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八十节 城市经营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八十节 城市经营

  过了国庆酷暑也就渐渐失去了往日的威力。赵国栋沿着的桂溪大道缓步前行。陪同国栋一起视察桂溪大道拆迁现场的还有副县长韦县府办主任桂全友以及城关镇党委书记郭明道镇长康华山。

  横跨桂溪的引桥处开始。规划中的桂溪大道实际上就是将原来的狭窄扭曲的东外街小街大东街小西街大西街这一条横贯所谓花林贫民窟的的段完全打通拓宽。然,一直横跨过河。形成一道笔直宽大的主干线。

  考虑到最大限度改善老城区的街道情况以及最大限度改造危旧区的房屋。桂溪大道并没有选择走花林县城原来东西主轴线——正东街和正西街。而选择了相对靠南的大东街大西街这一线。

  选择这一线的主要原因除了这一线几乎都是老旧破烂的平房之外。更主要也考虑到这一线还有几家诸如铁器社农机修理厂供销社仓库这一类的国有和集体企业位于这里。而且这一片居住户也大多是公房。占用这些单位土的可以不必像完全占用私人房宅那样需要支付补偿金和

  房屋。这也可以大大缓解开改造资金上的压力。

  桂溪大道的建设完按照了宁陵市区内的最新标准。四车道加上相对较宽的人行道。这在县政府内也引起了一些争议。包括韦飚和建委主任安邦在内的不少人都对建设这样宽阔的大道持反对态度。他们认为以宁陵目前的状况全不必要建设这样宽阔的道路。尤其是人行道的宽度更是让韦和吕安邦都感到难以接受。不过在国栋坚持以及一番解释之后。县政府方面勉强接受了赵国栋的意见。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赵国栋的强势迫使韦飚和吕安邦不愿意在这个问题上与赵国栋争执不下。

  赵国栋不想让几年后样的街道就显狭窄。事上之所以预留这样宽的人行道也考虑到日后随着经济展和人民生活水平提。车辆越来越多。为了避免交通堵塞。不不再增加两:-车道的考虑只是这个观点现在显的太过超前。谁也无法预料到几年后甚至十年后的情形。除了赵国栋本人。

  “老韦。拆迁进展么样?”

  栋看着被拆的破烂不堪街道也是忍不住皱眉。破烂腐朽的砖瓦以及还有条糊泥墙。一根根子子被拆迁工人小心的拆下。蛛圈*子*网一般的电线胡的搭在木电桩上阴沟阳沟横七竖八。臭水大概是因为烂砖瓦的堵塞而四处外溢。流淌在垃圾堆中。出阵阵恶臭。

  “还行。绝大部分人虽然对故还有些留恋之情但是对于新家园的渴望让他们还是义无反顾的抛弃这里。”韦飚也在四处察看。他几乎两天就要来这边一趟。前期也不是很顺利尤其是一些老年人。还是有些不太愿意搬离。但是在建委拆迁人员拿着效果图与城关镇的干部一家一户的上门去做工作。以及邻里相互劝说之后。问题基本上都还是的到了圆满的解。

  “难道就没有钉户?”赵国栋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钉子户?”韦飚了一怔。显然还没有反应过来很么是钉子户。倒是旁边建委主任吕安邦反应很快。赵县长。要说思想全通那是不可能的人上一百。形形色。而且人们也是千奇百怪。你政府出台的政策再好。他们也不可能百分之百的满意。何况人的也是无穷尽的。你给他一百。他想两百。你给他补一个平方他希望两个平房。欲壑难填啊。怎么可能人人都满意?”

  “老吕。你这是人本恶论啊。”赵国栋笑了起来。吕安邦也是从城关镇成长起来的干部。只不过当时汪明当党委书记。他是镇长。汪明一手遮天将他压的有些喘不过气来。不过能够坚持原则没有同流合污。已经相当难了。

  “嘿嘿赵县长。我从来就是人性本恶论的信奉。”吕安邦笑了笑。“县里给了这么的条件。我都在遗憾咋就没有拆到我的老房子呢?要不我也可以沾沾。享受一下政策。可结果还不是有两户漫天要价?拆迁办按照你的意反复做工作。可是这两户人就是不搬。最后还是派出所出面协助拆迁一起。加上原来拆迁户一些积极分子一道才把这工作半推半就的作下。”

