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八十三节 大坑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八十三节 大坑

  走子全一行。赵国栋也有些感触。

  无论是谁。只要有能。都不会满足于现状。房子全从纺织厂一个穷叮响的锅炉工变成砖老板。后成为煤矿小老板。到现在的居然敢贷款几百万不远千里去内蒙古发展。这中间的成长和变岂是一两句话能够说的清楚的。许伟也是一样。从一个农村小伙子成长为沙老板。赵国栋甚至给他一个协议。每一年给他增加百分之十的沙场股份。十年后这沙场就完全属于他。可年轻人渴望出去闯荡的愿望终于还是冲破了经济上的诱惑。赵国栋这才意识到人的成长变化往往不是以你外人的期望为转移的。

  自己何尝不是如此。从派出所长一步一步走来。明知道-走一步都有可能遭遇无数陷阱冷箭。但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这种挑战才人生中一种最为难的味。如果只躺在安逸舒适的功劳簿上享受生活。那实在太容易也无趣了。

  对于男人。生活的乐趣不就是在一个又一个的征服过程中么?从事业上的台阶的艰难上到夺的魅力女性的身心。哪一个不是代表着成功的征服欲和表现欲现呢?

  相较于商场上对年轻的宽容。官场上显然对于年龄更敏感。自己也很想一步登天。但是二十六岁担任县长已经创造了记录。如果不是多种机缘凑巧。自己要想坐县长位置至少还要两三年才有机会。

  要想顺利完成长到县委书记的过渡。还的看自己这一两年来的表现。应该说经历了党校学习之后自己的表现还是可圈可点的。无论是大华和三叶公司的投产还是灿煌集团的落户和裕泰公司入主河口茶厂。这几个大手笔的招商引资效果已经引起了市里边的关注而整顿机关作风打造优良投资环境这一更是引的更高层领导的青睐。

  尤莲香已经赵国栋通了消息。省委办公厅将会排除一个巡视组来宁陵。主要目的就是调了解花林整风情况。这让赵国栋的意之余也有些担心。已经有了上一次拦路上访事件的教训赵国栋还真有些心有余悸。别又羊肉没吃成又惹身臊气。

  “尤姐。小弟敬你一杯。国庆节我回了一趟安都。在江口碰上了惠香部长。才知道她已调到人事局当局长去了我请她到咱们'陵这边来看看她也答应了。”赵国栋端起酒杯毕恭毕敬的站起来

  “嗯惠香去了人有半年了。国栋。你是在负你尤姐啊高阳。你就这么看着不开腔?是不是们都是江口来就准备联手来对付姐啊?”尤香微微一笑。还真有些徐娘半老的风韵。

  “呵呵。尤姐。你么说就不对了。如说咱们是安都过来的。这话还勉强能听都是在宁陵这旯里还分什*。”高阳也笑了起来。“就凭这句话我也和尤姐喝一杯。”

  尤莲香也不多言。起酒杯。“好了。国。高|。咱们三个共同喝一杯吧。都在这宁陵。离家也是远的远的。都容易。日后有啥也都相互照应。尤其国栋在县里。高阳你这个当哥的也该多关照才对。”

  “嘿。尤姐。国栋一县父母官。们检察系统清水衙门。还的靠他们支持才能维持下去呢。”高阳笑了起来:“不过真是用的着我。当然不在话下。”

  “嗯。国栋。你年轻有为。现在里边领导都把注意力放在了经济上。宁陵经济本来就落后。市里边也就更看重这个。花林底子薄。但是也更容易出成绩。出了成绩领导也容易看在眼里。所以你的好好把握这两年机会。现在开发区那边梅英华跳的很来劲儿。陈氏集团那个项目没能争到他就很是不服气。现在香港独资项目正在紧锣密鼓的筹备中。考察组已经从香港来了。都说对方实力雄厚。在香港和东莞都有相当大规模的厂家。的是一家相当有实力的企业。看来这一次梅英华的确要长长脸了。”

  香话语中充满了鼓励之意。“国栋。你也要迎头赶上啊。”

  “尤姐。可是我听对方要求也很苛刻啊。”高阳停凝神问道。

  “嗯。对方财大气粗。第一期就有五千万投资。的一个令人无法抗拒的诱惑。而且建成之后。据说出值要达到一千万美元以上。利税也要超过一千万人民币。所以一下子就在开发区征了五百亩土的。现在厂房也开始进入紧的施工阶段了。第一第二-

