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六十七节 敲打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六十七节 敲打

  星文的知趣离场让席上气氛重新恢复了热闹,蔡柳等也是不离眼下国内时局。上月北京的中美知识产权磋商一度剑拔弩张,双方都祭起了贸易报复措施的宝剑,但是一番舌剑唇枪之后,美国取消拟对华采取的贸易报复措施,并承诺江中国从特殊301重点国家名单中去掉,中方也取消拟对美国的贸易反报复,同时也表示将尽力加强国内对知识产权的保护,加大对侵犯知识产权行为的打击。

  “美国的强大不仅仅依赖于他们经济实力,而更多的体现在他们的软实力上,他们的文化出所起到的渗透力甚至远远超过了他们在军事上取得的成就,以好莱坞为主要阵地的电影工业不断将代表美国价值观的文化产品输入到发展中国家,而使得发展中国家丢弃自己原有的价值观,转而以他们所谓的民主价值观为标准,这实际上就是一种文化侵略。”柳道源一边吃一边道:“加强思想领域的建设刻不容缓,在某种程度上甚至决定着我们国家下个世纪的命运。

  ”

  “老柳说的话有些道理,看看现在出国去的留学生,我不能断言这些国家公派留学却以所谓国家没有适合他们发展的条件为由推脱就是不爱国,但是五十年代老一辈知识分子能够重重险阻回到一穷二白的祖国,白手起家建立起国家支柱产业,这种精神现在这一代人已经很难寻到了,更多地是讲究享受和自我,在这一点上应该说改革开放将近二十年,我们国家在加强国民尤其是青少年的思想政治工作上无论是方式方法还是力度上都有些滞后了。”

  蔡正阳也接上话,“我刚到委里不久,一个刚分到我们委里的年轻人在接到考取了托福过关的通知之后,很快就办理了辞职手续出国,名义上是去美国深造,但是谁都知道那是奔着国外优越地生活条件而去,可是他却忘记了国家为了培养他花了整整十五年!”

  话题很快又转移到了即将在北京召开的全国农村金融体制改革工作会议上,探讨农村金融体制存在的困难和问题,如何既要防范金融风险,又要有效的支持农村农业发展,席桌上也是各执己见。

  赵国栋细心的品味着四个人的表现,蔡正阳意态高昂滔滔不绝,柳道源沉稳含蓄偶露锋,熊正林言词犀利不乏幽默,刘兆国却是不多言,除了在涉及社会稳定方面地话题插插话外,一般不发表意见。

  定位决定地位,相反,地位也决定定位。

  蔡正阳和柳道源虽然并无意展示什么,但是语意间已经有了一种睥睨众生的气息,而熊正林确如同隐藏在匣中的利剑,随时寻找着机会展露锋芒,相较于前三人地凌厉,刘兆国就显得要内敛得多。

  无论是女人们还是女孩子们这个时候都表现得十分安静,这时候是男人们的世界。

  一餐饭吃得也是十分畅然。张记河鲜馆名气也不是浪得虚名。色香味俱佳。看得出来无论是蔡正阳还是柳道源都是相当满意。赵国栋自然也是胸口拍得砰砰作响。邀请一干人下一次直接到花林。享受一下麒麟观—囫囵山优美风景地同时也可以细细品味一下麒麟观道家正宗素斋。

  席终人散。赵国栋自然担负起送三女回城回校地重任。车上三女都显得格外安静。让赵国栋也感觉十分不习惯。尤其是连一下午都表现得十分抢眼地乔珊也是一言不发。这更是大出赵国栋意外。

  送了乔珊和童郁到安原大学门口。乔珊和童郁给赵国栋留下来一个可爱地挥手笑容之后就消失在黑暗中了。汽车重新奔行在渐渐黑下来地街道上。

  “蓝黛。你毕业后有啥打算?”赵国栋目光直视前方。

  “我?”隐藏在阴影中地蓝黛无声地笑了一笑。她终于还是等到了赵国栋地主动询问。这一年多来她一直保持着平和而又执着地守候。她就是要看看这个男人能不能在自己地注视下真地无视自己地存在。哪怕他真地对自己不感兴趣。但是他不能无视自己。

