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七十五节 组合拳之刺拳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七十五节 组合拳之刺拳


  我觉得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舆论监督我们花也是一件好事情嘛,可以促进我们改进工作作风,提高我们机关干部的素质,我们应该欢迎他们多监督才是。”赵国栋手中的元珠笔灵巧的滑动,“现在市里边十分关注我们,我倒是觉得我们应该以果断的魄力拿出处理意见,马上回应舆论的呼声。”

  常委会上满目阴霾,烟雾缭绕间个个常委都是神色阴沉,就连素来脸色平和的罗大海也是双眉倒竖,厉色扑面。

  谁也没有想到这一场抓赌事件居然会引发如此大的波澜,上班时间如此多的干部公然聚众赌博,而两名税务局的干部居然是用税款参予赌博,这简直太疯狂了!

  最让一干人都觉得震惊的是《宁陵日报》那边虽然沟通了没有登报,但是却没有向到销量更大影响力更广泛的《安原商报》却抢先刊载了这一消息,虽然只是一个简单的报到,但是寥寥几句却把花林县委县政府推上了一个极其尴尬的境地。

  “的确需要严肃处理这件事情,穆书记也打电话在过问。

  ”鲁达平静了一下心绪,现在已经没有其他路可走了,舆论将花林县一下子推到了风口浪尖,纪委更是首当其冲,如果说运作不好,那纪委可能就要成为千夫所指的对象,但是运作得好也未尝不能成为自己在花林站稳脚跟的一个机会,现在真要看赵国栋这个家伙的手腕了。

  “是啊,现在不少其他县的领导也都在打电话来询问这件事情究竟,我都不好回答。”庞钧也插言,“县城里老百姓也在议论纷纷,都说这随便一抓都是一大把机关干部在搞赌博,而且是上班时间公开聚赌,这社会风气怎么净化,机关作风怎么整肃?何况这还是县里正在进行机关作风整顿的时候!”

  万朝阳已经第三次端起茶杯重重的喝下一大口茶,他也没有料到事情会出在这个时候,刚开始他还以为是赵国栋安排公安局刻意针对桂溪茶楼的一次行动,但是后来居然是纪委安排的行动,这让万朝阳大惑不解,而根据了解地情况居然是有人举报到纪委,带队的居然会是自己原来的老部下,而鲁达一开始竟然并不清楚具体情况!

  鲁达不应该这样鲁莽,虽然他的名字听起来应该是个鲁莽人,但是这半年多来他在花林县的表现已经证明他相当懂得观风识色,不可能会在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上去当出头鸟,但是事情往往就是这样出人意料。

  万朝阳也只有在心中叹息,《安原商报》这一手更是一下子就把鲁达推到了退无可退的境地,唯有硬着头皮前进到底了,这可是天助赵国栋啊。

  “老万。你地意思?”罗大海将烟蒂使劲儿捺在烟灰缸里。平静地问道。

  “我觉得还是要一分为二地看问题。虽然舆论曝光让我们很被动。也引起了上边地关注。但是还是应当根据实际情况区别对待。违反工作纪律上班时间出去打牌当然要处理。但是怎样处理。应该根据党纪政纪来决定。至于追究领导责任这一点。我觉得这一点上也不要上纲上线。领导也不能时时盯着下属。下属犯错误应该由下属来承担。不要搞株连政策嘛。要注意掌握好一个度。做到既要对上边和舆论有交待。又不要过分扩大化。”

  万朝阳知道自己不得不出这一个头。虽然效果未必好。但是如果不出头。可能情况会更糟糕。尤其是现在常委们意见都开使倾向于一致。那就是要对这一次被查处曝光地人员及其单位领导都要给予严肃处理。那自己在花林县局行领导们心目中地威信就会大打折扣。而赵国栋借势掀起地整风运动只会让赵国栋地威信和影响力提升到一个旁人难以掣肘地地步。这是万朝阳绝对不愿意看到地。

  这两天他地电话都几乎被打爆。尤其是在传出纪委可能要追究有关部门领导责任后。这就更让不少人大为紧张。而不少相关领导也都打来电话要求在处理上慎重行事。不要随意地扩大化。

  罗大海微微蹙眉。万朝阳出人意料地表现出了要求从轻处理地态度。这让他有些不解。照理说他这个分管党群地副书记从纪委书记过来。对于这些行为应该深恶痛绝才对。怎么会对这样地情况表现这样软弱甚至可以说有些开脱纵容地味道呢?

