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七十四节 打手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七十四节 打手

  达皱着眉头听着下边人打来的电话,常委会时接电方便,但是下边人说举报人态度很坚决,强烈要求纪委派人查处,而且扬言如果纪委不去,他就要向上一级纪委举报说县纪委包庇,官官相护,看来也是和对方有仇怨。

  “这样,我在开会,你和公安局联系一下,请他们配合一下,公共场所赌博,我们没有执法权,公安局也有职责,你们跟着去,如果查实的确是党员干部,那就按照党纪来处理!”

  鲁达努力压低声音,这种公众场合下查处赌博本来纪委就有难度,可是检举人扭住不放,你想要放一马都不行,只有和公安局一道配合去了。

  赵国栋瞟了一眼垂着头小声打着电话的鲁达,不动声色的给简虹去了一个询问的目光,简虹会意的点点头,表示一切都已经安排好了,赵国栋就不在多说。

  县公安局得到纪委通报要求一起查处一起公众场所聚众赌博的案件时立即行动起来,县局治安队立即通知了城关派出所准备警力,然后会同已经赶到的纪委干部一起出发。

  桂溪茶坊算得上是县城里环境最好条件最高档的一家茶楼,陈雷也早就得到了赵国栋的叮嘱要求他近段时间要备齐可靠警力随时听候召唤,他不知道这一次纪委通报的情况是不是就是赵国栋所说的特殊事件,赵国栋没有给他打电话,倒是县委副书记纪委书记鲁达给他通了一个电话。

  城关派出所接到县局通知时也不知道是究竟要查处什么地方,不过从带队的是分管治安的副局长以及还有县纪委以及县局纪委的人员就感觉到问题地严重性,只是这个时候他们也只有赶鸭子上架,硬着头皮跟着走了。

  桂溪茶坊生意异常火爆,治安队便衣民警先行上楼控制了几个包间,然后大队人马这才一拥而上,四个包间被牢牢堵住,战果空前辉煌。

  参赌人员被事先准备好的面包警车足足拉了五车才算是全数拉到了县公安局,整个县城都轰动了,桂溪茶坊门口更是人山人海,热闹非凡。

  抓回来的赌客们黑压压地站了县公安局一坝子,不少人勾着头,有的人则用手捂着脸,显然是不想让人认出自己。

  常委会散了之后。赵国栋就回到自己地二号院耐心地等候着消息。

  这一次他可是很是费了一些心思。县里边机关干部下午跑到茶馆里打牌已经不是什么秘密。而即便是纪委监察局下去检查。留守人员也会变着法子替同僚包庇掩盖。你也不可能去一个一个核实对方地工作情况。随便说个啥事儿下去了。你就得傻眼。

  “赵县长。情况出来了。”

  “怎么样?”赵国栋早已是急不可耐。

  “情况大体差不多。三十多个赌客中有十多名都是机关干部。其中工商局三个。有一个是城关工商所地所长。国税局一人。地税局两人。其他分别还有环保局、建委、文化局、县农业银行、县医院以及城关镇和浦渡区工委地干部。其他人都是一些做生意地和社会闲散人员。”

  电话那一头地陈雷暗呼侥幸。幸好这一次是得到纪委地要求。否则一下子抓获了这么机关干部。其中几个都是中层干部。这公安局可把人得罪得狠了。现在就轻松了。一切责任都可以推给纪委。说是纪委要求协助。加之这《宁陵日报》日报地记者不知道咋也得到风声赶来了采访。这下子事情可真是弄大了。

  “你们按照规矩处理,凡属干部全部交给纪委处理。”赵国栋言简意^。

  “可是赵县长,《宁陵日报》记者不知道咋也得到了消息,赖在这儿不走,非要采访了解情况,我已经向政法委庞书记和宣传部简部长汇报了情况。”

  “汇报了情况就行了,你可以通报案情简单情况,不要涉及各人,至于说他们真希望得到详情,可以让他们去找纪委。”赵国栋轻轻一笑,就是希望达到这个目的,越是这样碍口识羞的模样,越是容易引起这些记者们和民众的兴趣,要不了明天,这件事情就得要在花林县城传得沸沸扬扬。

  鲁达接到消息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了,他万万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会落得这样一个局面,涉及十四名机关干部,而且还有三名局行的中层干部,最糟糕地还是不知道《宁陵日报》的两名记者怎么也闻到了风声,听说是来采访县法院地案件执行工作情况,这下子可好,

  家伙逮住了机会,就像是闻到臭肉味道的苍蝇,这不放?