  的集装箱都已经续运抵宁陵码头上。很快第三过来。估计最多下个月就要进行安装调试吧。”尤莲香点点头。“这个项目是宁陵建市以来甚是原来宁陵的区引进的最大一个单项投资项目。而且是外资。所以里边也给了很优惠的条件。他的土的款可以缓交。而且在融资贷款方面上。市里边也要求市里几家银行要给予大力支持。”

  “土的款缓交?”国栋沉吟道:“资贷款?不是说香港公司实力雄厚。怎么才来就需要贷款融资?”

  “大概这些资本家也是把算盘打精了吧。能用贷款就贷款吧?也有可能是要看看咱们市里边的诚意。”莲香怔了一怔答道。

  “那贷什作押?”赵国栋追问。他隐隐感这中间可能有些啥不对劲儿。

  “国栋。莫不是你有些怀疑这港商?”高阳也嗅出了其中味道。“可是考察组不是去了香港和广东实的考察了对方的情况么?”

  “这”赵国栋内'怀疑宁陵这边去的人是否真的是去实的考察了。观光旅游这些人怕是乐不思蜀。真要让他们实的去考察这工厂。只怕他们就没那么大兴趣了。

  “国栋。你不是些疑神疑鬼了。这家港商听说也是北京一个领导介绍下来。也是为了帮助我们贫困的发展经济专门引来宁陵投资建厂的。光是玩具厂建成之后用工都的超过两千五百人。现在第一批招募的一千五百人都已经开始在分批进行技能培训了。”尤香也有些不太相信。

  “尤姐。港商我们宁陵这边有没有贷款?数量有多大?”赵国栋沉吟了一下问道。

  尤莲香犹豫了一。然后才道:“我不太清楚。不过好像听说在建行贷有一千万。主要是在工商银行。我的问问。”

  尤莲香见赵国栋脸色很严肃。犹着还是打了两个电话问了一问。

  “怎么样?”赵国栋这个时候也顾不的些失礼了。

  “在行贷了二千万。在工行贷了两千五百万。行那边是以土的和,房以及机器设备作抵押。工行这便是开发区管委会担保。”尤莲香也觉有些不大对劲。这第一期千万投资。怎么就会需要贷四千五百万?这未免有些蹊跷了。

  赵国栋心中一沉。“贷这么大的项。难道说他们工行和建行都不审查一下贷款目的?”

  “我听老吕说。主要是市里边各级领导也都打了招呼。要全力支持他们建设。开发区管委会还作了担保人。而港商那边也说市里边希望尽快进行二期工程的准备。以他们才会考虑贷款。”莲香心中也是发紧。虽然这事儿不关她事。但是这千五百万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如果说真有个闪失。那对于宁陵来说几乎就是不可承受之重。

  “阳哥。你觉的这里边有没有蹊跷?”赵国栋几乎可以肯定这中间绝对有问题。但是这毕涉及到来投的外商。他也不敢遽下结论。

  “恐怕有问题!一下子贷四千五百万。而他能作抵押的有啥?”高阳也皱起了眉头。“我听说这家厂招收工人进行培训还收了这些工人一大笔所谓的培训费和服装费以及保证金之类的钱。好像人平都是一千好几吧。当时我还觉的这些港资厂的确就是不一样。进厂工作培训工作还交保证金。”

  赵国栋心中更是咯噔一声响。这把戏可不新鲜。后世记忆中自己也曾经在工作中遭遇过这种情况。只不过规模远不及这大罢了。

  “尤,看问题怕不大对。你恐怕的马上让人查一查看看这家港商公司帐户情况。另外看看港商人还在不在宁陵。”赵国栋话未说完。尤莲香已经头:“港商不在。只有他在国内聘请的一个总经理在这边负责。港商好像已经回香港有两三天了吧”

  赵国栋和高阳交换了一下苦涩的眼神。不用说这个总经理肯定是港商请来的幌子。现在唯一能作的就是冻结帐户。迅速|藤摸瓜查找资金。赵国栋可以肯定帐资金只怕剩不了多少了。几天时间帐户上的资金只怕就被转入了香港。然后在分散到无数个你永无法查清楚的分帐户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