  “我不同意万书记地意见!”没等罗大海反应过来。赵国栋已经言语铿锵地接上话头:“我觉得我们并不怕曝光了这件事情本身。但是并不代表我们就要网开一面从轻处理!县委县府这里刚刚推开整顿机关干部作风提高行政工作效率地活动。这边就爆出这样大一个新闻。这纯粹就是顶风作案。视县委县政府地意见为耳旁风!”

  “这个活动我们搞了多少调研,开了多少会,还专门请纪委和监察部门加强监督,但是没有想到对于这些人来说毫无作用,他们我行我素,照样干他们自己想干的事情,丝毫没有考虑到作为国家干部这样做的影响!而且他们还不是单纯的旷工,而是去参予聚众赌博,而且现在舆论曝光给我们工作带来了相当极大的压力,这种情况下,如果我们还抱着与人为善一团和气的想法,那就是对我们的工作不负责任,对这种风气地放纵!”

  所有常委们都肃然,同时也感觉到空气中已经弥漫出一丝丝火星。

  “赵县长,我并没有说不处理,更谈不上什么开脱纵容,我只是提醒不要无原则的扩大化,更不要搞株连政策,都是普通人,一样有犯错误的时候,一棒子把人打死也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惩前后,治病救人,这也是我党一贯的原则,我想你是有些误会了。”万朝阳平静地瞥了对方一眼,淡淡的道。

  “噢,如果我是误会了,那我先道个歉,但是我以为在这种县里开展整风运动地时候还发生这种事情,这是我们县里政令不通风气不正的一种表现!如果不给予严肃处

  担心我们花林县干部作风转变就是一句空话!”赵国气地反击,“我建议不但纪委要给予利用工作时间参予聚众赌博的人员给予严肃处理,同时也要追究相关领导地领导责任!同时县委也应当考虑这些部门领导的作风和工作能力,是不是起到了率先垂范的作用,如果是那种整日不思进取尸位素餐的领导,县委应该要拿出壮士断臂的勇气给予拿下!”

  万朝阳眼睛中闪过一丝怒意,欺人太甚!这个家伙几乎是半步不让的逼上来,没有给自己留半点情面。

  罗大海适时的插话进来,他再不出面制止,那场面就可能要失控。

  “好了,我看这样,老鲁,你们纪委拿出一个处理意见,这件事情给我们花林带来了相当坏地影响,尤其是处于整风期间,更是顶风作案,必须要严肃处理,而我听说现在下边有些群众也在说闲话,说我们搞整风是走过场走形式,不敢逗硬,我觉得我们有必要杀一儆百以正视听!当然,老万也说得有道理,我们**人素来主张惩前后治病救人,对于普通干部我们可以适当从轻,但是对于领导干部,那我们必须要严惩不贷!老鲁,你们纪委作出处理意见时就按照这个原则来!”

  一场常委会不欢而散,万朝阳率先拿起笔记本大步离开,其他常委也陆续离开,只剩下罗大海、赵国栋和鲁达三人。

  “国栋,看来老万对于这一次处理原则很有异议啊。”罗大海叹了一口气,昔日关系密切的老朋友,不知道怎么会渐行渐远,以至于在常委会上有一点剑拔弩张的味道,这是他不愿意见到的。

  “罗书记,一团和气并不利于工作,都是些工作上的意见,我觉得这很正常,我很尊重万书记,但是这和在处理事情地原则上没有关系,这一次如果我们不能严肃处理,那不但对市里不好交待,更重要的是我们对花林县老百姓无法交待,我们的整风运动就只能以失败告终,所以我认为不但要追究当事人责任,更重要的是发掘其根源,追究其领导责任!”赵国栋至始至终语气平和,“我认为县委要考虑工商局局长周本善和卫生局局长孟广河的工作位置!”