  正烦恼间,电话已经又打了进来,“哪位?什么?《宁陵日报》地记者,要采访我?采访我干什么?不行,你给他们说这件事情还没有调查完毕,暂时不宜对外公布,我需要向罗书记请示!对方不走?对方不走你就把他们安排到宾馆里住下,反正我们不接受采访!对,情况不能对外公示,谁走漏了就追究谁的责任!”

  鲁达气不打一处来,这下可好,捅了马蜂窝了,想要看笑话地人这个时候都带张小板凳坐在一旁等着看好戏开演了。

  “他们可能知晓了一些情况?他们怎么知道的?!是公安局那边通报的?不是,不是那他们是怎么知道的?采访了桂溪茶坊旁边的商贩?你不是说他们是人都被带到公安局他们才赶来的么?”鲁达觉得自己背上也是汗涔涔,事情越来越麻烦,弄不好所有矛盾焦点都会集中到纪委也就是在自己头上。

  “他们又去了桂溪茶坊采访被拒绝采访了,然后就到周围了解?”鲁达有些咬牙切齿了,怎么会碰上这样敬业的记者,这样穷追不舍死缠不放?“好了!你先把他们拖着,我和宣传部那边说说,看看能不能通过市里边和他们打招呼,这边你们尽快把情况整理出来,告诉公安局那边,绝对不能把具体情况透露给新闻媒体,对!这是政治纪律,否则要追究当事人泄密责任!”

  鲁达已经有些口不择言了,出了这样大一件事情,他原本以为也就是举报一两个干部上班时间打牌这种事情,这一类事情哪里都有,一些告刁状打黑枪的因为干部工作得罪了人,难免不会被人盯上,这年头谁又不打牌?又不是啥见不得人的丑事情,也就没有向罗大海汇报。

  可没想到这一遭可是大发了,公安局也来得如此迅猛,一下子把整个茶楼给全端了,看样子公安局也是想要借这个机会捞一把,三十多个赌客,只怕罚款都要罚好几万吧?

  “罗书记,我是鲁达,我有重要事情要向您汇报,对,您知道了?”鲁达大吃一惊,“县城里都传遍了?这个情况我还不太清楚,刚才他们才向我汇报,我也意识到了问题严重性,所以立即给您打电话,好,我马上过来。

  ”

  罗大海也没有想到纪委这给揭开了这样大一个疮疤,而且流出来的浓多得吓人,几乎县级机关里一小半都被牵连进去。

  他是回到家中才听到老婆说起这件事情的,说县城里传得沸沸扬扬,都说公安局终于动了桂溪茶坊,一下子抓了几十号人,都是些聚众搞赌博的,还有不少干部在里边参赌,本来他也没在意,桂溪茶坊是邹治长时代与邹治长和方持国关系都想当密切的一个私人老板开的,尤其是和方持国关系莫逆,早就传言那里是销金窟,可是一来罗大海不爱好打牌这一口,加之也不想给人落下一个人一走茶就凉的印象,也就没有多说啥,可没想到这一回一下子就把这个~包给挤爆了。

  原本只是打个电话问问情况,没想到陈雷在电话中汇报居然是纪委牵头搞的行动,公安局只是配合,而且牵扯干部多达十余人,这让罗大海着实吃了一惊,想起今天下午常委会上鲁达那神神秘秘的模样,这才回味过来,心中也有些恼怒这样大一件事情竟然不向自己这个县委书记汇报,正寻思间鲁达却已经把电话打了过来。

  鲁达从罗大海家里出来时已经是晚上十点过了,一阵无力的疲惫感缠绕在身,罗大海并没有怎么批评他,只是详细询问了情况,要求他尽快把情况整理出来,拿出处理意见。

  就是在罗大海家中他就接到了几个电话,他不用接就知道是哪些人打来的,只接了一个不得不接的,而对方旁敲侧击的提醒他是不是要助纣为虐,要和赵国栋一起把这花林搅得不得安宁,他也没好气的回应对方正在罗书记家中汇报工作,对方才把电话挂了。

  马蜂窝,绝对是捅了一个马蜂窝!

  尤其是现在赵国栋勒令县政府办和监察局组成的纠风办四处在下边寻摸找碴子的时候,纪委来这么一遭无疑就是向外界宣布,自己坚定的站在了赵国栋一边,而且还要充当急先锋和打手角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