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八十四节 窟窿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八十四节 窟窿


  尤莲香反应够快,立即将这个怀疑汇报给了祁予&引起了祁予鸿的高度关注,要求市公安局立即秘密介入调查,调查结果令宁陵市委市政府大为震惊,建行先期打入其帐户的二千万早已分文不剩,而收取的工人们的培训款和保证金二百多万也只剩下二三十万零头,而工商银行的二千五百万正在转款途中,被立即中止。

  而那位所谓的港商早已经带着他的财务经理消失了,只剩下那个一无所知的总经理和一帮子在国内招聘的所谓管理层。

  这一案立即在宁陵引发了滔天波澜,建行二千万贷款那是以五百亩土地作抵押的,而这笔土地款港商分文未交,但是市里边为了显示支持和诚意,违规要求市国土局提前替对方办理了土地证,而土地上的附着厂房则是由宁陵二建司垫资修建,尚未竣工,更谈不上支付工程款,一千多工人缴纳的培训费和保证金更是成为了一块**包,随时可能将开发区管委会炸得粉身碎骨。

  祁予鸿真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感觉,咋当个这市委书记就这么难,偏偏自己就能遇上这一大堆破事儿,而且捅出得窟窿一个比一个大!

  “老周,你说说,怎么回事儿?你和梅英华不是带队专门到广东和香港去看了对方的企业么?回来汇报不是也说对方实力雄厚,身家亿万么?”

  祁予鸿已经不想再掩饰内心的愤懑和怒火,这帮蛀虫!出去一趟就被沿海和香港的花花世界给弄得不知道姓啥了,这下可好,一下子就给宁陵捅出个天大的窟窿来,总共将近二千二百万啊!那可是都得算在市财政头上,就这样连泡都没有冒一个就打了水漂!

  严立民整襟危坐,心中却是再冷笑,毫无问这一次周春秀有难了,二千二百万打了水漂,虽然已经由省公安厅牵头报告到了公安部请求国际刑警组织帮助调查,但是对方无是个老手,一趟子考察就把一帮蠢货带到别人厂房和办公大楼里去转悠了一圈,其他时间都是在香港潇洒,这下可好,被别人装了套子,二千二百万没了不说,而且更难堪地是宁陵市委市政府脸面置于何地?

  一大帮政府官员被一帮骗子玩得团团转,而且还锣鼓齐鸣的欢迎骗子来宁陵狂嫖滥赌,宁苑那边都还欠着一堆帐单,这可真是足以彰显宁陵市委市政府干部的能力、素质和水准了。

  “祁书记,我和梅英华还有廖主任、白主席他们是去考察了的,具体接洽是梅英华在与港方联系,我只是名义上带了个队,路线都是梅英华和港方协商地,我们只是跟着去看了一圈,走到东莞和香港都是梅英华介绍这就是港方在这边地厂房,具体”周春秀脸色白皙,此时却显得更加苍白,头发也显得有些散乱,再无寻常的一丝不芶。

  “好了,老周,你和梅英华都要好好回忆一下你们这一趟考察时的详细经过,尤其是他们在国内也就是广东那边的活动,看看联系了什么人,有没有什么有价值的线索提供,配合省公安厅协助侦破这件案子。”

  祁予鸿也不像再和这个家伙废话。当初这个家伙改任常委副市长时他就持不同意见。但是也不知道省里边怎么考虑地。最终还是确定他当常委副市长。在祁予鸿看来。这个家伙顶多也就是一个市委副秘书长作些文字工作地料。连当市委秘书长都不够格。

  “老严。省厅那边有没有消息?”

  “没有。还算来得快。工行那两千五百万差一步就打入对方帐户了。那可就惨了。不幸中地万幸。”严立民摇摇头。“这帮家伙很狡诈。出了他贴身两个人和那个财务经理。其他人全都是他在国内人才市场上聘来地。根本就不知道内情。表面上也是一门心思要干实业地模样。现在他帐户里地钱都打入了香港一个帐户。而又被分散之后转移到一些财务公司之后出了境。要想真正追回这笔钱恐怕很难。”严立民摇摇头。

  在座地人都是一阵后怕。工行这二千五百万是以开发区管委会担保贷款。如果被骗。管委会是没有**财政地。那就意味着市财政得来填这个窟窿。加起来四千多万骷髅。相当于全市一年财政收入地八分之一。那可真是要人命地!

