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六十三节 野望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六十三节 野望

  ()  蓝黛对于乔珊和童郁的出现感到有些紧张,虽然她掩饰得相当巧妙,但是精明而又刻意观察的乔珊还是觉察到了这一点。

  蓝黛有一种潜意识的感觉,那就是这个乔珊会成为自己前进道路上的一个巨大障碍,虽然她还不确定自己前进道路的目标究竟是什么,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和赵国栋有关。

  对赵国栋的兴趣并不仅仅只是源于他在那一次“绑架”事件中的表现,当然十五万的巨额现金支付和赵国栋表现出来的潜性能量也是其中一方面,但绝不仅限于此。

  蓝黛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个自视甚高的人,连她自己都得承认自己的性格有些倨傲不群,即便是在家中,除了曾经在物质和精神上给了自己相当支持的父亲之外,蓝黛对于包括母亲在内的其他人更多是一种略显淡薄的亲情,连她都很讶异于自己为什么这样冷淡疏远家庭。

  父亲从小就教育她做人宁作鸡头不为凤尾,要做就要做人上人,而父亲也的确为她提供了相当优越的条件支持,从芭蕾专业训练到钢琴小提琴学习,从形体锻炼到社交礼仪培养熏陶,从小的英语口语训练到钢毛笔字的临摹,父亲在每一点上对蓝黛都有着独特的要求。

  蓝黛一直以为父亲是自己最成功的人,能够担任家乡最大企业的老总,而且总是那样受人尊敬仰慕,这一切一直到幻梦破碎父亲的琅璫入狱。

  由奢入俭的痛楚和艰难不是一般人可以体会得到的,而且你还要尽力不动声色间掩饰这一切变化,其间的艰辛苦涩更是让蓝黛回味无穷。

  她渴望重新回到那种生活中,而且要更好更辉煌,她更加渴望成为人们眼中艳羡的对象,而这一切要通过自身的力量来实现显得相当困难。

  赵国栋有些偶然中带着必然因素的走进了她的生活,这让她在漫天的阴霾中发现了一抹曙光。

  从最初对十几万欠款的漫不经心到赵国栋身畔形形色色的朋友们,蓝黛敏锐的发现了这个如同隐藏在茫茫砂砾中的一粒钻石总在不经意间的绽放出一丝光芒。

  刘兆国是何许人,安都市公安局局长,现在更是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蓝黛当知道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强悍角色。

  她清楚的记得当初自己父亲琅璫入狱时一个关系较为密切且有切身利益交织的亲戚一直在帮自己父亲的事情奔走,案子落在市检察院一直没有音信,似乎是在等待什么,而有熟人告知如果能够打通关系也许父亲的案子可以被押后,只要退清所有赃款,上边在疏通疏通,判个缓刑也不是不可能。

  但是父亲已经入狱,而再没有其他人能够在上边帮忙疏通关系,这事儿一拖再拖,最终的结果就是十多年的牢狱之灾,而正如后来那位熟人所说,如果能够打通政法委方面关节,政法委领导出面打个招呼,本来就性质认定上就属于边缘地带的父亲就有可能获释,然后从来就没有如果。

  而刘兆国在这个圈子当中似乎还只是一个最后的迟来者,蔡正阳两年前就是安都市副市长,现在更是从省交通厅厅长位置跃升国家经贸委副主任,俨然已是中央大员模样。

  那个慢条斯理的柳道源则远走邻省当了邻省省会的市委书记,虽然邻省经济不如安原,但是那毕竟是省会市的一把手!

  蓝黛这一两年来对体制内的事情已经有了一些大致了解,越来越觉得这官场上这些森严体制让人望而生畏,你想要上进一阶不知道要花费多少精力心血,而一旦跃上一个台阶,你所要面对天地又不知道要宽敞多少倍。

  而最不起眼的熊正林所处的位置亦是足以俯瞰全省官员们,蓝黛虽然不清楚这个省纪委副书记究竟能有多大能量,但是连刘兆国都对熊正林抱有相当尊重就足以证明他的不凡了。

  一年多下来的细心观察和了解已经足以让这个女孩子对于她所慢慢渗入的环境有了足够充分的了解,相较于那些浅薄的同龄人还在为分配和工作的挣扎寻找,蓝黛的心已经完全不满足于只是留在安都市里了。

  对于周围的同学还在为分配到一个更好的单位而努力时,蓝黛相信就算是自己不开口,陆姐也就是刘兆国老婆也会替自己安排好,最初的愿望现在已经不是问题,蓝黛心中也有更高的欲望。