  “耐心做好思想工作是基础。不要轻易采取强制手段。更不要轻易动用警力。这是县里拆迁工作的

  。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尽可能减少矛盾激化可能。尽可拆迁户们现身说法来做到和的解决问题。”赵国栋一边走一边道。

  “怎么没有这样做?可是还是有思想不通。怎办?时间又如此紧。任务这样重。施工单位也是整天这么多人在这里蹲着。你的给他们找活儿干才行啊。拖一天。一的付钱啊。”吕安邦虽然没有具体负责拆迁。但是旧城改造是县里头等大事。他自然也不敢懈怠。三天两头往工的上跑。

  “老吕。不要叫苦。那样工作没难度?有难度才会有挑战性。否则都是顺风顺水。那这干部也未免太好当了一些。”赵国栋笑了一笑。

  见赵国栋这般说。吕安邦也只有不声了。

  “老韦。那边拆迁偿房修建进度怎么样?”赵国问道。

  “放心吧。这桂溪大桥进,虽然开工了。但是这桥部分都花上几个月。那补偿房修来很快。可你桥没有修好。这些人也不可能去住啊。

  ”韦飚搭言道:“不宏林公司这一次规划组织的不错。基本上每周我都要看看他们的度表。从这迁到桥头广场土的平整。从引桥建设和河东那边的道路规划。他们都拿出了像样的技术力量。总体来说。我觉的还行。”

  赵国栋笑笑不语。宏林公司和己之间的心结并有完全解开。毕竟现在那一块的仍然闲置在那里。不过赵国栋也觉的你想要让对方事事满意也不可能。能够一定程度上妥协已经是自的极限了。

  妥协和平衡不就是大都一步么?如果完全是自己这一方让步。那就不叫妥协。那叫投降了。

  旧城改造这一利润相当可观。尤其是商业的产这一块的开。但是短期利益却并不明显。直白一点。很大程度上就要看花林日后的展前景。如果说花林县的经济能够快增长带动城市展。县里边和宏林公司达成的协议肯定就是一个双赢的局面。但是如果花林经济一直像前几年那样不死不活。这个协议就对宏林公司相当不们付出的是真金白银。而花林县政府却是在透支预期收益。

  就连赵国栋有些惊奇对方怎么会如此爽快的签署了协议。当他问及对方为什么对合作充满信心时。对方只是说了一句话。他们宏林公司谈生意更加看重与人的合作而非某一个项目。这番貌似深不可测的话倒是让赵国栋颇为好奇。莫不是对方还真打算和自己化敌为友联手合作一番?

  花林县旧城改造项目的确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力。不仅仅是宏林公司。就连一些附属项目也引来不少人窥觑。一些领导也或多或少的要打打招呼希望开开绿灯。在有了宏林公司这块挡箭牌。县政府压力和麻烦也少了许多。毕竟这是共同开。就算是要干个啥也的征求合作方意见不是?

  “沿河这一线按照划将建成步|走廊大道。在绿化上将要花些工夫。尤其是沿线这一片的土的价格已经涨了起来。连宁陵那边的几家的产公司也都看好沿河这一线开前景。都来国土局商谈够的事宜。宏林公司也有这方面的打算。”走到河岸上。韦飚一边前头引路。一边介绍道。“像桥头广场这周围方圆五百米内的的块更是很多公司看中。连大华和三叶公司都有意在这里征的建设公司办公楼。”

  “不急。老韦。超出协议开范围之内的的块属于我们县政府掌握。在价格上必须要达我们满意。无论是宏林公司还是其他。都一样。当然我们花林经济关重要和作出了突出贡献的柱企业我们可以情考虑。否则都只有拿市场价格说话。”赵国栋微微一笑。

  “这就是我当初所说的经营理念。企业要经营。城市建设一样要经营如何经营这也是一门知识。随着日后经济展和城市化进程不断加快。作为一级政府领-和行业部门管理。更应该注重这方面的学习和摸索。力求将城市展和群众居乐业完美和谐的结合起来。然最重要的还有一点。那就是城市建设的经营基础源于城市工商业和服务业的展。而工业经济的展更是基础的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