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六十四节 政治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六十四节 政治

  了两个青春靓丽的女孩子加入,似乎整个群体一下子动起来,先前因为冷子建一帮人带来的扫兴气氛也很快就一扫而空。

  乔珊的甜美殷勤和童郁的羞涩勤快都使得她们俩很快就融入了这个群体,几乎没有人邀请,她们就自然而然的留了下来,帮着摊开塑料餐布,摆放锅碗瓢盆,分发筷子,拌好凉菜,加热干粮,这一切三个女孩子几乎是争先恐后的忙碌着,连一帮子中年大婶们都没有多少机会插手。

  “国栋,你怎么考虑的?”蔡正阳趁着熊正林和柳道源说着什么的时候随口问道。

  “什么怎么考虑?”赵国栋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蔡正阳瞪了赵国栋一眼,沉声道:“你也老大不小了,都二十六了吧,是不是该考虑一下你自己的人生大事了,要不在下边怎么会有一些风言***出来说你和你们县电视台的什么主持记者纠缠不清?”

  “蔡哥,是不是太早了一些?难道说在仕途上走就必须要已婚才行么?”赵国栋苦恼的挠挠脑袋。

  “我倒不是说要你必须马上结婚,但是你至少得外界一个明确的信号,你有稳定的伴侣或者家庭,否则迟早会有人那你这一点作文章,或许现在你还感觉不出来,下一步呢?难道你就老是这样耗着?中国不是西方,个人**不受侵犯和约束,**的执政基础是基层大众,基层大众的观点决定着**的执政理念,另类是不可能获得成功地。”蔡正阳想起什么似的又瞪了赵国栋一眼,“别以为你颠覆了一次规则,你就还可以有下一次,我告诉你,即便是例外那也是多方力量的妥协认可,否则你只能是牺牲者。”

  赵国栋直到蔡正阳话语含义所指,默默点头受教。

  “哼,这一遭事情你也要汲取教训,老老实实给我在花林呆两年,现在我和老柳都已经离开了安原,有些事情老熊一样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埋头发展经济固然重要,但是如何处理好与上级和班子成员之间的关系更是一项锻炼考验你综合协调能力的必考测试,在这一关过不了的人永远无法成大器。”

  赵国栋细细咀嚼着蔡正阳语重心长的言语,发展经济肯定是第一要务,但是怎样在发展经济同时又能妥善处理好上下级和班子成员之间地关系,尤其是在牵扯有利益纠葛的情况下,这就更考验操作者的水平了。

  拦路上访事件虽然已经平息。但是余波未尽。市里领导或多或少都对自己有些看法。莽撞、草率或者年轻气盛、为人处事欠缺经验、太年轻不成熟这些印象一时间怕是都难以在领导们心目中抹去。怎样凸显自己优点拭去领导心目中不良印象还得好好琢磨一下。

  见赵国栋有些沉郁。蔡正阳也不为己甚。转开话题:“国栋。沉下心来干点实事。是金子到哪里都会闪光。无论哪个领导都绝对不能无视能给他地政绩增光添彩地下属。只要你把握好尺度。我相信以你地智慧、资源和把握机会地能力。花林县完全可以在你手上发生翻天覆地地变化。”

  沉吟了一下。似乎是在斟酌言词。蔡正阳犹豫了一下才又道:“现在中西部地区地发展速度和后劲与东部沿海地区地距离日渐拉大。中央高层已经注意到了这个趋势。宁法就任省长就已经表明了中央有意在安原更大力度更大范围地推进改革步伐。可以说安原省甚至有可能像当初改革开放初期时地广东一样充当中西部地区地改革开放地试验田。我想明年党地十五大召开必定会更明确这一点。”