  祁予鸿同样是一阵后怕。如果不是尤莲香及时汇报。一干人都还蒙在鼓里。还做着第二期还要投资几千万地白日梦。

  “老严。工人和工地那边安抚好了么?”祁予鸿皱着眉头。

  “管委会和市局都出面接管了,工人们的培训费和保证金都在退发,只是那二建司闹得厉害,这厂房修了几个月,都快要竣工了,谁来付钱?这些建材也都是賖欠而来,这一连锁反应可能带来地问题市委恐怕也需要考虑到。”严立民沉吟了一下又道:“另外现在市面上传得沸沸扬扬,恐怕市里边也要考虑一下采取何种措施来澄清事实,避免传言越穿越离谱,现在外边都说市里边被骗了几个亿,市财政都快要破产了,种种说法很是骇人听闻,市委恐怕需要采取一些措施,来振作精神,从而消除这些不良影响。”

  市长麦家辉一个月前就去省委党校培训了,省里边觉得加快发展专题培训效果不错,于是又开了一个厅级干部培训班,要求将全省正厅级干部进行一次轮训,麦家辉也是第一批参加,这市里边工作也就是祁予鸿在统一安排,金永健暂时主持市政府工作。

  “老金,你想办法把二建司和那些材料供应商那边稳住,另外工人集资全数退还,市里财政先垫着,这是事关稳定大局。”祁予鸿咬着牙帮子道:“老严,你这边督促省公安厅尽力帮助破案追款,这个损失对于我们宁陵来说那可是伤元气的,务必最大限度追回。嗯,毛部长,这段时间报纸和电视台要注意舆论导向,多播报一些振奋人心积极向上地内容,尤其是多报一些经济发展方面的内容。”

  宣传部长毛萍也是连连点头。

  “诸位,各自分管部门回去之后也要传达精神,要求他们不

  传谣,同时向外宣传也要统一口径,就是说事情中,相信政法机关会有一个明确地结论。”祁予鸿说完这番话时已经是疲态尽显。

  尤莲香走进祁予鸿办公室时,祁予鸿正在办公室里瞑目养神,看得出来这一次投资诈骗事件对于祁予鸿打击还是相当大,尤其是损失如此巨大,却又沦为一大笑柄,可以想象得到在省里边领导心目中宁陵市班子形象尤其是他这个班长印象又要大打折扣,这一段时间里省里边开会不可避免的都会要点到宁陵这件事情。

  “秘书长,你说周春秀和梅英华他们究竟在搞什么?这样明显的骗局他们居然会觉察不到,他们到香港、东莞那边走了一大圈,难道就没有了解到一点有用的东西?”祁予鸿目光睁开,看着窗外远处一阵之后,才重重地哼了一声,“被人家当傻瓜似地逗得团团转,随便带到哪家企业去看了一看就以为是别人的产业了,到了香港就不知道姓啥了,你说我们这些干部一天到晚脑袋里究竟在想什么?”

  “祁书记,老周和梅英华他们有疏忽失察的责任,但是也有一些客观原因,一是这些国际骗子的确相当专业,各种道具也相当齐全,可以说是谋划已久,二来老周以前也没有怎么接触经济工作,对于这方面恐怕也不太专精,加上又缺乏必要的警惕性,三是我们市里边在这件事情上也有些轻率了些,当初市政府负责这方面地经济部门就没有对这个港商的资质和基本情况进行深入细致地调查研究,才会酿成这种事情。”

  尤莲香十分客观的评价道,尤其是最后一点让祁予鸿很是满意,这个项目前期都是市政府那边在牵头运作,市委虽然也很关注,但是毕竟不是直接过问,只不过恰巧这段时间麦家辉不在而已。

  “唉,看来我们的干部在市场经济大潮中学会游泳还得呛不少水,只是这一次这口水实在太大了一些。”祁予鸿有些感叹,似乎又想起什么似的道:“对了,秘书长,我一直还没有来得及问你,你是怎么突然觉得这中间有问题的?”