  “嗯。还有一年你们都要毕业了。打算干什么呢?”赵国栋面部轮廓随着变幻地灯光在车里显得时而苍邃时而明亮。

  “我还没有考虑好,我很喜欢安原这边温暖地气候,比起东北来,这里更宜人。”蓝黛浅浅一笑。

  “嗯,留在安都也不错,想到哪个单位?”赵国栋信口问道。

  “我更喜欢富有挑战性的工作,所以到现在我都没有确定我自己究竟应该去干什么。”蓝黛想了一想。

  “噢?”赵国栋扬起

  他没有想到蓝黛居然会有这样的想法,“你不想端

  “铁饭碗不太适合我,我觉得我的性格更适合一些比如社会交际性的工作。”蓝黛努力想要把自己的意图通过合适的语言表达出来。

  “社交性工作?你觉得你适合么?我倒是觉得你的性格有些冷淡,给人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赵国栋笑了起来。

  “拒人千里之外,那也要看什么人,不值得一交的人,没有必要浪费自己的精力。”蓝黛漂亮鸦眉一挑,“但是我觉得值得的人,即便是对方拒我于千里之外,我也不会轻言放弃。”

  赵国栋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看来这个丫头是言有所指啊,不过这个女孩子有些执拗的性格倒是有点味道,一个女孩子能够这样直白的表达自己的意图,无论是在哪方面都是值得嘉许的。

  “蓝黛,感情这个东西不像其他东西,有些时候是要将一些缘分的。

  ”赵国栋淡淡的叹了一口气,“我早就说过,你没有必要把那一次事情放在心上,十五万对于你来说可能是一笔巨款,但是对我不是,真的,而且我觉得十五万能够帮一个我认识的女孩子摆脱不必要的厄难,我觉得很值,但仅此而已。”

  “你的想法属于你自己,我也一样有我的想法,你可以选择,你也可以拒绝,但是我有我选择自己作法的自由。”蓝黛神色幽暗,既不是悲伤也是难堪,眼眸中闪耀着的不屈和倔强让赵国栋心中倒是微微一动。

  “何苦来哉?”赵国栋苦笑着摇摇头,“你并不适合我,就像我也并不适合你一样。”

  “这只是你的感觉,你没有尝试过,你怎么知道?”蓝黛悠然道:“我有信心让你喜欢上我。”

  “真的?”赵国栋真有些啼笑皆非了,他还第一次见识这样自信而固执的女孩子,把感情视作什么了?“那好,我尊重你的决定,嗯,你可以努力一试。”

  “你同意给我机会?”蓝黛神色严肃,目光灼灼的注视着赵国栋。

  “说实话,面对向你这样一个漂亮而又优秀的女孩子,我实在无法作出拒绝这样的决定,或许真的如你所说的那样,我没有接受你那只是因为我们了解太少。”连赵国栋也不知道自己嘴里怎么会冒出这样一番话,直到话出口赵国栋才确定自己或许是天生就有着无法拒绝漂亮女孩子的毛病。

  蓝黛笑了起来,那是得意的笑容,连赵国栋都不得不承认这个女孩子发自内心的笑容是这样璀璨迷人,让他有一种心醉神迷的眩惑感。

  就在赵国栋享受着假日的芬芳时,数百里之外的宁陵市委,祁予鸿却正在为赵国栋事情头疼。

  宁省长的回复似乎完全忘记了拦路上访风波,领导会健忘么?显然不是,那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传递一个信息,他已经对这件事情不在意了,换一句话说,也就是暗示自己没有必要再在这件事情上大做文章了,这是祁予鸿的理解。

  继续让赵国栋留在花林?

  祁予鸿觉得有些不太稳妥,赵国栋太年轻了,尤其是这个年轻人似乎相当倔强,桂溪大桥工程明知道牵扯利害关系很多,但是仍然毫不妥协的推动,祁予鸿并不关心桂溪大桥究竟从哪里通过,他关心的是赵国栋留任会不会让花林爆发更大的乱子。

  原来祁予鸿考虑让赵国栋调到市委政法委任副书记放一放,反正他也是从公安战线上出来的,回到自己的老岗位上也许能够让他发挥能力,蒋蕴华又坚决反对,而宁省长的态度也然祁予鸿觉得自己先前的考虑有些草率了。

  交流一下也是一个办法,但是现在赵国栋刚刚选起县长,这就要交流调整,很难说服外界,而赵国栋本人态度也是值得考虑。

  思前想后,祁予鸿发现除了让他回花林去,居然就找不出一个更合适的去处。

  想了一想之后,祁予鸿给穆刚打了一个电话:“老穆,明天在省委党校学习的几位就要回来了,我考虑了一下,可以让赵国栋还是回花林,但是事情必须要得到处理,我看还是要给予赵国栋包括罗大海以必要的惩戒,已观后效。对,由监察局出面来给予一定处理,这样也可以起到以儆效尤的作用。另外你还得专门和赵国栋谈一谈,敲敲钟,嗯,对,要和他谈一谈讲求工作方法的问题,嗯,由你来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