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八十五节 政治任务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八十五节 政治任务

  国栋接到尤莲香通知时才觉得头大。

  旅游景区开发公司准备搞一台文艺演出活动用来庆贺旅游景区正是竣工建成对外开放这事儿他也知道,陶宗汉在来县里自己办公室时曾经提及过这件事情,并且委托安都一家文化传播公司在帮助策划联系,他倒是没有多在意,但是现在似乎有些不一样了,尤莲香在话语中的意思似乎是要求将这台文艺晚会上上档次,规模要大,档次要高,影响力要突出,要鼓舞士气,振奋人心,这怎么听起来似乎都和旅游景区开发公司办这台演出的初衷有些沾不上边,倒像是一个政治任务一般。

  而尤莲香也明确表示这是市委祁书记的意思,并且演出地点要在宁陵而不是花林,要求花林方面无条件服从,这更让赵国栋气闷。

  “罗书记,尤秘书长给您电话了么?”赵国栋走进罗大海办公室才看见宣传部长简虹和县委办主任何良才都在罗大海办公室。

  “唉,我正准备给你打电话呢,宣传部毛部长刚和我通了电话,也是那景区开发公司举办演出的事情吧?毛部长说尤秘书长负责通知你,她负责通知我,估计也是一个意思,要咱们服从大局,把演出地点改到宁陵市体育场,而且还得上档次上规模扩大影响。”罗大海也是一脸苦相,“这都成了啥了?”

  赵国栋被气乐了,“罗书记,这是不是太过分了?凭啥咱们花林县的项目搞庆祝要弄到宁陵去?人家公司是用来造势作宣传地,拿到宁陵去开演出,还搞个屁地宣传,那还不成了宣传宁陵,那就让市政府出钱搞一个演出不就行了?”

  “我也和毛部长说了这事儿,这也不是咱们县委县政府要搞,是别人景区开发公司要搞宣传,咋能弄到宁陵去搞演出,那人家景区开发公司能答应么?”罗大海皱着眉头抽了一口烟,“可毛部长说这是祁书记的意思,要我们要从讲政治讲大局的高度来看问题,局部服从整体,估计这段时间市里边有些不好过,玩具厂诈骗案现在炒得沸沸扬扬,老百姓茶余饭后都在谈论这事儿,看样子市里是想要用这台演出来提聚一下士气,振奋一下人心。”

  “我呸!他梅英华搞的乱子还得咱们花林县来替他擦屁股?你没看他当初那副得意劲儿,我和他一起在市里开会时,他是言必称他的玩具项目,产值多少,出口创汇多少,利税将会达到多少,解决下岗职工多少,我都听厌了,结果却是这德行,可没想到最终居然还得咱们花林来替他涂脂抹粉,这是不是有些说不过去?”赵国栋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气哼哼的道,“罗书记,我坚决反对!咱们也没有那个权力去逼迫景区开发公司干这种花冤枉钱的事儿。”

  “是啊,罗书记,这弄到宁陵去办,开发公司那边肯定不会答应,就算是星汉公司能说好,我估计其他几家出资方也不会答应,何况如果按照市里边要求,他们原来的预算只怕还不知道要增加多少。

  ”简虹现在底气也比以往要足许多,罗大海倒是没有啥感觉,不过何良才却是能明显感觉到这位昔日少有表态发言的宣传部长连举手投足间的气势都不一样了。

  何良才有些恶意地揣测着。这位丈夫一直在外相当于寡居在家地宣传部长搭上了赵国栋地线。也不知道是不是也要和对方上床。孤男寡女。也没有看到姓赵地有其他女人。那还不是干柴遇烈火。保不准就要尝尝这个风韵颇佳地女人。

  “嗯。这地确有些为难。不过毛部长明确说这事儿必须要办好。祁书记把这事儿交待给她和尤秘书长。要咱们县委县府必须要全力配合支持。当成一个政治任务来完成。”罗大海无奈地道:“国栋。开发公司那边几个投资方你都比较熟悉。我看这事儿还是你来牵头。简虹和良才配合你。尽量作好开发公司那边工作。希望他们服从大局。理解我们县里地苦衷。”

  “罗书记。这事儿恐怕不好弄。我们可以服从大局。人家是企业。那都是要将效益地。咋可能花上几百万去打水漂?”赵国栋把头摇成拨浪鼓一般:“我估摸着要按市里边提出来那个规格。没有几百万拿不下来。又要上档次。又要有规模。还得大造影响力。这些都得大把地花银子。开发公司那帮浙江人都精得很。怎么可能会同意这种事情?”

