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七十节 造势与妥协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七十节 造势与妥协

  系列巨大精美的效果设计图出现在了花林县成老城区面的,从第一张县城规划图到后续的桂溪河西岸效果图、东岸效果图、设计中的桂溪大道效果图以及河东新区效果图都在不经意间呈现在习惯于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县城百姓面前。

  这些设计新颖精美的效果图在摆放在电影院面前的老广场第一天就引发了全城的轰动,老广场本来就是花林县城的城中心,平时就有很多人喜欢散步到这里来,而现在有了这几张规划图和效果图,几乎立即就成了全城老百姓瞩目的焦点。

  如果不是先前建设局提出这些设计图和效果图的展示可能会引发混乱,所以提前知会了县公安局派出必要警力维持秩序,只怕第一晚这些广告平面图就要被汹涌而来的居民给挤倒。

  第二天白天老广场里就是人头涌动,从早上八点半摆放出来开始到夜间十点钟收回,电影院门前的老广场几乎从来就没有这么多人过。

  得到消息的县城居民们纷纷从家里走出来,来看一看这标准的未来几年花林县城规划设计,而普通老百姓们更感兴趣的是规划图后面的那些效果图,漂亮气派的大街,精美华丽的路灯,富有热带气息的棕树,水磨石的人行道,这一切都引起了很少有过这样体味的花林百姓的莫大惊喜。

  相较于普通民众的看热闹也有精明的商家和建筑公司在琢磨着县政府出台的这个花林县城规划突然浮上台面是不是意味着什么,如此宏大的规划对于他们中的任何人来说都蕴藏着无法忽视的商机,而涉及到老城区的改造建设,更是让无数人心中都充满了好奇和兴奋,毕竟这是他们祖祖辈辈生活的地方,而以后他们绝大多数人也将继续在这里生活下去。

  进入傍晚老广场上地人更多,派出所的执勤民警不得不规定人流必须要以缓慢的速度向后移动,否则后来越来越多的人将会把这个中心地带挤得水不通。

  有些不情愿的向后缓慢移动着,男女老少们都在啧啧赞叹的同时也在相互询问着这究竟只是一个遥远的设想还是真正的规划,毕竟图画中的美景委实和他们的现实所见相差实在太远了,而图画中地城市街道更像是电视中所见的那些外国城市。

  从缓慢蠕动的队伍中退出来的老百姓都三三两两的聚集在广场上谈论着,话题都只有一个,那就是这个新县城规划以及规划图中的桂溪大桥是不是真的很快就要动工,而图题标注的征求意见图又让老百姓们更加期待,是不是咱们老百姓的意见也会被采纳加入进去。

  “罗书记,看来咱们花林老百姓对于咱们花林县城地规划十分感兴趣啊,几张效果图的招贴画就能激起这样大的反响,我还真没有想到。”赵国栋陪同罗大海在人群旁边十多二十米处远远的观看着,跟随在后面的还有韦飚和县建委主任吕安邦。

  “国栋。别说这些老百姓。就是我。乍一看这规划图和效果图。一样也被吸引得两眼发直。咱们花林县城若是能变得这样现代化。这样漂亮。我就是少活几年都成!”罗大海乐呵呵地道:“只是要想变成这副模样。不知道得投入多少钱。县里财政怕是十年也拿不出这么多钱来吧?也不知道我老罗彻底退休之前能不能看到?”

  “呵呵。罗书记。你也太悲观了吧?”赵国栋负手笑了起来。“罗书记。我们打个赌。按照我地计划。三年后。花林县城就要变成这样!”

  “噢?”罗大海惊奇地扭头转过来望着赵国栋:“国栋。你小子不是在诳我这个老头子。逗我开心吧?三年。去年咱们县财政收入才多少?就打县财政每年能递增百分之二十。又能有多少?按照你这个设想规划。没有两三个亿怕是难得开发出来吧?你不会觉得县里这几家银行都是咱们县政府开地。随便咱们开口贷多少都会贷给咱们吧?”