  赵国栋就是自己改变命运的一个关键。

  自己小时候就曾经算过命,说自己会在青春韶华之际叠遇波澜,然后会有贵人相扶,此生贵不可言。算命占卦之言不可全信,但也不可不信,很多人都说信则灵,不信则不灵,蓝黛一直持将信将疑的态度,直到父亲事发,后有遭遇逼债风波和绑架事件,让蓝黛亦是精疲力竭,直到赵国栋的伸手解大难。

  赵国栋是不是自己这一生的贵人?蓝黛认为是,而自此对赵国栋的兴趣也是越来越浓,她越是想要搞明白赵国栋的一切,就越觉得赵国栋就像是一团迷雾一般始终无法窥其真实面目,从一个派出所长跨越式的到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再到交通厅,最后又离奇的下派到边远山区的县份上当副县长,她完全弄不明白这个人的心中在想什么,但是有一点她可以肯定,那就是赵国栋前程不可限量,而她也坚信除了她所能了解到对方的一切之外,赵国栋背后的还隐藏着更多的看不清的东西。

  蓝黛一直对自己很自信,无论是容貌身材还是本身基本素质,蓝黛都有着相当的自傲,至于学习方面更不用说,英语是虽然是专业,但是她的日语水准也不比英语差多少了。

  蓝黛一直希望自己能够吸引住赵国栋的注意力,她不想用太过激进的方式,而希望一种采取循序渐进潜移默化的手法来达到,曾经一度她也以为她能够做到,但是随着时间推移,她发现这种可能性似乎在渐渐降低,不过赵国栋身畔并没有出现足以对她构成威胁的角色这让她稍稍心安。

  像古小鸥这样的女孩子即便是再漂亮蓝黛也相信难以对自己构成威胁,在她眼中古小鸥更像是一个傻大姐一类的角色,毫无心计而又缺乏竞争精神。反倒是今天表现得有些出彩靓丽的乔珊让她生出一股莫名的敌意。

  乔珊显然也对这一个群体产生了相当浓厚的兴趣,连蓝黛也要承认光是论外表形象乔珊并不比自己差多少,而要单说亲和力更是远超过自己,甚至连童郁都要比自己强上几分,自己唯一可恃的也就是抢得的先手和与陆姐的同乡情谊了。

  蓝黛竭力掩饰自己内心的敌意和疏远,这个时候就算是再反感乔珊二女她也不会形诸于色,她唯一希望的这只是一场再偶然不过的巧遇罢了,日后乔珊她们再也不可能获得这样的机会靠近这个群体。

  赵国栋貌似漫不经心的看着三女之间从惊奇到平静再到和睦相处,就像是在看一幕情景剧,无论是蓝黛还是乔珊的表演都实在说不上完美高明,生硬的对白和假装亲热的热情,在蔡正阳他们面前更是显得幼稚可笑,连带着瞟向自己过啦的目光都变得有些戏谑般了。

  蓝黛的心思几家人都隐隐约约知晓一些,毕竟这么多次在一起出来聚餐活动,蓝黛都参加了,按理说这不太符合情理,只是刘兆国老婆颇为热心,加之赵国栋这个当事人也没有怎么反对,也就这么着过来了,没想到今天遇上的两个女孩子一下子掺和进来就如同本来并没有什么热度的事情变得有点火烧火燎一般了。

  蔡正阳已经提醒过自己要考虑自己的婚姻问题了,虽然婚姻问题不是限制干部发展的绝对因素,但是对于上边来说自己本来就已经年轻得过分了,如果再没有家庭的羁绊,那就意味着自己仍然没有成熟,连家庭观念都没有的人是很难赢得上边认同的。

  只是自己似乎始终没有找到一个真正能够激起心底涟漪情澜的红颜知己,即便如瞿韵白,更多的是一种理解的知己,或许是瞿韵白的过分独立让自己无法寻找到那种感觉,自己更希望能够有一个可以蜷缩在自己怀中让自己可以疼爱有加的女孩子。

  而很显然眼前这几个女孩子都不属于此类,要说外表内部条件,几个女孩子无疑都是上上之选,能上贸洽会当礼仪小姐的角色哪一个不是从安原十多所大学院校里选出来的翘楚,就凭那一个个一米七几的个头也不是一般女孩子可以企及的,更不用说那姣好的容貌和优雅的气质了。

  赵国栋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认真的观察着三个女孩子的表现,蓝黛的孤傲,乔珊的甜美,童郁的楚楚动人,任何一个男人都无法无视,赵国栋是正常男人,自然也无法熟视无睹,蓝黛和乔珊之间那种敌意或许她们自己不觉得,可局外人却是感觉无比清晰,想到这儿赵国栋不由得有些好笑,貌似自己这个当事人却有点身处花丛不自知的味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