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六十五节 受教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六十五节 受教


  道源回视了熊正林深沉幽邃的目光,清冷的一笑,

  熊正林在走怎样一条路他也隐约知晓,,纪检系统貌似独力特行,但从来就不是真正游离于整个社会政权体系之外的,虽然他们一直标榜自己**公正的行使自己的权力,那仅仅是相对于其他部门而言。

  各人有各人的路要走,谁也无法干涉别人的自由,作为朋友只能祝福一路走好,就像自己也一样在为了自己的理想而稳步前行,柳道源一直这样认为,他也相信无论是蔡正阳亦或是熊正林也一样如此想,这才是真正的朋友,不会因为政见的不同就反目成仇白刃相向,即便是角力交锋对抗,毕竟也只是为了共同的目标而在手段和策略上的不一样罢了,为什么就不可以用一种更为平和甚至是绅士一点的方式来解决呢?

  刘兆国有些羡慕蔡正阳和柳道源,这一两年间看起来似乎大家都在进步,但是他知道自己与他们的距离越拉越远,蔡正阳这一跃升实际上就是在为他下一步到地方主政打基础,国家经贸委是何等重要的位置,作为国家经济命脉和经济政策的执行机构,在那里打磨一两年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就是一辈子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人脉资源,对于蔡正阳的际遇刘兆国除了羡慕之外就只有唏嘘赞叹了。

  梯次已经在渐渐拉开,最初自己从部队回到安都时似乎以柳道源隐隐为尊,但是三年多四年下来,蔡正阳却从华阳县委书记的一个副厅级干部猛然越过了正厅级直上副部级,而且看这个架势,一两年后晋升正部级领导的可能性很大。

  柳道源发展相对平稳,准确地说从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这个职务上下到地方担任地委书记甚至是带有一定风险性地,但是柳道源成功的完成了从一般的组工干部到地方主官身份蜕变,进而一举获得了晋升的资本,才能一跃跨过副部级很多厅级干部一辈子都只能停步不前地台阶,而且看他的趋势一样很有可能在一年多后的党地十五大召开前后获得再次提拔的机会。

  熊正林走的是另一条路,虽然在通城担任了两三年分管组工党群的副书记,但是熊正林似乎并不太热衷于向更宽泛的方向发展,最后又重新杀了一个回马枪回到了纪检这条线上。

  刘兆国不太清楚熊正林究竟怎样考虑的,但是刘兆国却知道中纪委似乎对这个貌不惊人的胖子很是青睐,仅仅是回省这一年间中纪委就两度招熊正林入京,一次是借上去主持查处目前尚未公开通报的案件,一次纪委系统领导专题培训,足以见得中纪委高层对熊正林的看重。

  “国栋,你们这一次地学习收获怎么样?”饭后一干人都三三两两的享受着树荫下的阴凉,熊正林拉上了蔡正阳杀两局象棋,柳道源也和赵国栋沿着湖畔散步。

  “嗯,还行,大概和以往的培训有些不一样,宁省长看样子是希望咱们基层干部都能够懂经济,就算是不精通也至少要会合理规划,所以培训内容也大多以开拓眼界和思维、长见识为主,来自那些大学的教授们更多的都是从宏观方面来分析我国今后几年可能面临的机遇和困难,参考中央高层近年来出台的政策来分析我们怎样应对,怎样结合我们各地实际来自我定位,而党校老师则主要是讲一讲我们基层工作的具体方策,比如执行力、领导的个人魅力培养、法制建设等等,实地考察也没有去什么风景区,考察了碧池工业园区和绵州、建阳两个县地经济开发区发展,还有些意思,”赵国栋点点头。

  “唔,看来宁法也很看重县级干部的培养啊,在这一点上他很有先见之明,要想改变一个地区地面貌,首先就要改变县级干部尤其是党政一把手的观念,要让县级干部地思想观念得到更新,要让这一级干部意识到自己的任务和目标,只有明确了目标任务,他才能根据实际情况来确定方略。”柳道源赞同地点点头:“看来宁法搞的这个加快发展专题培训班很有新意。”

  “怎么,柳哥,打算借鉴一下?”赵国栋微笑道。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嘛,连你都觉得有些收获,也证明这种方式的培训值得推广。”柳道源笑了起来:“我们黔南省发展速度不如安都,就更需要在这方面加强学习提高。”