  “赵县长说地是。现在这商业演出那些歌星们。这一出场都得说钱。三万五万一个人都是正常。名气大地十万

  场也不奇怪。他们地食宿。随从人员地花销。来回机什么专门地音响设备这一类地东西。那些个大腕们还得准备豪华车辆接送。没有几百万真地下不来。总不能咱们县里出钱来干当这种冤大头吧?”何良才也是连连摇头。“真要强行压在旅游开发公司头上。那些浙江人还不得叫嚷起来。说咱们县里前后不一。搞强行摊派。破坏投资环境?”

  听得何良才这般一说。罗大海也是头皮发麻。但市里边安排下来。又不能不做。行不行是一回事儿。成不成又是一回事。

  “国栋,我看这事儿咱们还是得去做,你去找一找开发公司那边几方代表说说咱们县里的意思,如果真地不行,就把这个情况通报给毛部长和尤秘书长,请她们二位领导直接和旅游开发公司接触交涉,也省得咱们在里边两头受气。”

  “主要存在什么问题?”祁予鸿皱起眉头问道,在他看来这事儿虽然有些难度,但是也并非绝对不可能,可是毛萍和尤莲香二人却这么快就回复自己,这让他有些不悦。

  “花林县里先期作了一些工作,但是旅游开发公司不同意,我们也和陶宗汉接触过,他表示不可能在宁陵举办,因为他们花钱办演出的目的就是要宣传麒麟观——囫囵山景区,拿到宁陵来演就冲淡主题毫无意义了,而且他们也说他们初步规划也不可能达到市里边要求的那样大,在预算上可能公司董事会也通不过。”尤莲香平静的道。

  祁予鸿不语,似乎是在琢磨这事儿该怎么处理。

  “祁书记,我看这事情还是得落在花林县委县政府头上,旅游开发公司花林县也占有股份,虽然不是最大股东,但是毕竟也是成员,还有第一大股东浙江星汉和第二大股东沧浪集团他们投资组建旅游开发公司目的都是要赚钱,而且规划长远,他们日后的第二期建设一样需要花林县委县政府的支持,所以我觉得这一次没有说服对方主要还是花林县委县政府思想不通,内心不愿意所致。”毛萍的话倒是相当中肯。

  “噢?”祁予鸿浓眉一掀,“尤秘书长,你觉得呢?”

  “嗯,毛部长说得也有些道理,旅游开发公司需要当地政府支持的时候很多,县委县府应该可以发挥更大的作用才是。”尤莲香也一样清楚这一次星汉公司抵制肯定与花林县委县府不来气有很大关系,只是县里也有县里难处,她和毛萍对于县里一二把手这样的心态虽然大略知晓,但是也不好直接揭穿。

  祁予鸿自然也清楚面前这两位心里想法,虽然是常委,但是罗大海也是老资格的县处级干部了,加上年龄也大了,没啥想法,你若是话说重了,他给你来个半夜的铺盖——不理,那反而让你难堪没面子,这难题现在在你面前给抖落出来,那就看你这市委书记说话有没有分量了。

  “秘书长,你去通知罗大海和赵国栋,让他们俩到我办公室来,我和他们俩谈一谈。”

  当罗大海和赵国栋垂头丧气从祁予鸿办公室走出来时,两人都是面面相觑的相对苦笑,不能不承认这些个领导还是有些作戏的本事,一番促膝谈心,从眼下市里边难处谈到打造宁陵旅游品牌的益处,从市里边对花林桂溪大桥项目上的理解,到花蓬公路的支持,一番话下来,罗大海和赵国栋都只有拱手认输,承诺负责作好旅游开发公司的思想工作,不折不扣的按照市委意图,尽快在宁陵体育场举办一场高水准并且在全国都要具有一定影响力的文艺演出。

  “国栋,看来祁书记是早就把咱俩算好了啊,根本就没有给咱们分辨解释的余地啊。”罗大海叹了一口气,“这事儿解铃还需系铃人,这星汉公司和沧浪集团你都熟悉,麒麟观——囫囵山风景区也是你一手推动起来的,也就只有你去把这事儿按照祁书记的意图落实下去吧。”

  “罗书记,不能吧,咋”赵国栋话还没有说完,罗大海已经扭头就走:“得了,国栋,你就别给我装了,我知道那帮浙江人听你的,我授权给你,只要能按照祁书记意图办好,你就全权代表花林县委县府了,日后我们花林县委县政府全力支持他们。”