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六十九节 回师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六十九节 回师


  国栋回到花林就像一颗石子投入到平静的湖面立时引漪,县委常委会上赵国栋汇报了自己在两个月加快发展专题培训班学习中的心得体会,尤其是重点介绍了参观安都碧池工业园区和建阳辖下的南春县县域经济发展状况。

  “碧池工业园区依托安汽大宇项目的启动,全面打造上下游产业链的经验对于我们花林这种工业经济薄弱县虽然不可复制,但是我们依托优势产业而延长产业链,在优势产业的细分发展上,我觉得还是大有文章可作。”赵国栋意气飞扬。

  “比如我们牧草基地带动了畜牧业发展,而畜牧业规模化又引来了畜产品加工龙头企业的进入,而畜产品加工并不仅仅停留于肉类加工,骨、皮、毛的加工也都一样可以作一番文章,完全可以形成一个全方位利用的产业圈,在这一点上我觉得我们招商引资力度还不够。还有我们野生果品优势,黑茶基地优势,旅游景区优势,这些都可以围绕着这些主导产业向关联产业延伸发展。”

  “南春县的县域经济发展令人震惊,尤其是他们的私营经济发展速度更是冠甲全省,我在南春县参观考察其间有一个感受,那就是他们不管是县里党政主要领导还是行政局行负责人,亦或是乡镇领导,都是一门心思扑在发展经济上,拿他们的话来说,他们地主要工作就是为从企业发展创造和提供一个最佳环境,全心全意为企业服务,让企业能够放心大胆全全副身心的投入生产经营,这一理念让我感触很深。”

  赵国栋喟然道:“我回来向罗书记汇报学习情况时就说到了这一点,当我们花林县的机关局行干部们都还以管理者自居的时候,发达地区的干部早就转变了观念,把自己视为服务者了,只有诚心诚意的为投资者服务,让他们能够有更多的精力去经营发展,只有让我们花林的软硬环境使得投资者觉得在这里投资的确能够最大限度的获取效益,我们花林才能突出重围,抢得先机。”

  面对赵国栋地慷慨陈辞,常委们都十分认真但又表情各异的倾听着,面无表情只顾在笔记本上涂涂画画者有之,背靠椅背目视前方者有之,全神倾听认真记录者有之,面带沉思若有所悟者有之,赵国栋目光流转,常委们的表情一一映入在他心版中。

  万朝阳目视前方面无表情,手中钢笔几分钟也懒得下笔;鲁达手中笔时而在笔记本上点点,时而一手抚额作沉思状,庞钧面色平静,若有所思,曹渊和苗月华却是认真倾听记录。

  “赵县长,您可回来了!”马本贵几乎是半躬着身子扑出来的,这副样儿也是让赵国栋吓了一跳,“老马,怎么,盼着我回来不了啦?”

  “瞧您说的,咱们可是盼星星盼月亮的期待您回来了,你不回来,咱们这招待所似乎都像是少了什么似地,嗯,少了一点生气,是不是,牡丹?”

  一身短袖白衬衣的萧牡丹规规矩矩的站在马本贵身后,听得马本贵这样一说,赶紧点头说是。

  “得了。老马。你就别把我当作人参果似地人见人爱地味道。这花林县不希望我能回来地人可多了去。”赵国栋悠悠道:“牡丹。你说是不是?”

  萧牡丹有些惶惑地连连摇头:“我不知道赵县长你说啥呢。县里可都是只望着您能早点回来呢。都说您是去深造去了。回来日后市里边要提拔重用呢。

  ”

  “牡丹。你这话是马本贵教你说地吧?”赵国栋笑了起来。这丫头能说得出这番话来。除了马本贵这个乖觉地家伙怕刺激了自己。还能自己想得出来?

  萧牡丹脸顿时涨得通红。赶紧瞅了一眼马本贵。马本贵倒是一脸笑容。没啥不好意思地样子。“嘿嘿。赵县长。总有些乱嚼舌头地家伙来胡乱攀诬。那省里边市里边地调查组也到咱们招待所里来调查了一阵。把我和牡丹都弄去盘问了大半天。就差问牡丹和你有没有睡过觉。有没有见到有人往你屋里扔金砖了。也不想想。赵县长您会是这样地人?”