  “呵呵,柳哥你太高估我了,我就是因为见识太少所以才会需要来这

  训班里充充电。

  ”赵国栋有些不好意思。

  “得了,国栋你就少在我面前装嫩了,见识太少换在别人身上可以,在你头上可说不走,不过你倒是需要好好在下边打磨打磨,学会怎样在基层开展工作的技巧和经验,怎样最大限度的获得同僚的支持,怎样收获别人的拥戴,怎样集中力量解决主要矛盾,怎样用辩证的观点来看待存在的矛盾。”柳道源微微一笑,一连串的排比句赵国栋脸色也变得凝重起来。

  “国栋,你能力有,眼界和观点也比一般的干部更高更远,但是你要记住,一个地方的发展不是光靠一个人能够改变的,你需要凝聚一帮和你观点一致想要和你一起干一番事业的人以及一批因为各种原因愿意助你一臂之力的人。”柳道源瞅了一眼赵国栋,淡淡的道:“前者是你想要做一番事业的核心和基石,后者则是你不可或缺的盟友,核心和基石固然不可或缺,但是没有盟友的助力,你一样会举步维艰,把所有精力都消耗在无休止的扯皮和琐事中去了,而无所作为。”

  “坚持原则很重要,这是你立身行事的根本,也是凝聚一帮人干事情的基点,但是原则之外的策略就需要你好生把握,怎样最大限度的避开矛盾或者分化敌人,最有效的办成一件事情,这就是考验你综合驾驭能力的关键。从来没有哪一项工作是一帆风顺的,也从来没有一个事物只有简单的支持和反对两个方面,存在于支持和反对之间有相当一部分可以借助和利用的力量,就看你怎样去把握为己所用了。”

  经典之谈!

  赵国栋深以为然,自己毕竟太嫩了一点,虽然在花林也成功的拉起了一帮人,但是毕竟自己还无法和那些在花林已经根深蒂固的本土势力相抗衡,就算是常委会表决自己可以获得成功,但是下边的具体工作仍然需要无数支持或者赞同自己观点的人来推行,而在这一点上自己先前显然有些忽视了。

  “柳哥,有了这一次教训,我会好生反省。”找不到合适的话语,赵国栋唯有垂头检讨自己。

  “嗯,谁都不是圣人,谁都难免犯错误,但是再犯同样的错误就有些说不过去了。”柳道源很满意赵国栋这种态度,“县一级机关是最能锻炼人的所在,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你能在花林锻炼磨砺一下,对你日后的发展很有好处。我虽然离开了安原,但是有什么事情一样可以和我打电话,现在通讯这样发达,多打两个电话也累不死你。”

  柳道源相当亲近的话语让赵国栋颇为感动,现在的柳道源已经是南省委常委兼阳市委书记了,日理万机这个词儿用在他身上也不为过,能够给自己撂下这句话足以显示对方对自己的看重,而想一想这几年对方给予自己的帮助,赵国栋更是心中感激。

  “谢谢柳哥这几年来的关心,我会经常和柳哥联系,柳哥没事儿也经常回来走一走,我也好当面请教受益。”赵国栋一脸诚挚。

  “嗯,你有空也可以来阳走一走嘛,阳风景不错,气候也比安都好,我倒是想把你梅姐调过去,可她不愿意,我也就随便她了。”柳道源叹了一口气。

  柳道源老婆姓梅,在安都市天然气公司财务上工作,工作轻松,效益也很好,一直不愿意调到经济逊于安都的阳去,加上阳距离安都也不算远,汽车开车十二个小时,如果安高速能够全线贯通的话,可以缩短到六个小时左右,而飞机则只需要一个小时就飞到了,所以柳道源也没有勉强。

  “柳哥,梅姐不调也好,你在阳能干多久也说不清楚,保不准明年十五大一开,你就会动一动,回安原或者去别省那都很难说,梅姐也懒得熟悉环境嘛,在安都人熟地熟,真要有啥事儿也好照应。”

  听得赵国栋这般一说,柳道源心中也是微微一动,明年的十五大召开对于整个国家甚至世界来说都是一件大事,当然也就不可避免的会涉及到国内许多人事变动,自己是否会在黔阳或者南省呆下去自己也没有底,上边的动作已经开始显现出来,就看风向最后怎么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