  “罗书记。若是县财政那点钱都用来搞城市建设了。那咱们县里其他工作还开展不开展。县里干部教师还吃不吃饭?”赵国栋笑着摇摇头。“城市建设地发展可以用经营两个字来形容。如果经营得好。不但不会借贷负债。甚至还有一定收益也未可知。”

  罗大海听得赵国栋这般一说。也是笑了一笑。他知道赵国栋脑瓜子灵活。眼界也广。路子更多。他这般说虽然听起来有些离奇。但是保不准也有这种可能性。

  “国栋。如果真有这种好事情。那我们还等什么?不管有啥困难。只要能做得到。那咱们县委县政府都要全力以赴去做到!”罗大海很难得地发一回豪言壮语。

  “罗书记,我们肯定会做到!但是,在此之前,我们首先要确保桂溪大桥的方案正

  并破土动工,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带动旧城改造,启动设。”赵国栋缓缓地道。

  “你打算怎么做?”沉默良久,罗大海才抬起目光沉声问道。

  “我打算和宏林公司以及泰华公司谈一谈。”赵国栋声音低沉。

  罗大海不为人觉察的微微颌首,然后才吐出一口起郁气,“我支持你,有什么问题我们来共同承担。”

  “放心,罗书记,我们愿意让步或者说妥协吧,并不代表我们可以在一些事关底线的问题上也可以退让,而且他们既然想要得到,那也就必须要付出。”

  罗大海对于赵国栋有些辩证的话语不是十分明白,但是赵国栋愿意退让让他心中终于松了一口气,无论是祁予鸿还是麦家辉都给了他太大的压力,而赵国栋又是一个不怕虎地初生牛犊,就怕他硬着脖子不回头,那样自己这个县委书记夹在中间就有些难处了。

  “国栋,具体工作就全靠你了,只要能够达到目的,适度地退让也是必要的。”罗大海整个人似乎都松起来,“我只是希望能够这件事情不要再拖下去,能够尽可能早一点推动。”

  “罗书记,我心里比你还着急啊。”赵国栋也笑了起来,扭头道:“老吕,你地安排你们建委的人多来走一走,倾听一下民众地意见,甚至可以安排两名讲解员来介绍一下,调动民众的积极性,这是我们整个花林县老百姓的县城,除了我们的规划设计专家有发言权之外,老百姓提出的合理一件我们也要考虑,这样可以充分赢得老百姓的支持和理解,也便于我们日后的工作能够更顺利的推动。

  ”

  “好的,赵县长,如果老百姓问起什么时候动工怎么办?”吕安邦点点头。

  “就说还在研究,很快就要推进,希望大家多提意见,多给予支持。”赵国栋接口道,“罗书记,我打算明天请人大和政协代表们都来看一看。”

  “嗯,很有必要,这是我们整个花林县的一件大事,能够最大限度的唤起各阶层民众支持,对于我们也是一种鞭策和鼓励。”罗大海赞同道:“国栋,你这一手的确高,不但把咱们花林老百姓的热情调动起来,也算是替咱们花林打了一次广告,我听简部长说,明天《安原日报》和市电视台都要来采访,估计也是对咱们的这一次公开展示感到新鲜吧。”

  “嘿嘿,罗县长,咱们这一显摆,那还不知道会引来啥呢?”赵国栋摇头苦笑,“这也是没办法,谁让咱们穷呢?这种免费宣传也算是替咱们花林打打名气吧。”

  麦家辉斜坐在沙发上若有所思的摇晃着酒杯,门开了,和他面目有些相似的男子走了进来,“哥,你找我?”

  “赵国栋找过你们了?”

  “嗯,找过了。”男子熟练的点燃烟,一屁股坐下,“谈了谈,好像泰华那边也想要进来,不过他们主要是搞建筑。”

  “你们谈得怎么样?”麦家辉皱起眉头。

  “嗯,哥,你别说,姓赵的从省里边下来脑瓜子还真不一般好用,他直接挑明,说桂溪大桥必须要用中线方案,因为他要把花林的旧城改造连同河东新区建设一并搞起来,大概是想要搞一搞政绩吧,我说我们宏林公司对纯粹的建筑没有兴趣,他说旧城改造的土地采取置换的方式,旧城区那些危旧居民区县政府准备采取统一安置的方式全数安排在河东新区,而桂溪大桥将横贯老城区,连通河东新区,而横贯老城区大道两边的全部要建成商住楼,底层全部是商业门面,这个计划很诱人。”

  “噢?他打算让你们宏林公司来操作?”麦家辉眼睛一亮,这果然是一个好方法。

  “嗯,大概有这个意思,是想让我们宏林公司和县里联合成立一家公司来运作。”

  “那你们测算之后觉得怎样?”麦家辉急问。

  “如果真的如姓赵的所说,肯定前景很可观,但是也有一些风险,具体要看花林日后的发展,不过我倒是很看好这个姓赵的,他可比你们下边其他县那些个县长脑袋好用得多。”

  “那他有没有提出什么要求?”

  “嗯,他希望市里边能够重新考虑桂溪大桥立项建设出资问题,另外垫资开发也是一个难题,他明确表示,县里财政不会为这一次开发出一分钱。”男子轻轻的笑了一笑,“这个家伙如此年轻,但却表现得不是一般化的奸滑,我还是第一次遇到,是个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