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六十六节 滴水之恩还涌泉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六十六节 滴水之恩还涌泉

  餐后的娱乐方式也因为多了两女孩子变的生动起来象棋之外。打扑克也就成了国栋和三个孩子的娱乐项目。让赵国栋在感受了蔡正阳和柳道源之间的“深刻教诲”之后也终于获的一丝放松的机会。

  “拱猪”是这个时代最流行的打扑克方式。坐在报纸铺垫起来的草的上。稀稀疏疏的点点阳光透过树枝落下来。清脆鸟鸣外加丝丝清风。简直就成了天然的娱乐场。

  赵国栋的“拱猪”虽然说不上是炉火纯青。但是对付三个女孩子还是绰绰。不过和三个靓丽的女孩子坐在一起。嗅畔传递过来的淡淡幽香。六条白晃晃的粉腿或盘或蜷。或伸或翘。细腻光滑的肌肤和小巧玲珑的足趾脚踝。让本来就无心打扑克的赵国栋更是心猿意马。

  赵国栋的心不在焉很快就被三个女孩子捕捉到了。贴胡子的惩罚很快就让赵国栋变成了圣诞老人。见到赵国栋滑稽可笑模样。三个女孩子也是兴奋的欢呼雀跃。很难见到赵国栋有这样随和无拘的时候。尤其是在没有古小的情下。连乔珊和蓝黛都没有意识到她们就变的轻松随意许多。

  被三个女孩子弄心痒难熬的赵国栋真还有些意动神摇。蔡正阳不是熊正林的对手。刘兆国被迫拍马上阵。而柳道源和蔡正阳重新拿起钓坐在崖岸上聚精会神的垂钓。难的有这样的机会自我放松调节。两人也是抛开一切工作上的情。安心的享受起难的的休闲时光。

  几个中年妇女也早带来的折叠桌椅架好。乘着这样好的天气玩起麻将来。对于她们来。这才是最好的娱乐方式。

  -珊跪起来洗牌时敞口T恤口总是有意无意的垂落下来。纯黑的蕾丝胸罩映入赵国栋眼帘中。那怕是惊鸿一瞥也会让赵国栋遐思万千。盘腿而坐的童郁将她粉的修长匀称展现无遗淡淡的筋脉在白嫩的皮肤下若隐若现。裤腿略的白色休1短裤总是在不经间把内里的一抹红色暴露出来让赵|栋无法不想起那一夜在警车里她亵裤上的卡通图案。

  至于蓝黛。三人中要说身材发育乔珊和童郁都是远远不及。东北女孩子特有的高大匀称加上白皙的皮肤和略略有些冷峻的表情。赵国栋想不被吸引都|这是赵国栋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和蓝黛相处。腿膝之间的碰撞和蓝黛身上独有的香水味道更是撩拨着赵国栋心底的**之弦。

  漂亮女孩子在一起时间总是过的很快。这句话赵国栋这一次才算是真正体会到。乔珊相当健谈话语也很风趣蓝黛语言虽然不是很多。但是句句都很有分。而童郁更多的时候时是有些夸张的噘起樱唇作出迷人的表情来向二女表达她的讶。

  晚饭安排在了江口县相当名气的张记河鲜馆这个馆子里的河鲜宁江中已经不多见了。.而大多需要到宁江上游的一些支流中去打捞即便是这样也是越吃越少。往深山里走也是越来越深远。

  豆瓣烧岩。椒盐蜂子。葱香胭脂鱼。家常鳝鱼。红烧河蚌。外加一盆鲜辣黄腊丁和一盆松茸虫草白锅石巴子。红白相映。鲜香扑鼻。这一盆盆端上来。光是一闻就已经是心痒难熬了。入目琳琅。中午那一顿本来就是对付着过。这个时候正餐上来。一帮子人哪里还能忍的住?

