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八十一节 发力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八十一节 发力

  番巡视下来赵国栋也是汗流浃背,从东外街到桂溪路段,规划的路段两边民宅房屋已经拆迁得差不多了,而桂溪大桥的引桥工程也进入了紧张的施工前准备阶段。

  引桥工程将在两个月之内基本结束,而进入冬季枯水期,大桥正桥工程也将进入全面施工阶段,冬春枯水期这四个月时间,大桥主桥就要基本合拢,而要抢在明年七月汛期来之前就要完成主桥结构建设,剩下的就是桥面桥栏的装饰工程。

  赵国栋之前还是对宏林公司作了一番仔细了解的,他也有过一些思想准备,如果宏林公司真的只是一家皮包公司,纯粹靠倒手工程来挣钱,那他也打定主意,即便是得罪麦加辉他也只能选择放弃,旧城改造和桂溪大桥都不是可以用来做交易的东西,当然如果宏林公司真的具有实力,又有这层关系,赵国栋也并不介意与宏林公司合作,能够最大限度的化解不利因素又能不伤及县里边的利益,何乐而不为?

  让赵国栋稍稍欣慰的是宏林公司虽然有着麦家辉的背景,但实际上早在搭上麦家辉这条线之前就已经在宁陵地区建筑开发业界小有名气了,只不过搭上麦家辉这条线之后宏林公司规模迅速扩大,一跃成为宁陵地区最大的建筑开发公司,而让赵国栋感到惊奇的是麦家辉的弟弟麦家成并非自己想想的那样只是一个靠着兄长背景打天下者,他原来是安都广厦建筑设计所的主打设计师之一,进而成为宏林公司中一个重要人物,但是在宏林公司中却没有任何职务。

  正是了解到这个情况之后赵国栋最终同意了与宏林公司合作改造开发花林县城老旧城区,而宏林公司也的确表现出了令赵国栋较为满意地诚意,虽然他们在要价和胃口上都相当高,但是赵国栋在综合考虑到花林县财政目前状况以及日后可能的风险,还是同意了对方的条件。

  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赵国栋接过电话就听到了对方有些低沉地声音:“赵县长,听说才去视察了工地?进度还令你满意吧。”

  “呵呵,还行,怎么样,能够按照进度完成吧?”赵国栋将腿放在办公桌上,再没有人地情况下,赵国栋喜欢用这种方式来放松自己。

  “放心,宏林公司历年来都是重合同守信用企业,别说花林县这点工程,就是再大的工程也从没有搁浅过。”

  “那就好,我可是希望我们第一次合作能够圆满成功。”赵国栋估摸着对方怕是有啥想法,也就耐心的等对方漏出话风来。

  “赵县长,桥头广场以及向南北延伸的滨河路沿线土地听说县里边有意要出让?”对方并没有绕什么***,径直道。

  “嗯。哪里地土地可以转让。包括县委县政府大院在内都可以转让。问题在于有没有人能够出得起价。”赵国栋笑了起来。看来宏林公司有些眼热滨河路沿线和桥头广场周边地块了。

  “呵呵。赵县长说笑了。谁敢买县委县政府?”对方也在电话里笑了起来。

  “县委县政府当然没有人能买得起。但是县委县政府所在地地块却可以转让出售。”赵国栋一语双关。“我不是开玩笑。县委县政府早已经确定下来要迁往河东。如果有人看上县委县府所在地块。只要价格合适。没有什么不可以。”

  “噢。不知道县委县府要搬迁到河东哪一段啊?”

  “咱是没有确定。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地理位置最偏最差地地段是最有可能地。咱们县委县府很穷。稍稍好一点地地段县委县府都希望能够让具有实力地经济实体来拿下。”赵国栋心中更是透亮。

  对方也知道这种情况下不可能问到这种关键问题。对方所说地也有可能。只是这偏僻地段太不确定不说。而且就算是你大略知晓也不敢再去冒这种险。吃一堑长一智。这种事情没有到揭开盖子之前。谁也不敢打包票。何况真要是偏僻地段。万一陷进去。那可真又是一个无底洞了。

  “赵县长,明人不说暗话,宏林公司希望能够在桂溪河沿岸地区进行开发,希望花林县委县府能够支持。”

  “没有问题,肯定支持,我们尤其欢迎规模大的企业进入花林县开发。”赵国栋满口答应。

  赵国栋的爽快反而让对方有些惑:“赵县长,我可是说真地,说实话花林县目前条件不算好,但是我们很看好花林县日后的发展前景,所以我们宏林公司希望能够尽早进入花林,也算是提前走一步,或者也可以说是帮助花林县城建设贡献一份力量。”

  “我同样说是真地,不过可能我们俩理解的略略有些差异,我们欢迎外来企业来我县投资兴业,城市建设开发也是我们希望地,但是在土地资产转让上,我们县里希望通过比较公平和透明的方式来处理,这样也有助于我们县财政缓解困难。”赵国栋不动声色地

  对方立即意识到了赵国栋话语中的含意,“赵县长,你所说的公平和透明方式是指什么?”

