***的欲焰顿时消散,丢下几句大话之后便讪讪离去。

  “兆国,这是冷铁锋的儿子?”熊正林站在刘兆国身后冷冷的道。

  “嗯,冷铁锋的二儿子,我看迟早要替他招来祸患。”刘兆国摇摇头,“他们两兄弟我都见过,老大还来过我办公室找过我,就是为了局里大楼一些电器进货,刚才这家伙替他哥开车,所以我有点印象。”

  “冷铁锋也算是一个相当低调的人啊,怎么会带这样一个儿子来?”熊正林肥脸上浮起一丝怪异的笑意,“听说他们两兄弟那公司挺红火?”

  “正林,你问这事儿干啥?”刘兆国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敏感的反问。冷铁锋是前任省长、现任省人大主任姜朝武的嫡系,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动得了的,连宁法都宁肯保持和平共处,由此可见此人的精滑。

  “没啥,就是问问而已。”熊正林笑笑不语,脸却瞅向一边,赵国栋却正好看到了熊正林眼中一闪而过的精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