  赵国栋最后这一句话如惊雷一般震得罗大海和鲁达都是一怔。

  “国栋,这有些太过了吧?”罗大海脸色变得阴晴不定,给予党纪政纪处分是一回事,但是若是要拿下两个局长,这就完全是两回事了,尤其是卫生局这一次只有一人参予赌博,而孟广河更是和万朝阳关系莫逆,这几乎就是要当面抽万朝阳的脸了。

  “罗书记,工商局这一段时间问题不少,除了这一次集体参予赌博之外,群众投诉他们作风拖沓办事效率差,纪委和政府办也进行了明查暗访,认为反映情况属实,周本善工作作风简单粗暴,局里班子也不团结,我相信罗书记也应该有所耳闻。”赵国栋侃侃而谈。

  “唔,工商局情况我知道,但是卫生局”罗大海皱起眉头,看来赵国栋这一次是不见血不收刀了。

  “孟广河开会迟到不说,而且一副醉意醺醺的模样,会场上睡觉,严重影响形象,而且事前我还专门让桂全友提前通知,可是此人就是我行我素,而且还公开撒谎说是陪市卫生局领导检察卫生执法工作。可是据我了解,那天他分明就是和他们局里以及县医院的人打牌打了一个通霄一直到第二天中午,然后一起喝酒吃饭,而他所说的卫生执法工作以及血吸虫防治工作、狂防工作据我向市卫生局了解,均排名全市卫生系统最后一名!上一次我刚从党校回来,市卫生局姚局长就委婉的告诉我,要我们花林要重视卫生工作,尤其是加强班子建设,我还能不明白其中意思?这样地局长,留着何用?”说到这个份上,赵国栋已经是声色俱厉,咬牙切齿。

  罗大海和鲁达都是陷入了沉默,赵国栋已经表明了鲜明的态度,而且很显然赵国栋是早就想要针对一些表现糟糕的部门领导作调整了,可谓蓄势已久,就待这一回,如果不是因为纪委牵头查案牵出来这么大一幢风波来,罗大海真要怀疑这一切是不是赵国栋早就设计好的路子了。

  “国栋,这事儿还得研究一下。”罗大海沉默了一阵之后才缓缓道:“老鲁,还是等纪委先把这些人的处理意见拿出来再说吧。”

  赵国栋点点头,他也知道这个决定不好下,毕竟要考虑万朝阳的反弹,不过赵国栋并不打算给万朝阳机会。

  回到办公室,赵国栋就给高阳打了一个电话:“阳哥,那边情况怎么样?”

  “嗯,有些进展,不过问题不是很大,恐怕没啥太大够得上份量的东西。”电话那边高阳的声音很清晰的传过来。

  “够不上犯罪也一样可以交给纪委处理不是?结果不重要,问题现在我需要借势。”赵国栋微微一笑,“你兄弟我现在处境不好,得想办法打开局面,这边县里边的陈腐气息太重了,你想要干点事情,就不得不搬开一些不想干事儿还要阻碍你干事儿地拦路石。”

  “嗯,汪明熹那一案本来就有些牵扯,只是上边要求不要再扩大化,问题不大的就暂时压下来,所以就没有再查下去,既然你需要,那就动一动吧。”高阳很爽快的应承道。

  “阳哥,对你那边没啥影响吧?”赵国栋满意的笑了笑,还是有熟人好办事儿,有些时候你真的还缺不了这些助力。

  “呵呵,放心吧,难道说我还不懂这中间规矩?不过是个时间上地拿捏轻重罢了。”高阳笑了起来,“好了,不说了,改天来宁陵,要不就回安都再聚一聚。”

  “行啊,到时候把刘哥叫上一块儿。”赵国栋应允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