  赵国栋知道蔡正阳恐怕还有话要说。便不吱声。静静倾听。

  “而这一两年来关于经济成分地争论虽然没有公之于众。但是在政界和学界地高层里交锋中地火药味依然很浓。私有经济地迅猛发展从某种程度上已经成为一支不可忽视地力量。这触及到了一些人地敏感神经。究竟该怎样看待私有经济地发展。是否需要设定一个界限。在政界和学界也是争论激烈。甚是上升到了决定国家性质地高度上。这些问题我估计也该在十五大上有一个明确地说法。”

  蔡正阳目光深邃。到国家经贸委虽然只有短短两个多月。但是接触到地人和事。平素阅览地资料文件让原本在省里边一直觉得游刃有余地他也感觉到了压力。除了废寝忘食地学习和调研之外。他也需要一个在眼界和思想值得交流地对象来探讨。赵国栋给了他太多地惊讶。所以犹豫之下他还是想把这些东西和赵国栋探讨一番。

  “大方向上的模糊就使得具体政策操作上也是出现了举棋不定的迹象,苏南模式的弊端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事实上在全国各地乡镇企业的经营出现颓势也是有目共睹,怎样将这些曾经三分天下有其一现在却陷入困境的企业解放出来重新焕发生机已经成为一个迫在眉睫亟待解决的问题。”

  “蔡哥,你是不是有什么想法?”赵国栋也是心潮澎湃,蔡正阳的目光相当锐利,嗅觉更是灵敏,简直就是天生政治家料子,虽然采取国家经贸委不过两个多月,看待问题的深度和广度已经远非两个多月前在省交通厅可比。

  “嗯,我一直在琢磨,既然国有中小企业的改制试点已经取得了成果,为什么不可以在在这些集体企业性质的乡镇企业上来全面推开呢?眼下外资进入中国的力度也是越来越大,各级政府都是敞开怀抱欢迎,几乎是半买半送的将很多本来有着相当优势的品牌和产业拱手让出,深怕不让外资进入、不搞合资企业就是思想保守不开放的表现,这和许多地方政府对于私营企业却是打压的态度截然不同,不知道这算不算一种~型地崇洋媚外?”

  赵国栋默然,在他的印象中,这种对外资的过分热情偏爱和对国内私人资本的歧视偏见一只要到二十一世纪第一个十年的后期才会逐渐有所改善,对合资企业的优惠政策

  营企业的歧视政策成了这个时期中国经济发展地一

  “我个人的看法乡镇企业完全可以放开进行改制,但是在改制之前我们还有相当多的工作要做,比如说规范审计和财务制度,建立完善而又严谨地评估体系,采取分阶段分批次分门别类的进行改制,也可以选择一个地方进行试点,取得成效之后,再全面推开。改制方式一样可以进行探索,尤其是可以借鉴诸城和安都的国有中小企业改制经验。”

  “蔡哥,你的想法当然是好的,但是你现在身处的位置决定了你这个观点一旦抛出来就有可能遭遇无数明枪暗箭的追杀,这可不比你在安都搞一搞试点那样简单,出了问题还有当时地宁书记和苏省长帮你顶着,而现在的你,也许就是灭顶之灾。”赵国栋知道蔡正阳恐怕在酝酿着什么,他忍不住提醒道。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中国的改革先行者往往都要付出沉重的代价,不知道蔡正阳是否作好了这方面的思想准备。

  “雨过总会天青。”蔡正阳悠然道。

  “但是这场雨也许就是一场狂风骤雨。”赵国栋再度提醒。

  “那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做?”蔡正阳反问,目光犀利无比,直刺赵国栋心灵深处。

  赵国栋心念几转,沉吟了好一阵之后才道:“我建议蔡哥你可以采取和缓一些的方式来处理。嗯,比如你可以在一些官方杂志期刊这一类的东西上多发表一些这种探索和探讨性的文章,也可以注明只是个人看法和理解,不代表官方意见,这样既可以表现自己地意见,也可以说是带有一定的半官方意义,让中央高层也能够看到你的想法和意图,展示你对改革的设想,我感觉到这是我们国家改革必经之路,只是走的早迟而已,而走得早无疑比走得晚好。另外也可以和宁省长商量一下,在安原选择试点地区,比如绵州或者建阳这些具有典型意义地地区来试点,这样也可以取得较为明显的效果和经验。”

