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八十二节 高飞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八十二节 高飞


  赵国栋印象中,日后另外一个饮用水行业风云角色集团也要开始进入水市场,农夫山泉将成为终结纯净水扩张势头的头号杀手,不过现在历史已经改变,沧浪之水、娃哈哈、乐百氏已经毫无悬念的成为中国水业市场上的三巨头,而世界水业巨头—法国达能开始窥觑中国市场,娃哈哈是他的一个跳板。

  法国达能也已经到过安原与沧浪之水接触过,谋求合资入股的可能性,但是赵长川在没有和赵国栋交换意见之前就断然拒绝了这种可能性,沧浪之水不是娃哈哈,没有任何需要担心权属问题,而有赵国栋经常灌输的观点,赵长川既对未来充满信心,也早就打算要扛起抵御外资入侵的大旗,自然不会就范。

  刘成的蜂产品业务发展得如火如荼,依托长白山保护区一带丰富的蜜源资源,加上充足的资金保障,沧浪蜂产品公司很快就脱颖而出成为白山地区最大的蜂产品加工企业,并且立即赢得了白山地区政府的全力支持。

  能够攀上在中央电视台黄金时段频频露面的名牌企业,对于偏处一隅的地方政府来说自然是求之不得,对于沧浪集团对蜂产品行业表现出来的兴趣他们更是持欢迎态度,尤其是在刘成以沧浪之水副总身份出掌沧浪蜂产品公司,也使得地方政府信心倍增,将长白山地区的的蜂产品打造成为全国独一无二的品牌带动全地区蜂产品行业发展,提升白山地区知名度和影响力一直是地方政府地梦想,而长白山天池圣水和长白树蜜无都可以借助这个平台。

  当然和沧浪之水主业相比,沧浪蜂产品地规模还不足挂齿,但是刘成却干得相当开心,其间刘成也和赵国栋多次通电话交流,赵国栋也能够感受到对方心中的自豪感,毕竟能够一手一足将一个行业品牌打造起来,即便是借助了沧浪这个牌子,但是蜂产品却与矿泉水截然不同,这也相当值得骄傲了。

  有些人天生就是作配手的角色,而有些人则选择宁作鸡首不为凤尾,赵国栋也无从判断刘成的选择是对是错,只要自己认为正确就足够了。

  房子全的选择似乎也是一样。

  和房子全一起来的还有吴长庆和许伟,这让赵国栋颇为惊讶,也使得原本只打算单独招待房子全一人的房间显得略略小了一点。

  “国栋,我已经决定了,就像你说地那样,人生能得几回搏,你不去搏一把,也许就会后会一辈子,就算是失败了,大不了从头再来,三年前,我还不是一无所有?”房子全抿了一口酒,脸色微微有些潮红,“机会难得,时不再来,我不能放弃。”

  “子全,我不是阻挡你去,而是希望你作一件事情之前需要三思而后行,当然你决定了,我就不再多说。”赵国栋轻轻叹了口气,“内蒙古那边人生地不熟,你和许伟就这样去,我还真有些不放心。”

  “咱们也不是毫无准备。我为此已经准备了小半年。这下半年我几乎都在那边呆着。家里地事情我都交给长庆了。许伟也跟我去了几趟那边。那边人豪爽。讲义气。说实话。普遍比咱们安原人耿直爽快。也没有那么多花花肠子。只是脾气火爆了一点。不过我倒是喜欢和这类人打交道。”房子全显得很有信心。

  “那家矿也是运气不好。连续两年出了三桩事故。一次就是两三个人。最后这一次更惨。瓦斯泄漏。一下子去了五个。县里边压着瞒报了三个。多给家属赔了些。只报了两个。但是老板赔得手发软。这矿就再没有人肯接手了。都说这矿风水不好。我也去看了几趟。要不这种好事情咋会轻轻松松轮到我这一个外地人?我就不信这个邪。倒是要看看能不能让我栽在这个上边!”

  赵国栋言语很少。这让其他三人都有些压力。尤其是许伟有些惴惴不安。可以说他地命运是赵国栋一手改变地。而现在房子全却想带他出去闯一闯。他也有些厌倦了在沙场里那种按部就班地生活。更渴望能够在外面世界中锻炼一下。但是他又担心自己这种想法有些违逆赵国栋地意图。

  “好了。子全。我明白你地心意了。你就按照你地想法去干吧。只是许伟。你是不是真地也想出去闯一闯?”赵国栋不再多言。

  “呃。国栋哥。我不是”

  “大伟。我不是问你其他。我只是问你是不是想出去闯一闯

  国栋皱起眉头,这个大伟平素看起来挺有性格一个却这样畏畏缩缩的呢?