  “嗯,具体地说,应该就是公开招标拍卖这种方式。”赵国栋毫不含糊的道。

  电话里陷入了沉寂,赵国栋也不作声,只是静静的等待着。

  “赵县长,这是你们县政府的决定?”

  “你可以理解为是。”赵国栋轻轻叹了一口气,事实上这种可能性并不大,虽然目前已经开始提倡土地招拍挂机制,但是在政府主导城市规划以及种种客观条件限制的情况下,土地招拍挂机制还要几年后才会逐渐推广开来最后成为刚性规定。

  对方似乎在思索玩味赵国栋话语中的含义,只是赵国栋这一句进退自如的话倒是让对方破费思量,最后只能用一句明白了结束对话。

  赵国栋挂下电话,有些无奈的摇摇头。

  他知道宏林公司不可能就这样罢手,否则他们在旧城改造方案中作出地巨大让步就会毫无意义,他也没有指望自己可以以一己之力扭转现行体制,能够先行给对方打一针预防针提醒对方不要过分就已经是极限了。

  原本很好的心情就这样化去,赵国栋推开窗户,感受着窗外墙壁下爬山虎映入眼帘带来的阵阵绿意,越过围墙,赵国栋目光望向远方,仕途上前行本来就是如此,从来没有什么大获全胜的事情,每前进一步往往就不得不后退半步,但是只要在前进,就值得。

  赵国栋抬手看了看表,今天房子全要从安都过来,他要等着他。

  房子全他已经很久没有见面了,春节之后房子全就全副身心地投入到了煤矿经营中去,而且听说经营得相当不错,房子全地经商能力已经被彻底的激发出来了,电话里虽然聊了几次,但是都没有听得太清楚,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这个家伙胃口越来越大,居然学会了融资,利用煤矿作抵押进行贷款,实现扩大化生产。

  这一次来他似乎又有了更大的想法,这让赵国栋既感到欣慰又有些担心,欣慰的是房子全已经完全甩开了最初自己给他设定的路线,走上了自我成长发展地道路,担心的是这个家伙性格中地疯狂冒险基因已经开始展露出来,而且有游走法律边缘的迹象,要知道要实现最快速度扩大化,融资是最简单最便捷渠道,而在这个时代融资渠道却是最混乱也是最方便的时候,可以说你人有多大胆,金融部门就有多大产,前提是你得脑瓜子够灵,而且还要学会必要的利益均沾。

  说实话,赵国栋已经有些忽略了和房子全的那一份协议,相对于沧浪之水和天孚集团的成就,房子全那点动作就像是小孩子过家家,但是房子全却很看重,时不时要将经营状况和赵国栋聊一聊,赵国栋除了提醒他注意控制安全风险之外,其他都不是很在意。

  沧浪之水今年夏季地表现超乎寻常的好,东北基地和华东基地同时发力,使得沧浪之水一下子闯进了东北、华北以及华东市场,尤其是东北和华北,沧浪之水及其高端子品牌长白圣水如暴风一般席卷整个东北和华北市场,并以绝对优势成功夺取北京市场第一占有率地位,地确让包括赵长川在内的沧浪之水高管们喜出望外。

  这都有赖于沧浪之水品牌优势和长白山地区优质泉水地两项结合,加上有力的广告攻势和合理地营销策略,使得在东北和华北市场上沧浪之水的占有率火速飙升至第一位。

  而在华东市场上,沧浪之水与开始发力的娃哈哈集团棋逢对手,战了个旗鼓相当,在浙江是娃哈哈独霸,尤其是逐渐风行的纯净水更是占据了相当市场,而在江苏和安徽则是沧浪之水占优,娃哈哈和乐百氏瓜分剩余份额,而在上海则是两雄对峙,乐百氏芶延残喘,将其他品牌的矿泉水几乎挤压得没有了市场。

  但是娃哈哈和乐百氏都已经推出了他们的纯净水产品使得水市场上一经出现了一些微妙的变局,这使得仍然没有进军纯净水市场的沧浪之水似乎有了一些势单力孤的感觉,不过赵国栋却知道纯净水的生命力相当有限,很快就会在与矿泉水、山泉水中的对阵中败下阵来,所以赵国栋也支持赵长川坚定不移走矿泉水的道路。

  在东北和华北市场上的大获全胜使得沧浪之水有了莫大底气,赵长川已经准备在西北布子,而向乐百氏和怡宝的老巢——华南市场进军也开始提上议事日程,不过赵国栋却知道随着九七年亚洲金融风暴的降临,资金问题将会成为很多企业颈子上的绞索,因此他建议赵长川放慢脚步,而需要把更多的精力转向苦练内功和稳固拓展现有市场上,不要急于扩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