  蔡正阳点点头,赵国栋这个建议虽然从本质上无法回避问题核心,但是却能够有效地缓解外来质方的对立情绪,至少可以建立一个互动地探讨氛围,而不至于一下子将问题尖锐化。

  至于说在安原试点,他也和宁法探讨过,宁法态度相当鲜明,而且明确表示要试点就要在乡镇企业最为发达的安都、建阳进行试点,力争取得成效,当然蔡正阳也隐隐知晓宁法是需要在党地十五大之前为中西部地区改革树立一支标竿,或者用庸俗一点说法,也是要为他自己在安原担任一年多的省长向中央高层展示自己的魄力和取得的成绩。

  “国栋,看来你比我想得更周全慎密一些,在这一点上我有些理想化了。”

  蔡正阳叹了一口气,短短两个多月他也已经体会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味道。高层一样充满了斗争和交锋,但是在某种程度上来说,高层的交锋更多是从理念观点的差异而导致的角力,或者说得更深一点,那就是代表着各自所属的巨大群体的利益和观念的差异,这样的角力对抗也是恒久而持续的,即便是暂时的妥协那也是为了更好的进攻和坚守。

  中央高层观点上的差异甚至角力无可避免的会一样延续到地方,站在一定的高度上你就可以看到政治版图上的这一片***的热土上其实一样有着影影幢幢的碰撞,观念上的碰撞,利益上的碰撞,具体到每一个地方每一个变化甚至每一个政策,这就是政治。

  熊正林和柳道源都注意到了蔡正阳和赵国栋神容肃穆的在一旁交谈着。

  柳道源有些遗憾,赵国栋应该是一颗相当耀眼的明日之星,虽然现在还只是小荷才露尖尖角,如果运作的好的话,十年后上到一个像自己这样的位置上也不是不可能。

  柳道源有些羡慕蔡正阳抢先下了手,不过自己也并不是没有机会。

  从现在赵国栋的性格和眼界来看,他并不像一般的人那样人云亦云或者只是单纯的追随什么人,他有着自己的政治观点,尤其是在对宏观经济发展上更是有着自己独到的观点和看法。现在还很难看出他的基本观点上的态度,毕竟目前中央代表着几方的观点都还有些混沌,既有相通之处,又有矛盾的地方,即便是同一个大方向下一样有着细微差别,而这些细微的差别一旦传递到地方就会被放大无数倍之后解出来,体现在具体政策上也就会迥然各异。

  蔡正阳无和宁法代表的一系走到了一起,他们的观点目前似乎有些得势,但是同样也饱受来自各方的攻击。

  政治观点上的一致无是最能凝聚在一起的原动力,而相对于政治观点一致,那些利益上的联盟在柳道源看来就显得有些落了下乘了,已经站在他们这个高度上,简单的利益结合已经不容易把人心拉到一起,柳道源一直信奉一个观点,唯有信仰一致才是走到一起的关键。

  “正林,你怎么看赵国栋这小子?”柳道源突然问道。

  熊正林怔了一怔之后,笑了一笑:“怎么,老柳,你也动了惜才之念?”

  “任何群体都需要新鲜血液的加入,社会主义事业更是如此,虽然我们的目标都是一致,但是并不代表我们的观点和步伐就完全一致,谁都希望自己能够获得更优秀的人支持,不是么?”柳道源难得的说出一番发人深省的话来。

  “呵呵,我倒是觉得国栋他对事物有着自己**的不受外界干扰的看法,任何其他强加于他头上或者说希望影响他的道路的愿望都是徒劳的,与其那样,还不如多给他一些雨露滋润,让他成长得更快一些,等到他长成参天大树,既可以看清楚他的本相了。”熊正林似笑非笑瞅了柳道源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