  似乎是觉察到了赵国栋语气中的不悦,许伟赶紧一挺胸膛:“是的,国栋哥,我觉得跟着子全哥出去闯一闯,见见世面有好处,我不想当一辈子地沙老板,何况许强已经过来帮我很久了,我想让他替我守着砂场就行。”

  “许强也没有书了?”赵国栋皱起眉头,转念一想也是,这一晃就是两三年,许强也该高中毕业了,看来舅舅那边是打算把许家人都给丢过来让自己帮忙调教,“砂场没啥,关了也没关系,我只是想要问一问你日后打算干什么?子全是要到内蒙古那边搞煤矿,一去可能就是一年半载都归不了家,你得考虑清楚,天远地远,其间如果半途而废或者怕苦怕累想回来可不行。”

  说到最后一句,赵国栋语气已经变得有些严峻冷厉,语意也是十分清楚,现在你可以选择不去,但是一旦选择去了,那就必须的给我坚持下去。

  “国栋哥,我考虑清楚了,子全哥那边肯定很辛苦,但是我觉得能多见识一些外面地东西,锻炼一下,我还年轻,老是这样猫在家里也不可能一辈子。”许伟脸色变得坚定起来。

  “那你对象呢,舅舅那边你说好没有?”赵国栋沉吟了一下。

  “都没啥,现在交通也方便,她要来看我也便利,嗯,我打算如果要在内蒙古那边长期呆下去,就让她过来跟着我,我爹那边没关系,现在他已经习惯了,反正还有许强留在这边。”许伟一听赵国栋送了口,顿时舒了一口大气。

  “唔,既然这是你自己的抉择,我就没话说。”赵国栋哼了一声。

  “国栋,听你这话咋像是我在诱骗无知少年一样呢?”房子全怪叫一声,“大伟也是二十多岁地人了,又不是刚出家门啥也不懂的愣头青,在沙场上泡着你以为就不经历一点风风雨雨啊,这么大一个小伙子在你眼里咋就像几岁孩童一般呢?”

  “滚!我舅舅把他交给我,我就得负责,在江口再咋也是本省,出也出不了啥大问题,这一去内蒙古,那可就不好说了,我当然得问清楚。

  ”赵国栋气哼哼地道:“好了,别废话了,要去就去,我只是提醒你,今年明年煤炭市场还行,98、99年恐怕就得下滑,你自己掂量着,子全,一句话,人最重要,就像你说的,钱没了咱们可以从头再来,人没了那就啥都没有有了,别太走火入魔。”

  赵国栋的话让房子全心中又是一阵温热,这话还是体贴人,自己以平川那边煤矿作抵押贷了三百万就是要准备在内蒙古那边去打一片天下,这煤矿可是两人的,但是赵国栋连问都没有问一下自己有没有把握这些不信任的话,只是要求人别出问题就行,他也知道赵家几兄弟尤其是赵长川赵德山在外边肯定已经大发了,但是再大发,也没有人说不把几百万放在眼里,就冲着这份信任和情谊,他房子全也得去好好拼一拼。

  “国栋,我知道轻重。”

  一顿酒一直吃到晚间十二点才算收拾,第二天临行前赵国栋又单独问了问房子全资金有没有问题,房子全也实话实说,三百万中二百五十万是买那个矿的第一步需要支付的,另外五十万是启动资金,剩下还有六百五十万要求再半年之后就要付清,不过这矿的确值,虽然名义上年产八万吨,但是根据当地人和赵国栋的估算,如果今日正常经营,产量至少可以达到二十万吨以上,只是这一接手肯定不可能那样顺利的就上手,要想在当地获得贷款还得花些心思,在这一点上房子全有些担心。

  赵国栋也告诉房子全如果真的经费不足,就让他给自己打电话,三五百万他还能帮助解决,只是一定要注意安全,一方面是矿上的安全,另一方面也要注意自身安全,赵国栋清楚这搞资源开发难免要和当地社会上一些势力有所牵扯纠葛,尤其是你一个外来户,政府方面保持良好关系只是一方面,而另一方面所谓社会上那些三教九流你也得应付着,你既不能牵扯太深,但是也不可能做到一尘不染,这其间怎样把握一个度就要看房子全如何操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