  吃饭时候赵国栋想一想之后还是给朱星文打了一个电话。

  刘兆国进了安都市委常委兼了政法委书记之后也是威权日重。他的性格也不比当初谢其祥。对于下边政法部门尤其是公安局的控制力也是大大加强。除了市区和郊区八个分局之外。对于县局一二把手的调整权力也开始逐渐收回到市中。

  到清江分局只当了一年半时间政委的邱元丰已经正式调任碧池分局任局长。虽然是从市调郊区。但是却是升任一把手。只是要想进碧池区委常委兼任政法委书记或者进碧池区政府班子却还资格不够。还需要市政法委和碧池区委区府协调。

  朱星文不知道通过|么渠道也已经了解到了赵国栋和刘兆国之间的关系。春节也专门把赵|栋和邱元丰约到一块儿。又把刘胜安汪涌泉和曲军叫上。一起吃了一顿饭。饭后朱星文和赵国栋单处的时候也有意无意的提起了包太平年龄已经到了。今年可能就要下。他自己打算去争一争政法委书记这个置。言外之也是希望赵国栋有机会帮忙在刘兆国面前美言几句。虽然刘兆国当时还不是政法委书记。但是传言他要当政法委书记很久了。朱星文虽然没有把希望完全寄托在市里边。但能多一个人说话帮忙说话然要好的多。

  朱星文几乎是丢下家里一桌子客人换了衣服驾就直奔张记河鲜馆。

  刘兆国已经不再是半年前的刘兆国了。现在的刘国已经正式成为市委常委政法委书了。而且仅这几个月表现出来的强势就已经表明他与往日谢其祥兼任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时的风格截然不同。连县里主要领导也暗示如果要想接任包太平的政法委书记一职。很大程度上要看刘兆国的态,。

  虽然名义上要想担任县委常委才有格担任政法委书记。但是包太平一旦退二线。常委和法委书记就都空缺出来了。可以说你能担任法委书记也就意味着你定能担任县委常委。而你一旦担任了县委常委。那也就表明你已经做好了接任政法委书记的准备了。

  朱星文待赵国栋不薄。所以这种情况下有这样的机会。赵国栋如果不能帮朱星文提供一些机会。赵国栋也觉'里说不过去。至于说朱星文能不能上这一格那就要看他自己的本事和造化了。

  朱星文赶到张记河鲜馆时。一帮子人已经开席了。除了刘兆国和赵国栋之外。朱星文第一眼就认出了相貌特征十分明显的熊正

  朱星文琢磨着这一帮子男男女女看样子真是如国栋几家子一起聚一聚。也不知道赵国栋这小子咋就能和这帮人搅的这样热乎。

  “朱局来。这儿”

  见到朱星文出现赵国栋连忙招着入座。不管'的。都说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朱星文也算是自己半个师傅自己在刑警队他就分管刑侦。后来自己又的力于他的竭力推荐才上了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兼派出所长这个重要的台阶。至少也算是替自己在仕途上打熬节省了两三年时间。俗话说受人滴水之恩当以涌泉想报就凭这一点朱星文有求于他的时候他也的帮一把。

  见到赵国栋招呼朱星文也是相知趣的乐呵|的一路点头到了赵国栋旁下。柳道源他不认识。而正阳在安都市任副市长时间也不长而且也不分管一行朱星也就没有啥象。但是看这副架势朱星文估摸着只怕不比刘书记的位低朱星文也就嘀咕着也不知道该咋称呼。

  “朱局。本来就是刘哥和我们几家人到青瓦湖那边去野游了一下。然后晚饭都说要来这河鲜馆尝尝鲜。所以就过来了。我想都来到朱局码头上。若是没有朱局打招呼。日后朱局也要骂我。所以我也就斗胆把朱局也邀请来一坐坐。”

  赵国栋一边笑着很的替朱星文斟上自己带来的碧**酒。一边笑着道:“朱局。今天我们就喝这个都是家宴。凑气氛就行。我替你介绍一下。我熊哥。朱局你认识。上一次咱们在嘉禾酒店也见过。柳哥。蔡哥。其他人都是家眷。陆”