  马本贵略带恭维迎合地话语听得赵国栋也是哑然失笑。能来盘问这些无聊问题地肯定不会是省纪委地。多半是市纪委那帮唯恐天下不乱地家伙。穆刚才掌纪委。李重山原来那帮人他还没有完全掌握住。这一点赵国栋也隐约知晓。而带队地纪委副书记董之余却是麦家辉地人。大问题找不出来。自然就指望着能从这些边头边脑地事

  出点岔子来。

  “噢?看来组织上还是很关心我姓赵地,深怕我犯错误啊,有没有在我寝室里搜出来几捆钞票,或者找出来几个藏着的女人啊?”赵国栋似笑非笑瞅了一眼脸被马本贵粗俗的话语羞得通红萧牡丹道:“我估摸着他们肯定很失望,钞票没有搜出来,女人么,牡丹算不算?他们若真是怀,我可就真白背这个皮了,牡丹,我可是连你手指头都没有碰过是不是?”

  “呵呵,我也这么说,他们问我,我就说赵县长除了吃饭休息在这里,平时根本就不在这里办公,晚上更是不在这里见客人,有啥公事都在办公室里去了,至于说他们怀啥,我说你们实在不信,可以让牡丹去县医院去查一查,看看牡丹身子有没有被人破过。赵县长真要想和哪个姑娘睡觉那也是那姑娘的福分,哪个男人不和女人睡觉?除非他那儿不行了。”马本贵大大咧咧的道。

  “哦?他们怎么说?”赵国栋倒是来了兴趣,遇上马本贵这样地直白粗鲁的话语,只怕市纪委那帮家伙也只有瞠目结舌无言以对。

  “他们还能说啥?只有灰溜溜地啥也没说就夹着包走了,也不想想,赵县长您现在连媳妇儿都还没有,就算是和哪个姑娘睡了觉那也是别人自己的事情,男人和女人睡觉也是天经地义,只要别去睡别人老婆就行了。”

  马本贵夹枪带棒地一番话别说一旁的萧牡丹,就连赵国栋都有些不好意思,这个家伙说话实在太粗鲁了一些,尤其是当着牡丹这个对啥事儿都还似懂非懂地丫头在这儿。

  萧牡丹虽然平时也习惯了马本贵的粗野,但今天却是在赵国栋面前,粗俗刺激的话语也是让她心中怦怦乱跳,脸涨得绯红,一双手也是不知道往哪里放才好。

  “行了行了,老马,屋里收拾干净就行了,晚饭就给我随便弄两个家常菜,在安都呆了两个月,还真有些怀念招待所的饭菜了。”

  赵国栋挥挥手,马本贵连忙打住话头,而萧牡丹也是如释重负般的赶紧夹紧屁股离开,方才赵国栋那一阵子没来由的调侃竟然让她又一种说不出的骚痒刺激在她的隐秘部位蠕动的感觉,就像是突然尿急的似的。

  躺在床上的赵国栋还在琢磨着常委会上常委们的表现。

  庞钧已经接受了自己抛出的橄榄枝,本来就没有太大的利益冲突,何苦来哉,兼不兼公安局长对于已经是政法委书记的他来说意义不大,顶多也就是发泄一下当初马道军当局长时对他这个政法委书记不买帐带来的憋屈闷气罢了,现在陈雷在这方面处理得相当不错,至少在表面上还是给足了庞钧这个政法委书记的面子。

  化解了这个心结,庞钧完全可以成为自己的一个盟友。

  边锋不用说了,至于鲁达,这个家伙也开始渐渐明白这县里边和你市司法局那种摊子不一样了,相信他会作出明智的选择。

  万朝阳被拉下了水,桂全友那边得到的消息是万朝阳的侄儿应该和曼瑞公司有利益关联,赵国栋还拿不住万朝阳本人究竟在这潭浑水中显得有多深,如果真正只是他的侄儿,那这个老狐狸应该明白事情轻重。

  曹渊和苗月华他们这个短暂的联盟随着自己的回归自然烟消云散,虽然不太清楚曹渊背后究竟有什么背景,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他和苗月华这一帮人不是一路人。

  曹渊的积极热情已经表明了他明白他该怎么做了,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何况他并非始作俑者,上边打个招呼他帮忙吆喝附和一下也可以理解,不过若是从现在开始他还要装神弄鬼,那自己就会对他在客气了。

  何良才这个家伙倒是有些招人厌,如果能够让桂全友代替他出任县委办主任无是最合适不过的,不过现在看起来还不太可能,走一步看一步吧。

  县里边这蛛网般的重重关系也因为这拦路上访事件的骤然扩大化招来的风暴给吹散了不少,汪明熹这个家伙无就是最大受害者,赵国栋甚至能够隐隐约约猜测到汪明熹应该是被什么人抛出来作为替死鬼了,相信经此一遭风暴,县里边这些家伙都得要夹着尾巴收敛些了,现在需要解决的就是来自市里边的危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