  尤莲香也早就知道以祁予鸿的精细,肯定会想到这个问题,所以也早有准备:“市检察院高阳高升任党组副书记,请客请我和赵国栋,在席间我无意间说起市里这个项目投资规模最大,赵国栋就在说玩具行业对于运物流地要求很高,尤其是对外出口上更是特别注重交通问题,觉得港商在这边投资如此巨大不容易收回成本,当时我也就有些犯疑,后来又说起土地款缓交和融资贷款问题,赵国栋和高阳就觉得恐怕这中间有些问题,所以我才向您汇报。”

  祁予鸿听得尤莲香这般一说心中才释然,尤莲香怎么会对这个项目有如此敏锐的洞察力让他很是不解。

  赵国栋和高阳,一个是公安出身,一个是检察院地高手,自然对这方面比较敏感。高阳和赵国栋以及尤莲香都是从安都那边过来的,三人关系一直不错,祁予鸿也清楚,高阳任市检察院党组副书记,尤莲香也在其中帮着使了力,这一点尤莲香为此也和祁予鸿专门说过。

  “如果我们地干部在经济工作中能够多保持一份警惕性,可以很大程度避免这种事情的发生。”祁予鸿也喟然道,“出这样大一件事情对我们宁陵地形象几乎就是致命的,不但在老百姓心目中的我们的政府干部就是一群饭桶窝囊废,在省里领导心目中也是一落千丈。”

  尤莲香也是觉得祁予鸿运气真的有些不好,接二连三的出事情,尤其是先前被吹得天花乱坠的宁陵建市以后第一外资入主项目,甚至在《安原日报》上也是大书特书,现在居然成了骗局,而骗局中的傻瓜就是宁陵市,群众嬉笑怒骂不说,现在领导们对于民意相当关注,这样巨大的反差很难说省里边领导会不会对宁陵有看法。

  “祁书记,我觉得一直这样恐怕也不行,还是得想一些办法来扭转现在市里边不利的形象。”尤莲香建议道。

  “哦,你有什么好的想法?”祁予鸿微微颌首。

  “曹集那边的中药材基地不是已经快要落成了么,可以搞一个仪式,另外花林这边的投资方打算要搞一个相当规模的文艺晚会为旅游景区造造势,准备邀请国内和港台一些著名的文艺明星来助阵,如果这个事情能够敲定,市里边适当宣传一下,也许可以转移一下民众的注意力。”

  “噢?”祁予鸿心中也是一喜,一直在为这个问题烦恼,宁陵老百姓这几天里一直都在谈论着这个话题,而且还颇有些要探根寻底的味道,都等待着调查结果,这样拖下去也不是办法,最好的办法就是找个更加引人注目的话题来吸引民众的注意,这样时间稍稍拖长一些,民众敏感度逐渐下降,市里边压力也可以缓解一下,“你是说浙江星汉公司有意要搞这个活动?”

  “嗯,好像星汉公司有这个意思,但是这旅游开发公司是多家投资,星汉公司也还需要考虑另外几个投资方的想法,尤其是沧浪集团那边的想法。”尤莲香点点头,“这个事情还没有确定,但是我想我们市里边可以出面帮忙推动促进一下,只是我担心如果要搞这一台演出,究竟是放在宁陵还是花林,如果说放在花林,对于市里边来说意义不大,如果说放在宁陵,我担心星汉公司那边都不会同意,花林县委县政府恐怕也有意见。”

  祁予鸿一挥手断然道:“秘书长,这件事情交给你来协调,我让毛萍协助你,至于说花林县委县政府这边我来打招呼,必须要服从市里边大局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