  朱星文也知道这种况下己能来坐一坐那比起你在刘书记办公室里去汇报三次工作作用大。对赵国栋的热心也是心存感激。看看赵国栋这小子才区区几年。都已经跨越了己奋斗一辈子都无法企及的的步。虽说偏远了一点。但那毕竟是一县之长处级干部啊。看看自己现在都还在为副处级奔波。就知道这朝里有人好作官这句话任何时候都绝对适用。

  刘兆国对于赵国栋的安排只是初皱了皱眉。本来说好是家宴。这多了一个外人就有些变味了。当然也不止多了一个人。还有两个小姑娘也是意外。不过毕竟不属于体制内的人。倒也无所谓。这朱星文这么一来。气氛就有些压抑了。

  星文相当识趣。只是简单的走了一圈。便连连点头抱拳告辞了。他知领导这种场合不喜欢打岔。能够和你喝两杯已经很够意思了。

  赵国栋一直陪着朱星文走河鲜馆大门。看着这个变的有些不太认识的昔日|。朱星文也是感慨万千。“国栋。你去忙吧。你能有这份心。朱哥心领了。”

  “嗨。朱局。别那么说。若是没有你那时候的扶持。哪有现在?”赵国栋连连摇头。也不多废话。直奔主题。“今天是刘哥几个老战友回来碰齐了。我就作东陪陪他们。没别的意思。朱哥。听说包书记退了?”

  “嗯。到人大当党书记副主|。”朱星文点点头。手中烟放在嘴边深深吸了一口。眼睛里有些落寞。“传言很多。有说法院老强上。有说从市检察院下人。嘿嘿。就是没人说老朱该上。”

  “噢。不会吧?出了啥事儿不成?”赵国栋也是一惊。论理朱星文也该是最有力的竞争者对。怎么会一下子就这样沮了?

  “唉。国栋。年后咱们局里出了一桩事儿。王贵仁酒后驾车把人给撞死了。他本人因为交通肇事罪被判了。可咱们局里也跑不了责任。我这个当局长党委书记的就很丢不掉责任。你说冤不冤?”朱星文叹了一口气。将烟蒂仍在的下使劲儿踩了一脚。

  “这怕没有太大影响吧?”赵国皱起眉头。这种事情可大可小。若是上边想让你上。这事儿也算不上啥。如果上边本来就没有这意思。这就成了最好的理由了。“县委那边同没通?”

  “嘿嘿。国栋。你也是当县长的人了。对这官场上的是是非非也清楚。现在县里边两位主要领导经常掰腕子。我这当局长的也是夹在里边两头受气。冯县长还|。可是薛书记那里。不好说。”朱星文摇-头。

  官场上如果有不好说这句话。那也就意味着你肯定没有入领导眼。就像还行也就代表着领导欣赏你的意思。

  “朱哥。县委书记如果对你这个县公安局长不入眼那可有些麻烦。就算是刘书记有心要栽培你。只怕也很难过县委这一关。除非你还能等下去。等到薛明扬离开。”赵国栋沉吟道。

  “国栋。你朱哥我四十六了。还等。还等还有我的份儿么?薛明扬才来江口一年多时间。谁知道他啥时候走?”朱星文苦笑着道。

  “唔。这倒真有些麻烦。”赵国栋也是觉有点不好办。

  “国栋。你帮朱哥探探刘书记口风。看能不能让朱哥动一动?”朱星文脸上露出希翼的神色。

  “朱哥你想离开江?”赵国栋些惊讶。

  “一言难尽”朱星文摇摇头。

  “好的。我帮朱哥问。”赵国栋也知道朱星文是遇上了什么烦心事儿。这县委书记对你不感冒。你这局长肯定当着。你想要提拔的人组织部过不了关。你不想要的人。说不准领导就给你安排来搁在你身边。你说憋气不憋。

  看见朱星文离开的身影。赵国栋也是禁不住叹口气。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不管是当局长还是当县长。谁有不顺心的事儿。想要改变自己的命除了靠自己努力之外。有些候还真离不了外来助力。而不能不说自己在这一点上有着的天独厚的优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